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敢动他的女人?!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212章 敢动他的女人?!

“别哭,宝贝儿,我会心疼的,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我们都已经喝了药,现在你虽然不想,但再过一会儿,你就会渴望的想要死掉……”邱弘文残忍地笑道,甚至开始缓缓的动手褪下自己的衣衫。 空气似乎瞬间被凝固了,钱思涵趁着他松手之际,突然冷不防的朝大门的方向奔去,她想逃离这里,这是她最后的希望。 再一个瞬间,男人高大的身躯早已经挡在了门前,上身衬衣的钮扣已经解开,还未来得及脱下来便阻止了钱思涵的去路。 “宝贝儿,你逃不掉的……” 邱弘文的嘴角依旧挂着邪魅的笑,平静的脸上依然无一丝波澜,就好像这一幕从来不曾发生过似的。 钱思涵的身子也终于无力地瘫软下来,缓缓的跌坐在柔软的黑红相间的长毛地毯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邱弘文嘴角扬起一丝满足:“看来我们应该开始了,宝贝……” 话还未落音,一声巨响‘嗵’的一下,大门被撞开了,邱弘文的身体也跟着朝后连退两步,受到了这股力量的冲击。 “想动我的女人,似乎应该先过问我才对吧? 邱弘文--”低沉醇厚的声音如此美酒般醉人,可此刻却也酝藏着巨大的怒意。 钱思涵只感觉眼前晕晕的,身体一阵阵的燥热难耐,隐约感觉身体更暖了些,像是多加了一件外套,朦胧间她将视线望向那具突然出现的宠然大物,熟悉的脸一会儿清晰,一会儿又模糊起来,只感觉有镤光灯在不停闪烁。 “黑子,他就交给你了。”卓烈炎搂紧了身下的女人,抱着坐到了沙发上,如鹰枭般犀利的眸直直的注视着邱弘文,带着无比的凌厉锋芒。 接下来便传来了打斗的声音,可维持的时间并不长,不知是因为药效的关系,邱弘文很快便成了黑子的手下败将。 …… 房间里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卓烈炎这才将视线移向怀中的女人,怒火不由的涌上心头,这个女人,差一点就成了人家的晚餐,昨天他对她说的话,看来她是全然没有听进耳朵里去,如果他今天出现的再晚一点点,其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他凝视着她微微泛红的身体,眼底冉冉升起一股疑惑,看样子她是被下了药,除了身体泛起了红晕,他明显的感觉到,女人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如葱白般的纤纤玉指死死揪住男人的衬衣,钱思涵感觉着口中越来越干,身体最深处升腾一种难言的渴望,尤其是身下如同火烧般空虚难耐。 钱思涵艰难地咽下口水,想要让自己理智些,但此刻她觉得自己仿佛置身火海般,她渴望有水来将她浇灭,似乎一切都已经不再受自己的控制,包括她最熟悉的身体,此刻似乎也不再属于她,理智渐渐开始涣散,大脑一片空白,出现闪光般的幻影。 苦的难耐越来越强烈,令她不由得申吟声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毫不遮掩。 “该死!!”一声低沉的咒骂,卓烈炎看着她异样的反应,更是怒火中烧,他完全不能想像,若不是因为自己多了个心眼,派人盯梢邱弘文才得以化解了今夜的这一场劫难,此时此刻恐怕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她了。 虽说心里充满了不悦,但炙热的目光依然无法从钱思涵的身上离开,在他的注视下,她的美丽如同花蕾绽放,令卓烈炎的眼底更加幽暗。 原本就是绝美动人,此刻再加上约效的功力,钱思涵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增添了一股女人特有的媚惑之气,愈发地楚楚动人,惹人怜爱。她的眼神已经开始变得涣散起来,全然不觉自己的动作是多么的蛊惑人心,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讲,她浑身散发出的吸引力是不可抗拒的。 “女人,早就警告过你不听,现在看我怎么惩罚你……”卓烈炎的喉结不规则的律动着,低沉沙哑的声音压抑着最最原始的渴望。 他的碰触就如同一根导火索,令身下女人的身体更加不安份的开始扭动。 “女人,睁大眼睛看清楚,我要你知道现在是和谁在做ai--” 似乎对双眼紧闭的女人有些不满,卓烈炎的唇角勾起一道讥讽的弧度。似乎是受到熟悉声音的牵引,那张泛着异样潮红的精致小脸上,钱思涵晶莹的美眸轻缓睁开,带着迷惘的眸光里满是情yu,映衬着那粉嫩的脸颊,看上去别有一番蛊惑之色。 不知道是不是看清楚了来人,钱思涵的眼底瞬间闪过一丝惊诧,但只是一瞬间,便被最最原始的渴望所取代,压抑在嗓音的声音,艰难的吐出两个字:“炎……” 钱思涵望向他,眼底最后一点的理智都已经消散了,诱人樱唇里的声音,更多的像一种带着乞求的申吟,她不受控制的像八爪鱼似的紧紧地缠在了卓烈炎的身上。 卓烈炎感觉身体明显的有了反应,当她唤出他名字的那一刻,他便难以自持的想将她一把扑倒在地,狠狠的要了她…… 一想到她不听自己的劝告,差点铸成大错,他的心就紧紧的揪在了一团,叛逆的剑眉也不由的紧锁。 “想要吗?”他冷冷地发问,不像是询问,更像是命令。 钱思涵迷茫的双眼恍如一丝理智闪过,但快速就被深深的难耐所吞没地一丝不剩,她再次缠上卓烈炎,滚烫的身子如水般柔软不已。 卓烈炎不由自主的一声低沉的闷哼,眼底也藏着显而易见的yu望幽暗,冷漠的声音里不难听出藏着的柔情:“因为你不听话,所以罚你今夜取悦我……” 钱思涵此刻已经俨然变成了渴望滋养的动物,身体的最直接反应已经将理智湮没…… 整整一夜,钱思涵缠着卓烈炎一遍又一遍,直到药效过去了,她才终于瘫软的晕厥在柔软的大床上。 …… 明媚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纱折射出柔柔的光度,柔美如纱般,渐渐蔓延在怀中安详沉睡的丽靥上,原本就白皙如水晶般剔透的肌肤,在淡淡光亮的映照下显得更加恍如天人,似乎笼罩在金色柔和的光圈中,美得愈发显得不真实。 她窝在男人的怀中,长长的发丝略显凌乱地遮掩着她姣好的身躯,长长的睫毛若有若无地轻颤着,睡梦中的她少了剑拔弩张的清冷之气,反倒多了一份令人怜惜的乖顺。 卓烈炎半依在床头,怀中女人娇憨梦睡的模样完全落入他如墨的眸中,一瞬不瞬的眸光泛起若有如无的笑意,修长的手指不受控制地轻抚她的脸颊,又看似体贴地捋顺了她的长发。 那海藻般的大波浪卷发,令她看上去很有时尚感,也更加性感。 不知怎么的,初见她时,那一头顺滑的长发模样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一转眼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可不论外型上再怎么变,她依然能够令他心动。 昨夜她的鲁莽令他生气,可是……却在翻云覆雨后,那股怒气消褪而去。 女人啊女人,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卓烈炎无奈的轻叹一口气,这些年他身边围绕的女人不少,情人也不少,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都见过,可是却在这条小河里翻了船。 他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钱思涵有感觉的,他只知道现在他非她不可,离开了她就如同失去了全世界,这个小女人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神经。 从六年前回国接管卓氏以来,卓烈炎的才能是有目共睹的,向来都是以稳重著称,无论做任何事、面对任何人都是有计划、有测谋,因此也一向被人认为是难以捉摸甚至是城府至深的商人。 可是,他不得不承认这种一向引以为傲的自持力,在遇上这个女人后便荡然无存,五年前的意外邂逅,让他再也不想错过她,她令他第一次有了如此渴望占有一个女人的冲动。不,确切说来不是冲动,而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渴望和yu望,五年前他的占有如果算做不光彩的手段,那五年后的今天,他希望用自己的真心来赢得这份感情,他要娶她,一定! 再度想到,他的女人差点儿就被其他的男人吃掉,卓烈炎的眉心不由的再度蹙起,长臂纵然一伸,便拿到了床头柜的电话,娴熟的按下几个数字:“黑子,他现在人呢?” “昨夜找了几个女菲佣侍候他,顺便还给他配了些‘甜点’……”黑子说起话来,声音里几乎也听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就像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都拍下来了吧?”卓烈炎低沉缓慢的声音问道。 “当然,特别是精彩的部分,都做了放大缓慢处理。”黑子戏谑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很好,一会儿直接连线到我这边的房间,让我好好欣赏一下。还有,林昊那边有没有传来陈经理的消息?”漫不经心的低沉声再度升起。、 “林助理说已经全都准备好了。”

上一篇   第210、21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