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她有什么过人之处?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29章 她有什么过人之处?

片刻的沉默后,男人磁性倦意的沙哑嗓音传来:“钱小姐的话说完了?挂了……” “别……求你别挂电话,卓先生,我……我真的很想再见你一面!”钱思涵脱口而出,最后一句恳求的话吐出的有些艰难,但最终她还是咬紧牙关说出来了。 话筒里不再有声音,沉寂一片,就在钱思涵也以为是已经断线了的时候,熟悉的暗哑沙音突然传来:“明天下午五点,卓鑫会所……我等你!” 这一次,电话是真的断了,钱思涵却是没有想到,男人竟然再给了她一次见面的机会,卓鑫会所? …… 翌日下午三时,钱思涵又翘了课,因为要赴卓烈炎的约会,她不得不提前准备。 一条高腰加锥形的长裤,设计造型感很强,咖啡色的条纹印花,让人过目不忘,拥有浓浓复古味,穿在钱思涵的原本修长的身材上,让她的大长腿更显美丽惑人,一双时髦的短靴,更让她整个人看起来俏皮十足。 四点五十五,钱思涵来了卓鑫会所门口,已经有服务员迎上前来主动向她打了招呼:“这位是钱小姐吗?” “我就是。”钱思涵明白,像这样高大上的商务会所,如果不是会员是没有办法进来的,想必是卓烈炎已提前打了招呼,所以她一到就有服务员上前来招呼。 在服务员的引领下,钱思涵进了会员大门,一楼咖啡厅的落地玻璃窗边,她一眼就看见了那个醒目的男人,当视线触及到那道伟岸的身影时,莫名便有一股压力逼蹱而来,就像是一只无形的冰冷手掌,狠狠地掐住了她的喉咙。 如果不是因为卓烈炎今天坐在一处很显眼的位置,钱思涵进门应该很难看见他,因为会所的面积很大,还有很多雅间,想要找个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缓缓朝着男人的方向走去,离得愈近,她的心律又开始加速跳动,异常的感觉让她的脚步不由自主放慢,十指交缠,不难看出内心的挣扎。 钱思涵啊钱思涵,今天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现在你还有其它选择吗?为了万利达,为了方伯父,你必须大胆的迈出这一步! 可是心底却还有另一道声音在呐喊,钱思涵,你真打算出卖自己吗?这样做跟妓女有什么区别? 一正一反,两种不同的声音在心底不停的呐喊,再度让她陷入纠结,钱思涵抬手,死死地按住胸口,似想压抑住那狂跳不止的心脏,可是这样做也完全没用,胸腔里犹如几十只小鹿乱撞,紧张程度一点儿也不逊于上次去酒店。 到底要不要继续往前?钱思涵扪心自问,她也知道这一次若是后退,恐怕以后都不可能再约到卓烈炎。 方伯父上庭的日子只有几天了,万利达的订单交期也日渐逼近,她似乎无从选择!若是能用她的一夜,换取两个家庭的太平,这份牺牲也算是值得的,说到底……不过也就只是一张薄薄的膜,只要她自己看开看淡些,那便什么也算不上了。 虽然感觉到自己的牙齿也在打颤,可是钱思涵还是勇敢的迈出了步伐,那张精美绝伦的脸蛋却是变得苍白无一丝血色。 “钱小姐,您没事儿吧?”服务员注意到她的失态,不禁有些担心的询问。 钱思涵轻轻一摇头,勉强挤出一抹浅笑:“我没事儿!你可以下去了……谢谢!” 服务员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后,礼貌性地点点头,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两句:“钱小姐如果有哪里不舒服,记得招呼一声就行,我们会所里也有医生。” “嗯。”钱思涵点头微笑,小手却是死死地紧攥成拳,艰难的深呼一口气,手心几乎也被她紧攥出了水。 终于,鼓足了所有的勇气走向男人的背影,每一步,钱思涵都觉得自己快要用尽毕生的力量与勇气。 当她愈来愈靠近卓烈炎的位置时,钱思涵才吃惊地发现原来在离男人四周不远的地方尽是他的保镖,统一的黑色西装,面无表情之下尽显精锐之势,还未等她靠近到坐在窗边的男人,已经有两名保镖上前拦下了她。 “这位小姐,这边已经没位了!”其中一位保镖冷冷地开了口。 钱思涵咬了咬唇,暗自深呼吸了一口气后,扬起不卑不亢的声音:“我和卓先生约好的!” 她清冷的嗓音,如同蔓延在墙院上的蔷薇花,虽是坚强,但也有着一丝不被察觉的轻颤。 落座在咖啡桌前的卓烈炎,竟连头也未回,似乎正饶有兴致地望着窗外远处的景致,深邃幽暗的眸光越来越暗。 在此同时,保镖回头看了一眼男人的方向,见卓烈炎毫无反应,便也认定钱思涵所谓约好的说辞只是骗人罢了,再则像这种主动送上门的戏码,做为保镖的他们也早就司通见惯了,于是面色肃然冷漠的对着钱思涵下了逐客令—— “卓先生不见客,小姐,请你马上离开这里!” 钱思涵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放置在身体两侧的手再度攥紧,她有些看不透那个男人的心思,明明和她约好要见面,可是现在却是一声不吭。 “我再说一遍,我和卓先生约好的,五点在这里见面!” 她眼底的坚定倔强,也不禁让保镖面色微怔,眼前的女孩看起来倒也不像那种轻浮的女人,她说话的样子很认真,这也不得不让他将眸光再度望向雇主,钱思涵的美眸此刻也同样凝向那抹熟悉的高大背影,灵眸流转,故意突然提高音量:“卓先生,现在正好五点,我没有迟到!” 她突如其来的大嗓门,不禁招来了几道异样的眸光,也让保镖感觉到这个女人恐怕是有点麻烦,正准备上前强行将她赶走,不想却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低沉的嗓音打破了僵局:“请钱小姐过来坐下,你们都先退下!” “是,卓先生!”保镖们个个毕恭毕敬,退回到原本远一些距离的位置。 挡在钱思涵面前的几个彪形大汉眼都闪开退下了,可莫名刚刚一度消失的紧张感却再度袭来,明明得到了男人请她过去同坐的指令,可是钱思涵却依然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只感觉腿脚像灌了铅似的,呼吸也变得不顺畅起来。 “怎么?有勇气去酒店勾引我,有勇气给我打电话,现在却没勇气上前坐下了吗?”卓烈炎低沉醇厚的声音再度扬起,与刚刚不同,带着一丝讥讽,紧接着,男人缓缓转回头来。 那是一张足可以迷倒众生的英俊脸颊,深邃的五官轮廓,优雅的线条,处处都彰显着王者气势,那双冷傲不羁的黑眸内透着高深莫测的精光,却在看向钱思涵略泛苍白的脸颊后,闪烁着漫不经心的嘲弄。 对视上男人的眼,钱思涵的心跳更加慌张,交缠的十指扣得有些痛,掌心更是全都湿透。 “我不想浪费时间,如果你没有胆量坐下,你可以直接走了!”卓烈炎慵懒的语气里,透着绝对的权威气势。 他这一句话,却是让钱思涵所有的退路都堵住了,好像是他根本就看穿了她内心倔强好强不服输的性子,激将法一试便灵,在男人目光的注视下,钱思涵正一步步走上前,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来自于男人鹰眸深处的两道视线是多么的灼热。 更加强烈的压力接蹱而来,钱思涵努力控制着身体的异样反常,她走到男人对面的位置坐下,抬眸静静与他眸光相对,有那么一瞬,竟有窒息的感觉。 这次的约会,是他们第三次单独见面,可还是头一回以如此正式的形式,钱思涵坐在沙发上,仅仅是目光对视,她也不难感受到来自他身上的那份权威和掌控众生的气势,想要搞定这个男人,恐怕真的不是那么简单。 突然一下子,她对自己的信心大打折扣,其实就算她今天送上门来,人家也未必肯收,如果他不答应她的条件,那……她该怎么办?这个问题在之前,钱思涵还真的没有想过。 二人面对面,卓烈炎却没有再开口,那双鹰隼般锐利的瞳仁,只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像是在欣赏一件上好的艺术品,又像是想透过她的眼睛,揣摩到她的内心深处去。 空气中,流过一丝丝不安分的气息,钱思涵倒是先有些坐不住了,这样的气氛让她感觉到压抑,尤其是在男人深不可测的目测下,她,心里除了紧张,竟然涌窜着一丝害怕的情愫! “卓先生,我来见你……是想问您,上次你给的两个选择,我还有机会重选吗?”钱思涵一咬牙,终于还是由她来打破了死一般寂静的气氛,桌子底下,她长长的指甲几乎嵌进了肉里,能问出这句话对于她而言,也是需要相当大的勇气。 闻言,男人并不急着回答,岑冷的嘴角微微上挑,才不疾不徐地开了口:“你对自己……似乎有相当的自信?要知道……我身边可是并不缺女人,难不成你有什么能让我改变主意的过人之处?倒是不妨说来听听,看看能不能打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