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从此互不相欠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31章 从此互不相欠

“我已经付出了一个女孩最宝贵的东西,只希望卓先生能够言而有信。” 钱思涵的声音又缓缓变得柔软,犹如清晨枝头的晨露,又好似云端坠落的小鸟般惹人怜惜。只是那轻柔的声音里,却也透着一般凛然的坚决。 “一个女孩最宝贵的东西?那是什么……”卓烈炎慵懒的笑着,眼底闪过嘲弄的光芒,视线缓缓从杯上移开,定格在她眉目如画的脸上。 听似一句问话,听着却更让人感觉像是暧昧的邀请。 看着男人眼中赤裸的欲望,钱思涵最后的一丝自尊,也如同被透过窗户吹进屋内夜风给轻轻吹散了,身子又忍不住开始轻轻颤抖起来。 耀眼的灯光映亮了她若隐若现的玲珑身体,如天鹅般修长的脖颈,还有漂亮的蝴蝶锁骨,长发松松地挽起,垂下两缕微卷的发丝,泛着浅浅的栗色,垂落在肩膀上,将她衬托的就像暗夜中的精灵一样。 此时在卓烈炎骇人的凝视下,钱思涵真的忍不住想要逃走了,脚底无意识的朝后退让…… 只是,她的脚才刚刚一动,男人长臂一勾,动作迅猛如豹,与刚才的那份慵懒简直是判若两人,钱思涵只感觉到一阵疾风掠过,纤腰已被男人的长臂狠狠勾住。 卓烈炎用力扯住她的右手,往自己的身前一拉,狠狠的拽着她的纤腰,将她扳向自己:“你不是想救万利达和你的方伯父吗?那就好好的表现给我看……能够挑起我的兴趣,你已经成功了第一步,现在放弃是不是太可惜了?” “……”钱思涵咬紧嘴唇,不敢发出声音。 卓烈炎猛的喝了一大口酒,突然低头堵住她的唇,将酒精灌入她的小嘴里。 “不……咳咳……”钱思涵猛的被灌入了一大口酒,被呛的她连连咳嗽,只感觉嗓子眼里一股火窜上来辣辣的燃烧着。 钱思涵从小到大几乎就没饮过酒,上一次喝酒还是云枫出事的时候,她努力想挣脱卓烈炎的钳制,却无奈男人的力气太大,她的力量根本无法抗衡。 “别忘了我们之间的交易……”卓烈炎邪恶的低笑声从头顶上方传来,他又喝了一大口酒,继续灌入她的口中,用他喜欢的方式来继续游戏。 “唔……”钱思涵听到交易两个字,脑子瞬间又清醒了点儿,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她现在放弃未免也太可惜了,索性一咬牙,干脆豁出去了。 “卓先生,你一定要……遵守承诺!”钱思涵头都已经晕了,这是她努力保持着最后的清醒吐出来的一句话。 …… 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细细的纱帘投射了进来,在白色柔软的地毯上落下一丝丝斑驳的影子,清风从纱间吹过,若隐若无的风铃声轻轻荡起,如海波般那么地悦耳。 钱思涵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昏眩的脑袋像是要裂开了一样,而且浑身疼痛难忍。 猛的,她惊栗望向卧室窗边的方向望了过去,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再次令她感到心悸。 “醒了?”卓烈炎站在窗边,纤长的手指间夹着烟,深深吸一口,吐出一串串烟圈,将他的侧脸点缀得模糊不清。 忽然窗边吹来一阵风,又让男人的侧面轮廓一下子在变得清晰起来,映衬着窗外的美景,他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绅士,俊美无铸。 昨夜的一幕幕,如同放电影一般在钱思涵的脑海里闪过,她突然拉紧被子,用力裹住自己赤裸的身体,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有那么一瞬间,她依旧还是无法相信……一切真的就这样发生了! 然而,身体传来的酸痛却像是在时刻提醒她,还有白皙肌肤上凌乱的串串紫痕,都诉说着昨夜真实发生的一切…… 当她还处在失神状态,一份合约从她眼前飘过,然后落在她面前的被单上,钱思涵不禁眼前一亮,这份合约应该就是当初卓氏和万利达签下的那份,一式两份,其中一份在万利达,还有一份……应该就是这个了。 将合约大致翻阅了一遍,确实是卓氏与万利达签下的那份,上面还有钱楷骏的签名和公司的印章,应该是假不了。 “还有……方伯父的案子……”钱思涵抿了抿下唇,终于还是对视上男人的眼睛,除了万利达的事情,还有方伯父的事儿对她而言也同样重要。 “我已经让人撤诉了,他依然可以回到卓雅大厦物业管理处工作,直至顺利拿到退休金为止……”卓烈炎倨傲的下巴微扬,眼睛直勾勾盯着她,嘴角勾起的笑容,竟有三分厌恶,七分鄙视。 闻言,钱思涵重重松了口气,既然问题都解决了,那她昨夜的付出……便也算是值得!至于男人眼里的鄙夷厌恶之色,她并非没有看见,而是刻意忽略,不想去在意,既非她在意的人,她又何必在意呢! 这一刻,钱思涵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离开,和眼前这个卑鄙无耻的男人同处一室,多一秒她也不愿意。 可是卓烈炎却偏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让躲在被褥里全身光条条的钱思涵不能出来。 “我该离开了,麻烦卓先生回避几分钟,我要穿衣……”钱思涵淡漠的清冷嗓音传来,倚靠在窗边的男人依然一动不动。 卓烈炎的视线眺望着窗外遥远的地方,连头也未回,懒懒出声:“钱小姐看来是高估了自己,你的身体昨夜我就玩腻了,没了兴趣……” 男人语气流露出贵族般的高傲,却让钱思涵的背脊变得僵硬起来,她手指握紧成拳,耻辱恼火两种情绪在她心中腾升,她真的很想重重一拳砸到男人那张俊美异常的脸,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这个男人不是她惹得起的,理智告诉她不要再惹麻烦。 钱思涵的内心经过一番理智挣扎后,终于平静下来,她不再言语,一咬牙掀开被褥,旁若无人的迅速穿戴,当她穿戴整齐后抬眸望去,正好对视上男人那双深邃的鹰眸。 卓烈炎半眯着狭眸盯着她,深邃的眸光犹如大海般深不可测,看不出他心底在想些什么。 “从今往后,我与卓先生互不相欠,卓先生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钱思涵忍不住最后再叮嘱一句,这样的男人既是她惹不起的,那她躲着总该可以吧! 只是,她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卓烈炎那双诲暗如深的眸子,只是静静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