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他就是个魔鬼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43章 他就是个魔鬼

云枫!卓云枫!那个一想到就会让钱思涵痛到无法窒息的名字。 钱思涵怎么也没有想到,卓烈炎和云枫会扯上关系,卓烈炎!卓云枫!一定的姓氏,甚至在容貌上也有几分相似,其实她早就该想到的,不是吗? 只觉得大脑缺痒似的一阵眩晕,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无以适应,接下来……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迷迷糊糊间,钱思涵感觉身体变得轻松起来,一阵凉意袭来,也让她的脑子清醒了许多,当她缓缓睁开眼睛,屋里的光线很昏暗,顺着凉嗖嗖的感觉望下去,她惊诧的发现自己的衬衣纽扣被解开至胸口下方,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身上穿的内衣好像……不见了! 这个发现不禁让钱思涵的眼睛睁得更大,倏地支撑着身子想坐起来,却在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就在床在另一侧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如果暗夜里的幽灵,卓烈炎半裹着浴巾,慵懒且漫不经心的模样,悠闲的倚靠在床头,那双诲暗的鹰眸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逼压而来的骇人气势不禁令钱思涵心头一惊,微凉的身子也跟着轻颤。 “过来……”卓烈炎低沉的声音透着不容人拒绝的浓郁命令威严。 “你……是……云枫的哥哥?”钱思涵其实并不知道云枫有个哥哥,但是她回忆起刚进别墅大门的时候,王伯曾经过起过二少爷,再联想到卓烈炎和卓云枫的那几张亲密相片,不难猜出这二人之间的关系。 “怎么?你……害怕了?当云枫为你潜水下海时,你为什么不害怕?”卓烈炎的黑眸潜藏着闪忽不定的危险气息,冷不防的伸出大手,长臂一勾,床另一侧的钱思涵便落入了他的掌心,同时重重的跌落到床上。 “啊——”钱思涵嘴里逸出一声痛哼,男人的力道很大,带着一种疯狂肆虐的气息,不由令她感到害怕,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道精壮结实的身躯沉沉的俯压而下,渐渐逼近她。 “为了你这样的女人,云枫他……不值!”卓烈炎脸颊的肌肉微微抽搐,声音不愠不火,连语速也是保持着一贯缓慢,却让人感受到凌迟般的犀利。 “我……是不值!不值得云枫那样待我……”钱思涵努力抑制着眼眶内快要决堤的泪水,清冷出声,同时轻闭上眼睛,反问道:“如果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真相,那……你赢了!” “我从没想过要做赢家!我只想看着你难受,你若是过得舒坦快活了,我这心里……就开始难受了,明白吗?”男人修长的冰冷手指,轻轻在她的脸颊的滑过,慵懒缓慢的语速,却让人感觉到了猎豹的残忍,他清楚的让她感觉到,事情不会因此而结束。 咬紧牙关,钱思涵猛的睁开眼,与男人眸光相视,直勾勾的盯着他,开口:“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因为你……我失去了最亲爱的弟弟,所以这辈子……你也别想快活,我弟弟得不到的女人,其他男人……也休想得到!”卓烈炎岑冷的唇角扬起一抹魔鬼撒旦的微笑,邪魅惑人,却也森寒彻骨。 在他身下,钱思涵娇小的身躯不由自主的瑟瑟发颤,不知是因为内心的骇然,还是因为身体冷的缘故,她不能置信的盯着男人的眼睛,摇摇头,坚定的眼神告诉他:“卓烈炎,就算你是云枫的亲哥哥,也没有资格这样对我!我不欠你什么,就算是欠……那也早就还清了!” “还清?这辈子你也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卓烈炎唇角的冷魅邪笑无限扩大,大手突然用力捏紧她的下巴,让她更清楚的对视上他的眼睛。 “我不会受你摆布的,你……简直就是个魔鬼!”钱思涵的身体虽然在颤抖,可是语气却依然十分坚定,此刻她已经清楚的面对了现实,就算他是云枫的哥哥,就算他因为云枫的死而迁怒于自己,她也不会妥协,在她将自己的身体献给他的那个夜晚,就已经赎罪了! “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将你那天夜里的精彩表现公诸于众,钱小姐的艳照我想应该会有很多人想看,包括朱家大少……”男人讥讽的嗓音不疾不缓的从她头顶上方传来,邪恶冷冽的低笑却是让钱思涵头皮一阵发麻。 该死!他竟然用这件事情来威胁她,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如此卑鄙下流,瞬间恶狠狠的瞪着他:“你到底想怎么样?” “想让你一辈子也逃不脱我的手掌心,乖乖的取悦我,讨我欢心,或许有一天我厌倦了,便会放了你。”卓烈炎轻挑的伸出手指,勾起她秀美的下巴,倏然一笑,却透着一丝蔑视。 “你……卑鄙!”钱思涵冷冷的道了句:“如果云枫在天之灵有知,他也不会原谅你……” “你还敢提云枫?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失去他……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卓烈炎深邃的眸底迸出两道寒光,修长的指尖覆上她饱满的唇瓣,语气透着一贯的残忍和狂狷—— “女人,如果你以为可以用云枫来博得我的同情,那我告诉你,你错了!大错特错!千万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性,如果你不想再看见万利达和你的家人朋友陷入危难之中,最好是乖乖的听话,别惹恼了我。” “你……疯了,简直就是个恶魔!”钱思涵的眼底瞬间涌上恐惧,常言道打蛇打七寸,而人呢?则一定要捏住她的软胁。 她现在清楚的知道,男人完全掌控了她的软肋,她的家人朋友就是她的软肋,只是他稍稍动些心思,便能完全将她掌控于股掌之中。 “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欠下的债,欠下的总是要还的,这句话你应该总听过。”男人看似漫不经心的淡淡吐出,口吻透着几分慵懒,却令钱思涵感到一股寒意,她的身子一颤,如跌入万丈深渊。 屋里的空气仿若凝固,覆在她身上的男人也同样一直保持着沉默,良久后,钱思涵那双清澈澄净的眸子才缓缓抬起,对视上男人的眼睛,清冷的嗓音才幽幽道:“这笔债……你究竟想要怎么个还法?” “做我的地下情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不能有任何异议!不准和其他男人有关系,就算是玩暧昧也不行……”卓烈炎幽幽道,这些台词就好像是之前早就想好的,漫不经心的口吻更像是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钱思涵樱红的唇角缓缓上扬,面对这样的霸王条约,她也只能抱以一记自嘲冷笑,却是无可奈何,因为她知道,以眼前这个男人的权势来说,想对应钱家人和万利达确实也只是动动手指头的事儿。 “卓先生这算是仗着自己财大气粗欺负人么?”钱思涵嗤之以鼻,冷哼一声。 “胜者为王,败者暖床。虽然这是个懦弱强食的社会,可是咱们之间却是公平的,你欠下的债……当然得由你自己来偿还!” 男人冷冽的眸光直勾勾的盯着她,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变得僵硬,钱思涵从他的话里缓缓回过劲儿来,清冷的嗓音再度缓缓逸出:“卓先生口口声声说感恩灵菲表姐,难道你的感恩就是背着她……和其他女人上床?” 一声轻蔑冷问,她凝向男人的眼神也同样透着嘲讽,只是这话一出,就明显感觉到下巴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感,卓烈炎磁性低哑的嗓音逸入耳底:“如果你敢向菲儿透露半个字,万利达……就死定了!” 钱思涵愣了一愣,但也只是数秒的停顿,便低垂下眼睑,微颤的指尖却透露了她内心的紧张:“如果卓先生的话说完了,可以放我回家了吗?” “难道你不知道……今夜就该履行一个情人该尽的职责了吗?”卓烈炎低沉粗鲁的冷斥声从她头顶传来,他的话瞬间让钱思涵原本僵硬的身体变得更加僵硬,他的意思是让她今夜…… 她呆若木鸡的表情映入男人眼底,莫名让卓烈炎腹下一紧,他发现这个女人无论是哪种面部表情,似乎都能轻而易举诱惑到他身体的本能反应,情不自禁,他那只粗粝的大手已轻抚上她的秀发,英俊的脸颊蒙上一层淡淡迷离,犀利的鹰眸却依然精芒闪烁。 不等钱思涵看明白男人眼底的异色,下一刻他便已经低头吻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