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新的生机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224章 新的生机

杰端的话无疑让钱思涵一家的心再度悬到了嗓子眼,钱佰力夫妇和卓夫人都听不懂英文,坐在旁边更是干着急,卓夫人由坐在身侧的儿子云枫的翻译下,算是弄明白了杰瑞医生的意思,忍不住开腔了:“可是……杰端医生的意我们这些家属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吗?我们能等,可是孩子的病不能等呀!云枫,你赶紧的……帮妈翻译一下,问问杰瑞医生。” 她的语气里带着几分不耐,他们这么大老远的请来了杰端医生,倒是没有想到语言沟通上其实也是个大问题,每说一句话都得靠人翻译,这着实让她有些着急。 “老夫人的心情我当然能够理解,但是我们做医生的即便是医术高明,却也不是神。你们中国不是有一种话,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吗?其实这和我们现在面对的情况也是一个道理,我想治好糖糖和娃娃的病,却必须也有并存的条件,如果没有合适的骨髓,我有再精湛的医术也是没用的。”杰端似乎并不太介意卓夫人不悦的态度,当医生这么久了,什么样的病人和家属他都接触过,也能理解病人家属的心情。 “那今天就先给糖糖和娃娃做下身体检查吧!”卓烈炎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此刻他似乎更加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钱他有很多,可是现在他却发现,钱买不到的东西却也是越来越多。 曾经,他以为钱可以买到女人,却忘了钱买不到爱情;现在,他以为钱可以救女儿的性命,甚至可以让赫赫有名的杰端医生千里迢迢的飞来这里,可是,他却依然忽视了,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合适的骨髓,这种幻得幻失的感觉,令他感觉很不安,也越来越觉得心里没了底。 钱思涵亦是如此,卓烈炎紧蹙的眉心,更是让她的一颗心拧揪到了一团,旁边的三位老人看上去也是愁云莫展,杰端医生的到来,并未给这个家庭带来好消息! …… 杰端医生离开已经有三个月了,钱思涵的肚子已经隆起,卓烈炎对她更是温柔体贴。 美国那边传来的消息,一直都是没有找到合适的骨髓,而其它地方传来的消息,亦是如此,这种感觉几度令钱思涵陷入了绝望,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她不知道这个孩子是否能为这个家庭带来幸运。 暑假结束的时候,在糖糖和娃娃的要求下,钱思涵只能让孩子们继续上幼儿园,也是为了不引起孩子们的怀疑,只是没想到的却是,糖糖和娃娃的身体状况却越来越差,食欲不佳,发烧的情况也是愈来愈频繁。 这一切,都让钱思涵的情绪越来越焦虑人,家里很安静,沙发上坐着卓夫人和钱思涵两个人,卓夫人的身体状况也变得越来越不好,虽然一直都有家庭医生护理,可是却日益下滑,这也同样影响到钱思涵的情绪。 “伯母,您身体不好,上楼睡个午觉吧!”钱思涵手里拿着线团绕着,她想亲手给未出生的BB织件衣服,以前因为生活所迫,她对糖糖和娃娃的照顾不够,她心里满是愧疚,这个孩子,她希望他真的是上帝派来的天使,能够拯救他的哥哥和姐姐。 “孩子们最近的气色最近看着也不太好,这次复诊医生是怎么说的?”卓夫人不安的问道,语言里也尽是紧张。 “医生说,没有预期的那么好,孩子太小,抵抗力较强,现在要配合着做一些化学治疗,可是……我怕孩子会太痛苦。”钱思涵咽了咽喉咙,她现在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看来凡事想求两全是真的很难,很难。 “钱思涵,就当是对孩子的一种磨砺吧,珍珠也是要经过海沙的磨砺,浑身才能散发出华丽的光彩,不是吗?相信老天爷一定会开眼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卓夫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出这番话,倒显得是出于自我安慰的无奈感。 “伯母……”钱思涵一声低呼,卓夫人的这番话令她心头百感交集。 也就在这一瞬间,钱思涵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缕灵光,老天爷真的会开眼吗?她突然想去寺庙给孩子们祈福。是!去寺庙祈福!站在离佛离近一些的地方,求一求,拜一拜,不管别人是说她封建迷信也罢,自我安慰也好,只要是一线希望,她都想试试,总比干巴巴坐在家里令她心里踏实些。 “伯母,您知道哪里有寺庙吗?下午我想去给孩子们祈福!”钱思涵水眸里蒙上一层雾气,低沉的声音轻问道。 “你一个人去?这怎么能行,如果你真的要去,就等烈炎回来一起去吧。”卓夫人蹙了蹙眉头,她如今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可是不能大意了。 “伯母,我一个人会小心的,不会有问题。”钱思涵忍不住央求。 卓夫人眸底的神色微暗,犹豫数秒后缓缓点头:“市郊有个灵光寺,以前我腿脚方便的时候倒是经常去,那里的香火旺,菩萨有灵气,很多生意人都去那儿。” “那……伯母,我出去一趟,您自己在家里好好休息。”钱思涵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来,抓起沙发上的手袋便朝外面走去。 “思涵……”卓夫人似乎想阻止她,可是钱思涵都已经都到了大门口,她腿脚不方便,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远去。 只是,钱思涵才刚走到门口,却遇见了正从迎面而来的卓烈炎,男人疑惑出声:“涵,你这是要出门吗?” “我想去一趟市郊的灵光寺,正巧你回来了,如果你下午没什么事儿的话,那咱们就一起去吧!”钱思涵露出一记不安的浅笑,清雅的犹如一朵幽谷的百合。 “去寺庙?你什么时候也信起这个……”卓烈炎粗浓的眉毛一挑,似乎有些诧异,下一刻却一把搂上她的纤腰,大手轻抚在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上。 “你要是没空的话,那我就自己去了……”钱思涵呆在家里也觉得心里发慌,心情莫名变得更加焦虑。 卓烈炎当然知道她的心情,医生特意给他打电话汇报了糖糖和娃娃不稳定的病情,其实他心里也很烦,所以今天也早早的回家了。 “我和你一起去,你一个人去我心里也不能踏实,走吧!”卓烈炎皱了皱眉,脸上的神情凝重了起来,低沉的说道。 “有什么不放心,我有胳膊有腿,难不成还能弄丢了不成?拜托你别总是拿我当废物。”钱思涵轻白了他一眼,他的温柔给了她温暖,在他的面前,她真的就像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 “我老婆国色天香,我是怕寺庙里的那些和尚流鼻血,见了你……只怕他们都要后悔为什么当初要选择出家当和尚。”卓烈炎一本正经的表情,出言幽默,也让原本心情沉闷的女人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刚刚笑出来,钱思涵便意识到,刚才自己竟然笑了。这么多天,她的两道秀眉都紧拧在一块儿,除了在孩子们面前稍加掩饰,其它时候她都是愁眉不展,心事重重,可就在刚才她居然笑了,被男人的话给逗笑了! “你早就该笑笑了,知道我这些天有多担心吗?”卓烈炎的脸色也渐渐舒缓了下来,虽然只是一瞬间,却似乎是令他卸下了千斤的担子。 钱思涵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些天她确实太过于紧张了,甚至于忽略了所有人的感受,包括腹中的小生命,她的心情应该很容易影响到腹中的孩子,不是吗? “对不起,炎,是我忽略大家的感受,真的对不起……”钱思涵的水眸涌上一股雾气,略显歉意的抿了抿下唇,不敢直视他深邃的眼眸。 “好了,好了,我不是生你的气,我只是希望你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你不是一个人,你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宝贝呢,除了糖糖和娃娃,它也是我们的宝贝,不是吗?”低沉沙哑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温情,粗粝的大手轻抚着那隆起的小腹,来自于他的温度透过手心,传递至她的小腹上,就在这个时候,肚子里的小家伙蹭的一下,肚皮上明显的凸动了一下。 “它……它动了,它动了。”钱思涵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是这个小家伙的第一次胎动,为死气沉沉的情绪带来了勃勃生机。 卓烈炎更是目瞪口呆的傻了眼,刚才那股力量通过钱思涵的小腹,清晰的传递至他的手心,真的动了,动了,那是一条鲜活的小生命,它似乎正在证实着自己的存在。 卓烈炎也还是第一次如此亲近的感受胎儿的鲜活,此刻的兴奋感觉也让他镌刻的俊颜泛起了阵阵红晕,半响,他突然冲到大门口,对着依然坐在沙发的卓夫人大声唤:“妈,他刚才动了,真的动了。” 卓夫人微微怔愣,对儿子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弄得一头雾水,不过到底是有经验的人,她很快就想明白了,也被儿子这副傻愣愣的表情给逗笑了,看着儿子脸上写满的异样兴奋,不禁心心也随之放松下来,这段日子以来,大家都太压抑了,希望这条鲜活的新生命能够给这个家庭带来生机,带来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