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太崇拜他了!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23章 太崇拜他了!

听说钱思涵有关于法律上的问题要请教杨明皓,方若瑶的眸子倏地一亮,随后又暗沉下去,看起来有些心事重重,喃喃道:“你这一说倒是提醒了我,我也正好有事儿找他。” 钱思涵只顾着整理自己这身狼狈模样,倒是没有注意到好友神色的异样。 …… S大,校园的餐厅角落的圆桌前,钱思涵和方若瑶好不容易等来了法律系的杨明皓。 “未来的杨大律师,总算把你给等来了。”钱思涵打趣的口吻淡淡道,虽然因为万利达的事情内心焦急,可脸上却并未显露出来。 杨明皓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金边眼镜,一本正经的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望向眼前的两人,疑惑出声:“不是约好的下午六点吗?现在才……五点五十七,我……我没有迟到吧!” 做为未来的人民律师,杨明皓向来是个守时的人,刚才被钱思涵这么揶喻,一时懵了。 “谁说你迟到了?快坐下来吧,杨大律师。”钱思涵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还说是法律系的高材生,怎么做起事情来一板一眼,完全没有一点儿幽默细胞,她真不懂方若瑶怎么会喜欢这个呆瓜,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大概连方若瑶喜欢他的事儿也没看清楚吧? 杨明皓怔了怔,虽然对钱思涵的话仍有疑惑,却也没再说什么,在她们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目光看了一眼方若瑶,眉头微蹙:“方若瑶,你生病了吗?为什么脸色这么难看?” 方若瑶闻言,杏眸闪过一抹异色,钱思涵的目光也顺着朝她望去,若不是杨明皓这句话,她还真没注意到方若瑶的异样,大概是她自己也一直是心思重重,没有将注意力落到方若瑶身上。 “若瑶,你的脸色看上去真的好差,你……没事吧?”钱思涵关切的扶上她的胳膊。 “我……我没事儿,只是昨夜没睡好罢了。”方若瑶吱吱唔唔,勉强挤出一抹笑容。 可是她的笑容看在眼底,却是更让人担心,连杨明皓也察觉到了她的异样,更别说她多年的好友钱思涵,之前是因为她的疏忽,此刻将注意力完全放在方若瑶身上,钱思涵很容易便看出她的异常。 脑海里突然想起昨天放学前,方若瑶曾对她提起过,要去警察署接她爸爸,不知道她家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一连串的时候让钱思涵的心思都落到了万利达合约的事情上,此时才突然意识到,方若瑶家里一定是出事了。 “你爸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伯父为什么会在警察署,你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出来……”钱思涵一脸正色,当她提到伯父的事情时,注意到方若瑶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也更让她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若瑶,伯父……到底出了什么事?”杨明皓也不禁开口问,稳重低沉的嗓音缓缓逸出:“你说出来,或许我们也能帮得上忙。” 见他们都这样说,方若瑶紧守的防线也一点点松懈下来,吱吱唔唔的道:“我爸……被他们公司解雇了,他们说他盗窃公司财产,要起诉他……” 她的话一出,看见面前的两位好友同时睁大眼睛,一脸惊诧模样,方若瑶赶紧连连摆手摇头:“不不不,你们千万别误会,我爸绝不是那种人,这件事情一定是有人栽脏嫁祸污蔑他。” 闻言,杨明皓若有所思的想了一小会儿,低缓问道:“不知伯父在哪家公司任职?工作时间是多久?” 方若瑶歪着脑袋细细想了又想,肯定的语气道:“我爸在卓雅大厦物业管理处工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在那里工作已经有二十多年,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 “已经在那里工作了二十多年,算是老员工了,伯父如果有歹念也不应该会等到这个时候,从逻辑推理上来说……确实不合常理。”杨明皓一边点头,一边思考,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当然!别人不了解我爸,我自己还不了解吗?他品性善良,根本就不是那种人,这件事情肯定另有蹊巧,现在工司不仅要辞退他,而且还要炒他鱿鱼,昨儿夜里他一宿没睡,我担心他出事,也陪了他一夜……” 方若瑶的语气有些气愤,却也很无奈,即便是她一个人相信也没用,法律讲究的是证据,现在卓雅大厦物业管理处那边向警方提供了证据,而他们这边却并无丝毫头绪,仿若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只能眼睁睁的等死! 听完这一切,钱思涵的眉头也越皱越深,没有想到短短几天的时间,不仅她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难题,就连好友方若瑶家里,也同样遇到了大麻烦,这算是祸不单行吗?那她们这对好友还真是一对难姐难妹,连麻烦事儿也一块儿遇上了。 “若瑶,真没想到你家竟然也遇到这样的麻烦事儿,今天咱们还真要一起麻烦明皓了,希望他能够帮我咱们指点迷津,指出一条路来。”钱思涵理清思绪,将目光回落到杨明皓身上。 她这话一出,方若瑶楚楚可怜的眼神也同样落到了杨明皓身上,虽然未出一声,眼神却明显透着期盼。 杨明皓仿若成了她们困境中同时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两双漂亮且灼热的眸盯的男人有些不自在起来,他还不是太习惯被女同学注视的感觉。 “咳……” 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杨明皓的目光先是从方若瑶脸上一扫而过,接着便落到了钱思涵的脸上:“刚才若瑶家的事情我大概已经清楚了,那……钱思涵同学,你找我……到底又为了什么事?” 钱思涵被他这一提醒,才意识到自己压根儿都还没把问题告诉对方,脸颊一热,有些尴尬的红了脸,也清了清嗓子,才接着道:“和若瑶一样,我家也出了一点小麻烦,说起来有点复杂……” 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当然不包括其中发生的那些暧昧小插曲,钱思涵整个叙述了一遍,杨明皓和方若瑶都听得很认真,越是听到后面,方若瑶的眼睛越睁越大,设计?陷害?这简直就是只有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嘛! “你的意思……是确定合约的事情是那位卓先生设下的圈套,想陷害万利达?”杨明皓手里拿着纸的笔,刚才听她叙述的时候,他还习惯性的做下的记录,图纸上画出了一张分析图。 “我确定,而且他当着我的面……也算是默认了!”钱思涵肯定的点头。 “根据法律的规定,以不当手段谋取利益的合约是不具备法律效益的。所以……这件事情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如果你能够拿出证据证明,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卓先生设下的圈套,万利达的难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杨明皓的声音很低很轻,却让紧压在钱思涵心头的那块大石头在瞬间松懈了,看来她还真是找对了人,可是证据…… “那证据……”钱思涵带着试探的眼神,盯着杨明皓那张斯文儒雅的俊颜,一瞬不瞬,这个向来未被她放在眼底的书呆子,此时此刻在她眼中,仿若全身都散发着金色光辉的神祗一般,形象高大,圣洁无暇。 “譬如录音或者影像文件,只要里面能够清楚包含卓先生刻意陷害万利达的内容,就可以!”杨明皓几乎是清晰明确给钱思涵指出了方向,让她原本黯淡的水眸瞬间迸亮。 “这……简直是太好了!杨明皓,你……你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大律师,我我我……太崇拜你!”钱思涵激动的想蹦起来,只是这里是餐厅,她必须低调,努力压抑着内心雀跃的情绪。 不过,很快钱思涵便意识到,坐在自己身边的好友依然还陷在困境里,也让她眼底的雀跃瞬间收敛干净,脸色再次黯沉下来。 “杨明皓,你快好好想想,像伯父的那种情况……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杨明皓的眼睛缓缓落到方若瑶身上,那丫头的心情此刻显得更加低落,与她平时的热情开朗模样相比,此刻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禁看着让人有些心疼。 “若瑶,我手里刚好缺一个毕业论文的案子,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我想帮伯父做无罪辩护……”杨明皓的声音依然稳沉清淡,一直以来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缕温柔的轻风,感觉不到一丝浮躁,是值得信任的朋友。 “我……我相信你!”方若瑶几乎连想也没想,连连点头,这个时候杨明皓能够对她伸出援手,她感激都来不及,怎么可以拒绝。 “那好,一会儿你带我去一趟卓雅大厦物业管理处,我必须先见过涉案相关人员,了解整件事件的真实情况,也许能发现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