第205章 陷害

卓氏财阀的办公大楼伫立云层,偌大的会议室内,冰冷的水晶灯散发着清透光芒,一道昂藏的身躯依靠在宽阔的椅背上,卓烈炎狭眸半眯,看似漫不经心的静静听着下面各个部门的经理挨个儿的汇报着手头的工作进展情况,修长的食指正轻巧的点着桌面。 男人镌刻的俊颜看似褪去了自身的倨傲和冷硬,可是却不难发现他依然是一副心思缜密、深谙睿智的商人,由骨子透出精明的辉芒。 所有人都在认真聆听其中一位负责人的汇报,然而就在此时,会议室的门却大力的推开了,有人硬闯进了肃然的会议厅。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动吸引了注意力,当然,卓烈炎也不例外,他缓缓的睁大狭长的双眸,如雕刻般的俊脸没有丝毫的异样之色,看起来沉着镇定。 只见两名西装革履的男人从会议厅外走了进来,走在前面的一位看上去稍稍年长一些,大约三四十岁的模样,眉宇间有一股刚劲之气,一看就是杀伤力较强的类型。 “卓先生,打扰了!”为首的那个男人已经走到了卓烈炎的跟前,浓黑的剑眉微微上扬,语气听起来很淡然,可是却又淡透难以言喻的威严。 “高检察官,今儿个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真是稀客……”卓烈炎也没起身,性感的薄唇逸出一丝邪魅的笑,伟岸的身子微微前倾,一双琥珀色的眼瞳如同鹰枭般,精芒毕露。 “我知道卓先生是个大忙人,我高某也不是闲人,没有事情是绝对不可能来打扰卓先生的。”高检察官扬了扬叛逆了眉毛,似乎兴味盎然,薄利的双唇微启,冷冽的语言随即扬了起来。 空气中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从卓烈炎身上散发的寒冷,不仅仅使会议室的每一个人都不寒而栗,而高检察官的出现,也无疑令大家都紧张了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卓先生,听说最近你们公司最近刚刚进口了一批珠宝玉石,还有大量钻石?”高检察官开门见山的问道,虽然是问句,可是他眉宇间的神情却是肯定的。 “高检察官,不管是进口或是出口,我卓氏走的都是正常的程序,绝对没有走私的嫌疑。”卓烈炎依然是漫不经心的表情,看上去没有半点紧张的样子。 “可是……我们却接到线报,说你们的珠宝都是非法进口的次品,含有过度超标的辐射,会严重的威胁到消费者的生命安全,所以,我今天带来了搜查令,要对你们的珠宝库进行全面的搜查与测检。”高检查官看上去依然沉着稳重,他也是经验丰富的老检察官了,可是令他稍稍有些诧异的是,卓烈炎的神色不像是心里有鬼,倒让他疑惑了,难道是情报有误? “高检查官,你敢确定消息的可靠性吗?您要知道,我卓氏旗下的珠宝公司在业界也算得上是老字号,货源绝对是相当正规的渠道,您若是今天搜测不出结果,也应该知道后果不是您能够承担得起的?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卓烈炎眼底那层冷冽的光芒,顿时令整间会议室瞬间紧张起来,没有一个人敢发出细微声响,连呼吸似也显得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突然在部门主管里跳出来一个人,看上去情绪似乎有些激动,他冲着高检察官大声的道:“我们卓氏可是光明正大做生意的,有胆量你们就尽量去搜,若是测不出什么问题来,看你们拿什么给我们一个交待。” 卓烈炎只是冷冷的看了那个跳出来的经理一眼,那是市场部的陈经理,平日里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一个小角色,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如此出彩,敢在卓烈炎的面前跳出来,实在是令人感觉有些可疑,不过,卓烈炎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高检察官让陈经理这么一喝,似乎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他顿时也黑沉下脸,拉开了架势:“既然高某人今天来了,当然不能空手而回,这件事情我会负全部的责任。” 说刚落音,高检察官便对身侧的同伴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同自己一起进去搜查。 “卓先生……”秦昊上前一步,走到卓烈炎的面前,眉心紧皱,做为卓烈炎最为得力的助手,他隐隐间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卓烈炎眼神给了秦昊暗示,让他不用阻止高检察官的行动,他行得端,坐得正,自然是不怕那些人来查。反之,如果他们查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就不要怪他不留情面了。 看着卓烈炎镌刻的脸上波澜不惊,秦昊心里顿时也踏实了些,不过不经意瞥间,他却又注意到站立于一旁的那位陈经理看上去有些异样,眸光闪烁。 …… 差不多半个钟头过去了,高检察官和他的助手再度回到了会议室里,会议室里所有人都紧张的望着他,除了卓烈炎,他的脸上依旧保持着淡定,似乎早已知道了事情的结论似的。 高检察官的手里捧着一个盒子,在座的所有人都认得这正是他们用来盛装珠宝的专用盒,不由的更加紧张起来,难道他们这一批货真的有问题? “卓先生,刚才我们进你们的半成品仓库里抽检发现,你们最新进口的珠宝……辐射含量严重的超标!”高检察官的态度看上去恭敬,却又不乏强硬。 “严重超标?”陈经理看上去似乎比总裁大人都还要激动,再一次跳了出来:“那岂不是含有致癌成份?”,似乎这个结果对他造成了极大的打击似的。 卓烈炎只是微微的蹙了蹙眉头,狭长的眸若有所思的再度瞟了一眼陈经理,神情带着肃然。 “卓先生,你们公司这是违法经营,你应该知道这些珠宝一旦流入社会,对消费者造成的影响是无法弥补的。现在,请您跟我们回检察署一趟,接受进一步的调查。”高检察官浓黑的剑眉再度扬起,嘴角的笑藏着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 “高检察官,你刚才说什么?”卓烈炎低沉的声音有意的拉长了些,目光里露出一丝冰冷的戾气,就连高检察官也不由的心紧了一紧。 “卓先生,请您跟我们回检察署一趟,您也应该清楚,我这也是按章程办事。”高检察官手心里渐渐握出了一层冷汗,声音不经意间竟发出微微的颤意。 “高检察官,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和我们卓氏打交道也不是头一天了,你心里应该很清楚,这些年来我们卓氏做的都是干净买卖,更何况珠宝这玩艺儿,赚得也只是小钱,我卓某犯得着在这上面动脑筋吗?你不妨自己好好想想……”卓烈炎字字铿锵,犹如寒冷的冰刺入高检察官的心里。 “话虽是这么说,不过……铁证如山……”高检察官面露难色,看上去确实是被卓烈炎的气势给镇住了,可是他却也不愿意就此罢手,搜查令都拿了,而且也有了线索,他怎么能放弃这次升官的好机会。 “你为什么就不能往其它方面想想呢,譬如说--是有人想陷害我们卓氏?”卓烈炎突然筱地起身,站立于高检察官的面前,高大的身体瞬间给人一股压抑感,低沉的嗓音虽是轻描淡写般似的,可是咄咄逼人的目光却令人喘不过气来。 “卓先生,请您不要让我难做……”高检察官很没面子的朝后退了两步,润了润嗓子故作坚定的重重说道,似乎在给自己鼓劲儿。 就在这时,秦昊突然从人堆里站了出来,背脊挺得直直的,十分淡定的说道:“高检察官,这批珠宝是我经手的,既然现在出了问题,那也应该由我来接受调查才是。如果您一定要个交待,就把我带回去协助调查吧!我相信这件事情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高检察官也正处于骑虎难下的境地,既然有人愿意出来背黑锅,于他而言也正好有个台阶下来,他也趁势道:“既然是这样,那就请秦先生跟我一起回去协助调查吧!” 就这样,高检察官带了人便快速的离开了,秦昊在离开前深凝卓烈炎一眼,给了他一记意味深长的眼色。 秦昊就这样被带走了,就像火山在即将喷发的时候又突然熄灭了似的,气氛显得有些诡异,整间会议室里忽然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倒抽了一口凉气,隐约间似乎听见有人的轻叹声。 卓烈炎慢条斯理的走回自己的真皮座椅旁,一脸慵懒的表情再度坐了下去,可却浓眉紧蹙,若有所思,当他再抬起眸时,狭长的冷眸淡淡的扫过在座的每一个人,贴身剪裁的意大利手工西装,衬得他俊美绝伦的刚毅轮廓,而那对犀利的眸里,冰冷的神情几乎可以冻死人,令在座的各位都紧张极了。 “陈经理。”卓烈炎的目光一紧,突然停留在刚才似乎特别出彩的陈经理身上,面无表情的轻唤了一声他的称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