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 他怎么知道她赶不到?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41章 他怎么知道她赶不到?

邱弘文愣了一愣,看着朱苒苒一脸气乎乎,自顾个儿不请自坐,叫服务生再添加两套餐具,朱鹤轩倒也没有异议,最终邱弘文也只好跟着坐了下来,面色显得有些尴尬。 一直没有说话的钱思涵突然开口了:“我想我已经吃饱了,鹤轩,我晚上还约了朋友,就不陪你们了……” “我们一来你就走,钱思涵,你是不是心虚啊?!”朱苒苒冷冷的声音幽幽飘来,不过显然她对哥哥的话还是有所忌惮,不敢再骂钱思涵狐狸精,可是语气里却依然明显透着试探,一直以来她都担心钱思涵和邱弘文之间会不会藕断丝连。 “她是真的晚上有约。”不等钱思涵开口,朱鹤轩已经帮她做出了回答,男人低沉冰冷的声音从喉间逸出,透出几分不悦。 被哥哥的冷斥声驳回,朱苒苒瞬间便没了声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钱思涵起身,披上外套拿起包包,一副正欲离开的模样。 朱鹤轩也面无表情的缓缓站起身来,望着钱思涵低沉出声:“等等!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真的不用。你留下来继续用餐吧,我自己可以离开。”钱思涵的语气很坚定,她内心也并不想和朱鹤轩纠缠不清,这样只会让她和朱家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复杂。 朱鹤轩低垂眼睑沉思数秒,大概是考虑到这里的交通还算便利,出门便有大把计程车,所以他缓缓点了点头,道:“也好,我先送你出去。” 说完,男人深邃幽暗的鹰眸瞥了一眼坐在餐桌前的朱苒苒,耐人寻味的眸光不禁让那丫头开始坐立不安,低声嘟嚷喃喃道:“是她自己要走的,又怪不得我……” 和哥哥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朱苒苒当然了解自己的哥哥,虽然外表看上去温文儒雅,可实际上却也不是好惹的角色,这会儿她出言逼走了钱思涵,心中自然是忐忑不安,担心回头哥哥会找她算帐。 不过,再转念一想,朱苒苒咬着下唇,没有后悔的意思,她就是不想让钱思涵当她的大嫂,想想她们平日里原本就积怨很深,如果钱思涵真做了她的大嫂,所谓长兄如母,日后那丫头若想要整自己,岂不是更加轻松自如,这当然不成!所以她必须坚持,就算是惹得大哥不悦,她也必须坚持…… 望着钱思涵和朱鹤轩离去的背影,朱苒苒的目光再度落到邱弘文的脸上,男人似乎察觉到她的注视,目光很快便移离回来,与她眸光相对。 这一次,朱苒苒没有大发脾气,只是睁大杏眼恶狠狠的瞪着他:“姓邱的,你老实说……是不是还喜欢她?” “苒苒,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你,以后……也请你不要再问!”邱弘文微微皱了皱眉头,他也算是个超级好脾气有耐性的男人,每天和朱苒苒这样娇蛮任性的千金大小姐在一起,也是极少发脾气。 “回答?你那算什么回答?伯父说让咱们毕业后就结婚的事儿,你也是一直拖延……”朱苒苒的秀眉也不由蹙紧,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倔强的想透过男人那双深邃似海的眸底看到他的内心深处去。 “结婚的事……我也已经解释过,我想先等毕业后理顺工作的事情,再谈婚论嫁。”邱弘文的语气渐渐变得淡漠:“如果你实在等不了,也可以和你爸妈商量取消婚约。” “你……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我们在一起已经快两年了。”朱苒苒顿时便委屈的红了眼眶,虽然她和邱弘文的婚约都是双方家长订下来的,可是她却是从第一次见面就认定了他,没想到邱弘文竟然对她说出如此无情的话。 邱弘文抿了抿唇,脸颊肌肉不自然的抽搐两下,不再说话。他原来就不是个话多的人,而且相处了这么久,他也知道朱苒苒的性子,这丫头不过是个被宠坏的公主,心地其实并不坏,也有她柔软可爱的一面。 …… 钱思涵头也不回的一直出了餐厅大门,突然……一只大手从身体后侧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如同弹钢琴的艺术家一样好看,掌心透过的温度,如同那只手的主人一样,带给人温暖的感觉。 “你……”钱思涵有些意外,今晚的两位不速之客打断了他们的进餐,她也没能来得及和朱鹤轩把话说清楚。 “我为今晚苒苒的态度……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她。回头……我一定会好好教训她,这样的事情日后再也不会发生。我……保证!”朱鹤轩面色肃然,一脸正色的认真盯着她的眼睛。 在他这样的眸光注意下,钱思涵反倒一时语塞,说不出半个字来,同时也忘了将自己胳膊从男人的手掌里挣脱,同样直勾勾的对视上他的眼睛,四目交织,气氛似也在瞬间变得诡异起来。 终于,钱思涵回过神来,略显尴尬的轻轻将手臂从男人掌心挣脱,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从男人的眼神里,她真真实实看见了特殊的情愫,看来她真的要一咬牙,还是把话对他说清楚。 “鹤轩,我想……昨晚我妈的话……可能是让你误会什么了……”钱思涵努力在脑海里寻找之前酝酿组织的句子,希望能够在不造成任何伤害的情况下,把话对朱鹤轩说清楚。 她的话确实让男人眸光微怔,显得有些意外,不过随即面色便恢复了正常,唇角微微上扬,盯着她的眼睛道:“思涵,是不是因为刚才苒苒的态度,所以让你有所顾忌?其实……” “不不不,鹤轩,不是这样的,朱苒苒对我是什么态度,我一点儿也不在乎,我想说的……是我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目前我还没有毕业,也没有交男朋友的打算……”钱思涵连连摆手摇头,话说到后面,再次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其实朱鹤轩并没有向她表白过,她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说出了这番话,如果男人并无此意,反倒会显得她自作多情。 不管眼下她也懒得顾忌这些,还是将话说清楚的好,就算是她自作多情,也比事情发生的那一刻再来澄清的好。 朱鹤轩怔了怔,安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反倒是钱思涵有一种想逃的冲动,不自然的撇开头,清冷丢下一句:“时候不早了,我真的该走了!” 就在她转身的那一瞬,身后突然传来朱鹤轩温柔的嗓音,男人的声音却是出奇的平静:“思涵,希望你能记住我的话,星光珠宝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我们很需要像你这样优秀的年轻设计师。” 闻言,钱思涵的后背微微僵直,男人的回答丝毫未牵涉到半缕男女私情,难道从头到尾,真的是她自作多情,若真是这样,那她刚才的表现看在男人眼里,岂不是很窘。 “谢谢!我会记住的……”钱思涵直觉得自己脸颊滚烫,连头也不敢回,飞也似的逃走了,压根儿就没有方向目的,也没有叫计程车,只是一个劲儿的往前走,用身体渗出的汗星化解她内心的尴尬难堪。 渐行渐远,身后并没有追来的脚步声,钱思涵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不想却在这个时候,耳畔传来手机铃响,犹豫不决的拿起来一看,却瞬间被上面显示的号码给惊到了,不是朱鹤轩,是那个变态打来的! 同时再看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钱思涵更是出了一身冷汗,原本她和变态约好的八点,可不知不觉现在已经到了七点五十,她竟是浑然不觉。 该面对的最终还是要面对,钱思涵一咬牙,在屏幕上轻轻一划,电话另一头传来男人的声音:“你在哪儿?” “路上……”钱思涵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轻描淡写的淡淡出声。 “你确定自己十分钟内可以赶到吗?”男人的声音保持着一如继往的淡漠。 “……”钱思涵在数秒的沉默后,轻声反问:“你怎么知道我赶不到?” 她的话还未落音,只感觉到身后突然一亮,回眸望去正好撞上两道刺目的远光灯射来,刺得她睁不开眼睛,赶紧抬手扶额。 还没等她的眼睛适应过来,夜幕中那辆黑色轿车已经缓缓在路边停了下来,钱思涵诧异的朝着车辆的方向望去,车驾驶坐的门突然打开,一条修长的腿落到地面,蹭亮的皮鞋如同暗夜的辰星一样耀眼,卓烈炎一身量身定制的意大利手工西服,银白色的暗纹衬衫,袖口处钉着皇室才配有的暗红色袖扣,高贵又雅致。 当钱思涵看清楚那张脸时,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实在是没有料到,竟能与男人在路上偶遇。 “做人首先要学会守时!”卓烈炎已经站到了她的面前,昏暗的路灯照映在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英俊得令人忘记呼吸,举手投足间那雍容沉稳的气质,混合着贵族般淡淡的倨傲,轻易的将身边的人都淡成遥远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