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他的词典里没有鬼神!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26章 他的词典里没有鬼神!

“好!我答应你……”钱思涵闷哼一声,腹下传来的陌生炙热感令她感到害怕,她暗暗咬紧下唇,不让自己表现出失态,只是故作冷静的道:“不过……我不喜欢脏脏的,所以做之前必须洗洗……” “你这是在暗示想洗鸳鸯浴吗?好提议,我喜欢……”卓烈炎嗤笑的声音带着几分得意,落在钱思涵眼底,他就像是个打了胜仗的将军,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自己的战俘。 “当然,不过……人家害羞,不如……你先进浴室,我随后就进来……”钱思涵眼睑低垂,水眸流转,再抬眸半眯着眼,声音细柔动听。 她的内心深处,原本还有一丝担心,怕卓烈炎不肯就此作罢,男人眼底的贪婪明显透露出他身体的渴望。 不想,她的话出,卓烈炎粗粝的大掌竟然缓缓松开了她的身体,幽暗的鹰眸深凝她一眼,薄唇几乎覆上她的耳畔,意味深长的幽幽低语道:“洗洗也好,我也喜欢干净的女人。” 他的声音传入耳底,温热气息间传递的暧昧让钱思涵娇小的身躯立得僵直,直至感觉到男人的气息渐离渐远,最后那抹修长身影消失在浴室门口,她才重重松了口长气。 小手不自觉直接抚上偷藏在流苏裙摆里衬的录音笔,刚才那一切……应该都录进去了吧?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哗水声,钱思涵也顾不得害怕,迅速从包里拿出微型耳机,连接到录音笔上,最后一次确认今晚的计划是否成功。 当听见录音里清晰而流畅的声音传来,钱思涵的唇角不由自主逸出甜美的笑容,终于拿到了证据,看来万利达有救了。 浴室的水声依然哗哗的响,钱思涵赶紧再次迅速的将东西都收到包包里,打算趁着这个机会悄悄溜走。 “你……在做什么?”一道磁性低冷的嗓音从身后传来,熟悉的气息几乎已经贴靠上她的身体,钱思涵惊得浑身的血液的都凝固的,她压根儿就没有听到一丝声响动静,男人是什么时候走到她身后来的,她也全然不知。 就在这时,钱思涵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的眸光也倏然变亮,这是出门前她对方若瑶交待过的,让她过半个小时便给自己来一通电话,若是事情进展顺利的话,她也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脱身。 “我……接个电话。”钱思涵面对男人,保持镇定冷静,努力挤出一花如花笑靥。 而近在咫尺的男人,一言未发,只他那双鹰隼般锐利深邃的黑眸,紧盯着子皎洁灯光下的女人,深邃的眸底闪烁着烁烁精光,完美的棱角轮廓宛如鬼斧神工细雕而成,俊颜却不见一丝笑纹。 钱思涵自顾个儿的按下接听键,佯装漫不经心的避开男人犀利的视线,音量也似有意无意的提高:“若瑶,你别急,我……我马上就过来,你千万别着急。” 挂断电话,钱思涵神色匆促的一把将手机往包里塞,一边急急出声:“卓先生,我朋友那边突然出了点事儿,恐怕今天晚上我不能留下来了,不如……我们改天再约吧!” 当她的目光从脸上镌刻的俊颜上仓促扫过,卓烈炎那双鹰隼狂狷的黑眸,只是静静观察着她眼底的失措,仿佛在短短数秒间,已经看透了她刚刚那瞬拙劣的表演,眼底流露嘲弄冷笑,让她无所遁形。 “哦?你指的是那位她爸爸即将享受牢狱之灾的同学吗?”男人玩味的语气流露着淡淡讥笑。 他的话出,瞬间让钱思涵匆促的动作全都停止,所以一切仿若全都在空气里被凝固,他刚才说什么?他又怎么会知道方若瑶家里的事情?还有…… 钱思涵这一刻才注意到,从男人刚才进浴室到现在,他身上的衣服压根儿就没有脱下,依然是刚才那件黑衫,浴室里的水声再度传入耳底,不禁让她心头一惊,瞬间恍然大悟,从头到尾,他根本就没有要沐浴的意思,他进浴室……根本就是在试探她,因为他对她起了疑心! “把东西交出来!”卓烈火森寒的口吻十分冷静,语气蒙上一层冰霜。 这一刻,钱思涵彻底明白,自己今夜的企图已经被男人发现了,她现在得赶紧逃才行,几乎半秒也没有多想,一把抓起自己的包,撞过男人的肩膀便往外冲,好像并未听见身后传来男人追来的脚步。 钱思涵一把抓住门把,可没想到的是不论她怎么拉,厚重的木门也纹丝不动,完全不能打开,惊诧之余,她不由回头望去,正好看见男人远远扬着手中的遥控器,岑冷的唇角漾起魔魅不定的冷笑。 这扇门竟然是遥控的,男人轻易便将她困在了这里,这个结果是钱思涵始料不及的,眼睁睁的看着男人优雅的一抬手,整间屋里的光线瞬间便变得昏黄黯淡,朦胧的光线下,钱思涵见他再一抛手,他手中的遥控器便被扔到沙发上。 卓烈炎依然保持着优雅而慵懒的身姿,不疾不缓的走向吧台边,为自己倒了一杯酒,举杯对向女人:“没想到……你倒是有几分胆识!” “你想怎么样?!”钱思涵也冷静下来,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二人颇有隔空喊话的架势。 卓烈炎凌锐的视线淡淡向四周扫视一圈,突然迅速地转回来,准确无误地锁住她的美眸,眸光深邃如子夜的天籁,闪动着骇人的光芒,喉咙深处发出深沉磁性的声音:“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钱小姐到底想怎么样?” 在这暗黑朦胧的夜晚,男人异常沙哑的嗓音,出奇的醇厚,如醇酒般醉人。 钱思涵秀眉紧蹙,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她必须想办法逃出去,瞥了男人一眼,她的眸光再看似不经意的从沙发上淡淡划过,沙发就在他们之间的位置,而能够打开房门的遥控器就在沙发上。 再冒一次险!她眼下似乎也再别无选择,钱思涵放弃了内心的挣扎,握紧手里的包包,终于迈腿朝他的方向走出了第一步。 虽然光线很暗,可是当她迈腿走出第一步时,卓烈炎的目光就已经完全落在了她的身上,钱思涵水眸流转,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一边走一边淡淡出声:“卓先生,你没有权力将我禁锢在这里,放我出去!” “交出你手里的东西,我自然会放你走!或者……完成我们刚才没做完的事儿,我也可以放你走!”卓烈炎唇角的坏笑无限扩大,端着透明高脚杯缓缓朝着她的方向走来。 钱思涵的心同时也紧紧纠成一团,因为男人的角度正好挡住她冲向沙发拿遥控器,他看似不经意,却又让人感觉像是故意的,钱思涵甚至更有一种感觉,男人仿若完全能猜到她的心思,今晚的每一步他都走得是那么精巧无误,完全将她掌控在掌心里似的。 男人高大欣长的身影步步逼近,投射的阴影完全将她的娇小的身躯覆盖,钱思涵完全不及防,男人结实有力的长臂已经一把从她手中夺过了包包,下一秒,那支录音笔已落入他的指尖。 卓烈炎唇角依然噙着笑,夹着录音笔的修长手指尽显优雅,磁性好听的醇厚嗓音就在女人头顶上方扬起:“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就这样离开,要么……自己主动脱光爬上我的床,完事儿后带着这支录音笔离开!” 说完,他保持着一惯的慵懒,踱步走到沙发旁,拿起沙发上的遥控器,轻轻按下,咔的一声闷响,钱思涵再回头望去,房门已经打开。 卓烈炎翘着二郎腿,带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眯着狭眸等着她的选择,不论她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在他眼里看来,她都是那么的狼狈不堪。 钱思涵一咬牙,就算是输了人,也不能输了气势,放下吃力的伪装,她没好气的赏了男人一记白眼,冷哼一声:“卓先生别高兴得太早,走多了夜路,迟早会遇见鬼!” 面对她的出言嘲讽,卓烈炎不怒反笑,幽幽道:“在我的词典里,从来都没有鬼神之说,这世上唯一能让我感到害怕的,只有我自己!” 男人肆虐狂妄的口吻,令钱思涵先是一怔,接着不甘示弱的再给了他一记白眼,冷言道:“任何时候话都别说得这么满,相信像卓先生这样恶毒的人,老天爷迟早会收拾你!” “恶毒?还是第一次有人用这样的词来形容我,不过既然你用了这个词,若是我太客气……恐怕就辜负了你的赞美。回头……请钱小姐提醒一下你的那两位好同学,如果那个学法律的小子再继续插手方家老头的事儿,我会让他这辈子也拿不到律师资格证。” 昏暗中,男人幽幽飘来的这句话,让钱思涵半响回不过神来,一股强大诡异的阴谋感瞬间袭来,就像布下的天罗地网,层层将她包裹,刹那间就感觉到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支撑着才站稳了脚,这次她的脚步主动迈向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