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没有开始,何来结束?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59章 没有开始,何来结束?

一出设计部的大门,不等钱思涵开口问,白灵菲已经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压低嗓音兴奋出声:“思涵,他……答应陪我一起去旅行了,不过炎的时间很紧,所以我们打算就近走走。” 钱思涵清澈的水眸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复杂,卓烈炎突然一夜之间改变了主意,难道和她昨晚那一通乱骂有关吗? 下一秒,她便甩头清醒清醒脑子,钱思涵呀钱思涵,人家本来就是情侣,去旅行又与你何干?你真以为自己几句话就能骂醒那个男人么? “那……你们打算去哪儿?要去多长时间?”钱思涵轻柔的问话带着几分试探,她告诉自己,看到灵菲表姐能够和卓烈炎继续往结婚的方向发展,她应该感到高兴,而且……卓烈炎如果陪伴灵菲表姐的时间多一些,那她的自由相对应的也会多一点。 “我们打算去云南,你听说过云南临沧市的沧源佤族吗?那里有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之称,原始佤族民居建筑风格、原始佤族风土人情……我想去那里走走看看。”白灵菲莞尔一笑,想到昨天晚上卓烈炎突然打电话给她,说愿意陪她一起出去旅行,她就兴奋的开始做起了功课,并考虑到男人的工作性质,体贴的在国内选择了好去处。 “听起来似乎不错,不知道你们计划去多久?云南的少数民族最多,若是要细细的体验风土人情,恐怕十天半个月……是少不了的。”钱思涵佯装不经意的道,其实她内心的真实目的只是想知道卓烈炎究竟会离开多久?只要一想到那男人随时随刻就有可能传唤自己,她的情绪就会受到影响。 “朱总这次不是给了我们半个月的假期吗?我不想浪费……”白灵菲唇角滋润着幸福,莞尔一笑,流露出满满的小女人妩媚:“有炎在身边,我突然希望这个假期能够变成一万年!” “啧啧啧……灵菲姐,你……你这也太肉麻了。”方若瑶不禁红了小脸,虽然她的性格也很外向,可若是让她当着外人的面这么赤果果的表达自己的情感,她还是会有些难为情。 “小丫头,你们现在还不懂什么叫恋爱,等你们爱上了一个人……就会知道这种感觉了。”白灵菲拍了拍她的脑袋,乐呵呵的笑道。 钱思涵意味深长的看了方若瑶一眼,好久没听她提起杨明皓这个人了,不知道毕业后这两人之间到底还有没有联系。 在人事部领完支票,白灵菲便先走一步,望着她匆促离去的雀跃背影,钱思涵竟有数秒的失神。 “思涵,你打算拿着这笔钱去哪儿?”方若瑶幽幽地问道。 “你猜?”钱思涵嘴角勾勒起一道漂亮弧度,卖了个关子反问她。 “你……不会真打算去非洲原始部落吧?”方若瑶还真是一语中的,猜中了钱思涵的心思。 钱思涵的笑容无限扩大,点点头:“知我者若瑶也!我还真的是很想去非洲的原始部落看看,应该对我们这一季的主题设计会有帮助……” “那你是打算和朱总同行吗?”方若瑶突然冲着她坏笑的眨巴眼睛,言语间流露出淡淡的暧昧气息。 “当然不是。不过……如果你没有其它打算的话,我倒是希望咱们俩能一块儿上路,非洲的原始部落从资料上看来确实有些野蛮,如果能有个伴儿还是能相互有个照应。”钱思涵望着她,从头到尾方若瑶都没说过自己旅行假期的打算,不知道这丫头心里在想什么。 “我……我恐怕不能和你一起去非洲了,因为我已经有了其它安排。”方若瑶回答的时候,脸颊不由自主泛起红晕,显然是有些心虚。 钱思涵清楚看在眼底,眸光倏地变得精亮,唇角亦勾起坏坏邪魅笑容,清了清嗓子,问:“方若瑶同学,请问你这次的行程安排里……还有一位叫杨明皓的男同学吗?” “呃……思涵,你……你别乱猜,我只是想去明皓的家乡走走,听说他母亲身体一直不太好,我……我想去看看。”方若瑶抬起食指放至唇边,嘘的一声是希望钱思涵能为自己保密,若是让朱总知道她拿着旅行经费去干自己的私事儿,指不定就要把她开除了。 “那……这一季的设计图你打算怎么办?”钱思涵没有反对,却也提出了问题。 “不是还有你和灵菲姐吗?你们任何一个的能力都远胜过我,我只管抱住你们的大腿就是了……”方若瑶压低嗓音,俏皮的眨眨眼。 “照我看来,你呀……天生就是做太太的命,所以你现在最好是烧香拜佛,让老天保佑杨明皓前程似锦,日后你这位杨太太就算是不用工作,也一样能够吃香的喝辣的。”钱思涵无奈的白了她一眼,却是拿自己这个不学无术没有上进心的好友没办法。 “我看好明皓这支潜力股,所以……我现在还得花费些时间和未来的婆婆处处,指不定在那穷乡僻壤的地方,也能找到创作的灵感也不一定。”方若瑶莞尔一笑,好不容易既有了钱,又有了时间,她一刻也不想再耽搁。 钱思涵见她心意已决,也只能笑着祝福,只是再想到自己的时候,唇角的笑意微微僵滞,看来这一趟非洲之行,她只能独自享受孤单了。 国际机场的玻璃门外,一辆黑色奔驰轿车缓缓停下,车门打开,一双修长的腿踩着黑酷铆钉鞋走了出来,凝滑的肌肤映衬着白衬牛仔短裤,惹火的热辣身材着实诱人。 “哥,我自己来就行了,这里停车不方便,你不用送我进去了。”钱思涵摘下脸上的太阳镜,太阳的金芒映照在她绝美如琼花般的容颜上。 “一路小心,记得每天电话报平安!”钱楷骏皱了皱眉头,听妹妹说要去非洲,他这心里怎么也觉得放心不下。 “知道了,哥,你快走吧,不然一会该开罚单了。”钱思涵不耐的挥手催促道,看着哥哥驾车渐行远去,她这才推着行李车,缓缓走进了机场。 登机手续办理处,钱思涵低着头正在包里拿护照,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疑惑转身回眸,没想到竟看见一双熟悉的眼眸,朱鹤轩唇角含笑,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钱思涵倏地睁大眼睛,似有些不相信自己所看见的,又抬手揉了揉眼睛,脱口而出:“鹤轩?你……你怎么会在机场?” “听伯母说你是今天的航班去非洲,她放心不下,正好我近期有行程,所以改期今天和你一块儿走。”朱鹤轩淡淡道,口吻云淡风轻,就像是说着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 钱思涵却是恍然大悟,这回她出门连哥哥都放心不下,可老妈白玉兰却显得格外的平静,出乎意料的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这时候她再回过头来想想,瞬间明白了姜到底还是老的辣,白玉兰显然是早有对策。 只是,钱思涵完全没有想到,白玉兰和朱鹤轩竟然私下里还有联系,这对于她而言绝对是件不妙的事情。 “鹤轩……”钱思涵还想说什么,可是男人却是嘴角含笑的将机票在她面前扬了扬,言外之意是木已成舟,她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 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到肚子里,钱思涵知道到了这个时候,自己再多说也是无益,还是不要浪费唇舌的好。 …… 当飞机划破云层,等待钱思涵和朱鹤轩的便是漫长的飞行,感觉到来自身侧的目光注视,依然让钱思涵感到浑身不自。 “朱鹤轩,你总盯着我看什么?我脸上写字了吗?”钱思涵侧眸睨向他,为了避免一路都被包裹在这股诡异气氛里,她干脆回眸与男人眸光相对。 “因为……你看起来很累,所以……我想你应该先睡会儿,一会儿到了吃饭的时候我会叫你。”朱鹤轩并不介意她连名带姓的叫他,只是淡淡一笑,温文如水,体贴的拿起毛毯披盖到她的身上。 钱思涵微微一怔,盯着男人看了好一会儿,缓缓道:“为什么同样的爹妈生出来,朱苒苒的脾气那么差,你的脾气却这么好?” “那得看是对什么人,有时候……我的脾气也会不太好!”朱鹤轩依然笑,深邃似海的眸光深处,却多了一份异样情愫,盯着她清澈的水眸不放,突然话峰一转,悠悠道:“我听说……苒苒现在的男朋友邱弘文,曾经追求了你三年……” “听朱苒苒说的?”钱思涵倒是很意外,朱苒苒会和自己的哥哥聊这些话题。 “谁说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邱弘文之间真的结束了吗?”朱鹤轩盯着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安静的等着她的回答。 “没有开始,何来结束?”钱思涵唇角勾勒着清冷浅笑,望着男人淡淡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