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半途而废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226章 半途而废

不过,看见钱思涵红着眼眶落泪了,俩个孩子自然也就顾不得再想太多,一左一右,拉弯妈咪的身体,踮着脚轻轻帮她擦拭去眼角的泪水。 “洛洛别哭,我们愿意帮你一起治好小弟弟的病。”娃娃温柔体贴的声音传来。 糖糖稚气不失稳沉的声音也跟着传来:“可是……洛洛,我们现在要怎么做,才可能帮助到你肚子里的小弟弟呢?” 看着俩个孩子这么善良懂事,钱思涵只感觉鼻子更酸,泪水如同决堤一般哗哗落下,哽咽的说不出一句话,只能紧紧一搂住俩个孩子,让他们娇小的身躯完全依偎在她的怀抱里,这种感觉令她能够真实的感觉到,她的俩个宝贝依然还在她身边,他们还属于她,她要坚强,一定要坚强起来,陪着孩子们一起战胜病魔。 “想要救弟弟,可是你们会很痛,不知道糖糖和娃娃怕不怕痛?”钱思涵哽咽道,柔软的胳膊更收紧了些,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来自孩子们身上的温度。 “不怕,妈咪,我一定要救弟弟,我要做个勇敢的姐姐,弟弟出生以后,你一定要告诉他,我是一个勇敢的姐姐。要不然……他听了糖糖的话,一定也会觉得我是个胆小娇气的姐姐。”娃娃满脸认真的表情,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一直都是勇敢的男生。洛洛不用担心……”糖糖颇有男子气概的幽幽逸出一句。 “谢谢你们,宝贝们,你们都是最勇敢的孩子,妈咪以你们为荣,你们是我和爹地的骄傲,也是将来小弟弟的骄傲,他一定会知道,你们都是最勇敢的哥哥姐姐。”说到这里,钱思涵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孩子们的坚强令她心痛。 …… 杰端医生为糖糖和娃娃制定的治疗方案,已经正式开始实施了,那是化学治疗,再配合放射治疗,还有所谓的标靶治疗,这些治疗能够有效的控制她的病情,如果顺利的话,一直能够坚持到她手术的时间。 “好痛,妈咪。”娃娃泪眼汪汪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晶莹的泪:“为什么隔几天就要来做一次这个?那要做多久弟弟才能好呀?” 糖糖虽没有说话,可是微蹙的眉头却也能让人感受得到,他也一定很痛,只是一直忍耐着。 钱思涵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女儿的话,每每听见娃娃叫痛的声音,犹如一根根尖刺的银针深深插进她的心窝里,她何尝不痛,只是,她是个理智的成年人,清楚的知道若没有这番疼痛,只会让她的这对宝贝更快的离开。 “宝贝们,为了妈咪肚子里的小弟弟,咱们都坚持住,好吗?糖糖和娃娃是最坚强的哥哥姐姐,妈咪相信你一定能够保护弟弟到最后。”钱思涵鼓励道,对待孩子,她也只以采用这种哄骗的方式。 娃娃嘟了嘟红唇,蹙了蹙眉头,似乎有些不太愿意了,这些天来,她的英雄主义思想已经被疼痛磨灭的差不多了,她现在对做一个坚强的姐姐并没有太大兴趣,她只希望不要受那些疼痛的折磨。 “洛洛,我不想做这些了,好痛……”娃娃显得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似乎为自己的半途气馁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一直喊着要做一个坚强的姐姐,可是现在却表现出懦弱的一面。 “娃娃……”钱思涵着急的脱口而出:“你怎么可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声音太大了些,娃娃瞬间瘪了瘪红唇,委屈的哭了起来:“妈咪只喜欢小弟弟,不喜欢娃娃了……” “不不不,没有,妈咪没有……”钱思涵看上去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她心里的焦急,女儿根本就不会懂,她哪里知道妈咪费了多大的苦心,只是为了她能够活下来。 “你有,就有就有就有……洛洛已经不心疼娃娃了,娃娃现在好痛好痛,可是你心里却只想着肚子里的小弟弟。”娃娃一个劲儿抽咽,同时甩开钱思涵安抚的手,不让她离自己更近一步。 钱思涵的心里痛极了,女儿这样说,她是百口莫辩,她无法对孩子们说出实情,可是却也不能让他们停止治疗,这种心情简直是太折磨人了。 “娃娃,不可以胡闹,你怎么能这么说妈咪?”一道低沉凌厉的声音传来,是卓烈炎的声音,他刚刚进门便听见了糖糖和娃娃的痛斥声,忍不住的低吼了一句。 “爹地,你也欺侮我,你和妈咪都喜欢小弟弟,不喜欢我。”娃娃更委屈了,一边哭一边朝外跑。 “娃娃……”钱思涵着急的欲追上去,卓烈炎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你身子不方便,还是我和糖糖去吧。” “你一定要好好的跟孩子说,千万别再惹她伤心,医生说情绪很重要。”钱思涵再三叮嘱着,她的话还未说话,卓烈炎已经抱着糖糖一起,大步流星的消失在了大门拐角处。 钱思涵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孩子们还这么小,她不知道若是说出实情,糖糖和娃娃是否能够承受得了?她做得到底对不对,她自己也不知道。 …… 卓烈炎远远的就看见了躲在花园角落里那抹粉红的裙角,他深吸一口气,为自己方才过重的言语感到懊恼,化疗的痛虽然他没有体会过,但是也听医生做过介绍,如今孩子闹闹小性子,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他怎么能这样凶孩子呢? 缓缓放下糖糖,男人依然牵着他的手,一步步的走向那抹粉红裙角的方向。 “宝贝儿,爹地刚才错了,我向你道歉!”卓烈炎低沉的声音温和的道,对着角落处的那抹粉红。 小人儿没有反应,卓烈炎知道小家伙肯定还在生气,于是又无比诚恳的语气接着道:“娃娃,爹地知道你躲在那里,出来吧,爹地向你道歉,别生气了。” 此时此刻的男人,只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父亲,即使是身着限量版昂贵的西装,即便是一挥手便能叱咤风云,他也只是个疼爱孩子的普通男人而已。 那抹粉红的裙角似乎动了动,可是,只是朝更深的方向挪了挪,下一刻,卓烈炎便看不见那抹淡粉的裙角。 无奈之下,他只能朝前再多走两步,一直到娃娃的隐藏之处,扑闪的大眼睛带着几分警惕的看了他一眼,便低垂下眼敛,自顾个儿的拨玩着自己的小手指,小嘴也撅得高高的。 “还在生爹地的气呢?”卓烈炎试探的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语气软得如一瘫棉花糖。 “坏爹地,你和妈咪一样,都只喜欢弟弟,不喜欢娃娃了。”娃娃红了眼眶,不肯抬头看卓烈炎的眼睛,一个劲儿拨弄着自己的手指。 卓烈炎的心都快碎了,上前弯下腰,有力的大手一把将她抱出来,娃娃没有反抗,可是小嘴却委屈的瘪得更厉害,可以挂上一只小油壶。 “宝贝们,马上就快要到你们六周岁的生日了,爹地打算为你们举办一个盛大的生日PARTY,你们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卓烈炎试图转移话题,声音轻柔的不能再轻柔,看看娃娃,再瞧瞧一直未吱声的糖糖。 “我不要……”娃娃倔强的回驳了一句,水汪汪的大眼睛只是轻睨了卓烈炎一眼,便又低垂了下去。 卓烈炎的眸子黯了一黯,可只是一瞬间,他便再次佯装着满脸的轻松:“那你们自己说想要什么生日礼物,爹地都可以满足你们。” “我的生日礼物……只要不要再做化疗,好痛,我不要……”娃娃稚气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带着极端的不满,忿忿的叫道。 气氛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孩子眸底的痛楚不是假的,治疗带来的疼痛或许远远超出了大人们的预计,没有亲身体会,谁也不知道那种感觉意味着什么。 卓烈炎还是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彻底无助,不!甚至可以说是绝望!即便是他有万贯家财,却也还是有无法解决的事情,面对孩子们的疼痛,他真的是束手无策,如果可以选择,他宁可由自己来代替他们受这份罪。只是……人生永远没有如果! “爹地,我上网查过,小弟弟生病……其实用不着我们帮他做化疗。其实……生病的人是我和娃娃,对不对?” 糖糖的脸上,依然是那份与他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沉稳,稚气的声音轻轻逸入男人的耳朵里,他的话却是让卓烈炎高大欣长的身躯顿时僵滞,整个人当场石化。 “宝贝们……”卓烈炎的嗓音沉了沉,压抑着心里即将喷发出来的感情,缓缓地,他似乎在沉思着什么,似乎在做着某种艰难的巨大决定。 娃娃依然一脸委屈的表情,完全沉浸在自己悲痛的情绪里,不是她不想当个好姐姐,只是她感觉过程太艰难了,化疗时那种钻心刺骨的痛楚,她永远不想再多体验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