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没资格提他的名字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49章 没资格提他的名字

卓烈炎喉咙上下滚动,幽暗的黑瞳凝视着她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却是渐缓松开了大手。 钱思涵赶紧趁着这个机会,从男人宽大的怀抱里逃离,直奔浴室,当浴室的门砰的一声闭合上,那股骇人的压迫感消失不见,她才感觉整个人放松下来,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然后深深的再吸口气,才缓缓的走向浴缸。 心不在蔫的打开热水,钱思涵了衣服泡进水里,舒服的让她再次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眸光不经意落到浴缸上方装饰墙上,竟然还摆放着几瓶酒,想必这男人平日里倒是挺懂得享受生活,86年的拉菲,还有烈酒白兰地。 虽然,钱思涵知道自己不胜洒力,不过水眸闪过一道灵光,如果她真的醉了,或许……今天晚上就不必应对那个男人了。 明知道自己的想法很幼稚,可是钱思涵还是忍不住伸手探向酒瓶,为了达到醉酒的目的,她特意选了一瓶烈酒,开瓶器就在架子上,使用起来好像也不难,钱思涵很容易就打开了,只是还未等烈酒入喉,一股辛辣呛鼻的味道便让她皱紧了眉头。 到底是喝?还是不喝?钱思涵被自己难住了,却就在这时,突闻浴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惊得她差点失手将酒瓶扔进了浴缸里。 钱思涵突然反应过来,她刚才进浴室的时候忘记了随手锁门,不等她来得及懊恼,男人欣长的身躯已经走到了浴缸前,当她抬眸看清楚男人时,情不自禁惊诧的张大了嘴,手间一松,酒瓶滑落。 就在酒瓶底部浸入浴缸水面的瞬间,一只大手敏捷的接住了它,卓烈炎赤果着上身,腰间也只有一条白色浴巾裹着,倒三角型的完美身材,诱人的肌肉线条和人鱼线,恐怕便是女人刚才失态的原因了。 “你……怎么进来了?”钱思涵虽然佯装镇定,可拘促不安环抱双手的动作,却是暴露了她的内心。 “若不是进来,又怎么会知道……你竟然背着我,打算一个人偷偷的独享美酒。”卓烈炎抬起手臂,优雅的瓶口递到嘴边,竟是连酒杯也省了,一脸享受的轻啜一口,优雅的动作配上他完美的身材,这样的画面不由让钱思涵暗暗咽了咽喉咙,说不诱人……是假的! 只见男人突然俯身下来,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一只大手从脑后将她禁锢,推向他的俊颜,他的唇更是霸道无比的覆上了她的,一股辛辣味道直接灌入她的嘴里,紧接着便是刺喉的火辣辣感觉,从钱思涵的咽喉一路燃烧到胸口。 钱思涵只感觉像是有一团火在肚子里烧了起来,喉咙传来刺感引得她一阵剧烈的咳嗽,抬眸正好对视上男人眼底魔魅不定的坏笑精芒,顿时恍然大悟,他是故意整她的。 “既然你喜欢喝酒,那我……就让你喝个够。”卓烈炎磁性好听的低笑声从头顶上方传来,钱思涵看见他仰首再饮一口,迅猛的速度再一次霸道强势的覆上她的唇,熟悉的辛辣味道再度袭来。 钱思涵努力的抵着牙关想要拒绝,不想男人掌控在她后颈的大掌稍一用力,痛得她逸出声来,而男人也就趁着这个缝隙,将满口的烈酒再次成功的灌入她的嘴里,灵舌邪恶的捣乱,让女人完全没有反抗拒绝的机会。 两口烈酒下肚,钱思涵竟然已经感觉到全身发软,手脚发热却无力,若不是身体被男人的力量禁锢,恐怕整个人早已经滑落到浴缸里去了。 盯着女人渐渐泛上绯红的脸颊,还有她深浅不一的呼吸声,卓烈炎诲暗如深的眸光越来越暗,换气孔逸来的轻风,将她额间的秀丝吹得微微轻扬,那张漂亮的面孔在男人眼里变得愈发生动迷人起来。 原本进浴室的时候,卓烈炎的心里是带着怒气的,一来是今晚女人的试探令他不悦,他们的契约才刚刚开始,她却就绞尽脑汁的想要挣脱他的掌控,如果她以为他会在近期内结婚,那她的如意算盘只怕是要落空了,他不会如此轻易就放过她,绝不可能! “我……我头好晕,你……你为什么有……有两个脑袋?”钱思涵开始变得语速不请,酒效在她身上还真是发挥得很快。 “该死!”卓烈炎低咒出声,他此刻似乎才想起来,今夜带这个女人回别墅的目的,若她就这样晕晕糊糊的睡着了,那今天晚上他的时间该如何打发? 男人突然一把将她从浴缸里抱起,同时一把扯过另侧的浴巾,利落娴熟的将她紧紧包裹,修长的指尖抚摸在她光滑柔顺的长发上,感触着来自于她身体的微凉和柔软,他不可否认,眼下脸颊泛着潮红的女人,看起来似乎更加诱人,整个人从骨子里散发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卓烈炎蹙紧眉头,抱着身体还带着湿意的女人,大步流星的朝着床榻的方向走去。 就在他带着不满的情绪,一把大力将女人抛向床榻的那瞬,钱思涵的双手突然绕上了卓烈炎的脖子,借力使力,卓烈炎措不及防的被自己的力道拖累,整个人失去平衡的直直扑压向她的身体。 沉沉的重量也只是让醉意薰薰失钱思涵微微眯了眯眼,迷离的眸光仿若带着巨大的磁力,让男人情不自禁的被其吸引,陷入无尽的暗漩深渊。 卓烈炎突然发现,自己竟迫不及待的想要了她,这对于一向自抑力极强且有耐性的他而言,显得有些异常。 “唔……”钱思涵张嘴刚发出一个单音,卓烈炎便趁机将舌头探进了她的檀口内。 昏昏沉沉中的钱思涵无力的抬起手,似出于本能条件反射的想要阻止男人的动作,不过这一切显然只是徒劳。 卓烈炎那张岑冷的薄唇,一刻也不肯安分,一寸一寸的啃噬着她,钱思涵的目光越来越迷离,她感觉到自己的每寸都被高温摩擦着,同时也将她的意识一点点褪去。 “啊——”伴随着两人同时逸声,卓烈炎填满了她的身体,激狂的动作带给他无比绝比的满足感。 …… 随着一波更胜一波的剧烈运动,钱思涵身体里的酒精成份也随着汗水散去,整个人是愈发清醒了。 只见她微微泛红的脸颊在灯光的映射下,透着更加剔透的光泽,让卓烈炎忘情的轻抚上去,当他的手指轻轻从她的肌肤上划过,细腻的感觉不由令他嘴角浮起一丝微笑。 “你的鼻嘴……和云枫很像,笑起来……很像。”钱思涵自己也没有想到,在接下来这一秒,她竟然会说出这句话,但是刚才清晰落入眼底的,男人嘴角的那一抹笑容,真的让她想起了云枫,他刚才的那抹笑不似以前的邪魅冷笑,给她的感觉是发自内心的。 不过,就在她的这句话还未落音之际,男人唇角的笑容便瞬间消失不见,让她熟悉的冰冷再度回到卓烈炎的眼底,她一句简单的话,却是勾起了他的痛处,还未结疤的伤口被人再度洒上了一把盐的感觉。 他那强势霸道,带着不容拒绝的权威的眼神,也让钱思涵的身体一僵,整个人陷入紧张,只感觉到男人穿插在她发间的手指突然猛的一用力,吃痛的感觉令她头皮一阵发麻,身体僵硬不已。 卓烈炎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修长的手指从柔顺的发丝间缓缓抽回,另一只手握上她的下巴,将她的唇瓣捏成上扬的弧度:“云枫?你没有资格提起这个名字,给我牢牢的记住了,如果再让我听见你提起他的名字,所带来的结果只有一个,我会忍不住要……彻底的毁了你!” 钱思涵望着完全失态的疯狂男人,强忍着他的指下带来的痛感,垂放的小手屈紧成拳,身体僵硬到极点,她完全可以感受到他骨子里的恨意,是她让他失去了唯一的弟弟,所以他恨她! 缓缓,钱思涵闭上眼,卷长浓密的黑睫轻颤着,毫不反抗,就这样静静地感受着下鄂传来的痛楚,就像用内心感受他失去亲人的彻骨痛楚一般。 可是,钱思涵这副安静沉默,逆来顺受的模样,在映入卓烈炎的眼底后,却让男人精壮结实的身体也变得更加僵硬生冷,诲暗如深的眸光亦更显暗沉。 突然,钱思涵感觉到男人握在她下巴的大手松开,剩给她的只有已经麻痹的痛楚,卓烈炎的气息也在瞬间从她身边消失,她缓缓睁开眼,只见男人的背影已经走到了房门口,随即传来砰的一声巨响,接下来便是死一般的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