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依然还爱着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222章 依然还爱着

窗外的夕阳,透过曼妙的窗纱洒落进来,卓烈炎玩昧的修长指尖,轻绕着女人耳际的青丝。 钱思涵疲乏的倒在他的怀里,没有睁开眼睛,她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身旁的动静,只是……太累了,太乏了,她一刻也不想动弹。 “糖糖和娃娃他们应该快上来了,你先起来吧,我的衣服还在外面呢。”没有睁开眼睛,钱思涵撒娇的口吻低吟道,此刻她的头脑已经清醒了许多,突然想起来他们是如何从外面一路激战进了房间,衣服都还洒落在外面的地面上呢,若是孩子回来看见,那才真是太丢脸了。 “你躺一会儿,我出去给你拿。”卓烈炎低沉戏谑的嗓音里,透着几分满足,好些日子没有品尝过她的滋味了,今天也显得有些匆忙,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嗯。”钱思涵的眼睛依然紧闭着,轻轻挪了挪身体,让他腾出自己的手臂来。 卓烈炎如墨的黑瞳,一瞬不瞬的凝着她,怀抱她的臂弯是那样的宽广,沉重的叹息萦绕在他的心间,如果不是糖糖和娃娃生病了,他们一家四口该是多么幸福,狭长的双眸望向窗外的世界,此时正是一种美妙苍茫的时刻。 再次回过眸来,深深眷恋的看了一眼仍闭着眼睛的钱思涵,修长的手指怜爱的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要离开她的身体,心中竟会有深深的不舍。 …… 钱思涵再度醒来的时候,貌似夜幕已经降临了,她刚刚靠着床背坐了起来,卓烈炎便从外面进来了:“你醒了,我给你留了些吃的。” “现在很晚了吗?”钱思涵稍稍诧异的瞪大了眼睛,这段时间以来,她都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刚才那一会儿她竟然睡着了,睡的那么沉,那么安稳。 “嗯,糖糖和娃娃都已经睡了,吃饭的时候我看你睡得沉,就没有叫醒你,这些天你也太累了。”卓烈炎深邃的眸底藏着浓浓的怜惜,孩子和她都是他的宝贝。 “对了,有件事情我忘记问你了。”钱思涵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紧盯着卓烈炎的眸:“前两天子仪打电话给我问孩子的病情,我听她说……邱氏在国内的所有生意股份全都转让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原本钱思涵是不想问的,可是她隐隐总是觉得,这件事情一定和卓烈炎脱不了干系,因为前几天她还听若瑶提起了网上盛传的一段视频,一听说那事儿,就不禁令她心里一阵发麻,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回想起邱弘文,就让她感到害怕,没有想到大学毕业这些年,他竟然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也没什么值得提的。”卓烈炎一边旋转着手中的保温盒,笨拙的姿势帮她弄着预留的晚餐,轻描淡写的将那件事情一笔带过。 “是你干的吧!”钱思涵抿了抿下唇,试探的问道,网上流传的视频事情就不用说了,那是她亲眼见到过的,只是……她不明白,像邱氏家庭这么大的生意,怎么说股权转让就全部转让了呢! “我是商人……”卓烈炎的眸光突然一紧,带着几分犀利的望着钱思涵,低沉缓慢的道:“我有我的底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是绝对不会轻饶了他的。算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你是不会懂的,你也不需要去懂。” 说到后面,卓烈炎的声音又温和了下来,带着几分怜惜的端着碗朝床边走来:“先喝碗汤。” 从他的手里接过了热汤,钱思涵的心底涌上一股暖流,屏息的凝视着眼前的男人,眼神恍若午后的风儿一样轻轻柔柔。 “炎……”钱思涵轻舀了一勺煲汤,小啜了一口,轻柔的低唤了一声。 卓烈炎含着笑意的眸只是这样安静的望着她,虽然没有应答,含情的眸光却代表了一切。 “忘了告诉你,今天我们和医生谈过了,想带糖糖和娃娃去美国治疗。”提到俩个孩子的病,钱思涵似乎没有了味口,随手将汤放置了床头柜上。 卓烈炎轻蹙了蹙眉头,下一刻便将钱思涵放置床头的碗端到手中,另一只手拿着小勺,再舀起一勺参汤,喂至她的唇边,不容抗拒的声音响起:“你要多吃点,再这样下去就只剩下皮包骨了。”,声音里透着不悦,却也含着万般宠溺。 “我……不想吃,没有味口,糖糖和娃娃的病一天没有痊愈,我这颗心就悬到嗓子眼,感觉呼吸都困难。”钱思涵无奈的轻摇了摇头,看上去有些疲乏的样子。 “你得多吃点,养好身体,我们才能尽快给糖糖和娃娃添一个弟弟或妹妹。”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打趣,却眸子里的神情却是认真的。 钱思涵怔了怔,同样认真的凝望着他的表情,这一刻,空气里流窜的气氛似乎升级了,他们之间存在的不仅仅只有暧昧,似乎更多了亲情的味道,他们好像就是一体的,一家人,有共同的孩子,共同的心愿。 他说的没错,钱思涵最终轻缓的点了点头,嘴角噙着感动的笑意,没错,她得养好身体,为了糖糖和娃娃,她也要好好吃东西,生一个健康的宝贝来救她的这对龙凤胎。 钱思涵抿了抿下唇,试图从卓烈炎的手里接过小碗,低沉温暖的声音在头顶的上方响起:“我来喂你!”,不容钱思涵拒绝,精致的小勺已经落到了她的唇边。 钱思涵的脸上泛起了一阵阵的红潮,她轻啜了一口,低声娇嗔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在我心里,就想一辈子拿你当孩子一样的宠着。”卓烈炎的话低柔缓慢,几乎要腻到钱思涵的骨头里,一种被捧在手心里的感觉,让她感觉自己真的就是他的宝贝。 不自然的润了润嗓子,钱思涵轻沉道:“我想……尽快怀孕,然后带着糖糖和娃娃去美国,让她能够接受最好的治疗方案,杰端医生是全球这个领域最好的,我觉得我们应该听听他的建议。” “你先不要着急,这件事情让我来安排。”卓烈炎沉稳的眸光望着钱思涵,认真的点了点头,手里小勺再次喂到她的唇边:“先喝了汤,再吃些饭菜,从现在开始你每天都要多吃一点,我会监督你的。” 钱思涵不由的感觉有些好笑,他会监督她的?真的以为她是小孩子吗? 看着男人殷勤的忙前忙后,钱思涵心里忍不住会想,这些活儿想必他以前从未干过吧?动作看起来生疏且不娴熟,让她感觉心里暖暖的。 再度转过身来,卓烈炎正捕捉到钱思涵眸底的眷恋与依赖,心中有一种窝心的暖,却也藏着隐隐的不涵儿,他缓缓的走近她,低沉谨慎的问道:“涵儿,等糖糖和娃娃的病好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钱思涵呆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卓烈炎狭长的眼半眯,紧锁她的美眸,似乎在揣侧她心里真实想法:“如果你的顾虑是我的妈,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我不想其它任何因素来干扰你的正常判断,其实我们的心里依然都爱着对方,你心里明白。” 他的声音里透着自信,似乎比钱思涵自己还要了解她,钱思涵抿了抿下唇,对视上他如墨翻搅的眸子,坚毅的点了点头:“今天我心里也明白,从头到尾……我克服不了自己心理这一关才是最重要的,伯母也没有错,她想保护自己的儿子,我其实是能够理解她的。炎,希望你能够给我一点时间,等时间到了,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卓烈炎突然感觉自己心里没了底,他不知道,若是再未来的某一天,她会不会突然决定要离开他,如果是那样,那他的心……真的就碎了。 “涵,你爱我吗?”低沉的声音认真的问道。 “这个问题……你知道答案的。”如葱般的手指轻轻的覆在了薄利的双唇上,温柔似水的眸一眼望进那潭深邃的湖底,从中她能够捕捉到他眸底那抹不知是从何而来的复杂情绪。 “我就是想听见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此刻的男人,与平日里那个呼风唤雨的男人相比,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的,眼底的柔情让她陷入,无法自拔。 “爱,这份爱五年来从来没有变化过,就像你对我的感情一样执着。”轻柔的声音轻轻诉说着她的爱意。 “我对你的爱,不仅仅只是执着,是早已到了无法自控的程度。”幽深的墨色黑瞳直直的凝视着钱思涵,瞳仁里像有两道深邃的漩涡,要将她卷入进去。 下一刻,卓烈炎有力粗壮的大手,将她的小手握在手里,缓缓的带到自己的胸口心脏部位,让她感受自己有力而沉稳的心跳-- “这里……你占着最最重要的位置。” 钱思涵眉目如画的小脸,柔柔的贴在他的胸膛上,水眸深处漾着楚楚动人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