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她是第一个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50章 她是第一个

窗边的轻纱被温婉的夜风抚摸着,无声地飞扬。 当卓烈炎再返回到房间里,看见的是已经穿上衣服俯趴在床上睡着的钱思涵,他的眉头不由的蹙了蹙,他明明一怒之下已经驾车离开,竟然会再次返回别墅,对自己的举止他也无法解释。 “该死!”卓烈炎忍不住低沉一声,也不知是懊恼自己,还是懊恼这该死的夜。 悄无声息,缓缓走到床边,床上的女人看起来睡得很熟很香,这也让卓烈炎的眉头锁得更紧,她总是有本事轻易将他的心绪搅乱,而自己却置身事外,云淡风轻的模样着实让人生气。 云枫,你为什么要喜欢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她值吗? 卓烈炎轻闭上眼,在心里默问着,只是他再也没有办法听见弟弟的回答。警察署那边已经立了案,卓氏也出资加入了搜索的工作,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虽依然没有打捞到人,可卓云枫生还的希望却也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消失。 以卓烈炎的处事风格,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可是这一次,他的内心也动摇了,海面上打捞到了卓云枫下海前穿的潜水服,那套潜水服是去年他从法国寄给弟弟的,上面刻意印下了他们姓氏的字母Z,就算是已经撕裂坏了,他也不难认出。 床榻上传来钱思涵嘤咛的声音,一直熟睡的她突然间好像变得不安起来,秀眉在不知不觉只紧紧蹙成一团,然后身体也跟着变得焦躁起来,不过却依然是闭着眼,应该是做梦了。 “不,不,云枫,你……不要去……”钱思涵的嘴里断断续续梦讫出声,秀眉越蹙越紧,白皙的手指无意识间紧紧的拽上了被单。 她在说梦话!从她梦讫中吐出的那个名字,却是让卓烈炎身体挺得僵直,她梦见了云枫。 云枫进入了她的梦里,她叫云枫不要去……从她言语间透出的紧张,对云枫的关心不像是假的,云枫对于她而言,就像她对云枫那么重要吗? 卓烈炎艰难的咽了咽喉咙,喉结上下滚动,他突然感觉口干舌躁,喉咙里像有一团火在烧似的。 记得在云枫出事的前两个月,兄弟俩的一次通话里,云枫曾向卓烈炎提及过,想对同校的一个女生表白却又有些难为情,当时卓烈炎还笑话了他,没有想到,当卓烈炎再想知道弟弟内心秘密,却只能从他留下的日记里。 “危险,云枫,危险——”钱思涵完全沉浸在噩梦里,如同天罗地网般布下的结,不知是她自己设下的,还是那个夺走了她清白的男人。 甜美的梦被打破,睡梦中的她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中,她用力的摇着头,想要挣脱天罗地网,无奈却被缠得更紧,勒紧得让她感觉自己快要无法呼吸,就在她感觉自己就快要死去的时候,突然出现一只粗粝大手,用力撕开了那层网,解脱了她。 如负重释的感觉,顿时让钱思涵的身体放松下来,她感觉到那只大手覆上了她的小手,为她冰凉的身体灌入一股暖流,让她情不自禁的反抓紧了他的手,同时突然睁大了眼睛,却在看清楚面前的那张脸时,骤变失色。 钱思涵整个人都清醒了,可是她却发现刚才极其真实的那一幕幕画面,竟然只是梦境,更离谱的是,她在梦境里紧紧拽住的那只手,原来是卓烈炎,这个恨她入骨的男人。 “是你?”钱思涵再意识到,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在她睡着之前,他不是就已经摔门而去了吗?而且她清楚听见了车辆启动的声音,知道他是驾着车离开的。 正因为他的离去,才让她能在床上睡得如此安心,一来是她这大半夜的没有办法下山,二来是不用担心会再次被他骚扰。 女人眼底的疑惑越漾越大,不过却没有得到卓烈炎的回答,男人只是在她脸上投下耐人寻味的一眼后,便面无表情的冷冷甩开了她的手,紧接着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卓烈炎离开了,可是钱思涵却是难以入眠,梦境里过于真实的画面,将她的思绪拉回到几个月前,卓云枫,卓云枫,那个想想就会让她心痛的名字。 天刚蒙蒙亮,钱思涵轻手轻脚的下了楼,她感觉口渴得紧,所以只能自己到楼下来找水喝,不过她也知道,这幢别墅里除了王伯夫妇外,并没有其他人,所以也很容易避开。 卓烈炎至从半夜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不过钱思涵细细的注意过,他并没有驾车离开,应该是到别墅的其它哪间屋子睡下了吧,这样倒也好,若他真的走了,钱思涵又该琢磨自己该如何下山了,这里是半山,并没有公交车,也拦不到计程车,想要下山还真的是个难题。 在客厅时溜哒了一圈,终于让她找到了厨房,钱思涵的唇角不由漾起几分笑意,走进去为自己倒了一杯凉水,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 “你……是大少爷的女朋友?”妇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吓得钱思涵差点不小心摔了手里的杯子。 她缓缓地回眸望去,对视上一双充满笑意的善良眼睛,虽然素未谋面,不过钱思涵却也在第一时间猜出了妇人的身份,友善的轻笑着反问:“您是王伯的老伴儿……王婶?” “我是王婶。知道少爷昨晚带你过来,所以赶早起来给你们做早餐……”王婶笑了笑,眼睛却是不由自主将钱思涵由上至下打量了个遍,这么些年来,她也还是头一回看见大少爷带女朋友回来。 “谢谢王婶。”钱思涵被她这样盯着,也变得有些难为情,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反正我也睡不着,留下来给您帮手。” “不不不,这怎么成?看看你这双手……细皮嫩肉的,就知道从来没做过家务活,还是交给我来做吧。”王婶连声拒绝,话说到后面呵呵笑出声来,和钱思涵的对话并不让她感到紧张,眼前这女孩不禁看起来干净漂亮,而且亲和力极强,难怪大少爷会喜欢。 “那……我就帮您摘菜吧,摘菜的事儿我会做,在家偶尔也会进厨房帮忙。”钱思涵不好意思的笑笑,眼前的王婶看起来也挺好相处,也让她原本的紧张情绪放松下来,反正回房也睡不着,留下来找点事情做也好。 “那……就麻烦你了。”王婶犹豫数秒后应了下来,平日里这么大一幢别墅里也就只有她和老头子夫妇俩,老俩口该说的话几乎都说完了,难得能有个外人出现在别墅里,也能换个新鲜味儿。 钱思涵莞尔一笑,有模有样的挽起了袖子,配合着王婶刚从冰柜冷藏里拿出的芹菜,开始帮忙摘起来。 “还不知道小姐该怎么称呼呢?”王婶将干净的菜篮递到钱思涵面前,方便她将摘好的菜放进去。 “王婶,您叫我思涵就好,小姐小姐的叫着……听着怪别扭的。”钱思涵认真的摘着菜,头也未抬,声音却是温柔亲切。 “思涵,这名字好听,我有个女儿叫诗诗,与你年纪相仿,今年大三,明年就要大学毕业了。”王婶笑道,开始淘米煮粥。 听说王婶的女儿也在上大学,钱思涵忍不住好奇的随口问了句:“王婶的女儿在哪所大学呢?” “S大,学珠宝设计的,我和她爸都不看好这个专业,可她偏偏就和我们杠上了,你说说这丫头……”王婶无奈的摇了摇头,以她和王伯这老一辈的观念看来,珠宝设计的专业纯粹就是个摆设,好看不好用,当不了饭吃。 “这么巧?”钱思涵摘菜的小手也不禁停了下来,睁大眼睛望着王婶,突然笑出声来:“王婶,我和您女儿是校友。” 她这话出,王婶也不由惊诧的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表情,再反应过来也跟着她笑,语气却流露出疑惑:“这……这……还真是巧,可是……思涵,你不是大少爷在法国留学时遇到的吗?怎么会在S大?” 王婶的话出,钱思涵唇角的笑容瞬间僵滞,她突然意识到王婶一定是误会了,错把她当成了卓烈炎在法国的女朋友。 “呃……我……我没去过法国留学,和卓先生也不是在法国认识的。”钱思涵这一刻的也显得有些尴尬,她不知道该如何向王婶解释这其中的关系,因为她和卓烈炎之间的关系,确实没有办法向其他人做出解释。 王婶当然很快也察觉出了异样,她知道自己一定是你说错了话,赶紧连声打圆场挽救此刻尴尬的局面。 “那也就是说,你和大少爷认识是在他回国以后。思涵小姐,这是好事儿,说明你和我们大少爷之间是有缘人呀。想想这些年,大少爷还从来没有带过女孩子回家,你是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