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谈成的交易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30章 谈成的交易

钱思涵敛下眸子,再抬眸凝对上男人的眸,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清冷出声:“我是处女!不知道这一点能不能吸引到卓先生……” “这个……听起来确实有点吸引力。”卓烈炎微微一点头,桀骜的眉宇间透着一丝满足:“不过……终究还是得试过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钱小姐应该也了解,处女这玩意儿,现在人造的比真的要多……” 男人伸出手指,玩味的在咖啡杯的边缘画着圈,他的话带着漫不经心的戏谑,落入钱思涵的耳朵里甚是刺耳,更像是一种讽刺。 “既然是试过才知道,那卓先生就定个时间吧!不过……我也有两个要求!”钱思涵的嗓音变得愈发清冷,沦落到卖身的地步,还得坐在这里和男人讨价还价,总不出的悲凉,最重要的是,男人竟还出言讽刺,就好像她的身子早就不干净了似的。 男人饶有兴趣的眸光盯着她,低沉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揶揄:“先说来听听!” “希望卓先先这次能够放过万利达和方伯父,事情既是因我而起,那就让我自己来承担一切。”钱思涵说话的时候,清楚看见坐在对面的男人眸底闪烁着嘲弄之色,秀眉不禁微微蹙起。 这一刻,她心底竟然又开始后悔了,因为男人的眼神让人她感觉自己就像个赤裸的小丑,站在人前任由耍逗,卓烈炎那漫不经心却炙热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游走,这对于自尊心极强的钱思涵来说,确实是一种折磨。 钱思涵沉默了,低垂眼睑暗暗深呼吸,她知道自己需要冷静,或许她天生就不擅长做买卖,特别是皮肉买卖。 “我可以成全你!”卓烈炎低沉的声音慵懒响起,略带倦意的沙哑,听入耳底却显得格外性感,犹如撒旦般勾魂的力量。 他的回答却是让钱思涵怔愣,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答案会来得如此轻易简单,她已经做好了男人接下来会继续用嘲讽的口吻继续羞辱她,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就这样一口应了下来。 钱思涵抬眸,勇敢地迎上他的鹰眸,说道:“既然卓先生答应了,那……时间地点由你定,我……随传随到!” 说完这句话,钱思涵拿起包包仓促起身,看起来是打算走了。 “话还没说完就走,钱小姐未免……也太没有耐性和礼貌了!”卓烈炎的声音里透出的冷冽,如一支利箭穿透钱思涵的心脏,让她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即不能前行,也不好再坐回去。 “卓先生还有话说?我……我晚上还有课!”钱思涵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表情有些尴尬人,却在不经意间,发现男人眼底一闪而逝的戏谑笑意,不禁让她怔愣,因为那一瞬,她从男人眼底的笑意里看见了一丝丝的柔软,这是以前从来不曾见过的,难道是她眼花了么? 卓烈炎幽暗的眸子逐渐变得更加深邃,紧盯着她美丽的俏颜,鹰眸穿透她的水眸,准确无误看懂了她此刻的心情,却是不疾不缓,优雅的轻啜了一口咖啡后,才幽幽地说道:“今天晚上的课,恐怕你是上不了了……” 男人言语间暗藏的暧昧,不禁让钱思涵瞬间面颊滚烫,她当然也听出了卓烈炎这话语行间的言外之意。 “今天晚上……会不会……太快了一点。”钱思涵强行将心底的惊慌压了下去,拳头攥紧又放松,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镇定自若。 “如果你不愿意,取消交易也可以!你应该记得……我身边并不缺女人!”卓烈炎缓缓站起身,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潇洒慵懒的走到落地玻璃窗边止步,欣长高大的身躯正背对着钱思涵,她看不见此刻男人脸上的表情。 “不不不,我……我愿意!”钱思涵几乎是脱口而出,虽然她心里面有一百个不愿意,可却更担心男人会突然改变主意。 缓缓,卓烈炎那道散发着冷峻孤傲气势的高大背影转身回头,性感的唇瓣勾起一抹恰到好处的弧度,逸出磁性醇厚的嗓音:“很好!一会儿我会电话通知你时间地点,希望你今晚的表现不会让我失望。” 钱思涵冰凉的指尖触碰着长裤,身体透着不易察觉的颤抖,咬着牙,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明白!” …… 酒店的豪华套房内,浴室传来潺潺水流声,宽大柔软的水床上蜷伏着一道半裸的美丽背影。 那道纤盈的背影,不禁让人感受到一股透着妖娆的小清新。 凝脂般白皙的肌肤似吹弹可破,海藻般卷密的长发凌乱散落在雪白床单上,如同暗夜里盛开的血红罂粟,带着蛊惑人心的诱惑力。 “唔啊——”钱思涵只感觉头痛得要命,嗓子眼像被一团棉花卡住了似的,闷沉低吟出声,浑身酸痛的犹如被车轱辘碾过了似的。 缓慢地,钱思涵睁开眼睛,那双漂亮的水眸还蒙着氤氲薄雾,她努力动了动身子,撑着身体想从床上起来。 身无寸缕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雪白床单上的殷红血梅刺痛了钱思涵的眼睛,做为女孩最最珍贵的第一次……已经没了!大脑有瞬间是一片空白。 十指紧握在一起,身体不自然的微颤着,钱思涵咬紧牙关,沐浴方向传来动静,也让她的脑子渐渐清醒下来,扭头侧眸望向那边,一道男人挺拔的身影透过玻璃门,若隐若现地晃动着。 此时此刻,钱思涵竟然没有勇气面对那个和自己达成交易的男人。 就在她想要伸手去拿裙子的时候,浴室的玻璃门突然在下一秒被嚯的拉开,卓烈炎精壮结实的身材完全不逊于任何一位国际名模,他的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下半身只随意地围了一条浴巾,水珠滴滴顺着性感的肌肉线条往下滑…… 钱思涵没能来得及拿到自己的裙子,慌张的一把抓起脚边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件男士衬衣,从手环抱在胸前,企图尽可能的为自己遮羞。 卓烈炎那双深邃幽暗的鹰眸淡淡从床面一扫而过,接着便落到她的脸上,英挺的眉宇微微皱紧,钱思涵望着眼前步步逼近的压迫,忽然有种身处噩梦中的惊恐。 她好想逃离,可是脚下忽然承载着千金的重量,让她动弹不了半分。 钱思涵,现在才想到临阵脱逃会不会太晚了? 钱思涵,你的清白之身都已经奉出去了,事情不能到这里结束! 钱思涵,你要坚持住!这是你挽救万利达和方伯父的唯一机会,更何况……你已经坚持到了最后,不能前功尽弃。 “你今天的表现还算差强人意……”卓烈炎慵懒的目光缓缓移开,随手拿起遥控器轻轻一按,悠扬的乐声响起,房间里的暗花彩灯也伴随着优雅的音乐肆意摇曳,处处彰显奢华之气。 卓烈炎迈着猎豹般优雅的步伐,悠闲地走到吧台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懒懒地晃动着手中的杯子,凑到鼻尖闻了闻,然后轻啜了一口,那慵懒性感的模样,魅惑人心。 夜晚,出奇的安静,月凉如水,静静地洒进窗子,在雪白的地毯上留下一片银白。 素净的夜色却让钱思涵感觉到暧昧,通透的落地窗将整个城市夜景纳入其中,霓虹闪烁四处繁华,男人手里端着高脚杯,杯中的红酒美得醉人,衬映着他俊美绝伦的面孔,落地窗里倒映出他精壮结实的修长身躯。 深吸一口气,钱思涵的身体好不容易停止了轻颤,她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找回自己的声音。 “既然我的表现还能勉强让卓先生满意,就请你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放过万利达和方伯父。” “我说过的话……当然会算数。不过你却好像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刚才说的是差强人意,你明白……差强人意是什么意思吗?” 带着诡异的低沉坏笑从男人的喉咙逸出,卓烈炎端着酒杯缓缓走到沙发前坐下,修长的双腿带着几分慵懒,交叠的搭在透明的玻璃茶几上,深邃锐利的鹰眸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钱思涵。 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有一双清澈澄净的漂亮水眸,却让他忍不住邪恶的想要污染它。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占了便宜后又想耍赖么?”钱思涵微微一怔,再反应过来情绪不禁有些激动,嗓音分贝也忍不住提高了八度。 璀璨吊灯耀眼的光芒下,卓烈炎逆光的面孔看起来有些冰冷,虽是一句话没说,却能令人不寒而栗,钱思涵刚刚竖起的汗毛瞬间又耷拉下去,眼前的男人看起来太危险,太邪气,跟他多相处一秒都让人感到快要窒息,空气里充满着令人窒息的紧绷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