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曙光

感觉到了身边女人的柔软与湿润,他小心翼翼从身后进入她的美好,温暖的感觉几乎令他窒息,那一瞬令他忍不住的轻呼出声:“唔——” 卓烈炎喘着粗气,性感的薄唇轻咬上她的耳垂,一边在她的耳垂边呢喃道:“等孩子出生后,你要好好的补偿我。” …… 医院的病床上,躺靠在病床上,病情逐渐加重的糖糖和娃娃,俩个小人儿看上去精神都不太好,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白纸,因为化疗的原因,也都理了个光光头,这件事情令娃娃很伤心,一向爱漂亮的她最喜欢的就是梳个漂亮的发型。 “洛洛,如果我和糖糖的病治不好,是不是就要去天堂?”靠在病床上的娃娃突然开口问。 “不许胡说,你们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杰端医生是最好的医生,他能够治好你们,明白吗?宝贝们,以后再也不许说这样的话。”钱思涵眸底的紧张就如同紧绷的琴弦,一触即断的感觉。 “可是……洛洛,就算杰瑞医生的医术再高明,世上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治疗结果,如果有一天,我和娃娃真的要去天堂,你也不要哭,我会牵紧娃娃的手,不和她在天堂走散,爹地妈咪不用担心,你们只要照顾好小弟弟,将来……也许有一天,我和娃娃能和爹地妈咪在天堂重聚。”糖糖的小手覆上钱思涵的手,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 “不会的,爹地和妈咪不能失去你们中的任何一个,妈咪向你们保证,你们的病一定都会好起来,现在你们需要做的就是调理好心情,配合医生的治疗,你们一定要答应妈咪,好吗?”钱思涵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激动,坐在一旁的钱佰力夫妇也不禁潸然泪下。 “洛洛,爹地为什么还不来美国?”娃娃似乎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爹地很忙,等公司的事情安排好了,他就会过来陪我们。”钱思涵伸出手来,替女儿整理了一下头上的帽子,这是娃娃的要求,她一定要戴上漂亮的帽子,不让别人看见她因化疗而掉光的头发。 “洛洛,我们想和外公外婆聊会儿,您能不能先暂时离开……”糖糖突然顽皮一笑,整张苍白的小脸衬着唇角的如花笑靥,令钱思涵的心不由紧紧一收,一阵阵的疼痛。 “怎么?想和外公外婆说悄悄话吗?好吧,妈咪先出去……”钱思涵故作轻松的莞尔一笑,在糖糖和娃娃的脸颊上各吻一下,转过身时正迎视上钱佰力夫妇的眸光,不自然的抿了抿下唇,点了个头,她这才朝病房外走去。 钱思涵离开了病房,可是她却并没有走,将病房的大门留了一条隙缝,悄悄地贴着病房的大门,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听听儿子背着自己想说什么?此刻的钱思涵,犹如做贼似的忐忑心情,贴在病房的门口,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糖糖,你有什么话想对外公外婆说呢?”钱佰力亲呢的走到床边坐了下来,而钱佰力脸上的表情也渐渐舒缓,在孩子面前他永远都佯装出淡然自若模样,不想让孩子们感受到关于病痛带给这个家庭的沉重压力。 “外公,外婆,糖糖想求你们一件事情。”糖糖纯真的水眸认真的凝视着俩老,目光里带着恳求。 “糖糖的要求,外公外婆什么都答应。”钱佰力摸了摸孩子们的脸,俩个孩子的脸都变得越发削瘦了,身体也是越来越虚弱。 “外公外婆是妈咪的爹地妈咪,你们一定也是最心疼妈咪的人,因为天下的父母都爱自己的孩子。所以……糖糖想恳求你们,如果有一天,我和娃娃的病真的治不好,那我们就只能离开大家,先去天堂了……”说到这里,小小的嘴角竟扬起一抹笑意,这么小的孩子说出这番话,真的好令人心酸心痛。 “不许说胡话,刚才妈咪不是说过了吗?糖糖和娃娃都不准再胡说八道,你们的病一定会治好的。”钱佰力只感觉鼻头一酸,佯装不悦的低嗔道,可是话还没说完,就忍不住背转过身体,而一旁的白玉兰更是早就躲到墙角边偷偷抹着眼泪。 “外公外婆,你们也别难过,就算糖糖和娃娃真的去了天堂,我们也一定会思念你们的。”糖糖稚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却是更加触碰到了老人家的情绪,钱佰力和白玉兰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哗哗落下。 而站在病房门外的钱思涵亦是如此,扶握着门框的手抠得紧紧的,指甲深深的镶嵌进去也浑然不觉,身体瘫软无力的倚靠着门框的力量,她缓缓的滑落坐至地面上,只听见娃娃稚嫩的声音从门缝里再度传来-- “外公,外婆,如果糖糖和娃娃真的要去天堂,你们一定要替我们心疼妈咪,不要让她太难过,也不要哭,眼泪流多了眼睛会变坏……” 娃娃那抹清晰透亮且充满勇气的声音,传入钱思涵的耳朵里,她忍住用手捂紧嘴,担心自己会失声痛哭出来,强忍着心里的压抑,她那一对懂事听话的小宝贝,真的让她心痛到了骨髓里。 …… 钱思涵就这样坐在病房的门口,眼睛里透着傻傻的呆滞,她不上的重新思量,若是腹中宝贝的骨髓与糖糖和娃娃不吻合那该怎么办?结果太可怕了…… “怎么坐在门口,地板很凉……” 她的身体被一双有力的大手腾空抱起,低沉醇厚的声音是那样的熟悉,卓烈炎仿若由天而降的神袛,再度将她拥入温暖怀抱。 看着女人满脸泪痕,卓烈炎心如刀绞,火速的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他便乘飞机赶来美国,可是迎接他的第一幕便令他揪心痛楚,远远看见她孤寂的单薄背影无助的坐在病房门前的地板上,走近前来再见她满面泪痕,巨大的肚子与削瘦的身体似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令人感觉她整个人好像无法托付起肚子的重量,同样惹他心疼不已。 “我们去找杰端医生,糖糖和娃娃的情况很糟,我怕不能等……”钱思涵茫然的眸底透着哀伤,声音里透着浓浓的恐惧感。 “好,好,我们去找他,你别哭,别哭……”卓烈炎镌刻般的俊脸,轻轻的在她的脸颊上摩擦着,像是一种贴心的抚慰,他的心又何尝不是一样呢! …… 刚刚走到医生办公室门前,差点与急匆匆出来的一个人相撞,竟是杰端医生。 “卓先生,卓太太,看见你们太好了,正好有事情找你们。”杰端医生的表情看上去很兴奋,这无疑也给了卓烈炎二人一丝希望。 “是不是骨髓的事情有消息了?”卓烈炎低沉的声音里透着紧张。 “嗯,韩国那边有消息,但是只有骨髓记录,还未找到那个人。”杰端点了点头,糖糖和娃娃的病情同样也牵动着他的心,不论于公于私,他都不能出一点差池。 “花多少钱都没有关系,只要能够让我的俩个孩子平安无事。”卓烈炎一脸肃然的对着杰端医生道,这些日子的煎熬他们受够了,总算是看到了曙光。 “有进一步的消息我会通知您或者您太太。”杰端轻笑着点了点头。 对于卓太太这个称呼,钱思涵有些不自然的红了脸,看着杰端医生转身离去的背影,她也没法再多做解释。 “卓太太,现在心情好点了没?”卓烈炎忍不住戏谑道。 “不要脸,谁是你太太。”钱思涵羞红了脸,嘴却不饶人的反驳道,方才杰端医生带来的消息,确实令她整颗心安定了不少,现在只祈求能够早些找到那个骨髓合适的人。 …… 夜色渐渐笼罩下来。 钱思涵斜躺在床上,看着不远处的桌前翻阅着文件的卓烈炎,壁灯昏黄的光线,顺着他如希腊雕像般俊美的面俊,一直延伸到钱思涵的心里。 在他们搬来之前,这幢别墅里的地板,楼梯扶手全都换成了防滑的材质,屋内的空气也经过N次的净化,唯恐对她和孩子的健康产生不好的影响。 厨子也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手艺一流,而且是专业的营养师,知道怎么样才能吃得更合理,更健康,这也让卓烈炎放心不少,钱思涵看起来虽然瘦,可是孩子的发育却相当的好,大概是营养都被贪吃的小家伙吸收了吧! 钱思涵忍不住逸出幸福的叹息,如果不是糖糖和娃娃的病,他们该是多么幸福! 看着卓烈炎头顶上的昏黄光晕,他知道他是怕打扰了她休息,可是却又不愿意把她一个人丢在卧室里,所以只能将就着这样了,最起码可以陪在她的身边。 “炎--”钱思涵柔柔的喊着他的名字,光晕在他的头顶制造了一种无比生动的温柔,令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画里走出来似的,蛊惑人心。 “怎么了?”卓烈炎合上文件,看着此时颤动着睫毛看着自己的钱思涵,心里忽然暖暖的:“怎么还没睡呢?”

下一篇   第230章 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