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新决定方案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232章 新决定方案

“太棒了!太棒了!爹地,花童可不可以再多一些?若瑶阿姨家的雨柔和心晴妹妹,我想让他们也当小花童,她们一定会很开心的。”娃娃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再次提出要求,雨柔和心晴可是她最好的朋友,而且……能参加自己爹地、妈咪的婚礼,是一件多么酷炫的事情,她也想得瑟一下。 “好好好,娃娃能够考虑到自己的好朋友,真是个乖巧的宝贝,爹地当然要答应你,不过……从明天开始,你们就要配合杰端医生开始术前的准备,一定要乖乖的听话,明白吗?” “嗯嗯,我们保证一定乖乖的听杰瑞医生的话,治好了病就可以参加爹地妈咪的婚礼了。”娃娃的声音里透着兴奋,可是听在大人们的心里,却又无比的心疼。 …… 钱思涵吃力的用手支撑着后腰,缓缓的上了床,孕期越是到后面就越辛苦,瘦弱的身躯的她更是如此。 卓烈炎体贴的走到床的另一端,为她垫上了两个高高的枕头,并帮助她将脚放上去。 “唔……”钱思涵樱红的嘴唇里发出满足的声音,原本她的腿就有些浮肿,再加上今天这一天的折腾,她的两条腿就像不是自己的了似的,此刻感觉放松不少。 “我来帮你按摩按摩……”粗粝的大掌慢慢落在钱思涵光滑的小腿上,轻轻的揉捏着,那轻柔的力道着实令钱思涵的心房一紧,身体不禁的轻轻一颤。 “腿都肿了,今天累着了吧?厨房里的事儿不用你帮忙,都跟你说了好多次了。”温柔的气息轻缓的落下,带着浓浓的宠溺。 “我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再说了,你妈上次说我煲的汤比李婶煲得好渴多了,我不也是……想让老人家吃得高兴吗?”钱思涵轻声的娇嗔道。 “你说起这事儿,我倒是觉得纳闷,你说……我妈怎么突然间对你的态度这么大转变呢?”卓烈炎低沉的声音透着沙嘎,昏黄的灯光下,钱思涵曼妙的曲线勾勒的起伏诱人,连同那高高隆起的小腹,看上去也一样的动人心弦。 “你想做什么?”钱思涵的声音里透着淡淡的戏谑味道:“医生说,这个月得禁欲,你就别动心思了,还是老老实实的给我按摩吧。” 强压住心底涌上的沸腾感,卓烈炎艰难了咽了咽喉咙,那高高隆起的腹部,在他的眼底是那么的美,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怀孕的女人是最美的! “是,老婆大人!”修长的手指顺着她光滑的肌肤一路上行,游走至那高高隆起的小腹,卓烈炎突然俯下身体,轻吻上那圆圆的腹部,声音里带着轻颤:“谢谢你,涵儿,这几个月你辛苦了!” 说这句话时,男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也同样轻颤,钱思涵却羞涩的红了脸,撇开脸轻嗔一声:“讨厌……,谁是你老婆,不要脸!” 卓烈炎就势在她旁边躺了下来:“在我心里,你早就是我老婆了。” 他的柔声细语令怀中的女人的身体更加柔软,犹如松软的棉花糖似的,慵懒舒适的躺在他的怀里,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升华到另一种境界。 “炎,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钱思涵的嘴角扬起一抹狡黠的笑意,眼神底却又闪过一丝异样,有个问题埋藏在她心底已经很久了,想问却一直未说出口。 “什么问题?”卓烈炎叛逆的眉毛不自然的向上一挑,xing感的薄唇却在她美白的玉颈上轻吐着热气,好玩儿似的逗弄着她,直弄得钱思涵直感觉脖子痒痒的。 “别弄了,痒……我想问的是……六年前在酒店的那次……你真的觉得我有背着你和其他男人开房?!”钱思涵清澈的水眸直勾勾的盯着男人。 “不!涵儿,这一刻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不相信你是那样的女人,虽然事情过去太久,有很多事情已经无从查证,当年的监控录相酒店里早就没有保留,不过对于我而言,那些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让我重新拥了你。”卓烈炎说的是真心话,这次的失而复得,让他明白了什么叫珍惜。 钱思涵听了他的回答,已经忘记了该说什么,呆若木鸡,就这样傻傻地望着他,只见男人唇角勾起一抹邪魅坏笑,性感薄轻轻吐着丝丝热气,一点点的侵蚀着她的神经。 “讨厌,都说了别弄,好痒呢……”麻麻的感觉令钱思涵的身体不由的轻颤。 女人的轻轻扭动着实刺激了男人的感官,结实的手臂紧紧的搂着怀中不安份的娇躯,忍不住轻轻的吻着:“别动,别动……” 卓烈炎低沉沙哑的声音里藏着浓浓的情欲,钱思涵自然是不敢再动分毫,温顺乖巧的窝在卓烈炎的怀里,卷长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心里荡漾着最最幸福的蜜意。 她心里知道,卓烈炎比谁都更紧张这个孩子,除了它也是糖糖和娃娃的救命稻草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曾经错失而过的孩子降临出世的这个美妙的一刻。 …… 杰端医生的VIP会客室里,卓夫人、卓烈炎、钱思涵和钱佰力夫妇都到齐了,今天是要谈关于糖糖和娃娃手术的事宜,事关重大,所以大家都来到齐了。 “杰端医生,手术最快什么时间可以进行?”卓夫人忍不住的先发言了。 “关于这件事情,我正想同你们商量一下,你们应该都知道,术后还有两年的观察期,如果不排斥,无病发现象,那就算是痊愈了。”杰端一脸严肃的表情,与平日里他们见到的那个春风拂面的男人简直是判若两人。 “是,这一点我们知道。”钱思涵点了点头,她暂时根本就没有考虑到那些,当务之急,她觉得首先得为糖糖和娃娃进行手术。 “杰端医生,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卓烈炎低沉醇厚的嗓音从喉间逸出,眉头不由的蹙了蹙,以他阅人无数的经验看来,杰端医生肯定是有他独特的想法。 “很好,卓先生,那我就直言吧,虽然现在找到了合适的骨髓,如果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我们是肯定会选择它来进行手术,但是……现在我想给糖糖和娃娃多一份选择,多一份希望。”杰端轻缓沉着的说道,目光下意识的移至钱思涵隆起的小腹上-- “糖糖和娃娃马上就将有一位同胞弟弟,如果他们的干细胞吻合的话,那术后复发的机率几乎为O,卓太太的预产期应该也快到了吧,如果胎儿发育完全,已经进入临盆状态,那我们建议剖腹,两个手术同时进行,如果新生儿干细胞不吻合,我们也可以改用另外的骨髓,这是不相冲突的。” 杰端的话刚刚落音,一道清冷的声音立马响起:“我同意--” 说话的人是钱思涵,杰端医生的分析令她看见了更亮的曙光,当初怀这个孩子,不也是为了能够救他的同胞哥哥姐姐吗?冥冥之中,苍天肯定是有它安排,说不定腹中的这个孩子,注定就是上苍派来救糖糖和娃娃的天使。 “我们大家应该都没有意见,如果这样的话,那孕妇现在就要接受全面的检查,随时准备手术。”杰端顿了顿,眼睛望向卓烈炎的方向。 卓烈炎此刻的神情相当的严肃,他生命中最最重要的四个人同时进入了手术室,让他如何能不紧张,牵系着他身体每一根神经的四个人,他不能想像在手术室门口等候的过程会有多么漫长。 “手术那天,我要求进入手术室。”低沉醇厚的嗓音再度响起,卓烈炎的眸紧紧的盯着杰端,深邃眸底蕴藏着不容拒绝的神韵。 “卓先生,您进入手术室,会影响医生手术的正常进行,或许你觉得没有什么,但做为一个医生,坦白的说,外人进入手术室会令我有压力。”杰端此刻的神情舒缓了下来,淡淡一笑温和的道:“放心吧,我们医院的医生都是全球顶尖的水平,这些手术也做了不下千次,技术上是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的。” 卓烈炎蹙了蹙眉头,显得有些不悦:“我刚刚说过了,手术那天我一定要进手术室。” “炎,别这样……”一旁的钱思涵轻拽了拽他的衣角,压低嗓音安抚道:“你别让杰端医生难做。” 卓烈炎黑沉着一张脸,没有回应钱思涵的话,看来他依然坚持着自己的意思,钱思涵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杰端医生道:“杰端医生,您别介意,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回头我会劝劝他的。” 杰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似乎并不在意卓烈炎的那张黑脸:“那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下来吧,等卓太太的检查结果了来,就可以确定手术时间了。” “谢谢您,杰端医生,这两个月来麻烦您了。”钱思涵客气的笑着点点头。 “不客气,我得先去忙了,一会儿还有个手术要做,几位请自便。” “好的,您先去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