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计中计

听到这句话,钱思涵美丽的水眸渐渐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不知为何,竟让她有一种想哭出来的冲动,为什么?为什么在对的时间做了错的事情,可是却又在错的时间,说出这些令她感动的话来? 这一刻,竟令她有一种想摒弃一切的想法,她依然无法忘却他,心里依然无法割舍那份爱,无法不在乎他,听见他的负面消息时,心里忍不住的会去担心,如凝脂般的双臂缓缓的攀上他的颈脖,此刻,她的眼里只有他。 “涵,我的宝贝……”卓烈炎低沉的嗓音里有着宠溺,随着钱思涵的动作,那宽大低垂的睡衣早已经无法遮掩胸前的雪白。 钱思涵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身体莫名的一阵燥热,她大着胆子将柔软的红唇愈来愈凑近男人性感的薄唇,轻轻的印了上去,舌尖学着往昔他亲吻她时的模样,轻轻的描绘着他的唇形,并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下男人的呼吸正在一点点的变得沉重起来。 “女人,你应该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卓烈炎低沉沙哑的声音更沉了几分,因为涌上来的yu望而变得有些粗噶起来,紧接着,大手固定住女人的小脑袋,化被动为主动,由最初的浅尝逐渐转变为深深的探索,吻变得越来越粗重,越来越潮湿…… 在两人留恋不舍的离开对方的唇时,钱思涵带着迷雾的眸望向卓烈炎的眸,身体不自然的轻轻动了动,男人的身体早就有了反应,硕大直逼女人的柔软。 眼底燃烧着难忍的欲望,卓烈炎抱着女人筱地一个翻身,便稳稳的落到了地面上,喉咙处的喉结正不规则的律动着,像是强烈的压抑着什么。 “涵……”打横抱着女人朝屋里走去,却不忘试探的发出声音,目光中带着丝丝小心翼翼,一直以来,他知道在她的心里埋下了一个很深很深的结,他也由此不敢轻易的触碰她的身体,害怕会惊到她。 钱思涵没有吱声,羞涩的低垂下头,这一刻,她不想欺骗自己的心,她同样也ke望他,事实确实如此。 卓烈炎的眼底一闪而逝的欣喜,以最快的速度直直奔入了卧室,抱着怀中的柔软,双双倒入了柔软的水床上…… 偌大的水床上,高大挺拔的身躯与女人的柔弱娇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卓烈炎难以自持的轻轻抚摸着钱思涵的身体,火热的身躯禁锢着她娇媚的身子,引得钱思涵身体发出一阵阵的zhan栗。 “我想你……”火热的唇舌在她的耳畔留下了炽热的气息,狭长的眼睛中yu望越来越浓郁,低沉醇厚的声音犹如美酒般的醉人。 “炎……”这一声娇柔的呼喊,更像是催晴剂一般,将整个夜一下子点亮。 听似破碎的申呤从女人喉咙里逸出,眉宇间的轻蹙尤为xing感,指甲深深的嵌入卓烈炎的背部,身体猛然一颤,多日未经云雨的她,一时间竟无法承受他那巨大的游龙,但只是数秒的时间,她便被一股狂势之力深深的主宰。 整间卧房都因为这迷乱的ai昧声迅速升温,爱的味道在整间房里弥散开来…… …… 当清晨的阳光洒进卧室,浑身酸痛的钱思涵睡意惺松的睁开了眼睛,这里不是她的卧室,昨夜的一切不是梦,她和他之间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脸颊一阵燥热,钱思涵小心翼翼的望向床畔,旁边空无一人,没有了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尴尬,她也暗暗松了口长气,缓缓的坐起身来,视线却被床头柜上的一张醒目纸条吸引了。 苍劲有力的字体,不难猜出主人伟岸的身躯,几个大字映入钱思涵的眸底—— 宝贝儿,看你睡得正香,不忍心叫醒你,我有要事先去公司,晚上见。吻你!爱你的炎。 心里涌上的股莫名的温暖,她真的应该再给他一次机会吗?钱思涵扪心自问,可是当脑海里闪烁以往的种种不信任时,她的心一下子便沉到了谷底,信任是他们之间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他们真的能够跨跃过去吗? 钱思涵不确定自己真的有勇气再次承受打击,她无助的轻轻摇了摇头,就当昨夜是春梦一场吧,反正他们都是成年人,没有谁需要为一夜晴负责任的,不是吗? …… 清晨伴着徐徐凉风,但是卓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气氛却如俨夏般,令人窒息般的压抑。 偌大的办公室里,黑色的大理石地面折射着冰冷的寒光,站立在办公桌边的男人,脸上的神情忐忑不涵儿,指尖轻轻的微颤着,低垂着脑袋,用着余光偷偷观察着坐在总裁椅上的卓烈炎的神色。 卓烈炎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在大理石桌面上点着,一下一下的声音似乎也在折磨着对面的陈经理,他的背脊上已经泛起了丝丝冷汗。 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卓烈炎斜睨了一眼站在他面前刚刚汇报完工作的陈经理,性感的薄唇微微一勾,伟岸健硕的身材昂藏在华丽高贵的意大利手工西装中,镌刻如大理石般的脸孔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寒冷。 “卓总,现在事情的全部就是这样的,那批货……很有可能是秦昊把关不严所造成的。”陈经理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煎熬,再度咬着牙开口道。 “哦?可是……你知道我在珠宝货库里发现了什么?”卓烈炎故意停顿了一下,缓缓的继续道:“就在那批次品珠宝的旁边,我发现了一颗男人西装上的钮扣,而且还是限量版的,根据这个线索我想不难查到钮扣的主人是谁。” 他的话刚刚一出,豆大的冷汗便从陈经理的额头上滑落下来,他紧张的搓了搓手,又道:“这……会不会是工作人员留下来的?” “珠宝货库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去的地方,包括陈经理你……也没办法随意的出入,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工作人员,再说……普通的员工,能买得起那么名贵的西装吗?”卓烈炎故意停顿了一下,深邃的眸看似漫不经心的打量了一下陈经理的表情。 “是,是,卓先生说得极是。”陈经理不自然的赔着笑脸,可是表情看上去却是相当的僵硬。 “现在扣子就放在我这抽屉里,明天我就会将这个证物交给检察署,请他们介入调查,我相信这件事情一定会水落石出的。”卓烈炎冷冽的双眸瞬间精芒毕露,冷峻的说道。 “是,是……”陈经理的头已经低垂到了不能再低,声音轻微的颤抖着。 “哦?陈经理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很蹊巧吗?”卓烈炎薄利的双唇逸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声音低沉且冰冷。 “这……这……卓总,恕我愚昧,实在是想不出来个所以然来。”陈经理不自然的赔着笑脸,垂在两侧的手下意识的攥紧了些,手心里已经捏出了冷汗,声音里也透着不易察觉的轻颤。 “陈经理,你在卓氏应该也有五六年了吧?应该知道,我们卓氏是绝对不可能使用次品货的,这件事情肯定是有人背后捣鬼。”卓烈炎刚毅的脸上恢复一贯的冰冷态度,冷冷的斜睨着陈经理,淡淡的说道。 “是,是,卓总说得是。我们卓氏说起来也是珠宝界的龙头老大,怎么可能会用这些次品货呢。”陈经理急忙的应道,脸上的神情也有着惊恐,生怕自己一个语句不对会惹怒了眼前的男人。 “嗯,看来陈经理对我们公司还是有信心的。”卓烈炎缓缓的从总裁椅上站起身来,走到落地窗前,伟岸健硕的身体立刻遮住了一大片的阳光,将他冰冷的身影拉得长长的。 “那是当然,有卓总的指引,我们卓氏一定会越来越壮大。”陈经理微微颤颤的附和道。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等明天将证据交给检察署的人,相信一切很快便可以水落石出了。”卓烈炎缓缓地转过身来,刺目的光芒映射着他的俊容让人不敢直视。 “是,是。”陈经理的声音开始结巴起来,脸上也略显焦急的神色。 …… 夜幕降临的时候,总裁办公室的门前出现了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正是白日出现在总裁办公室的陈经理,他来这里做什么? 只因,他回到家发现自己那套名贵的限量版西装的纽扣真的少了一颗,难道真的是落在了珠宝库仓里?他不能确定自己那次偷偷摸摸进去换货的时候,穿的是不是这套衣服。 越是紧张,就越是想不起来,可是,若不是穿的那一套衣服,钮扣又怎么会丢失在那里呢?来不及多想,当务之急就是要将那颗钮扣拿回来,否则若是让检察署的人顺藤摸瓜,很快便能够找到自己这里来。 想到这里,陈经理不由的开始懊恼,原本没有想那么多,受人之托小赚一笔,而且还可以吞了那批珠宝,再则,他还想借着这次的机会,除去黑特助,自己便可以名正言顺的一直代理他的一切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