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211章

第210章赴约 钱思涵缓缓走了出来,在与卓烈炎目光相对的那一瞬,精致的小脸一片绯红,不知为什么,突然就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儿,感觉还是有些尴尬。 “你怎么来了?”钱思涵不自然的润了润嗓子,装出一脸漠然的表情低沉道。 “早上看你睡得太熟,不忍心叫醒你。”卓烈炎似乎并不介意她的漠然,大步的上前,嘴巴几乎是凑到了钱思涵的耳边说的,低沉醇厚的嗓音虽说声音不大,可是却清清楚楚的传入沙发上两个小鬼的耳朵里。 娃娃和糖糖人小鬼大,掩嘴偷笑,孩子们的反应不禁让钱思涵脸上的表情更加尴尬,从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眸底一闪而过的慌乱,稍稍加快了脚下凌乱的步伐,不知是为了掩饰心怵的感觉。 “娃娃,糖糖,你们俩个准备睡觉……”钱思涵的话出,娃娃和糖糖已经冲着她坏坏一笑,瞬间跑上楼去了,看来两个小家伙是识趣的想把空间留给爹地妈咪,不打扰他们继续加深感情。 “我先上楼看两个孩子,卓先生也早点回去吧。”钱思涵刻意的回避着卓烈炎炽热的目光。 “等等!涵儿,我有话对你说……”卓烈炎低沉的声音传来,同时上前一步,拦下了钱思涵的去路。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从钱思涵的口袋里传来,正好化解了气氛里紧张,钱思涵佯装镇定的一边从口袋里掏出电话,一边对男人说:“我先接个电话,卓先生有什么话还是改天再说吧。” 只是,当钱思涵拿起手机来细细一看,上面显示的号码是邱弘文,水眸不禁闪过一抹疑色:“弘文,这么晚打电话来,是有事吗?” 听到邱弘文的名字,站在钱思涵身前的卓烈炎眸光瞬间一暗,狭眸半眯,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的小嘴,竖着耳朵听她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 “你生日?呃……当然没问题,那……明天见!”钱思涵水眸闪过一抹惊诧异色,虽有片刻的犹豫,但最终还是应了下来。 虽然曾经在校园时代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往事,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在她最困难的时候邱弘文主动找上殷子仪,提出要帮助她的念头,就算是看在这件事情的情份上,她也应该衷心的感谢他。 就算没有听见邱弘文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可是从钱思涵的答话里他也可以判断得出,明天她会和邱弘文见面。 “明天你要去和邱弘文见面?”卓烈炎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悦,高大的身躯更往前一步,迫人的压力紧逼而至。 “卓先生,我和谁约会见面应该没必要向你打报告吧?”钱思涵不悦的瞟了他一眼,她最讨厌的就是男人眼底的那抹不信任眼神,让她联想到了太多太多不愉快的往事。 “可是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只是一个意外,卓先生可以只拿它当作普通发生的一夜晴……”钱思涵撇开脸,不让男人看见自己眼底闪过的心虚,冷冷道。 卓烈炎听了她这句,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蹙起了眉头,肃然认真的道:“邱弘文那个人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些年在商场里我和他也打过几次交道,你明天不要去赴约。” “我也还是那句话,我自己的事情应该由我自己决定,卓先生无权干涉。”钱思涵不悦的白了卓烈炎一眼。 卓烈炎突然有所领悟,女人就是宠不得的动物,一旦男人退一步,她们就会得寸进尺,这点在钱思涵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女人,你应该知道这世界上的男女之间没有单纯的友谊,男人是绝对不会凭白无故的为一个女人无私付出的,特别是一个生意场上的男人,更加不会。”卓烈炎的眼底闪过一丝嘲弄,他真不明白女人为什么是思维这么简单的动物。 “这话恐怕说得是你自己吧。”钱思涵脱口反驳道,倔犟的眸对视上卓烈炎犀利的眸光,毫无畏惧的应道。 卓烈炎深邃的眸光一黯,紧紧一收,似乎想说什么,喉咙处的喉结不规则的律动着,像是用力的压抑着内心的怒意,最终他选择了保持沉默。 钱思涵缓缓的一个转身,经过黑沉着脸的卓烈炎身边时,淡淡的丢下一句:“我上楼休息,卓先生请自便。” …… 环境优雅的西班牙风情会所,这里只接待会员,钱思涵今夜穿了一袭鹅黄色的连衣裙,满头的青丝盘了起来,就像一只美丽的白天鹅,整个脖颈修长漂亮,锁骨处更是诱人。 当她走到会所的门口,便有身着黑红相间制服的侍应生迎上前来:“是钱思涵小姐吗?” “我就是。”钱思涵轻应了声,邱弘文约她来这里,她想侍应生想必就是在门口等她的。 “请跟我来,邱弘文先生在房间等您。”侍应生的脸上露出了世界上最灿烂的笑容。 “谢谢!”钱思涵温柔的点了点头,向他表示自己的谢意。 钱思涵跟着侍应生朝里走去,金碧辉煌的建筑,旋转的楼梯围绕而上,二楼是一处与外界隔绝的地方,其它的楼层都是坐电梯上去的,唯独只有这里,感觉相当的神秘隐蔽。 “钱小姐,您请进,邱弘文先生就在里面。”侍应生做了个请的姿势,看起来他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钱思涵点了点头,侍应生这才转身离开。 敲了敲门后,里面没有任何回应,钱思涵轻轻一推,门竟然是松开的,里面的奢华简直令人啧舌,钱思涵这才知道现在懂得享受的人太多了,哪里都是帝皇般的服务。 “邱文……”钱思涵轻唤了两声,没有人回答,但是里面餐桌上的烛光晚餐已经准备就绪,正中央的位置还摆放着精致的心型蛋糕。 钱思涵的手不由的紧了紧,她握着的正是准备好的生日礼物,脚步情不自禁的朝餐桌的方向走去,因为那个蛋糕真的很漂亮,外围一圈围绕着火红的玫瑰,一颗颗金银色的珠粒不规则的洒落在玫瑰上,就像一颗颗晶莹欲滴的水珠儿。 “思涵,我终于等到你了……”低沉的男声带着几分沙哑,就像是从地缝里冒出来的声音。 “弘文,你……怎么只有我们俩个人?其他客人都还没有到吗?”钱思涵微微一惊,握着礼物的手紧抚在胸口的地方,下一刻便又笑出声来。 “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其他客人都不重要!”邱弘文的眸底闪过一丝异色,似笑非笑的表情让钱思涵感觉有些奇怪,眸子里流露出疑惑的神情。 邱弘文却在瞬间恢复了正常,态度依然是那样的温和:“思涵,你也饿了吧?我们先吃点东西。” “只……只有我们两个人吗?我还以为会有很多客人。”钱思涵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边说一边四下环顾着。 她发现贵宾室里的设备很齐全,就像在自己家里似的,客厅、会客厅、甚至还有卧室,一切看上去都很华丽整洁。 “只有我们两个人……不好吗?”邱弘文绅士的帮钱思涵拉开了坐椅,语气变得更加温柔,言语间轻漾着一股暧昧的气流。 钱思涵下意识的僵了僵身子,她不喜欢这种感觉,让人感觉有些坐立不涵儿,恨不得马上逃离。 此时,偌大的房间里充满了冷窒的气息,连同淡淡的晕光都泛着令人难以呼吸的泽律…… 钱思涵有些不自然的对着邱弘文笑了笑,将手中的礼物从桌子推向另一边的他:“生日快乐!” 邱弘文笑而不答,桀骜不驯的唇边勾着意味深长的弧度,默不吱声的看着钱思涵,手也没有去动桌上的礼物。 他的举动令钱思涵感觉有些怪异,她仔细的回望着这个男人,张扬的眉眼,深刻的五官,他一切的一切都有着令女人趋之若鹜的条件,可是……为什么他会在和朱苒苒离婚后一直还单身呢?不会真的像他上次电话里说的那样,依然还对她念念不忘吧? 想着,钱思涵觉得既然如此,她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趁着这次的机会,还是把话对邱弘文讲清楚的好。 邱弘文的目光依然肆无忌惮地凝盯着她,异样的目光不禁让钱思涵脸上的表情愈来愈复杂,她不自然的红了脸颊:“弘文,我们也算是多年的老同学了,上次我家里出了一点事儿,你愿意挺身帮我,我真的很感谢你,不过……” 邱弘文突然打断她的话,话峰一转,道:“思涵,今天你看上去很美,真迷人,自从那次无意在表姐家看见你后,几乎每天晚上你都会跑进我的梦里,醒来后我就难以入眠……” 一边说着,只见他缓缓俯身,离钱思涵更近了些,英挺的鼻翼几乎快要碰触到她的青丝,嘴里吐出的热气,轻缓的吹拂晓在她的雪颈之上,令她泛起一阵惊颤。 “弘文,别这样……”钱思涵突然立直了身体,带着几分警惕的轻言道,脸色也同时冷硬了起来:“如果你再这样,那我就要走了。” 第211章卑鄙手段 邱弘文稍稍怔了怔,随即便缓缓的移回了身体,眸光也逐渐变得温和,少了方才的侵略性,他低沉轻缓的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吃完了这顿饭,你再说要走也不迟。” 钱思涵的神情带着几分犹豫,可是邱弘文的话听起来似乎也并不无道理,今天是他的生日,不是吗?怎么样也得陪着寿星把这顿饭吃完才是呀! “对不起……”钱思涵忍不住再次低沉道:“也许是我误会你了,不过,你应该也明白我的意思,我只是不想让你浪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我不值得你这样做。” “你值不值得……应该由我说了算!”邱弘文性-感的薄唇一勾,漾起一丝邪魅的笑,俊美的轮廓看上去美得有些不真实,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 他的眼直直的盯着钱思涵,紧握着刀叉的手不自然的颤了一颤,眸底的闪过一丝异样的光,一种将要捕获猎物的谨慎目光。 “弘文,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再也回不到T大的时光,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钱思涵几乎连大气也不敢出,面对邱弘文炽热的眸光,她只想快点结束了今天的晚餐,看来……卓烈炎的话也并非全无道理,天底下男女之间纯洁的友谊是绝对不存在的。 “你的意思,我不懂,我也不想懂。”邱弘文低笑着低言道,低沉的嗓音透着蛊惑和贪婪,性-感的薄唇再度勾起一撇意味深长的笑意。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要将这空气里弥散着她的清香,通通的吸入体内,脸上带着沉迷的蛊惑神情。 钱思涵几乎是倒吸一口气,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些,让气氛不再进一步的变得紧张,此时此刻,眼前男人的异样令她有些不安。 “弘文,我们先吃点东西,看看这样美味的饭菜都快凉了。”钱思涵故意的耸了耸肩膀,让自己看上去轻松自然些。 “对,这样美味的食物,浪费了就可惜了。”邱弘文没有反对,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淡然平静,手里的刀叉温柔的在盘里刻划起来,动作优雅高贵,如同他的外形一般。 钱思涵也不再多说什么,低埋下头品尝着盘中的食物,想尽早的结束这顿错误的晚餐。 再次听见椅子作响的声音,钱思涵好奇的抬起头,看见邱弘文长臂一伸,从旁边的吧台上拿过一瓶红酒,钱思涵有些意外的瞪大的眼睛-- “弘文,我的酒量一向不好……”钱思涵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却被邱弘文打断了下面的话。 “只饮一口意思意思就好,今天是我的生日,只图个喜庆,没有酒哪有喜庆的气氛?”温和的笑意漾在邱弘文的唇边,瞬间钱思涵竟有些迷惘了,看来之前是她多虑了。 “那好吧,就喝一口,我真的不能多喝……”钱思涵嘴角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笑意里带着几分无奈,这只是寿星的一个小小要求,她若是拒绝了,未免也显得太过于做作,再是,一杯酒而已,不碍事的,虽然她的酒量不济,但也不至于一杯就倒。 红酒缓缓倒入晶莹剔透的水晶杯中,暗色的红色液体,映得着透明的水晶杯,看上去如此夜魅里的诱-惑,美得有些异样。 邱弘文小心翼翼的端起酒杯,递至钱思涵的面前,轻缓的放下,他再端起另一只杯,优雅的冲着她举起:“为我们今夜的相聚……干杯!” 酒杯,飘逸着红酒的甘醇之香送到了钱思涵的唇边,她正欲蜻蜓点水的表示一下,似乎对面邱弘文看出来了她的意图,低沉的声音再度传来:“这杯酒我就先干为尽!” 他这样的话一出,钱思涵只是蜻蜓点水的润湿了唇,自然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她端起透明玻璃杯,再喝了一口,才缓缓放下手中的酒杯,冲着邱弘文轻轻一笑道:“我们可以开吃了,晚上我还得早些回去,今天出门的时候糖糖和娃娃还让我早点回家。” “到底是陪糖糖和娃娃,还是陪卓烈炎?我知道他搬到了你家隔壁……”邱弘文皱了皱眉头。眼底的神韵也缓缓变得黯淡,甚至带着几分不悦。 “弘文,你……”钱思涵诧异的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的男人,这突如其来的霎变令她缓不回神来。 “如果不是他,你也不会落到今天这般地步,也不会有那两个拖油瓶……” 钱思涵闻言脸色骤变,不禁攥紧了拳头,身体微颤,泛着急促的呼吸冷声喝道:“你……你刚才说什么?邱弘文……” “我说,你应该属于我,孩子给他,你和我在一起,我们可以生属于自己的孩子……思涵!”邱弘文倏然欺近,淡淡的男性气息将钱思涵包裹,令她一时间无所适从。 “你……简直是胡言乱语,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对不起……我该走了!”钱思涵气得身体颤-抖,连小手也开始不听使唤。 “思涵,我对你所付出的一切,你真的都感受不到吗?你知道我为了你……冒了多大的风险,只为了除掉一个卓烈炎,我现在只要你彻底从心里把他忘记。”邱弘文的眼底涌上一股恨意,火焰似乎即将从他的眸底喷发出来。 钱思涵倏然抬头,眼底闪过一抹异色:“邱弘文,你到底对卓烈炎做了什么?一直以来我都对你说得很明白,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之间什么也不曾发生过,就算我和卓烈炎之间不能开花结果,和你也一样不会有结果。” “如果他坐牢了呢?!” 邱弘文笑得很邪恶,连同唇边的笑意都泛着危险的气息:“卓氏销售对人体有害的辐射珠宝,这么大的新闻你不会也没有听说吧?” 钱思涵气得身子都在发颤:“你……这件事情不会是暗中陷害他吧?邱弘文,亏我还一直拿你当朋友,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告诉卓烈炎,绝不会让你就这样得逞!” “朋友?男人和女人之间能做单纯的朋友吗?除了我妈咪以外,我不会单纯的对任何女人无条件付出,你也不例外……”邱弘文倏然笑了。 “你简直就是个浑蛋!”钱思涵愤怒了,用尽全身的力气站起来,不想却被男人一把拽住,他的大掌就像铁钳一样箍得很紧,紧的令她无法动弹,更是感觉到热血逆流,有点头晕的感觉,身体的力量在一点点的从她身上流逝。 “你……你到底在酒里放了什么?”钱思涵眸底闪过一抹疑色,脑海里的片断闪过,她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我只是想从今夜起,和你真正的走到一起,思涵,希望你不要责怪我的这份苦心……”邱弘文优雅的抬起大手轻抚她的脸颊,低沉的嗓音甚是好听,流露的邪魅却令钱思涵打了个冷颤。 “真没有想到你竟然变得这般无耻……”钱思涵意识到自己今天是在劫难逃了,她是真的怎么也没有想到,五年的时间竟然能够让一个人变成这样,在她记忆中的那个邱弘文绝不是眼前的这副嘴脸。 “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这些年我得到了很多,也同样失去了很多,现在我什么都有了,只想把自己失去的东西一样样再找回来……” 邱弘文性-感的薄唇微勾,一丝邪魅的冷笑涌上嘴角,他毫不遮掩眼底的欲望:“你应该知道,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刚才不仅仅只有你喝了药,我也喝了,就让我们翻云覆雨,狠狠的折腾一夜吧,我一定会让你满-足的!” “你……”钱思涵一下子明白了,丽靥倏然变得苍白无比,抖颤着樱唇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不要,求你……” 她的声音里几乎透着绝望,脑海里闪过一张熟悉的面孔,卓烈炎!他昨天就警告过她的,不是吗?可是她却偏偏不相信,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看看你的小脸都红了,看来药效已经上来了,宝贝儿,再忍一忍,我很快就会来好好疼你!”邱弘文故意拉长了声音,色迷的眼神盯着她泛起异样潮红的小脸。 “让开,我要走!” 可是,用劲了浑身的气力,钱思涵似乎也无法挣脱他的梏桎,她第一次知道原来邱弘文的力量如此之大,一点儿也不逊于卓烈炎。 “今夜你逃不掉的,这里不是一般人可以进来的地方,也不会有人知道你在这里,除非有奇迹出现!”邱弘文暧-昧的将头埋在她的耳边,故意放低了声线:“思涵,我总算可以得到你了,这一天我等了太久,一会儿一定好好的满-足你。” 钱思涵全身都僵硬住了,像个雕像一样一动不动,瞬间,泪水顺着脸颊划下,她不知道这晶莹的泪珠是否能够令眼前的男人改变心意…… 这一次,让她再一次感叹命运,原来命运一直都不是由她掌控的,卓烈炎和眼前的男人相比起来,似乎还不算是恶人,最起码,他不会对自己下药,这个卑劣的手段不算是君子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