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一定是她眼花看错了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47章 一定是她眼花看错了

朱鹤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思涵,我送你们回去。” “不用,你送若瑶就好,我自己可以回去。” 钱思涵连声拒绝,同时还得硬着头皮走向白灵菲和卓烈炎的那桌,临行的时候还是得和表姐打声招呼,否则也显得太没有礼貌了,她暗暗深吸一口气,走到那张桌前,唇角噙着淡淡浅笑,冷静淡定的打了招呼:“灵菲表姐,卓先生,你们慢慢用餐,我们先走一步。” “好的,思涵表妹,咱们俩姐妹还真没找机会好好聊过,改天我去你家找你……”白灵菲微笑点头。 “BEYBEY——”钱思涵的眸光礼貌性的再望向卓烈炎,只见男人一脸平静淡然模样,轻啜一口面前的咖啡,不愠不热的态度与他平日并无异样。 白灵菲与她眼神对视,无奈一笑,不用言语,她的意思也很明显了,希望钱思涵不要介意男人的怠慢,因为他天生就是这般慵懒淡漠的性子。 钱思涵不介意的潇洒耸肩,莞尔一笑,接着头也不回的匆匆离去。 不过,她最终还是没能拗得过朱鹤轩的执着,男人坚持要送她和方若瑶回家,就连方若瑶也完全和他站到了同一阵线,钱思涵在他们面前还是妥协了。 咖啡色奢华商务车缓慢平稳的开动,按着路线先送了方若瑶回家,接着才送钱思涵。 当车缓缓在钱家大门的路边停下,朱鹤轩的眸光凝向钱家别墅院内,轻笑道:“你不打算请我进屋坐坐吗?” 钱思涵微微一怔,进屋坐坐?她还真没这个打算,可是就这样拒绝好像显得太没礼貌,于是她绕了个弯,面露难色轻言道:“今天天色不早了,我妈平日里一向睡得很早,只怕会吵到她。” 朱鹤轩不动声色,静静凝盯着她脸上的表情,直到她的话说完,他才淡淡一笑,温柔道:“你说得对,天色不早了,这个时候去贵府吵扰确实有些不合时宜,而且……第一次登门怎么能空着两只手,所以我还是择日带在礼物再登门拜访伯父伯母吧!” 钱思涵不好意思的笑笑,只要男人断了要进屋的念头,她就默默在心里谢天谢地了。 “那我先进去了……” 钱思涵再次礼貌的颔首点头,就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朱鹤轩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思涵,等等——” 闻声,钱思涵回眸,清澈澄净的眸子不明所以的望向他,只见一向稳重沉着的朱鹤轩,面色看起来竟显得有些拘束不安,他薄唇微抿,一边朝她走近,眼睑同时低垂,数秒再抬眸凝对上她的眼睛,突然开口:“思涵,你……和卓先生很熟吗?” “卓先生?你……为什么突然这样问?卓先生是我表妹的未婚夫,这层关系……算不算熟?”钱思涵清澈的水眸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润了润喉咙,不自然的舔了舔下唇,轻声回应道。 钱思涵倒是没有想到,朱鹤轩这么容易便感觉到了她和卓烈炎之间的异样关系,若真是这样的话,看来日后她真的更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了,否则若是让灵菲表姐察觉到了什么,恐怕她将会置于更加尴尬被动的位置。 “我也就只是随便一问而已……”朱鹤轩看似轻松的淡淡一笑,云淡风轻的道。 “那……我进去了。”钱思涵再次告辞,朱鹤轩点头,直至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内。 钱家别墅,客厅里灯火通明,钱思涵刚进门还没来得及换上脱鞋,便看见老妈正一脸坏笑的冲着她走过来。 白玉兰眸底闪烁着狡黠精光,唇角勾勒着意味深长的笑意:“多多,一个人回来的?” 从母亲脸上流露的笑意,钱思涵早已猜出了端倪,显然白玉兰是从楼上的窗口看见了外面的一切,所以这么晚才坐在客厅里等着审问她。 “妈,您别想歪了,鹤轩只是顺道载我一程,还有若瑶,我们都是一起的……”钱思涵只能报以白玉兰一记无力解释的微笑。 “鹤轩?”白玉兰眸光一亮,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神色,佯装不悦的蹙紧了眉头,白了女儿一眼:“既然人家顺道载你一程,你怎么就不请人进屋坐坐,真是没礼貌。” 钱思涵无语,只能摇摇头,她哪能看不出老妈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白玉兰是做梦都想把她这个宝贝女儿嫁入豪门,而朱家在她眼底看来,足以称得上为豪门。 “思涵,你看……什么时候请鹤轩来家里吃顿便饭,怎么样?”白玉兰见女儿不吱声,不甘心的凑上前,带着试探的口吻轻声道。 钱思涵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却就在这时,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正好替她解了围。 “妈,我先接个电话。”钱思涵拿着手机就往楼上跑,逃得比兔子都快,她突然意识到,毕业后的日子也很难熬,如果不工作每天在家的话,应付白玉兰也会变成一件极其辛苦的事情,所以她还真得尽快工作才行。 “喂!”钱思涵几乎看也没看手机屏幕便接通了电话,爬楼的动作太猛让她有些气喘吁吁。 “你在哪儿?在做什么?”电话另一头传来的低沉嗓音带着浓浓质疑,隔着电话钱思涵也能感觉到男人语气里的怒意。 “在家……爬楼。”钱思涵条件反射的脸颊一热,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喘息声似乎和啪啪时的粗喘有着如此的相似度,那男人不会是想歪了吧? “爬楼?”卓烈炎的声音确实透着怀疑,不过很快便淡漠的冷冷吐出:“五分钟内出来,我在你家门外等着。” 男人不疾不缓的慵懒嗓音,却如同不可一世的霸主,压根儿就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钱思涵还完全没有回过劲来,男人的电话就已经挂断了。 五分钟?!钱思涵微微一怔,可是她才刚刚从外面回来,要怎么的理由才能再走出家门? 钱家虽然不算什么大户人家,可是白玉兰对女儿的家教却也算是严厉,没有正当充足的理由,她想夜不归宿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若是换作平时,白玉兰已经上床歇下倒也罢了,她可以悄悄地溜出去,可是今天晚上,白玉兰亲眼看见朱鹤轩送她回来,匆匆从楼上卧室赶到客厅,估计一时半会儿还处于兴奋状态,是肯定睡不着的,她现在下楼,无疑是让自己往枪口上撞。 如果想出去,恐怕唯一的路子只有一条,那就是翻窗逃出去。钱思涵一咬牙,想到自己和男人那条随传随到的破约定,她这简直就是自己折腾自己。 水眸流转,钱思涵急匆匆的跑到楼梯旋转口,朝着楼下的白玉兰唤上一声:“妈——” “多多,你讲完电话了吗?妈还等着和你聊聊呢!”白玉兰已经为自己泡了杯咖啡,悠闲的坐在了电视机前,全无睡意。 “妈,今天我累坏了,您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我锁门先睡了,一会儿您就别吵我了。”钱思涵装出睡意惺松的声音,匆促丢下这句,便飞奔的朝着卧室的方向跑去。 进屋反锁好房门,钱思涵驾轻就熟的上了阳台,她的房间在二楼,并不高,而且楼下就是草地,她不止一次顽皮的从这里跳下去,顶多就是一身泥,伤不了身体。 暗夜里,一道轻盈的身影从二楼角落的阳台上一跃而下,并未惊动任何人,却在远远的门外路边,一双犀利的鹰眸,将这一幕清晰收入眼底。 钱思涵一路躲躲藏藏,避开佣人的耳目,终于顺利的走出了大门。 一辆黑色奔驰商务车已经停在了路边,这辆车钱思涵是认识的,上次卓烈炎带她去半山别墅时开的就是这辆车。 以免节外生枝,钱思涵没有多想,匆促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车后急促的呼吸还没有平复下来,从楼上跳下一直到跑出钱家大院,这一路她压根儿连气都顾不上喘一口,额头更是渗出了汗星。 下一秒,卓烈炎突然伸出长臂,猛的一个大力,钱思涵就已经落到了他的面前,鼻尖几乎触到了他的鼻子。 “这么晚了,钱总和夫人也放心让你出门?”男人沙哑低沉的嗓音幽幽逸入耳底。 “我是跳楼逃出来的。”钱思涵对视上他的眼睛,没有想说谎的意思,她就是要让男人知道,他的一句随传随到,让她多么的“不方便”。 卓烈炎那双阴鸷的眸子,安静的凝盯着她,他知道她没有说谎,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念头莫名让他的心情没由来的变得愉悦起来,从嘴角蔓延到眼底,都蒙上一层暖意,将原本覆上的冰霜无声融化。 钱思涵水眸微怔,她没有看错吧?刚才有那么一瞬,她在男人眸底看见了一股暖意,不可能!他恨她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对她心生怜悯?一定是她眼花看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