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他求之不得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37章 他求之不得

说着话,卓烈炎带着他一惯的稳重沉着,优雅抬臂,亲手将自己的西装披到了钱思涵的身上。 朱鹤轩先是一怔,不过神色很快便恢复到正常,莞尔一笑,温文儒雅的笑着问出了心底的疑惑:“不知卓总和思涵……怎么会认识?你们……很熟?” “不算熟!”钱思涵抢先一步,清晰感觉到来自身侧的炙热目光,不过她没有撇头看卓烈炎一眼,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佯装漫不经心,却是刻意的将自己挪了挪,意图离卓烈炎的距离再远一点。 女人的回答不禁让朱鹤轩眼底的疑惑更加浓郁,他看了一眼钱思涵,再将眸光望向卓烈炎,像是在等着对方的说辞。 无疑,刚才钱思涵的那句话,让向来掌控欲极强的卓烈炎变得被动,处境看起来有些尴尬,他之前的举止给人的感觉,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会以为钱思涵是他的女朋友,可女人却说他们根本就不算熟! 面对朱鹤轩眼底的疑惑,卓烈炎表现出超常的冷静,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幽幽道:“如果不如意外的话,我和钱小姐……很快就是一家人了,不知道这样的关系……算不算熟?!” 闻言,不仅是朱鹤轩大吃一惊,就连钱思涵也惊诧的瞪大了水眸,不过显然她和朱鹤轩的理解并不在一个层面上。 “卓总的意思……我怕是没有听太明白!”朱鹤轩尴尬的低笑两声,狐疑的眸光将卓烈炎和钱思涵再多看一眼。 “朱少恐怕有所不知,我的女朋友……正巧是钱小姐的表姐。”卓烈炎缓慢低沉的嗓音逸出,饶有意味的瞥了钱思涵一眼。 接收到男人深邃的眸光,钱思涵莫名身子一抖,感觉到一阵寒意,大脑也不听使唤的开始胡思乱想,却是完全猜不透男人那么异色眼神里,究竟包含着怎样的深意。 不过,朱鹤轩倒是即刻便恍然大悟,眸底的疑云一扫而过,爽朗的笑出声来:“原来卓先生的意思是这个……” “不然朱少以为……是什么意思?”卓烈炎唇角亦挂着笑,幽幽逸出的磁性嗓音,却更是耐人寻味。 “朱先生,我们去跳舞吧!”钱思涵突然一反常态,整个人变得精神起来,落落大方的脱下身上的外套递还给卓烈炎,轻笑道:“谢谢卓先生的外套,不过我觉得……还是应该靠运动来增加热感。” 朱鹤轩又是一怔,不能置信的望向钱思涵:“可是……你不是不会跳舞吗?” “我相信……朱先生会是个好老师,你可以教我。”钱思涵潇洒的耸耸肩,语气带着幽默的趣意。 “求之不得!”朱鹤轩也幽默的笑了,同时礼貌的朝一旁面无表情的卓烈炎点了点头,也算是礼貌的打了招呼。 卓烈炎站在原地,面部肌肉微微抽搐两下,盯着那两道身影步入舞池,看着那个穿着高跟鞋走路都不稳的小女人,将手臂完全依附在朱鹤轩的胳膊上,摇摇晃晃,最后干脆毫无顾忌的脱了她的高跟鞋,一脸愉悦的跟着朱鹤轩学起了交际舞。 男人的心越纠越紧,脸色越来越黑,额头青筋暴起,远远看见她脸上的笑容属于另一个男人,他突然有一种想上前掐死她的冲动。 “炎,你脸色很差,是哪里不舒服吗?”白灵菲好听的嗓音从侧面传来,陪着姑姑去客房整理了好一会儿,总算是解决了白玉兰的难题。 “我很好!”卓烈炎回眸转身,心底的情绪很快收敛了个干净,俊颜扬起温柔浅笑。 白灵菲漂亮的杏眸闪过一丝疑色,多看了男人两眼,见他确实无恙,这才放下心来。 与白灵菲同时折返回来的白玉兰,视线一眼便撇见了舞池里的女儿,看见钱思涵和一个仪表堂堂,英俊潇洒的青年才俊共舞,瞬间让她的眼睛都亮了,不过,再看看钱思涵的脚底,虽然长裙能够遮掩住一部分,却还是被白玉兰注意到,她的宝贝女儿正打着赤脚与男人共舞,忍不住皱起眉头喃喃道:“这傻丫头……怎么把鞋给脱了?” 听了她的话,一旁的白灵菲也不由顺着望去,看见舞池里翩翩起舞的钱思涵,原本就有舞蹈功底,再加上脱掉那双碍事儿高跟鞋,她这会儿已经进入了角色,丝毫不像不会跳交际舞的人。 “多多表妹的舞跳得不错,那个和她跳舞的先生……看起来和她很般配。”白灵菲看得出姑姑心里很欢喜,于是体贴的附和着她的心意道。 “菲儿你是不知道那丫头的脾气,大学四年连个男朋友也没交上,我这个当妈的都急了,她却是一点儿也不急,说一定要等到大学毕业后……”白玉兰远远看着自己那美丽的女儿,虽然出言是埋怨,可是语气里流露出的感觉却是骄傲。 没错,钱思涵这个女儿确实是白玉兰的骄傲,她欣赏女儿的聪慧,欣赏女儿的高冷和自重,不过毕竟是女孩子,做得好还是不如嫁得好,能够找个好归宿才是最重要的。 “玉兰姑姑,多多表妹这么漂亮,不可能交不到男朋友的,您不必着急,更何况……她不是很快就要毕业了吗?到那个时候,她应该就不会拒绝好男人的示爱了。”白灵菲莞尔一笑,突然用胳膊碰了碰低垂眼睑沉思的男人,轻笑道:“炎,我说得对吗?” 卓烈炎抬眸对视上女人的眼睛,唇角勾扬,挂着淡淡的笑,漫不经心的丢出一句:“你们女人的心思,我怎么会知道?” “你就是个木头!从来都不懂体贴……”白灵菲轻声娇嗔,听似责备,却更像是撒娇。 看着眼前的小情侣打情骂俏,白玉兰掩嘴偷笑,就在这时这支舞曲结束,舞池里的人儿成双成对的退了出来。 钱思涵从舞池走出,一眼便看见正冲着自己挥手的老妈,看她身上那条米白色的礼裙已经处理过,丝毫看不出被红酒泼过的痕迹。 “妈——”钱思涵笑着走来,她身后的护花使者依然紧跟,朱鹤轩听见对面的妇人是钱思涵的母亲,赶紧连声问好。 “伯母好!我叫朱鹤轩。” “朱先生,你好!”白玉兰已经把眼前的年轻人上下来回打量了好几遍,以丈母娘审核女婿的挑剔眼光,不过朱鹤轩从外形上看来确实让她无从挑剔,心里暗暗打了高分,接下来弄清楚对方的家庭背景便是第二步了。 “不知朱先生家里是做生意?还是……”白玉兰笑笑着问,只是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警觉的钱思涵的察觉到异样,她暗下用力扯了老妈一把。 “妈,不过是个晚宴,您能不能别遇上个人就盘问……”钱思涵压低嗓音,话尽量说得委婉,其中暗示意味却很是清晰。 白灵菲清脆的笑声传来,出来打了个圆场:“很高兴认识朱先生,不如一起坐下来吃点东西吧,离开了一会儿,我肚子也饿了,玉兰姑姑应该也饿了吧。” 她这话一出,即刻得到了朱鹤轩的赞同,带着成熟稳重的笑容,点了点头:“能和几位共餐,是我的荣幸!” 朱鹤轩的绅士风度看在白玉兰眼里,更是越看越满意,暂且不去追究人家的家庭背景,想想能够以来参加这场晚宴的,家境肯定是颇优的,眼下唯一重要的,就是这个年轻人和女儿多多之间有没有感觉? …… 从头到尾,卓烈炎都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平静无澜的面色让人看不透他心底在想什么,不过平常他就是个话并不多的人,所以倒也不至于让人感到太过于异常。 餐桌前,白玉兰和白灵菲特意安排朱鹤轩坐在了钱思涵身边的位置,而卓烈炎则正好坐在钱思涵的对面,他微抬起头,就正好将她映入瞳仁里,虽然她今夜装扮的美丽是有目共睹的,可是他诲暗如深的眸底,还是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艳。 今天的她真的很漂亮,这条宝石蓝的裹胸礼裙,就像是为她量身订制的,气质优雅,性感妩媚却又不失小清新,也难怪会让这位平日里对女人极少主动的朱少动容了,卓炎烈不止一次的观察到,朱鹤轩那双火热的眸子,毫不掩饰的紧随钱思涵曼妙的身躯移动。 虽然餐桌上没有男主人的声音,可是其余几人依然聊得很愉快,白灵菲和白玉兰都带着半天玩笑的意思,将朱鹤轩与钱思涵联系到一起,家人的举动让钱思涵有些尴尬,朱鹤轩脸上自始至终都挂着温和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