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简直太可恶了!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22章 简直太可恶了!

空气里依然夹杂着尴尬的气流,钱思涵略显狼狈的爬回到副驾驶的位置,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挺立直身体。 还没等她来得及开口说话,那道熟悉的冰冷嗓音懒懒从身旁传来:“现在你只剩下四分钟!” 钱思涵秀眉紧蹙,可是却早已没有抱怨的时间,一口气脱口而出:“你不能害得万利达破产,那是我爸爸辛苦打拼二十年挣来的家业,万利达对他而言……就是他的命!” “他的命……又关我什么事?就好像……其他人的性命,在你们眼里同样什么也算不上……”卓烈炎缓缓侧眸凝向她,那双深邃幽暗的鹰眸深处,闪烁着让女人完全无法读懂的神色。 钱思涵微微一怔,总感觉男人这句话的背后,更像是隐藏着极深的用意,她也睁大水眸盯着他那双诲暗如深的鹰眸,可却依然无法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他的内心深处,男人的眼底就像蕴藏着一个巨大的黑洞,神秘而诡异,令人向往又惧怕。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万利达到底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钱思涵眼底划过一抹狐疑,直勾勾的盯着他镌刻的俊颜,一瞬不瞬。 闻言,卓烈炎唇角勾勒起一抹邪魅冷笑,一言不发,沉默地对视上她的视线,毫无回避之意,周身散发的狂野炙热气息,带给钱思涵莫大的压迫感。 “卓先生请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我现在……应该只剩下三分钟了。” 钱思涵清了清嗓子,佯装镇定自若,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胸腔里如同有十几只小鹿乱撞,小心脏紧张的完全快要爆了。 她这句话出,卓烈炎竟笑出声来,与他狂妄肆虐的态度相比,那笑声听起来竟有几分真实。 “实际上……你现在只有两分钟的时间了。”卓烈炎磁性暗哑的嗓音幽幽逸出,落在她脸上的目光缓缓挪开望向窗外,不再看她一眼,薄唇却依然淡淡轻逸出:“想知道为什么会是万利达吗?理由很简单,因为你……” 他的答案瞬间令钱思涵石化,男人嘴里云淡风轻吐出的答案,听在耳底竟让她感觉是那么可笑,他设计陷害万利达,其理由竟然是因为她?这是什么烂理由?难不成仅仅是因为她拒绝了他对自己耍流氓,所以他就要害万利达破产? 到底是她太天真,还是他太幼稚,又或者是……有钱,任性?这男人未免也太张狂了点吧! 就在钱思涵还未来得及从呆怔中回过神来,耳畔边已再次传来了男人的声音:“时间到!钱小姐请下车吧!” 钱思涵原本还想说什么,可是当触到男人冰冷的眼神时,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下肚里,一咬牙,拉开车门头也不回的下去了。 车门才刚关上,只闻呼的一声,男人驾车长扬而去,只留下一串汽车尾气,让钱思涵差点喘不过气,鼻子脸全都是蒙上一层灰色。 “简直是太可恶了……” 钱思涵气得咬牙切齿,从小到大她还真是头一回见到这么可耻的人,自己耍流氓不成,接着又陷害她爸爸的公司,她真不知自己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怎么会遇上这种极品人渣。 可是生气归生气,钱思涵却是拿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报警吧?可人家那合约上白纸黑字,写得可是清楚的很,或许她应该先找个律师咨询一下,看看能不能从合约的事情上找到漏洞,想到这儿,钱思涵突然想起了杨明皓,他可是法律系的高材生,放着这样好的资源不利用,那她才真是傻了。 突然有了主意,一脸灰头土面的钱思涵也忍不住崭露出笑颜,可是再回到现实,看看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荒无人迹,连个车影儿也看不到的地儿,她可该怎么回去?难不成徒步?少说也有一二十里路,真走出去她的脚也该长满水泡了…… 从包里掏出电话,钱思涵能够想到的第一个救兵当然是方若瑶,原本她还可以打电话给家人,可是担心他们一旦问起来,她不好回答,若是让家人知道她私人去找卓烈炎,指不定又要惹出什么样的祸端,还是算了。 “若瑶,你……现在方便出来吗?”钱思涵压低嗓音,时间上看现在应该是下课时间,让方若瑶叫辆计程车过来接她,应该半个钟头就可以到吧。 钱思涵含糊不清的大概叙述了一番,大致的意思就是自己遇到了渣男,被人丢在荒郊野外了,让方若瑶赶过来救她。 …… 也不知钱思涵叙述的不清楚,还是这个位置太难找,钱思涵几乎走到十余里,才看见传说中的救命恩人。 “方若瑶,你……你是到太空去转了一圈吗?”钱思涵没好气的赏了她一记白眼,疲惫不堪的爬上车。 方若瑶在看见她的那一刻,也不禁惊诧的瞪大眼睛,她还从来没见过好友好此狼狈的模样,灰头土脸,竟然还打着赤脚拎着鞋,简直就像是从难民窟里逃出来的。 “思涵,这里实在太偏,司机大哥也是绕了好远的路才找到……”方若瑶的语气里流露出一丝欠意,眸光却透着疑惑,她完全不知道好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才钱思涵吱吱唔唔,她压根儿就没有听清楚。 钱思涵深吸一口气,再重重的吐出来,她的一双脚啊,终于得到解放了! “若瑶,你和杨明皓应该很熟吧?能帮我约他吃个饭吗?” 稍稍缓了口气,钱思涵便直接进入主题,万利达的事情不能再拖,要尽快想到解决的办法,否则事情肯定会变得越来越糟。 “你要约杨明皓?”方若瑶睁大眼睛瞪着她,那眼神仿若能将钱思涵生吞了。 好友异常的反应也让钱思涵反应过来,她差点忘了方若瑶对杨明皓有那个意思…… “咳……你放心!我只是想请教他一些法律上的问题,不会抢你心上人。”钱思涵白她一眼,带着几分趣意的玩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