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不速之客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230章 不速之客

钱思涵的双眸闪烁着柔和的光芒,声音很轻很轻:“你也不要太辛苦了……” “小傻瓜,你以为我在处理公事儿吗?”卓烈炎笑了笑,拿着手里的那个文件夹朝她走来,坐到床边顺势搂住她的肩头。 “不是处理公事?那你在做什么?”钱思涵眼底闪烁着疑惑,忽然来了兴趣,眼睛不时的瞟向他手中的那个夹子。 “我在做功课,不然……你也一起看看。”卓烈炎的额头轻抵上她的,声音无比的温柔。 钱思涵睁大眼睛看着他递过来的文件夹,里面装的确实是资料,可是却不是工作上的,全部都是关于孩子的,怀孕期间的注意事项,还有孩子出生后的一些小细节,钱思涵感觉自己被震撼了,她接着往下翻,还有白血病术后恢复期的护理…… “你,你在看这些?”钱思涵诧异的张大了嘴巴,望着笑而不语的卓烈炎,她再度疑惑道:“干嘛用文件夹装着?” “习惯了看文件,这样感觉比较舒服。”卓烈炎莞尔一笑,低哑性-感的嗓音带着暖暖的笑意,镌刻的脸上随处都可以捕捉到深情的影子。 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犹如春雨滴在钱思涵的心湖,激起一阵阵的涟漪,心里的感动悄悄涌现,感动出声:“炎,你……真的令我很意外。” “涵儿,我们曾经错过的那五年……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遗憾,我不想再浪费任何一分钟,没有迎接糖糖和娃娃来到这个世界,我欠你们的太多太多了,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补偿你们。”卓烈炎的每一句话里都藏着浓浓的愧疚和深深的爱意,深情的眼眸倏地涌现出两道深不见底的漩涡,将钱思涵卷入其中,她就这个凝望着他,任由着自己沉-沦。 “炎……”钱思涵的声音带着哽咽,大颗大颗的泪水如珍珠般滚落在卓烈炎的肩头,沁湿了他的睡衣,更是沁入了他的心。 卓烈炎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亲吻着她的手心,低沉的嗓音里有着隐忍的疼痛:“怎么又哭了,别哭,都怪我不好,对不起,对不起……”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对不起,欠我的你早就还清了,炎……” “那我要更加的对你好,换作让你欠我,一辈子都欠我的,永远也还不清,这样你就再也不会跑了……”卓烈炎轻柔的抬起那张小脸,深情款款的轻道。 钱思涵感动的扑到他的怀里,小手紧紧的拽着他胸-前的睡衣,不停的点着小脑袋:“好,好,这一辈子我就赖定你了,再也不会离开……” 卓烈炎搂着她的手更紧了紧,这一刻竟有些激动,看着哭得稀里哗拉的女人,他不得不开始哄道:“别哭了,你看看这上面写的,孕妇不适宜情绪激动,那样对孩子可不好。乖!” 吻了吻女人的额头,他随着翻开文件夹的一页,指着上面写的字给钱思涵看,女人不禁破涕为笑,揶揄道:“看你这样子,似乎都背下来了似的。” “你别不信,我还真就背下来了,不信的话……你尽管来考我试试!”卓烈炎嘴角扬起一记漂亮的弧度,笑意里带着几分玩谑,浓郁的剑眉微微一扬,与生俱来的骄傲气质令人无法移开眼眸。 钱思涵轻捶了一记他的胸膛,轻声娇嗔了一句:“无聊!” 夜色里弥漫着爱的气息,深情的眸光,粗喘的呼吸,无一不诉说着夜的暧-昧…… “宝贝儿,不要再诱惑-我了,你知道……我把持不住的。”低沉沙哑的声音,夹杂着轻喘的呼吸,卓烈炎搂着钱思涵的大手不自然的在她的身体上摩擦。 钱思涵当然明白这是一种什么讯号,水眸眨了眨,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张开着:“我有诱-惑你吗?再说……也没有人让你把持!” 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轻,却带着长长的拖音,更像是诱-人的蛊惑。卓烈炎闷哼一声,受不了红唇带来的诱-惑,满心的压抑都化成一个吻,火热的双唇轻轻的吮含着那抹嫣-红的柔软,甘甜的感觉沁入心脾,带着一缕淡淡的馨香。 钱思涵喘着凌乱的呼吸,心跳早已经纷乱起来,沉溺的陷入卓烈炎炽热的深吻中…… 这个小女人,总是令他引以为豪的自控力毁于一旦,她的诱-惑令他无法自持,无法抗拒! “烈炎……”钱思涵一声娇媚的低唤,令卓烈炎的身体颤了一颤。 修长的手指带着熟悉的温度,将她的下鄂轻缓的执起,拇指爱怜的摩挲着她带着红晕的脸颊:“涵儿,我怕我控制不住会伤到宝宝。还是再等等……” 钱思涵害羞的别开脸去,感觉自己的心跳强烈而快速,滚烫炽热的感觉袭遍全身,男人的眼睛紧盯着她那张鲜艳欲滴的红唇,因为他方才的热吻,此刻显得有些红肿。 声音像突然带入进了空气中,卓烈炎的心猛的一紧,手指也不由的收紧,轻轻的执起她的小脸,迫使她那张精致的小脸正对着自己。 “我爱你,涵儿,今生今世,一辈子都会疼惜你……” “嗯……”钱思涵点了点头,睫毛轻轻的颤抖着,脸上的红晕倍加的厉害。 昏黄的灯光将女人精致的小脸映衬的格外的娇媚,卓烈炎的心缩得更紧,想要她的渴望愈加的急迫,她是他的女人,他的涵儿! …… 客厅的沙发上,钱思涵挺着大肚子坐在那里替糖糖和娃娃剥着苹果,卓夫人戴着一副老花眼睛正织着毛衣,看那小小的衣身也知道,肯定是给她那还未出生的小孙子织的! 卓夫人则同样戴着一副老花镜,仔细的看着《纽约快讯》,糖糖和娃娃坐在沙发上拿着小书儿,认真仔细的翻阅着,看上去很认真的样子。方若瑶带着俩个女儿陪同在旁,随时方便照顾。 卓烈炎也趁着这次的机会,顺便去了趟分公司,这边的生意一直都是驻地的总经理的负责,他平常很少管,不过这一次既然来了,他也得去看看才是,毕竟是自己家里的生意。 “夫人,外面有位先生说要找您。”佣人走到沙发前,恭恭敬敬的轻言道。 “是谁?”卓夫人缓缓的摘下金丝边框眼镜,蹙了蹙眉心,显得有些不耐的反问道。 “我……我忘了问,我……我这就去问。”佣人显得有些惊慌失措,说起话来舌头也开始打卷,以往这幢别墅几乎都空着,突然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而且一住就是好几个月,着实令他们这些做下人的有些紧张,不能习惯。 “算了,直接带他进来吧!”卓夫人眸光还是闪烁着疑惑,因为身处异国它乡,突然有外人探访着实有此令人感到惊诧。 “是,是……”佣人慌慌张张的应了声,便朝着大门的方向跑去。 当看清楚跟着佣人身后走进来的那道高大身影,钱思涵手里的水果刀‘嗵’的一声落到了地毯上,织毛衣的卓夫人也不禁让目光投望过来,眸底一闪而过的异样,虽然眼前的那张面孔并不算熟悉,不过却肯定是见过面的。 “卓夫人,久仰!”邱弘文深邃的眸底闪过一丝邪魅,眼神不经意的扫过钱思涵,令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你是……”卓夫人半眯着狭长的眸,她依稀记得这位年轻的晚辈应该是在生意场上交际应酬的时候见过的面孔,不过自从身体瘫痪后,卓氏的生意几乎全都交给卓烈炎和卓云枫俩个儿子打理,她已经淡出商圈很久了。 “别紧张,卓夫人,我今天是来找……思涵的。”邱弘文清冷的声音里透出的邪气,不禁令钱思涵的心紧揪成团,她突然想到了卓烈炎说过的话,时间过去这么些年,她记忆里的那段纯真的校园感情早已不复,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再是当年的邱弘文了。 也许是他们之间的孽缘,又或许是残酷的社会改变了他,只是不管说什么,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钱思涵不想纠缠,也不想提谁是谁非,她和邱弘文之间压根儿就没有开始,当然更不用提什么结束,而且在经过了上次的事情后,他们也更加不可能再成为朋友。 “对不起,邱先生,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说的。”钱思涵不自然的别过脸去,小心翼翼的从地上捡起水果刀来放至面前的水果篮里,手竟不自觉的轻颤着,想到那天晚上可怕的一幕,她就忍不住的心颤,如果可以,她真希望永远也不要再见到这个男人。 “没什么可说的?钱思涵,你害得我那么惨,现在却告诉我,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说的?你知道吗?你的那位卓先生害得我身败名裂,现在一无所有,哈哈……”邱弘文突然狂笑了起来,惊得几个孩子全都紧张的钻进方若瑶的怀里。 卓夫人不悦的蹙了蹙眉头,放下手中的线团,冲着孩子们的方向道:“宝贝们别怕,这里还有奶奶呢。岂能容得下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来这儿撒野……”

上一篇   第229章 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