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她只剩五分钟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21章 她只剩五分钟

卓烈炎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他面无表情的回头瞥了一眼那个小秘书,眼神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前台秘书会意的点点头,临走前却是忍不住将钱思涵再打量了一眼,这段日子来卓氏找卓烈炎的女人不少,可是他主动上前来搭讪的,这个学生模样打扮的女孩倒是第一个,也不禁让她对钱思涵的身份产生了好奇。 四周瞬间变得寂静无比,钱思涵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瞪着他,只闻男人淡淡丢下一句:“午饭时间到了,如果你想和我谈话,我只有路上二十分钟的时间给你。” 钱思涵瞬间懵了,看着那男人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转身离去,只留给她那道狂妄不羁的嚣张背影。 她还有选择的机会吗?钱思涵几乎连想也未想,拔腿便跟在男人身后冲出了大厦的旋转玻璃门,他似乎并没有要等她的意思,迈着长腿走在前面,钱思涵一路小跑最后才在停车场追上了他的步伐。 可是,好不容易追上了男人,钱思涵这会儿又傻了眼,因为她突然意识到男人说的话,她只有路上的二十分钟可以和他交谈,也就是说如果她想和他谈话,就必须……要上他的车!这简直就是给她挖坑,让她往里跳嘛…… “我不上你的车!”钱思涵咬紧牙关,倔强的下巴微微上扬,带着她一惯的骄傲。 “随你的便!”卓烈炎并没有要强求她的意思,潇洒的耸了耸肩膀,眼神里流露的幸灾乐祸却让钱思涵瞬间又明白了一个道理,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眼下情况紧迫,是她想要和他谈,她自己才是弱势的那一方。 “等等——”钱思涵吐了一口长气,在男人饶有兴趣的目光注视下,一言不发,拉开副驾位的车门,率先进入车内。 反倒是站在车外的男人,数秒后才打开车门进入驾驶座,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多看钱思涵一眼,俨然一副正人君子模样。 车缓缓开动,内部缓缓流淌着悠扬的轻音乐,空气却陷入沉寂僵局,男人没有说话,钱思涵也正酝酿着自己要如何和他谈判。 “中午一起吃饭吧!”卓烈炎听似不带一丝感情的冰冷嗓音传来,目光依然直视前方,未看她一眼。 如果不是车内只有他们二人,钱思涵还真不敢确定男人的话是对她说的,她也同样没瞅他一眼,清冷应声:“请我吃饭就不必了,只希望卓先生能赏万利达一口饭吃,不要将我们逼上绝境。” “哦?钱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卓氏可是刚刚才和万利达签下了一笔大单,仅此一笔就能顶万利达过去五年的利润了,难道这还不叫赏口饭吃么?”卓烈炎唇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浅笑,深邃的鹰眸这会儿才回眸睨了她一眼,目光深邃幽暗,仔细将她打量了一遍。 钱思涵刚才那番话倒是令男人小有意外,他没有想到首先来找自己的人既不是钱佰力,也不是钱楷骏,竟然会是这个小丫头,看来她的脑子比起她老爸和哥哥来要灵光得多,能够很快便猜到他的头上。 “到底是赏口饭,还是将人逼上绝境,卓总自己心里清楚。”钱思涵别过脸去,不想看男人的眼睛,他眸光里闪烁的邪魅嘲弄,让她有一种想抡起拳头揍人的冲动。 缓缓,车突然拐进了路边的一条岔道,沿途全都是林荫灌木,越往里开钱思涵的心也不由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因为她发现这条路上根本就看不到车辆和人,心里不禁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 “你要带我去哪儿?”钱思涵努力佯装镇定,可嗓音却还是流露出轻轻的颤音,见男人不吱声,依然朝前行驶,她这会儿是真的沉不住气了,眼前的男人在她眼里是有劣迹前科的,万一他真的起了色心,这荒郊野外的她岂不是…… “停车!放我下去!”钱思涵的嗓音瞬间提高了八度,只是男人却依然像聋了似—的,没有半点的反应。 钱思涵皱了皱眉头,这男人真以为她是逆来顺受的小白兔吗?一咬牙,她纵身扑向男人,意图夺他手里的方向盘,一只长腿也探过去插到男人腿间,努力的想踩到底下的刹车。 林荫路道上,一辆跑车在摇摆,从车窗望去,一男一女纠缠在驾驶座上,更像是在玩高危版车震,若是有人看见,铁定看得是心惊肉跳。 “吱——”一声响,钱思涵终于成功的踩下的刹车,可是随着这一声刹车响,她和男人的身体更加紧密的黏贴在一起,姿势也变得更加暧昧无间。 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钱思涵在心里为自己点了32个赞,如果不是她豁出去拼了,还不知男人打算把她带到哪儿去。 突然感觉到一股异样的酥麻感觉从腹部油升,钱思涵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身体一颤,她垂头看见男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正怡然自得的在她身上游走,同时也让她在瞬间紧张的握紧了拳头。 钱思涵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来自男人指尖在她身体上勾勒的滚烫线条,还有两人此刻紧密相贴的暧昧姿势,像一簇簇燃烧着的火苗,瞬间要将她整个身体点燃,火山岩浆一般的炙热。 “想要救万利达……你懂该怎么做的!”卓烈炎磁性沙哑的声音从她耳根后方传来,幽深的眸底蕴藏着不为她知的诲暗深色,唇齿间明明带着温热,声音却寒冷的足以将她凝成冰雕。 “卑鄙小人!”钱思涵的声音平静的无一丝涟漪,她第二次尝试想从男人的双腿离开,回到副驾驶座上,却依然没有成功,只因她的力气远远无法与男人的抗衡,负气之下干脆撇头,努力离他的气息更远一些。 “无奸不商,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么?没错!我就是小人……”卓烈炎唇角的邪魅坏笑无限扩大,越漾越深,眼神闪烁着异色,当女人后颈的雪白映入眼帘,莫名竟让男人的心律加快,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他突然低头埋入她的后颈,在她的肩头吸吮轻咬起来,那片雪白的肌肤上,很快便被男人烙上的一个红色印迹。 “啊!你够了!”钱思涵情急之下,腿脚也一并用上,再次出现与男人厮杀的血腥画面,若是再不出抵制色狼的杀手锏,恐怕她就真的要被那男人生吞活剥了。 或许正是由于车内位置的狭小,反倒让钱思涵柔软灵巧的身躯占尽的了天机,她借着自己的灵活用膝盖狠狠撞向男人的致命处,像他这样不安份的男人,就该让他断子绝孙,别再出来祸害人。 幸好卓烈炎反应够快,单手托住了女人的膝盖,命根子才幸免遇难,他狭眸半眯,镌刻的深邃五官绕过她的脖子,凑到那张精致小脸面前,细细的审视着她,深邃的黑眸瞬间充满阴霾,双手也因怒气而青筋凸现,他在拼命的克制自己,不会当场掐死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女人。 感觉到男人身上的危险气息越来越浓,钱思涵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虽然刚才有那么一瞬她占了上风,可是她心里十分清楚,自己和男人之间的力量悬殊其实是很大的,仅仅是他身上散发的森寒气息,就能令她不寒而栗。 空气中凝结着一触即发的骇人气息,卓烈炎盯着她,嘴角扬起了淡淡的笑意,眼里却闪着让人心惊胆战的寒光。 钱思涵倒抽了一口气,她仿佛看见了一个真正的恶魔在自己的眼前,随时可能迸发出危险,令她无所遁逃。 “万利达会因为你刚才犯下的错误,更快的受到惩罚。”卓烈炎的话轻描淡带,一语带过,眼中闪过的残忍却甚是清晰。 说完这句,他缓缓轻俯下头,蜻蜓点水般在她的额头上落上一吻,他的唇冰冰凉凉,钱思涵已经被他刚才的那句话完全吓傻了,这会儿竟然忘记了反抗,脑海里全是男人刚才说的,万利达会因为她刚才犯下的错误,更快的受到惩罚! 他的意思是要让万利达更快从商场上消失吗?钱思涵只感觉呼吸也变得不顺畅,完全没有感觉到男人的唇正从她的额头、眉间、鼻尖一直往下蔓延滑落,直至最后落到她的肩膀处,毫不留情的一口咬下去。 “啊!”钱思涵痛呼出声,脑子也在瞬间清醒过来,紧咬着下唇,那双快要喷出怒火的水眸,直勾勾的瞪着男人。 卓烈炎抬起头来,他的性感薄唇边还残留着带着她体温的鲜红,经过刚才这番宣泄,他的怒气似乎也消褪了些,此刻情绪也渐渐平静下来,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淡淡道:“你还有五分钟的时间……” 男人简短的这一句,瞬间将一切再度拉回到现实,钱思涵水眸微怔,很快也将思绪拉了回来,她今天特意翘课来见他,当然不能浪费这最后的五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