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不会吃了她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219章 不会吃了她

钱思涵略显诧异的抬起头,正迎视那一汪如潭水的深邃的眸,若有所思,似乎笑非笑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令她渗得慌。 “为了糖糖和娃娃,我们得抓紧时间造人,不是吗?”此刻,卓烈炎的表情似乎又变得认真起来,令钱思涵实在有些捉摸不透。 虽然孩子都两个了,可她竟然还会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男人耳畔的呢喃依然能令她心悸,尤其是像现在这样的情形,整个人被他圈在臂弯里,甚至可是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鼻息,心里更是像揣了一头小鹿似的,怦怦怦的跳个不停。 “其实……就算不是因为要救糖糖和娃娃的命,我也想让你为我生一大堆孩子。”卓烈炎倏地低俯下身体,性感的薄唇下一刻便覆上了钱思涵那柔软的香瓣,饥渴的疯狂索取她的甜美,似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很饿了,貌似饿了很久似的猛兽。 “唔……”钱思涵用力的推着她,这里可是户外呢,虽然几乎看不见人的影子,但是像他们这样的成年人,在这种场合做了如此亲热的举止,未免也太过火了吧! 更何况他还是有身份地位的总裁,若是让人拍了去,只怕又要传得沸沸沸扬扬,说不定连糖糖和娃娃也会被牵扯进来。 在钱思涵感觉几乎快要窒息的时候,强烈的狼吻才算是结束,卓烈炎轻缓松开她的樱唇,唇角带着淡淡的满足,可是眸底的yu望似乎又显示着yu求不满的讯息。 “放心吧,我不会在这里吃了你!”看着女人满脸的娇羞,他缓缓的低沉道,话像是对她说的,更像是在克制自己。 “我……还有件事情要对你说。”钱思涵欲言又止的表情,表情有些不自然。 “我听着呢!”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似乎是因为未能得到满足,喉咙里压抑着某些不安份的因子似的。 “等糖糖和娃娃的病好了,我们还是分开吧!”钱思涵知道卓夫人依然无法接纳自己,而她也深深地发现自己无法融入他的家庭,就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无法融合在一起。 卓烈炎的眸低沉了下来,紧紧的蹙了蹙眉心,方才的好心情似乎一下子全都被一盆冷水给浇灭了,犀利的眸光直直的逼视着钱思涵,却不说半个字。 钱思涵被他盯着,感觉浑身的毫毛都竖立了起来,她不自然的轻咳了声:“呃……孩子们还在病房,总见不到我回去,只怕一会儿又该闹起来了,我先回病房!” 在卓烈炎咄咄目光的逼视下,她不自然的拨开他圈环绕着她的手臂,意外的他竟松开了手,钱思涵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 检查结果再次出来,不仅仅卓夫人夫妇的骨髓与糖糖和娃娃的不相匹配,而在钱思涵家里的这些亲人里也同样没有一个骨髓吻合的,这个结果令钱思涵和卓烈炎再度陷入了困境中。 糖糖和娃娃睡着了,钱思涵和方若瑶坐在旁边的聊着,方若瑶担忧的道:“思涵,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如果你的身体也垮了,孩子们该怎么办?” 这段时间,瘦的不仅仅是糖糖和娃娃,就边钱思涵和卓烈炎也同样都消瘦了一圈。 “我打算再生一个孩子,也算是多一份希望吧。”钱思涵唇角一边轻扯一下,扬起一丝苦涩的笑意,无奈的感觉袭上心头,泪水几乎在这些天都已经流干了,现在她只能保持一颗平和的心态,积极的去做各种努力。 “思涵,其实经过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我觉得……卓烈炎对你真的不错,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方若瑶忍不住的问道,她们俩儿是多年的好朋友了,几乎算是无话不谈,既然钱思涵已经决定了要和卓烈炎再生一个孩子,那他们俩之间显然又更多了一分牵绊。 “老实说吧,若瑶,其实我的心里……确实也还有他,只是你也知道他的母亲卓夫人……一直对我都有偏见,我想想……不受长辈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所以还是决定放弃。”钱思涵说到这里,轻轻叹息一声。 “未来的婚姻是属于你们自己的,长辈那里其实根本就不是问题,思涵,这件事情上……我反倒觉得是你自己一直在钻牛角尖。”方若瑶轻柔的声音低沉道:“上一辈人和我们之间,原本在思想观念上都会有很大差异,可是这并不能成为阻碍爱情的理由,卓烈炎在这一点上就比你要做得好,我不得不说句公道话。” “若瑶,或许你说得对!”钱思涵轻笑了一下,表情有些勉强:“但是我还是没有办法突破自己这一关,就像你说的牛角尖,一时半会儿我想我是没有办法钻出来了。” “人如果把自己逼进了死胡同里,那只有面临着一种结果,死路一条!思涵,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应该懂的,很多事情……你如果从另一个角度去想,或许也没有那么悲观了,想想卓夫人好的地方,就算她不喜欢你,可是她对孩子的心意却假不了,那么大年纪,还坐着轮椅,知道娃娃和糖糖生病后,二话不说直接约了直接做骨髓配型,你想想这些……会不会觉得心里好受多了呢?”方若瑶轻轻的抚上钱思涵的手背,像是一种劝慰,更像是一种安抚。 “若瑶……”钱思涵的眸底浮上一股迷惘疑惑之色,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错了,还是说她应该摒弃之前的那些恩恩怨怨,开始新的生活。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当务之急就是治好糖糖和娃娃的病,其它的事情你空闲的事情可是好好想想,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问题,要比你更透彻些。”方若瑶微笑着轻言道。 “我会好好考虑的。”钱思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 钱思涵和方若瑶正说着,病房外传来的悉碎的脚步都必须,病房门推开的时候,竟是坐着轮椅的卓夫人,今天她是在家里佣人的陪同下来的,当与钱思涵眸光相对时,妇人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下一秒便依然用冰冷的表情武装起自己。 “糖糖和娃娃睡了?那我晚一点再来。”卓夫人清高的表情扬了扬下巴,示意跟在身后的佣人将手里的保温盒留了下来,随即转身离去。 看着她的轮椅消失在病房门口,钱思涵也不禁呼的松了口长气,斜睨着眼睛望向方若瑶:“看见了吗?这就是她的态度,换作是你,你能完全无动于衷吗?” 方若瑶不自然的笑了笑,眼底闪过一丝深邃:“对了,思涵,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要紧的事情,要到楼下咨询一下儿科的医生……” “那你快去吧!”不等方若瑶说完,钱思涵赶紧的点了点头,生怕多耽搁了她一分钟的时间。 方若瑶连忙朝外奔去,看上去确实有些着急,钱思涵的眸便渐缓回落到熟睡中的糖糖和娃娃脸上,俩个孩子一直都有午睡的习惯,即便是在医院也一样。 …… 医院的林荫小道,卓夫人的轮椅推得很慢,哪怕是坐在轮椅上,妇人依然是全身名牌的装扮,无一不显示出她高贵的身份。 “卓夫人,请您等等……”清亮温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卓夫人带着疑惑的眸缓缓回转,看见追上来的方若瑶,她眸底的疑惑就更深了。 “你找我?”似乎有些不能确定似的,卓夫人的语气也同样是反问句。 “是的,我想和您谈谈,卓夫人。”方若瑶一脸诚恳的道,她希望自己能够帮助钱思涵做点什么,钱思涵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希望她能够获得幸福。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卓夫人轻描淡写的道,眼神随意的扫视着周围的环境,似乎并未将方若瑶放入眼底,钱思涵那些市井小民的朋友,她也没有什么好印象,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曾经云枫出事后,她是见过这个丫头的。 “卓夫人,您出身高贵,养尊处优,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行在路上就如同辰星一样耀眼,和我们这些普通人家的女人是完全不同的。”方若瑶莞尔一笑,似乎并不介意卓夫人对自己的态度,相比起钱思涵而言,她的个性没那么倔强。 方若瑶的话说得悦耳动听,卓夫人面上的表情逐渐变得柔和起来,她也不是那种冷血无情的人,说起来,她还是慈善基金会的主席呢,每一年都会出席各种慈善活动,带头捐一些善款,帮助那些可怜的孩子们。 “你到底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用拐弯抹角的。”清冷的声音响起,那双蒙了水雾一般的美眸看上去闪烁着明艳之光,像她这样年纪的女人,保养的确实很不错。 “卓夫人,不如我们稍稍坐会儿吧,有些话不是一两句可以说清楚的,现在糖糖和娃娃还在睡,我们再聊一会儿,他们差不多就午休结束了,您也正好可以上楼去看看孩子。”方若瑶委婉的说道。

下一篇   第220章 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