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最终,白灵菲还是拒绝了白玉兰邀请她到家里住的好意,她说还是更习惯住酒店,所以跟着卓烈炎一起走了。 “妈,你若是早问清楚,咱们就不用这么辛苦来机场接人了,害得我还翘了半天的课……”钱思涵无精打采,如果不来机场接人,也不会有晚上那顿该死的饭局,天知道她是有多不想去! 只要一想到卓烈炎那张邪魅的俊颜,还有由骨子里透出的令她心慌意乱的气息,她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 吃饭原本是件让人愉快的事情,可是只要一想到要和卓烈炎共坐一桌,她顿时就没有了食欲,只有她知道,那男人太危险了,不仅是危险的虎豹,更是狡猾有狐狸,心机之深,让人难以想像。 “你这丫头今天是怎么了?一直抱怨个不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毕业生现在的课很少,毕业设计都交了,还能有什么事?”白玉兰疑惑的瞥了女儿一眼,以前很少见女儿这样罗嗦,今天为接机的事情,她已经连续抱怨过好几次了。 钱思涵也听出了母亲语气里流露的不悦,干脆闭上嘴不再说话,倒是一旁的钱楷骏,难掩眼底的兴奋,附在白玉兰耳畔压低嗓音道:“妈,真没想到卓总竟然是灵菲表妹的男朋友,如果他俩的事儿真成的话,日后咱们和卓氏可就是是亲家了,再谈生意就更容易了!” “还谈?哥,这次的事情还没能让你长长记性吗?”钱思涵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她把自己都给赔进去了,才解决了万利达的大麻烦,没想到哥哥依然对卓氏没死心,一听见他刚才的那番话,她的脑子瞬间就炸开了。 “你懂什么?上次合约的事儿只是个意外,以后我肯定不会再大意了,再说……你也看见卓总和灵菲表妹的关系了,就冲着这层关系,卓总也一定会照顾着咱们万利达。”钱楷骏皱了皱眉头,一本正经的道。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钱楷骏不想听见妹妹一个劲儿的在耳边念叨,时时提醒他的错误,这种感觉让人觉得他好像很无能似的。 “哥,你能不能不要只想走捷径,生意场上无父子,更何况卓总不过是灵菲表姐的男朋友,他凭什么要在生意在照顾万利达?你不要把别人都想得和你一样天真……”钱思涵只觉得一股火要从脑门窜上来。 眼看着这兄妹二人又要杠上了,白玉兰秀眉紧蹙,赶紧打断了他们的争吵:“够了!你们这两兄妹什么时候才能让妈省省心,瞧瞧别人家的兄弟姐妹相处得多融洽,你们一见面就吵,一见面就吵,还让不让人清静。” “妈,我可没想和她吵,是她要和我吵。”钱楷骏音量小了几分,语气明显依然透着抱怨。 “妈,我是担心哥又给家里惹麻烦,你也知道他脑子不够用……”钱思涵撇撇嘴,她所受的委屈,这个家里又有谁知道?! 白玉兰看看儿子,再睨向女儿,一手拉一个,叹息一声,语重心长的道:“手心手背都是肉,妈知道你们兄妹俩个虽然嘴里吵,可感情还是好的,楷骏虽然年长是哥哥,可在考虑问题上确实不如多多谨慎,但是多多……卓总这次帮了我们大忙,可见人品是不错的,卓错的生意也不是不能做,只是下次小心谨慎些就好了,你哥哥是男人,在人前你也要记得多给他一些面子。” 白玉兰的声音很轻很轻,却是让一对儿女有些愧疚的低垂下头,谁也没再说话。 …… 卓烈炎这次给白灵菲接风洗尘,整个就是办了一场盛大的PARTY,他除了邀请了钱家的人以外,还邀请了不少政商界名流。 幸好在来之前就收到了卓烈炎的助理林昊先生打来的电话,白玉兰特意和女儿去逛了百货公司,买了米兰周刚上的新款礼裙。 当钱佰力、白玉兰夫妇携同一双儿女来到凯豪酒店的旋转大厅,灯光璀璨,衣香鬓影,今夜受邀的宾客各个来历不凡,活跃在政商界的名流大多都来了,场面冠盖云集,不禁让钱家父子俩的眼睛瞬间就亮了,正巧看见了几个熟人,于是很快的融入进去。 只剩下白玉兰母女站在原地,钱思涵不自然的悄悄将胸口的胸子往上拉了拉,若不是老妈强烈坚持,说什么她也不肯穿这款裹胸礼裙。 这是一条宝石蓝色的礼裙,裹胸的简约设计,简约大方,却也不乏性感妖娆,是米兰时间周刊上刚出的新款,裙子漂亮,价格也不扉。 其实钱思涵打从心底还是喜欢这条裙子的,只是感觉稍稍有点暴露,为了搭配裙子的风格,今晚她将一头顺直的长发变成海澡般的波浪卷,凭添了几分妩媚风情。 正在这时,突然感觉整个酒宴会场出现一片骚动,让人不由自主抬眸望去,就在旋转大厅的门口,一道香槟色身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白灵菲身着一袭香槟金色的深V礼裙,长发盘成花式,露出修长的脖颈,她的肌肤雪白,身材玲珑,凸凸有致,一出现就让她瞬间便成为了整个会场的焦点。确实!她原本就是今晚的主角。 白灵菲虽然对这里的人都不熟悉,却也是一点儿也不怯场,进来后便冲着所有人微笑,也算是在打招呼。 “玉兰姑姑,你们总算来了,快先进去吃点东西。”白灵菲很快便也注意到了白玉兰母女,拉着卓烈炎大步流星的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钱思涵不禁有些佩服她穿着高跟鞋也能走这么快,如果不是为了搭配这条该死的礼裙,她是万万也不肯穿高跟鞋走上半步的,今天晚上对于钱思涵而言,无疑是多重折磨,脚下的这双高跟鞋,让她每走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唯恐一不留神就会摔倒。 白灵菲说着话,已经携手卓烈炎走到了白玉兰和钱思涵的面前步步靠近,钱思涵的眼睛注意到落在白灵菲腰间的那只大手,很快便将视线移开。 白灵菲的眸光淡淡落在钱思涵身上,甜美的声音传来:“多多表妹今晚打扮的真漂亮……” “不不不,灵菲表姐你才真的好美……”钱思涵的声音竟流露出几分不自然的尴尬,她们虽是表姐妹,但是从小到大很少联络,这样的对话让她有些不太习惯。 最重要的是……站在灵菲表姐身边的那个男人,正一瞬不瞬的盯着钱思涵,让她没由来的一阵紧张。 下一秒,卓烈炎搁在白灵菲腰间的手突然松开,对着白玉兰礼貌的点了点头:“你们慢慢聊,我去招呼其他客人。” 说完,他性感的薄唇主动在白灵菲的唇上印上一吻,动作极其自然,完全不顾忌来自四周的眸光。 “炎,去忙你的吧,我陪玉兰姑姑聊会儿……”白灵菲艳红的唇角勾起一丝妩媚,勾魂的美眸也带着笑意。 男人高大的背景渐行远去,白灵菲的目光依然紧随,唇角的笑意未减分毫,却就在这时,听见身旁一声碎响,白玉兰的惊呼声传来:“怎么搞的?这么不一小心,我的裙子……” 白玉兰的米白色礼裙被一杯红酒给毁了,闯祸的服务生一脸紧张,连声道歉:“夫人,真是对不起!” 看着那服务生胆怯的模样,白玉兰还是心软了,她倒也不是心疼这条价格昂贵的裙子,只是今晚的酒宴才刚开始,她弄成这身还怎么呆得下去? “妈,不如……我陪您回去吧!”钱思涵灵眸流转,她的一颗小脑袋瓜子倒是转得飞快,正好今晚赴宴原本就不是她的本意,眼下这个天赐良机她又怎么能放过,赶紧主动提出要陪白玉兰回去。 白玉兰面露难色,礼裙弄成这样她确实也没法继续呆下去,可是……她费尽心机,好不容易将女儿今晚打扮得如此美艳动人,若是就这样让钱思涵跟着她回去,那她今晚的心思岂不是就白费了。 原来,白玉兰看见侄女找到了金龟婿,不由更是替女儿开始着急,巧的是得知今晚卓烈炎要举办这场盛宴为白灵菲接风洗尘,她瞬间脑洞大开,绞尽脑汁哄得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希望在这场非富即贵的盛宴里,能够让钱思涵走上桃花运。 “玉兰姑姑,不如你跟我回房间,叫服务员把礼裙送去洗洗,很快就可以送回来的。”白灵菲眸光一亮,很快也想出了主意。 “灵菲这个主意倒是不错,我就先跟着她回客房吧。多多,你就不用跟去了,我们很快就回来……”白玉兰不等女儿开口说话,便把她的话堵了回去。 钱思涵无奈叹了口气,也只能由着她们去了,所幸的是酒宴会场很大,也没有人会注意到她这个小角色,她只需要找点好吃的,一个人默默地找个小角落独自享用,想想倒也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