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开玩笑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28章 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开玩笑

朱苒苒箭步上前,面红耳赤的拦下了钱思涵和方若瑶的去路,指着钱思涵的鼻子怒嗔道:“钱思涵,你这个贱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勾引我男朋友,竟然还敢说我是疯子。” “喂喂喂!想打架吗?二对一,朱大小姐你打得过吗?我们可不是你身边的那些狂蜂浪蝶,才不会让着你……”方若瑶见不得好友受委屈,挺身上前,同样扯开嗓门冲着朱苒苒凶道。 她这一声吼,倒是真吓倒了朱苒苒,这位朱小姐向来娇纵,其实也不过是个被宠坏的大小姐,向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没受过什么委屈。 “你……你算哪根葱?这里轮不到你说话的份……”朱苒苒很快便回过神来,又冲着方若瑶吼了回去。 方若瑶哪里会怵她,抛给她一记白眼,冷冷道:“别动不动就跑到思涵这里来耍泼,有本事管好自己的男朋友,如果你真够魅力,他也不会有事没事儿就到设计系来转悠。” 朱苒苒被气得小脸通红,狠狠瞪向方若瑶,没好气的道:“我找的是她,不是你!麻烦你管好自己的嘴……” “……”方若瑶也被她气得够呛,小脸通红,就在这时她突然眼尖看见刚出现在校门口的熟悉身影,冲着那边大喊一声:“邱弘文,把你的猪女友带走,别让她出来乱咬人。” 邱弘文见状,急急朝着这个方向跑来。 “你骂谁是猪?”朱苒苒也恼了,抬手一巴掌朝着方若瑶的甩去,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未语的钱思涵挺身而出,敏捷一把握住了她的皓腕。 “有这耐泼的精力,倒不如想想如何维系你们之间的感情,朱苒苒,没人怕你,只是不屑于理你,好好收起你的小姐脾气,等毕业走向社会,你这性子迟早也是要吃大亏的。”钱思涵的语气很平静,她这一番话不禁让朱苒苒也是一怔。 “说得好!”一道醇厚好听的男声传来,方若瑶侧眸望去,那声音并不是出自于刚出现的邱弘文,而是从路边停靠的一辆奔驰轿车旁传来的。 白色的奔驰轿车旁,一道高大的身影斜靠在车边,双手随意插在裤兜里,耀眼的阳光下他的脸部轮廓反而变得不清晰,只是那双黑瞳,隐蔽在微长的发丝下,如深不见底的漩涡,像是在笑,却又让人看不太清。 此刻鼓掌叫好的人正是他,可是对于他的身份,钱思涵压根儿就不认识,她看了一眼身侧的方若瑶,对方微微摇头,示意好友自己也同样不认识此人。 缓缓,那男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距离近了些,是一个长相斯文俊逸的男人,一身白色休闲衫,衬得他身姿挺拔,金丝边眼镜更显温和,再配上旁边的那辆白色轿车,不禁让人会一下子联想到白马王子四个字,还是蛮贴切的感觉。 “哥——”朱苒苒一声娇嗔,瞬间让钱思涵和方若瑶回到了现实,没有想到这个如同神邸般俊朗的男人,竟然会是娇纵小姐朱苒苒的哥哥。 “刚才这位同学说得对,苒苒,你若是再不改改这性子,走向社会了迟早还吃大亏。”朱鹤轩清朗的气息和优雅的笑容,更为他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芒,整个人仿佛被光圈包围。 当钱思涵眸光疑惑的望向他时,朱鹤轩的眼睛也正盯着她看,唇角噙着笑,带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 “哥,你怎么也帮着外人训斥我……”朱苒苒一跺脚,目光落到了邱弘文的身上,委屈的撇了撇嘴,也顾不得还有哥哥在旁边,冲到他面前质问道:“姓邱的,我问你……今天下课后去设计系干什么去了?去找这个狐狸精对不对?” 面对娇蛮女友的质问,邱弘文显得有些无奈,却还是好耐性的解释道:“我只是听说思涵的男朋友出了事,所以有点担心她……” “担心她?她是你什么人?邱弘文,你可别忘了,你是我朱苒苒的男朋友!”朱苒苒气得直跺脚。 钱思涵清冷的眸光从他们身上淡淡扫过,站在校门口上演这样的戏码,无疑引来了不少异样目光,她可不想跟着这对小情侣一起出风头。 “若瑶,我们走!”钱思涵拉着好友的手正欲离开,不想正在耍泼的朱苒苒却再度将注意力落到她的身上。 “不行,今天不把话说清楚,谁都别想走!”朱苒苒抬臂将她的去路拦了下来,挑衅的扬起下巴,杏眼直勾勾的瞪着钱思涵。 见她如此无礼,钱思涵只是淡淡扫了一眼旁边的邱弘文:“你们小情侣之间的事儿,还是自己回家解决吧,不要再把我牵扯进来,本小姐没那么多空闲陪你们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邱弘文一时无语,朱苒苒正要发作,朱鹤轩突然开口了:“朱苒苒,你是想把朱家的脸都丢尽吗?或许我应该把你现在的模样拍下来,放上明天报纸的头条,从此你在上流社会的名媛圈里,便也算是出了名。” 这一句,如同晴天一道霹雳,确实震到了朱苒苒,她在名媛圈里也有一定的名望,若是让人知道她竟然和一个不入流小公司的千金抢男朋友,确实有损她的形象,想到这儿,她浑身的锐气瞬间也消褪了去。 而朱鹤轩刚才所说的那番话,倒是令钱思涵和方若瑶有些意外,没想到朱苒苒的哥哥倒是个正人君子,并未因朱苒苒是他的亲妹妹而袒护她,不由的再将他多看了一眼。 朱鹤轩的目光也正望着钱思涵,四目相对,男人微笑的冲她点点头,钱思涵也出于礼貌,微微颔首点了点头,牵着方若瑶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去。 一路上,方若瑶忍不住又赞起了朱鹤轩:“思涵,你说那个猪苒苒如此嚣张跋扈,倒是没有想到她的哥哥竟然如此温文儒雅,风度翩翩。” 钱思涵瞥了她一眼,淡淡道:“听你这话的意思,不会是看上他了吧?别忘了你还有个杨明皓,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看你就是个典型的花花大小姐……” “什么花花大小姐,我家里可是一没财,二没权,若真是有财有势,我还真想当个花花大小姐。”方若瑶玩笑的打趣道,语气间不乏流露出几分酸楚,一说到这儿,她就忍不住想到爸爸即将面临起诉的事儿,如果偷盗罪名成立的话,那是得坐牢的。 方若瑶的话一出,气氛又瞬间陷入了死寂,钱思涵一副心思重重模样,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到底是走得什么运?不仅将自己的家庭陷入了绝境,也让好友的家庭陷入了困境,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她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担起这份责任。 “若瑶,你放心,伯父一定会没事的,我想……我可以解决这一切的问题!” 方若瑶怔怔的看着好友突如其来的果决,杏眸闪烁,半信半疑。 …… 一连三天,钱思涵想拨通卓烈炎的手机,却发现完全行不通,用她的手机直接显示盲音,显然对方已经将她列为了黑名单,换个电话拨过去,则是他的秘书接的,她根本没有与男人对话的机会。 虽然钱思涵抱着一线希望,让秘书给卓烈炎留了言,可是三天过去也不见男人回一通电话,可见希望是越来越渺茫。 看着方伯父的案子临审的日期越来越近,万利达那份合约的交期也日渐逼近,朋友和家人愁眉不展,一度让钱思涵陷入到绝望里。 就在她以为完全不可能的时候,手机屏幕上突然闪现的名字令她心口一紧,是那个变态男打来的…… 没错,卓烈炎的手机号码,在钱思涵手机通讯录里的名称就是……变态男! “卓先生……”钱思涵的声音竟然透着一丝颤,虽然她心里将男人鄙夷到了脚底心,可是这个时候却是万万不敢开罪他,万一他心情不好挂断电话,方伯父和万利达就真的完了! “听说你找我?有事吗?”卓烈炎冷漠的嗓音幽幽传来,前几天他去了趟法国,将来电转移到秘书那里,没想到她竟然毫不气馁的在三天内打了一百零八通电话,这丫头不是挺有骨气的吗?这次的举动倒是令他有些意外! “卓先生,希望你能放万利达和方伯父一条生路,方伯父就快要退休了,你不能拿老人家的晚年幸福来开玩笑……”钱思涵一本正经的道。 “我什么时候开过玩笑?应该说……我这个人最不擅长的就是开玩笑!”卓烈炎的声音听起来带着几分疲惫,刚下飞机他竟然就迫不及待的给她回了电话,现在想想自己也觉得是疯了,他为什么要那么着急着给她打电话,让她在漫长的等待里多受煎熬,才是大快人心的事情,不是吗? “……”钱思涵瞬间无语,隔着冰冷的电话线,她一时竟忘了自己之前想好的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