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她只能豁出去了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24章 她只能豁出去了

经过杨明皓的一番提点,钱思涵很快也理顺了自己的思绪,没错,她只要拿到卓氏给万利达下套签约的证据,那份合约在法律上便是无效。 只是……她又该怎么样拿到证据?唯一的办法似乎只有再想办法与卓烈炎见上一面,经过今天的不愉快后,她若是想要再见卓烈炎,应该会更难吧! 这个难题不禁让钱思涵蹙紧了眉头,不过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主意,只是……这个主意对于她而言似乎有些冒险,内心经过一番纠结挣扎之后,钱思涵一咬牙,把心一横,为了万利达,她也豁出去了。 …… 为了拿到卓烈炎的电话,钱思涵特意回了一趟家,只是家中压抑的气氛让她的心情跌落,心情有点难受。 谎称手机充电器没带回来,钱思涵借了哥哥的手机打电话,趁机将钱楷骏手机里保存的卓烈炎的号码记了下来,接着鬼鬼祟祟的回了房。 将手机号码输入按键后,钱思涵的内心又陷入犹豫,拇指始终未按下拨通键。 “反正横竖都是死,为了万利达……就算是拼了!” 她的嘴里小声嘟嚷了一句,拇指同时按下绿键,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同时扑通扑通乱跳不停,很快电话便接通了,另一头传来男人低冷沙哑的嗓音:“是你?” 钱思涵微微一怔,他知道她是谁?可是……可是她还没开口说话呢!他怎么会知道她是谁?难不成他有特异功能? “你知道是我?”钱思涵疑惑出声,两人的这番对话若是听在外人耳底,肯定是怪怪的。 “难道这不是你的手机号码吗?”卓烈炎慵懒低冷的嗓音不疾不缓,让人感觉这个时候他并不繁忙,可也没什么好耐性。 “你知道我的手机号码?”钱思涵再次惊诧,男人的号码她可是动脑筋从哥哥的手机里偷来的,可是他的手机里竟然有她的号码,这是什么道理? “如果你打电话来只是为了问这些无聊的问题,我想……我没有空陪你浪费时间。” 男人的口气听起来是要挂断电话,惊得钱思涵赶紧连声阻止:“不不不,你别挂电话,我……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说到后面,钱思涵的语速放得越来越慢,脑子飞速的运转,如果她能利用这次时机在电话里给男人下套,同时偷偷电话录音,那岂不是轻轻松松便拿到了证据。 想到这儿,她灵动的水眸倏然放亮,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好主意,心中暗暗为自己点三十二个赞,她简直是太机智了! “你只有两分钟……”卓烈炎磁性的嗓音再度从电话另一头传来,此时此刻钱思涵已经悄悄地按下了录音键,从现在开始她就要下套给男人钻了。 “卓先生,我这次找你……依然是为了万利达的事情,你故意设计骗我哥签约,现在眼看着万利达就要因为无法按约交货而破产,你心里就不愧疚么?”钱思涵的语气出奇的平静,她的声音不大,安静的等着男人的回答。 “卓氏和万利达的合约,一切都是按照程序来,没有任何的欺诈行为,是万利达自己太贪心,急于求成,事前未清楚市场动态,这一点似乎与卓氏并无关系吧?卓氏只管下单付款,供应商那边的操作流程,与我们全无关系……” “我这样说……不知道钱小姐是否能听得明白?”卓烈炎低缓的嗓音再度传来,他公式化的回答如同一盆凉水从钱思涵的头顶泼下,顿时让她的心也凉了半截,不过以钱思涵坚韧的个性,也绝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快就放弃,暗暗深吸一口气。 “那天在车里……卓先生可不是这样说的……”钱思涵贝齿轻咬着下唇,努力让自己的思绪依然清晰,越是关键时刻,她自己一定不能乱了阵脚。 “钱小姐指的是……你色诱我的那件事?”卓烈炎低哑的嗓音流露出一丝暧昧笑意,隔着电话线也不禁让钱思涵的脸颊发热,滚烫的快要燃烧起来。 “你胡说,我没有!”钱思涵脱口而出,语气的情绪都有些激动,她真不懂这样的谎话男人怎么说得出口。 “时间过得真快,钱小姐只剩下一分钟的时间了,你还有其它问题吗?”卓烈炎慵懒淡漠的提醒道。 钱思涵这才注意到,时间已经过去四分钟了,可是她这里压根儿就没有半点起色,或许……男人根本就是有所防备,想电话录音套他的话根本就不可能,看来这条路是行不通了。 “我想约个时间和卓先生再见一面……”钱思涵清了清嗓子,还剩下的一分钟时间,她能做的也只有为自己争取下一次的机会。 “有件事情我恐怕要提醒钱小姐,本人可没你想像的那么闲,不是你一声想见……就可以见的!除非你能给个让我信服的理由!” 男人的声音很是慵懒,钱思涵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腕上的手表,她知道男人是个守时的人,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若是她再不抓紧时间将话说完,或许这便是她最后一次与他通话的机会。 “我想……或许我们可以谈笔交易,既然万利达合约的事情是因我而起,我愿意用自己做为交换条件……”钱思涵的语速很慢,声音很轻,只奢望能在最后一刻有所收获。 “交易?我是生意人,向来对交易的事情最感兴趣,既然如此,那我就再给你一次见面的机会,今晚八点……凯豪酒店总统套房8801,等你!” 电话挂断了,钱思涵看着手机屏幕,半响未回过神来,她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男人电话里的谈话,从头到尾也没有露出半丝破绽,她的证据也随之泡汤。 那……今天晚上的约会,她真的应该去冒险吗?男人的言外之意也很明显,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既然第一步都已经跨出去了,为了万利达,她只能豁出去了。 …… 空荡荡的夜空,微风习习,从钱思涵的脸颊划过,原本之前还有些犹豫,可当再看一眼爸爸和哥哥颓废的模样,已足以坚定她出门赴约的决心。 虽然有些冒险,但她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拿到证据,等拿到证据后她再想办法脱身,相信以她的聪慧灵活一定可以的。 手里拿着上网查询后记录的酒店地址,离家的距离并不算太远,钱思涵决定走路过去,正好趁着路上的这段时间,她也可以理清思绪,好好想想见到男人后该怎样做才能顺利的取到证据。 站在凯豪酒店的门前,钱思涵此刻的心境像今夜夜空里的月亮一样,晦暗不明。 眼前的凯豪酒店是家六星级酒店,富丽堂皇,宏伟壮观的哥特式建筑,尽显奢华之气,墙边雕刻着金色美丽的图纹,月色下显得格外突兀,酒店遍布世界各地,深受世界各地的富豪喜爱,颇有口碑。 做为设计系的学生,钱思涵对凯豪酒店自然是并不陌生,曾多次在杂志上看到过这间被你誉为奢化宫殿的酒店。 走进酒店大堂,钱思涵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走进同样奢华无比的电梯,电梯里,她抬眸看见不断向上爬升的电梯灯键,垂落在十指不由自主交缠在一起,指尖碰触到掌心内带着丝丝滑腻,手心里不知何时爬满的冷汗,不能掩饰她内心的紧张。 一想到上次在车内的独处,卓烈炎身上散发出来狂妄野性,钱思涵的身子有着不易察觉的轻颤,今晚她应约而来,虽然目的是为了拿到证据,可是此刻的感觉就像自己是一个呼之则来的廉价应召女郎。 钱思涵暗暗深吸一口气,努力调节好自己的心态,冲着电梯内金色镜面,冲着自己微微一笑,皎洁的灯光下,她的笑容是那么美,清冷的眼神却又让人感觉到一丝飘渺,一点凄凉。 钱思涵一直跟着服务生朝前走,直至走到一扇沉香红木镶金的雕花木门前停下,只见他转身回头,冲着钱思涵微微颔首,态度极为恭敬的道:“小姐,卓先生在里面等您,需要我帮您按门铃吗?” “不必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你下去吧!”钱思涵连声拒绝了他,她发现自己好像还没有做好准备,需要站在门外再度调节一下情绪才行。 服务生也不勉强,点头退了下去,豪华的长廊恢复了寂静,只有一道纤盈修长的身影站在8801号房的门口,迟迟未按下那金框镶嵌的门铃。 钱思涵闭上眼睛,内心依然反复挣扎,十指无意识的拽紧衣角,直至骨节泛白,才稍稍有些放轻手指的力度。拼命的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的唇都快被牙齿咬破了,起伏不定的呼吸,不难看出她内心的紧张不安。 终于,再次调整好呼吸,钱思涵攥紧的拳头缓缓松开,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和勇气,才将指尖伸向门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