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是否接爱她的理由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48章 是否接爱她的理由

黑色商务车在夜色里疾速行驶,与马路上的车灯路灯霓虹灯交相辉映,流光溢彩。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钱思涵却是僵直着背脊,不敢动弹半分,周遭的空气中充斥着卓烈炎身上独特的男性气息,钱思涵尽量将目光看向车窗外,只是她压根儿就没心情欣赏窗外的夜景,心跳莫名又开始加忐忑不安。 “背地里和其他男人约会用餐,你好像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卓烈炎磁醇厚的嗓音幽幽从身侧传来,如同一盆冰水从头顶浇下,顿时让钱思涵冷的全身凝固,脑子一阵木纳,半响未回过神来。 等她再反应过来,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淡淡侧眸睨了男人一眼,面色平静如水:“我没有违反约定,第一,那根本不算是约会,如果是男女朋友之间的约会,怎么会有第三者在场?第二,我们一起吃饭是为了谈工作的事情,这个……也是我个人的私事,按照我们之间的约定,你是无权干预我的私生活的。” 女人有条不紊的一番话,不禁让目视前方的卓烈炎,再次侧眸深凝她一眼,这女人还真是牙尖嘴利,他说的话她总有道理全数驳回。 “很好!”男人撇回头,目视前方继续开车,意味深长的幽幽吐出:“你能够如此清楚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我很高兴!” 钱思涵实在听不出男人这话到底是褒还是贬,干脆不再吱声,默默地保持着安静。 看着前方的道路似乎有些眼熟,是通往城郊半山别墅的路,这也让她的脑海里,莫名闪现出上次那夜的画面,脸颊开始微微发热,心虚的不想让男人注意到她的异样,将头撇向窗外的方向。 车内恢复到以往的寂静,男人专注的凝视着夜色的前方,钱思涵再一次……在安静的气氛里沉沉睡去…… …… 当感觉到身体传来一阵灼热,钱思涵倏的惊醒,睁开眼睛正好与卓烈炎那双狭长的鹰眸相对,男人的双手钳制着她的肩膀,掌心传来的炙热几乎快要灼伤她的肌肤。 “我……我怎么会在这儿?”钱思涵怔愣的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里是他的房间,可是她明明记得自己在车里睡着了。 “如果你想玩车震,我倒是也不反对。”卓烈炎镌刻的俊颜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唇角的邪魅笑容无限扩大。 钱思涵先是一怔,再反应过来男人话里的意思,情不自禁的红了脸,却是冷冷赏了男的一记白眼,用几乎只有她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低咒一声:“变态——” “你说什么?把你刚才的话才说一遍……”卓烈炎唇角的笑容陡然僵滞,俊美绝伦的面孔朝下倾俯而来,深邃的眸光里迸射出骇人的冷冽。 “说你是个变……”钱思涵的话还没说完,柔软的樱唇便被男人岑冷的薄唇吞噬,突如其来的唇,让她惊愕的睁大眼睛,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耳边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急剧心跳,小手不知何时竟紧张的攀附着男人的手臂,他的衬衫也被她的小手抓出了皱褶。 卓烈炎的吻越来越深,呼吸愈来愈烫,夹卷着狂风骤雨一般,来势汹汹,钱思涵傻乎乎的睁大着眼睛瞪着他,完全忘记了在这样的时刻,女人应该温柔可人的闭上眼睛,陶醉的享受…… 钱思涵呆呆傻傻地瞪着眼,小脸却因快要窒息而憋得通红,大脑一片空白,全身的力量也完全流失,像个木偶一般,任由男人霸道蛮横的侵略着她唇舌间的每一个角落,让他独有的男性气息完全占据了她的呼吸。 就在钱思涵的小脸几乎憋成了猪肝色,完全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男人强烈的索求才结束,大脑严重缺氧的她只觉得完全回不过神来,就连那双清澈澄净的水眸,也泛着淡淡迷蒙的色泽。 望着眼前被自己亲得略微红肿的唇,卓烈炎犀利的目光深深刺进她的双眸,沙哑的戏谑嗓音传来:“女人,你这样盯着我,是内心很饥渴吗?” 他幽幽淡淡的这一句,立马让神游的钱思涵回过神来,她慌张将脸撇开,清冷嗔声:“真正饥渴的人应该是卓先生吧?” 虽然语气佯装淡定,可是钱思涵自己却能明显感受到心跳加速,她不得不承认,男人刚才的那一记吻,在她平静的心湖激起巨大涟漪,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既然你说饥渴的人是我,那我就应该表现出饥渴的样子才是……”卓烈炎微眯起眼,即便是在夜里,他的那双黑眸仍旧明亮逼人,此刻他的唇角勾起一丝笑容,原来冷硬的语气多了几分柔软。不!应该说是多了几分暧昧,好听的邪魅嗓音更显神秘。 闻言,钱思涵身体一僵,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才你睨着眼前的男人:“等等!有件事情……我想向卓先生问清楚。” “你想问什么?”卓烈炎深邃的眸盯着她,背脊微微挺直,倨傲的下巴微微上扬,轮廓如希腊神话里的雕塑一般俊美。 只是,钱思涵这个时刻却没有欣赏型男的心情,她唯一关心的是自己何时能重获自由。 “上次……我听卓先生说要和灵菲表姐订婚,不知道你们的婚期打算定在什么时候?”钱思涵润了润喉咙,一咬牙,终于还是问出了口,不过却是低垂下眼睑,不敢直视男人的眼睛。 半响,也未闻头顶上方的声音传来,钱思涵隐约间甚至嗅到了空气里渐渐弥漫散开的危险气流,虽然没有抬头凝对上男人的眼睛,可是她却能够感觉到他的怒意,难道是她刚才的问话……惹到了他?! “你好像很希望我和菲儿的婚期能够快点到来……”卓烈炎低沉磁性的嗓音传来,却更显沙嘎:“不过……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卓先生这……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和灵菲表姐不是已经要订婚了吗?”钱思涵只觉得心口一紧,明明知道男人已经不高兴了,却还是忍不住的再次试探着他的底线,只因他们之间的约定,只要男人结了婚,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此结束,她才能够重得自由之身。 “订婚和结婚……是两码事儿,女人,别在我面前耍心眼,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卓烈炎的声音突然冷得令人发指,如墨的黑瞳射出两道冷冽的寒光,令人不寒而栗。 钱思涵的身体一僵,就算再傻她也知道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男人刚才的话显然透着暗示之意,他是在警告她不要试图从婚期上面打主意。 卓烈炎如鹰枭般犀利的眸紧盯着她的小脸,渐缓伸出粗粝的右手,将她的小手包裹在掌心,用力握紧,那力量之大,仿若是要将她揉捏碎了似的。 痛!男人的力气本就很大,此刻更是带着惩罚的意味,不过钱思涵却是咬牙强忍着,连哼也未哼一声,她那双清澈澄净的水眸,看在男人眼底亦是透着少有的倔强,那眼神撞进卓烈炎的心口,莫名一阵惊悸。 “女人,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如果让我发现……你有任何违反约定的行为,到时候……你就会知道自己将付出怎样的代价。”卓烈炎邪魅的脸上的笑容,让钱思涵从脚底油升起一股冷意,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不再开口说话,小脸泛着透明的白,望着男人渐渐趋近的脸,钱思涵的心也不断的向上攀登,仿佛就要从嗓子眼里迸跳出来,只感觉到冷汗都已经侵湿了她的后背,这个男人带来的压力过于强大,令她有些喘不过气。 不由自主,钱思涵的身子朝后倾退,却被男人早有防备似的,长臂一勾,便将她一把紧紧圈锢在怀中,卓烈炎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从她脸颊抚滑,那温暖的动作如同春风一般柔软,与他周身迸出的冷冽气息,形成鲜明的对比。 钱思涵被迫僵硬的窝在他的怀里,男人的大手已经开始不安份的移动,其目的再明显不过,当他的指尖钻进衣底,滑走到她的肌肤上时,钱思涵突然大声叫停:“等……等等!” 她的声音有些急促紧张,几乎半个月没有联系,突然再次恢复床伴的角色,她还是有些不太适应,与一个并不熟悉的男人赤果相呈,她觉得自己还需要一点时间调整好情绪。 卓烈炎俊眉一挑,低沉的嗓音透着浓郁不满,鹰眸幽邃无比,一言未发,静静地等着她接下来要说的话,一个晚上,这女人接二连三的惹得他心情不快,他也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耐心继续听她说下去。 “我……我习惯先洗澡。”钱思涵憋了好大一口气,终于说出了一个自己觉得行得通的理由,只是她心里却不能确定,眼前的男人是否会接受她的这个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