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游戏该开始了!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38章 游戏该开始了!

“卓先生,鹤轩——”一道男声传来,不远处有一男一女,正携手朝着他们这桌走来。 卓烈炎微微颔首点了点头,生意场上朋友,也算是打了招呼,不过看起来对方似乎和朱鹤轩之间很熟络,从称呼上便能看出。 “迈克,度完蜜月回来了?”朱鹤轩起身热情的迎上前去。 从他的话里,众人也都了解到,眼前这一男一女是新婚燕尔,白灵菲俨然一副女主人的表现,招呼迈克和他太太坐了下来。 “鹤轩,这位……是你新交的女朋友吗?真漂亮……”迈克一眼便注意到了钱思涵的存在,一来是因为她真的太美,二来是她和朱鹤轩所坐的位置,实在是很难让人不将他俩联想到一起。 他这话一出,几乎全场的视线都聚集到朱鹤轩和钱思涵身上,钱思涵不安地轻拉了一下裙摆,这样的场景她倒是真的没有遇到过,被人误会成别人的女朋友,她正想开口解释,却听见朱鹤轩爽朗的笑声响起:“迈克,你也觉得我和思涵很般配吗?” 虽然朱鹤轩的话并未给予明确的回答,可是却更容易让人误会,钱思涵忍不住微微蹙了蹙眉头,眸光不经意瞥间,正好看见坐在她对面的男人眸底闪过的冷笑,对视上她的水眸,卓烈炎并未回避,岑冷的唇角勾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呃……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钱思涵再看见母亲眼底的欢喜,她实在有些坐不住了。 “鹤轩,你小子真是好眼光……”迈克的声音远远传来,不禁让钱思涵的步伐走得更快了。 事情好像在突然之间离脱了轨道,钱思涵自己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样发生的?朱鹤轩和她?这绝不可能! …… 说是去洗手间,其实钱思涵只是想图个耳根子清净,穿过酒宴上那一道道光鲜亮丽的身影,安静地拐了几道弯,走到一处最不起眼的角落缝里,直至觉得这个位置肯定不会让人注意到,这才缓缓的松了口气。 倚靠着足有两人也环抱不拢的大理石圆柱,钱思涵整个身心也渐渐放松下来,却在这时,身后侧方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低沉嗓音:“这么卖力的勾引了男人,为什么又要一个人躲藏起来?” 说着话,卓烈炎高大伟岸的身躯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钱思涵望着这位不速之客皱了皱眉头,他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的出现在她眼前。 “我的私生活卓先生管不着!”清冷甩出这一句,钱思涵扭头欲走,却不想,男人结实有力的长臂一勾,环揽上她的纤腰,稍稍用力一带,便将她整个人又带回到壁柱后,她的后背紧抵在冰冷的大理石上,男人精壮结实的身躯正压着她。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我们之间早就两清了!”钱思涵感觉到脚底油升而起的寒意,熟悉的危险气息扑鼻而来。 卓烈炎环在她腰间的手却是勾得更紧了,头颅低俯,鼻尖触碰上她的鼻,意味深长的道:“谁告诉你我们之间两清了?女人,我告诉你,你欠我的……怕是这一辈子也还不完!” 男人的话,让钱思涵脸色骤变,眸底划过复杂异色,整个人仿若在瞬间落入无底深渊。 “不,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根本就是个变态……”钱思涵用力想推开她,双手却被男人用一只大掌梏桎。 卓烈炎性感磁性的嗓音里带着几分玩谑味道,却依然冰冷:“面对你的时候……我没有办法做个正常人,因为……你太迷人了!” 钱思涵望着男人邪魅的俊颜,这是一张足以迷倒众生的脸,深邃的线条每一处都透着高高在上的王者之势,冷傲不羁的黑眸透着深不可测的光。只是,他又是一个如子夜般难以猜测的男人,时而邪魅不堪,时而沉默不语,时而狂狷不羁,时而冷若冰霜。 这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性子,不禁让钱思涵再一次感觉到提心吊胆,她真的不明白是为什么?她到底是哪里招惹到他了,若是那次夜店拒绝的事儿,他已经从她身上连本带利的讨回去了,不是吗? “不对!一定是哪里错了,我到底欠你什么?你把话说清楚……”钱思涵摇摇头,怎么想着也觉得不对劲儿,可除了夜店的那一次,她实在想不出自己到底还有什么地方得罪过这个男人。 “你只要知道,你欠我的……要用一辈子来还!”卓烈炎的眸光如同海水般深邃,一眼望不透底,不由更是让钱思涵一阵心慌意乱。 “你总是口口声声说我欠你的,可我到底欠了你什么?卓烈炎,别逼我,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如果你再逼我,我……我……我就把你对我做过的事,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如果你不在乎会被灵菲表姐知道的话……” 钱思涵睁着她那双似水的美眸,一脸正色的凝盯着卓烈炎,她的表情很漠然,却也能让人感受到来自骨子里的倔强与狠决。 “你这是在威胁我?”卓烈炎半眯着眼,望着眼前的女人,因为生气的缘故,她那凝脂般迷人的皮肤透着粉粉色泽,甚是诱人。 “是你一直在逼我……”钱思涵清冷的水眸毫无惧意,凝对着男人那双诲暗如深的鹰眸,一眨不眨。 “你想知道真正的原因?”卓烈炎的声音依然冰冷漠然,却是多了几分认真的感觉。 钱思涵冷静的盯着他,这男人就算再平静,也像是一头充满危险随时会吃人的野兽,不过,她却真的很好奇……他的答案! “只是……卓先生你肯告诉我吗?”钱思涵冷哼一声,淡淡的反问,语气出奇的平静,从她起初产生疑惑到现在,男人也未对她透露过半个字,她感觉自己完全被蒙在骨里,平白无故的就失了身,还连个叫冤的地儿也没有。 “你总会有知道真相的那一天……但不是现在!”卓烈炎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捏上她的下巴,带着邪恶意味的把玩着。 下巴处传来痛楚,不禁让钱思涵皱紧了眉头,冷眼狠狠瞪着他,却不知自己此刻愤怒的模样,如同一颗石子泛入男人平静的心湖,漾起层层涟漪。 卓烈炎镌刻的俊脸更近一分,额抵着她的额,鼻紧触着她的鼻,钱思涵能够清晰感到男人鼻尖逸出的温热气息,她的力量无法与他抗衡,依然只能用自己那双清澈澄净的水眸瞪着他,却是看见男人的眼底闪烁着邪魅不定的精芒。 如此近的距离,卓烈炎低沉的嗓音带流露出淡淡讥讽:“如果你想知道真相,明天晚上八点……老地方见!” “8801?”钱思涵脱口而出,其实她的脑子里并没有想清楚到底要不要赴约,嘴里却就已经和男人确认了地点。 “一周里应该有一半的时候,我都会住在那儿……”卓烈炎眸底闪烁着魔魅不定的精光,饶有意味的道:“游戏该开始了!” 随着男人薄唇吐出诡异的最后一句,钱思涵打了个寒颤,贴着如此近的距离,卓烈炎自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 “如果卓先生的话说完了,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别忘了灵菲表姐还等着你……”钱思涵的身体明明打着寒颤,脸颊却滚烫的快要烧起来,腹下传来炙热感觉,她不会不明白他坚挺的男性象征代表着什么意思,清冷白了他一眼。 当她提到灵菲表姐的时候,清楚看见男人的眸光一紧,覆在她身上的沉重身体缓缓松开,随着这股重量的离开,钱思涵瞬间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 …… 直至男人离开有一会儿了,钱思涵才缓缓从角落里冒出头来,离开了这么久,若是再不出去的话只怕要引起怀疑。 在服务生手中的托盘里拿了一杯香槟,钱思涵也不知为何,竟有种想喝酒的冲动,不过她知道自己酒量不好,所以还是理智的选择了香槟。 耀眼的水晶灯光下,人群中的卓烈炎显得格外抢眼,英挺的身姿以及全身透出的那股自信权威的姿态,令他鹤立鸡群,像他这样的财权并重的男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身边自然也不会缺乏女人了,可他为什么却偏偏不肯放过她? 钱思涵轻啜一口,细品着香槟的清甜,水眸看似漫不经心从男人高大伟岸的身躯一扫而过,脑海里想的全都是明天晚上的约定,她真的要赴约吗?明明知道男人不怀好意,可是她偏偏无法控制自己的好奇心,她比任何时候都更想知道,他这样对她……到底是为什么? “多多,你刚才去了哪儿?朱先生和他的朋友已经离开了……”白玉兰一看见女儿,便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妈,以后在人前可不可以不要叫我的乳名……”钱思涵也皱紧了眉头,其实这事儿她不是第一次和妈妈说,可是白玉兰却偏偏记不住。

下一篇   第039章 先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