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男人眼底的失落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27章 男人眼底的失落

万利达的合约事件,钱思涵心底虽很焦急,可情绪却一直还算稳定,可是这刻当听见卓烈炎口里提及到方若瑶家的事情时,她突然感觉到了事情的诡异,顿时一股热血冲上脑门,若此刻男人再说方伯父出事与他没有半点关系,她绝不相信! “把你刚才的话说清楚,方伯父出事……和你有关对不对?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事情牵址到了好友的家庭,钱思涵真有种临近崩溃边缘的感觉,如果说设计陷害万利达是对她的报复,那发生在方伯父身上的事情又算什么?他究竟想干什么?她和他压根儿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从素不相识,到现在的纠缠不清,这男人若仅仅只是为了报复她的拒绝,那她只能说,他的心理已经变态扭曲到了极点。 “现在该是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了,我数十下,如果你没有走出那道门,我就当你是默选了另一条路。”卓烈炎淡漠悠然的口吻,不难听出她的蔑视,他压根儿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显然,男人并没有打算回答她的问题,钱思涵原本还想开口,却见遥控器已落入卓烈炎的手中,好听的磁性嗓音缓缓逸出:“一,二,三……” 她知道,如果这时候她再不走,只怕是就再也走不掉了,这个男人说一不二,绝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识实务者为俊杰,好汉自然不能吃眼前亏,就算今晚的计划失败了,钱思涵也没打算把自己也输进去,她绝不可能让这样恶毒变态的男人,沾染自己干净的身子,绝不! “八,九……”卓烈炎盯着女人朝房门疾步奔去的倩影,无意识间加快了语速,竟连他自己竟也浑然不觉,当在最后数下十,在他迅速按下锁门键前,看见那倩影已经夺门而出,诲暗如深的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失落。 …… 叮铃铃! 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S大珠宝设计系教室内人声鼎沸,穿着制服的学生们像一盘散沙,朝着教室大门的方向拥去。 钱思涵和方若瑶依然坐在位置上,不疾不缓的收拾着书本文具,经过一番反复纠结的心理斗争,钱思涵终于开口了,带着淡淡试探的口吻:“若瑶,你爸爸的事情还是换个律师吧!” “为什么?”方若瑶微微一怔,略带疑惑的眼神望着好友,接着皱紧了眉头,语气也低沉下来:“思涵,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根本就请不起好点儿的律师,杨明皓虽然还没有拿到律师资格,可是他是法律系的高材生,我相信他有帮我爸爸脱罪的能力。” 老实讲,杨明皓确实是个优秀律师的好苗子,方若瑶只是带他去了一次卓雅大厦的物业管理处,与相关人员交谈过一次,他便从整理的对话记录里发现了好几个漏洞,而且能够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律师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来想办法……”钱思涵脱口而出,语气坚定,她了解卓烈炎的为人,那个变态的男人说到做到,如果杨明皓因此而不能顺利拿到律师资格证,到时候她的内心会更加愧疚。 从好友的眼神里,方若瑶似乎也看出了异样,她渐渐平静下来,一脸认真的盯着钱思涵的脸,肃然出声:“思涵,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否则……我没有办法赞同你的做法,因为我知道你家里目前也有困难,你并没有帮助我的能力。” “若瑶,你就不要问了,总之……一定不能让杨明皓再继续插手你家的事情,这样做也是为了他好!”钱思涵同样是一脸正色。 虽依然没能问出个所以然,可是方若瑶却听出了好友的弦外之音,若是杨明皓再继续插手她爸爸的事情,出事的人……就是他了! “思涵,我可以答应你,不再让杨明皓插手我爸爸的案子,可是……你也必须把实情告诉我,我有权知道一切。”方若瑶的眼睛盯着她,小手覆在好友书本上的手,语气变得温柔。 钱思涵抿了抿下唇,思忖数秒后才微微道:“是……那个人,设计陷害我爸爸公司的那个人,我怀疑……伯父的事情也与他有关。” “啊?!”方若瑶确实惊到了,眸光闪烁着难以解释的疑惑:“可是……他没有理由这样做,我们家压根儿就不认识他!” “这个……我一时也说不清,他根本就是个变态,他让我转告杨明皓,如果他再继续插手你家的事,就让他这辈子也拿不到律师资格证!”钱思涵皱紧了眉头,她的话也让方若瑶皱紧了眉头。 “他真有这么大的本事?”方若瑶有些不信,她还真没有亲眼见过那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哪儿来的那么大能耐,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能将人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绝对!”钱思涵慎重点下头,如果不是在经历了前面种种,她也绝不会相信,只会当卓烈炎是在吓唬人。 空荡荡的教室里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两个好友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各自若有所思,却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教室门口传来:“思涵,下课铃声都响半天了,你怎么还在教室里坐着?” 熟悉的嗓音不禁让钱思涵和方若瑶的目光同时朝着那名男生的方向望去,那是一张充满阳光的俊郎面孔,只是当这张脸映入眼帘时,钱思涵和方若瑶几乎同时赏了他一记白眼。 “邱弘文,你来设计系的教室做什么?不会是……又迷路了吧?要不要我帮忙打电话给你的猪女友,让她过来接你……”方若瑶一眼便知,这男生是故意来接近钱思涵的,大一入校那年他就追过钱思涵,只是他少了一点持之以恒的毅力罢了,最终和那个嚣张跋扈的富家千金朱苒苒搞到了一起。 被她这番戏言一调侃,邱弘文白皙俊美的脸颊不禁也蒙上一层淡淡红晕,显得有些尴尬,看起来更紧张了,吱吱唔唔出声:“我只是想过来看看思涵,没有其它的意思。” 上次他出现在设计系,被伶牙俐齿的方若瑶咄咄逼问,只好随口扯出一个难以信服的理由,说自己迷路了,不想这次竟被方若瑶当成了把柄,再一次拿出来取笑,所以干脆一咬牙,落落大方的承认了自己的意图。 “我有什么好看的?”钱思涵冷冷出声,曾几何时,她还真的差点就对眼前的这个男生对了心,大一到大三,他追了她三年,只因她坚持不想在校园里谈恋爱,所以一直没有答应他,心里却是拿定主意,如果邱弘文能够坚持到他们大学毕业,她就答应做他女朋友。 不想,就在大三那年,邱弘文却突然移情别恋,和工商系的富家女朱苒苒搅到了一起,若说那件事情对钱思涵没有伤害是假的,其实她对邱弘文也是有感情的,只是放在心底最深处,不曾表露出来罢了。 这件事情外人看不出,方若瑶却是知情的,所以在她眼里邱弘文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耐不住寂寞的贱男,每次看见这张俊朗的面孔,她就忍不住想骂脏话。 “你男朋友的事情……我听说了,希望你能节哀,保重身体……” 不等他的话说完,钱思涵已经蹭的从椅子上坐起来,冷眼从他身上白过,牵上方若瑶的手,清冷出声:“我们走!” 面对女人的冷漠,邱弘文静静地站在原地,一言不发,注视着那抹身影飞也似的离开了教室,空荡荡的教室里只剩下他一人,寂静而孤独。 …… 校门口,钱思涵再次向方若瑶做出承诺:“若瑶,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尽快想办法解决……” “可是……你又能有什么办法?”方若瑶秀眉紧蹙,忍不住摇摇头,可是眼下除了选择相信好友能想到好办法,她也没有其它选择。 就在这时,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尖锐的声音:“钱思涵,本小姐已经忍你很久了,今天咱们之间必须做个了断!” 回头望去,一袭婀娜妖娆的身影映入眼帘,不正是工商系的系花朱苒苒同学吗?也是邱弘文的女朋友。 学校的那套学生制服穿在她身上,显然是精心修改过的,腰部收得更紧,A字裙变成了贴身的包裙,也完全演绎出了另一番风味。 面对朱苒苒气势汹汹而来的挑衅,钱思涵并不畏惧,只是有些懒得理会,眼下一桩接连一桩的事情已经够让她苦恼心烦了,哪里还有闲空与朱苒苒这样的千金小姐纠缠。 “思涵,她过了来?怎么办?”方若瑶压低嗓音,瞥了一眼好友。 “无理取闹的疯子,不必理她!”钱思涵淡淡道,她的声音虽然很轻很轻,不想还是随风飘入朱苒苒的耳朵里,原本就蛮横霸道的朱小姐,这会儿还真是要耍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