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突然改了地点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42章 突然改了地点

“说我不守时,那卓先生自己呢?”钱思涵冷声反问道,虽然她这个时间点还在路上,可是男人不也一样吗? “我和你……当然不同!我开车五分钟便可以到达地点,你呢?你用这两条腿再走下去,只怕是一个钟头也到不了吧!” 卓烈炎淡漠的眼底不见一丝温暖,诲暗如深的瞳仁里,映照出她晶莹剔透的肌肤,在朦胧昏暗的光线下,净滑得如同润玉,刚才她走在路上神游太虚的傻傻模样,像是茫然走丢的天使,莫名令他一阵心悸,脸上的冰冷竟也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消融。 他这话一出,确实瞬间让钱思涵无语,不想却就在这个时候,男人突然冷冷丢下一句:“上车!” 卓烈炎丢下这一句,接着便头也不回的朝着路边车的方向走去,钱思涵却依然站在原地,不确定自己真的要上他的车。 “你不是想知道所有的秘密吗?那就上车!”男人就像长了后眼睛一样,不用回头,也能清楚洞悉她此刻心思,后面幽幽飘来的这句,确实让钱思涵不再有片刻的犹豫,她一定要弄清楚是为什么,也算是对自己失去的清白之身有个交待。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钱思涵突然注意到,车的方向并不是开往凯豪酒店的,而是驶向另一条她完全不熟悉的方向。 “你要带我去哪儿?”钱思涵的声音里不难听出紧张的味道,她见识过这男人没有人性的作为,自然不可能对他没有戒备。 “去一个你想知道秘密的地方。”卓烈炎突然侧眸望向她,眸光深处闪烁着火一般的炙热,不禁让钱思涵只觉得自己的脸颊仿佛也被他的视线点燃了似的,一阵臊热,不过更令她不安的是男人目光里充斥的肆虐味道。 “为什么突然改了地点?你事先并没有说清楚。”钱思涵努力让自己表现出泰然自若的冷静,可是若说心里不慌乱那是假的。 “地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相,不是吗?”卓烈炎淡淡的一句反问,唇角勾勒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魅,落在方向盘上的修长手指,漫不经心的随着车内流淌的音符轻轻敲动,他的惬意与钱思涵的紧张,也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 绚烂的夜晚,奢华的黑色商务轿车,如同游鱼一般融入如幕的夜色里。 差不多近一个钟头的时间,轿车缓缓停下,眼前是一幢坐落于得天独厚的优美山地上的别墅,配合天然的山谷缓坡地势,形成了特有的风格。 “醒醒!到了……”卓烈炎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人,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她竟不知死活的睡着了,难道真不怕他把她从山上扔下去,就算是死……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男人低冷的嗓音,对睡梦中的钱思涵似乎并未起到半点作用,大概是这段时间太累了,各种繁琐的事情让她停不下节奏,刚才车内的气氛太寂静,舒缓音乐的放松下,她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卓烈炎狭眸半眯,如此近的距离,不由让他无意识间重新将她打量一番,她的五官很精致,虽不是他见过的女人里最美的,却是最让人一眼难忘的,哪怕是在睡梦中,嘴角也透着她独有的倔强。 缓缓,他镌刻的俊颜不知不觉中靠近,女人光滑细腻的肌肤像是带着磁铁般的吸引力,让他一点点贴近,粗粝的大掌不知何时已抚上了她的脸颊,舒服的触觉正是他想要的那种,就像光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毛绒与脚心之间摩擦的那种舒服感觉,酥痒到人的心底。 像是感觉到了眼前传来的危险味道,钱思涵突然抬眸,近在咫尺的熟悉俊颜令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一把用力的推开了男人,音量瞬间飙高:“你想干什么?别碰我……” 她越是想要躲开他的气息,却相反被男人拉得更近,近到她可以清楚的看见他如墨的瞳仁深处透出的缕缕寒光。 “你假装睡着……不就是想让我抱你下车吗?”卓烈炎如鹰枭般犀利的眼晴牢牢的锁定女人的美眸,冰冷的嗓音却让人感觉到几分玩味。 假装睡着?钱思涵微微一怔,她刚才在车里睡着了?男人是打算抱她下车? “不劳卓先生费心,我……我已经醒了,可以自己走!”钱思涵没有放弃反抗,再一用力,轻松的推开了男人。 卓烈炎冷漠的勾了勾性感的薄唇,冷泠的吐出三个字:“跟我走!” 钱思涵的心莫名一紧,推开车门眼前的一幕却是让她瞬间惊呆了,这是什么地方?好美…… 地处半山腰段的豪华别墅,偌大的院落里有一片天然活水湖,循环流动,别墅内的雕塑喷泉向天空中喷洒出晶莹透亮的水花,皎洁月光的映照下,如同珍珠洒落,宛如一幅华丽的油画。 卓烈炎走在前面,钱思涵小心翼翼的跟在男人身后,这么大的别墅好像没有看见什么佣人,想必平日里很少有人来住的缘故。 按响了门铃,这才有下人慌张过来开门,当看见站在门外的卓烈炎时,不禁惊诧的瞪大了眼睛:“大少爷,您……您怎么突然来了?二少爷人呢?没跟着您一块儿来吗?” 说话的人正是替卓家看守这幢别墅的王伯,因为年轻的时候一直在卓家当工人,年纪大了卓夫人便安排王伯夫妇俩打理这幢别墅,因为平日很少有人上来,这山清水秀之地几乎也就成了给他们夫妇二人养老的好地方。 “王伯,时候不早了,您回屋休息吧,不用管我。”卓烈炎似海的眸光瞬间暗沉下去,不过语气听起来却依然是平静,王伯是从小看着他们兄弟俩长大的,虽然近些年接触极少,不过也还是有感情基础的。 王伯此刻也注意到了跟在卓烈炎身后的钱思涵,顿时眼睛一亮,像是瞬间明白过来,咧嘴大笑:“你小子交上女朋友了?还算你有良心,还知道带过来给王伯瞧瞧……” 钱思涵微愣,正想开口解释,不想小手却被一只粗粝有力的大手紧握,卓烈炎拽着她匆匆进了屋,只淡淡丢下一句:“王伯,这事儿您别到处张扬,我暂时还不想让我妈知道……” “臭小子!呵呵……”王伯愉悦的笑声从身后传来,苍劲低沉的嗓音透着浓浓宠溺,卓家那两个顽皮的小子,对于他而言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从小看着他们长大,对他们的疼爱丝毫不亚于对自己的女儿。 钱思涵只觉得整个人蒙上一头雾水,听见刚才男人和王伯之间的那番对话,再度燃起她心底压抑许久的疑惑,此刻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小手还掌控在男人的手心里,只是微微皱紧了眉头,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男人的脚步嘎然而止,停在一道房门口,钱思涵只感觉手心里的温度一点点凉却下来,男人松开了她的手,她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被他握在掌心这么长的时间,竟没有半点不适感觉。 “想要知道真相?走进这道门,自己去看……”卓烈炎站在门口,似乎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再回眸时那双锐利的眸底,迸射出冷冽森寒的锋芒。 钱思涵脚底莫名油升起一股寒意,男人的眼神让她感到害怕,她忍不住再凝向那扇紧闭的房门,不知道隔着一道门的另一头,到底有怎样的惊天秘密等着她!别墅二层的长廊内,瞬间笼罩在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诲暗气氛里。 既然来了,钱思涵就没打算半途而废,哪怕是心生忐忑,犹豫不决,却依然还是坚定的迈出了脚下的步伐,她没有回头,因为她能够感受到身后那两道炙热而冰冷的眸,正牢牢的盯着她的后背。 “砰——”房门打开又关闭的声音,让钱思涵原本紧张的身子挺立得更直了些,明亮的房间里,她一眼望去看见了一架钢琴,钢琴上方悬挂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两个小男孩笑得很开心,两张面孔看上去……似乎都有些眼熟。 就像受到了某种吸引,钱思涵的腿脚不受控制的一步步朝着钢琴的方向走去,清澈澄净的水眸却是直勾勾的盯着钢琴上方的那张照片,一眨不眨。 明明看着很眼熟,可是却偏偏又说不上来,眸光下滑时正好不经意瞥见钢琴上摆放的一幅相框,相框里依然是两张面孔,不过却不再是童年的面孔,而是两个少年。 钱思涵只觉得脑子懵的一声,整个人如遭电击一般的感觉,虽然只是两个少年,但轮廓和五官却已清晰的能够让她辩认得出,其中一人是卓烈炎,另一个……竟是云枫! “钱思涵同学,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钱思涵同学,我可以等到大学毕业后再和你交往……” 熟悉的声音不停在耳畔回荡,让钱思涵渐渐分不清现实和梦境,这一刻她突然想忘却一切,包括她自己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