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 她在他眼中是最美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60章 她在他眼中是最美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徐徐降落,强大的躁音让钱思涵秀眉微蹙,缓缓睁开了眼睛。 “下机后会有司机来接我们,接下来……你打算去哪儿?”朱鹤轩温柔的嗓音传来,钱思涵的眸光不禁望向他。 “你要和我一起走?”钱思涵微微一怔,这男人不是说要到非州公干吗?怎么突然成了她的陪同。 “我答应过伯母要照顾你,答应老人家的话……当然要算数。”朱鹤轩笑笑,云淡风轻的道。 “可是……我要去的地方……应该和你不顺路。”钱思涵从随身的包包里翻出自己做的行程攻略。 只是还未等她拿稳,那个小本子便落入男人温暖的大手里,朱鹤轩拿着她的小本本翻开第一页,饶有意味的念出声来:“非洲第一站,刚果埃孔达原始部落,走进俾格米人的生活……” 钱思涵下一秒便从他的手里将旅程攻略夺了回来,同时赏了男人一记白眼:“都说了咱们不顺路,我要去刚果,你要去纳米比亚,所以……你还是去忙自己的公务吧,我能照顾好自己!” “不行!我也已经说过,答应过伯母要好好照顾你,做人最重要的是诚信,我不会做言而无信之人。”朱鹤轩耸耸肩膀,看着女人将小本本收拾进包包里,他的眼神和语气亦是无比坚定,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钱思涵的眉头不由蹙得更紧了些,此刻飞机已经开始在跑道在滑行,可朱鹤轩却没有妥协的意思。 “朱鹤轩,我是来这里找灵感的,你是来这里谈生意的,请你好好的思考清楚,咱们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是最重的要……”钱思涵耐着性子,再次开口。 “钱思涵小姐,刚才在飞机上的十几个小时,我已经思考得很清楚了,我们可以先陪你去刚果埃孔达原始部落,然后再去谈生意,最后如果时间充裕,我们还可以再去其它地方走走。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朱鹤轩安静的凝对上她的眼睛,嗓音依然温柔,却同样是坚定不移。 钱思涵完全没有说话的余地,飞机已经缓缓停稳,机组人员礼貌的向大家道别,坐在她身侧的男人已经擅自帮她拎起了包包,一个眼神示意,让她跟着自己走。 看着朱鹤轩背着她的旅行包,大步流行的朝着机舱口走去,钱思涵似乎也别无选择,只能紧紧的追随他的步伐而去。 出了机场已经有司机等候,钱思涵这个时候也感觉跟着男人好像确实比较方便,如果她是孤身一人,此时怕是还要在机场外排着长龙的队伍里等待计程车,现在便有车接上他们直奔刚果,确实要方便许多,而且在接下来的漫长非洲之行中,有一辆车可以代步,确实要方便许多。 …… 从飞机转汽车,一路奔波了两天,钱思涵和朱鹤轩终于到达了埃孔原始部落,这里生活着一群俾格米人。 没有酒店,没有旅社,最后她和朱鹤轩拿着丰厚的美金,终于在河谷西面的卡拉部落,在一位叫苏里的妇人家中安顿下来,还好他们俩的英文都还不错,用来正常沟通交流是没有问题的。 苏里是位热情的妇人,或许从头到尾她压根儿就没有看重那丰厚的住宿费用,她只是想帮眼前这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而已。 钱思涵好奇的打量着苏里家中的摆设,劳作的工具都是再简单不过的木制品,常用的杯碗也是石器打制而成,给人的感觉真的是太原始了。 “这里有蜂蜜酒,你们也来点儿吧?”苏里的唇盘看在钱思涵的眼里有些吓人,不过她清楚这里的女人都以唇盘为美,只是这种美……大概也只有原始部落的男人才懂得欣赏吧。 “谢谢。”钱思涵和朱鹤轩恭敬的接过杯器,轻啜一口,酒的味道带着特殊的蜜甜,味道还真不错,不过钱思涵深知自己的酒量,尝尝味道,意思一下也就罢了,不敢多饮。 她再看看身边的朱鹤轩,他的心情看起来极不错,比起钱思涵似乎还要兴奋得多,只见他将杯中的蜂蜜酒一饮而尽,随后又主动向苏里去讨,见他如此豪爽,苏里也开心不已,两人一边喝,一边热络的聊了起来。 “明天在奥菲河谷河畔会有庆典,如果你们喜欢的话,也可以一起去凑个热闹。”苏里笑着邀请了他们。 “什么样的庆祝典礼?”钱思涵有点感兴趣,一直以来她都知道,少数民族的活动特别热闹,想必原始部落亦是如此吧。 “是我们卡拉部落和加汤族之间达成了和平协议的庆典,明天所有人都会盛装出席,你们如果要去,也一定要打扮一下。”苏里看了一眼钱思涵,显得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可惜的是这位姑娘……太瘦了,怎么妆扮恐怕都很难漂亮。” 钱思涵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抬眸正好撞上朱鹤轩带着笑意的戏谑眼神,他还故意的配合着苏里的话,低笑道:“是啊!我也一直觉得她太瘦了,你们这里的男人……应该都不会看得上。” 这男人算是落井下石?还是幸灾乐祸?钱思涵忍不住赏了他一记白眼,如果要说到这些原始部落的审美观,她还真的难以苟同。这里的女人说是以丰腴为美,可是她们眼中的丰腴在钱思涵的眼里,根本就是……肥得离谱! 如果要让她身上堆着那么厚的横肉,她宁可丑死,也不想得到那些猛男的垂青。 “那……像他这样的,你们这里的姑娘会喜欢吗?”钱思涵水眸流转,冲着男人坏坏一笑,接着也望向苏里,甜声问道。 苏里的眸光再度将朱鹤轩由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咧嘴大笑:“这个……得脱了裤子看才知道。” 听起来好像色色似的话,却是让钱思涵红着脸差点笑得岔气,就连朱鹤轩自个儿也在尴尬中忍不住笑了,苏里见他们笑起来,就笑得更大声了,再看了朱鹤轩一眼,意味深长的道:“明天是我们卡拉部落重大的日子,如果想得到最美的姑娘垂青,就要将自己的力量展露出来,我们这里的姑娘……喜欢勇敢帅气的小伙儿。” 钱思涵睨了朱鹤轩一眼,低笑道:“将力量展现出来,说得应该是肌肉吧!看来明天你得穿得少点才行……” 朱鹤轩笑而不语,面对女人趣意的戏谑,只是笑着安静的注视着她。 …… 钱思涵望着自己身上的穿扮,纯手工的皮衣短裙,露出她白皙的皮肤和修长的美腿,苏里递给她一根木制长棍,她拿在手里呆呆的望着水中的倒影,头戴羽毛发饰,性感狂野的装扮为她整个人凭添了几分非洲神秘风情。 这也让她不由细细打量着头上的羽饰,并不贵重的饰品却能够展现出灵动的野性,在整个人的着着装搭配上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可以走了吗?”苏里的声音传来,今天她看起来也是盛装打扮,整个人看起来很兴奋。 “可以了。”钱思涵最后整理了一番,笑着从屋里走了出去,正好和从另一间木屋里走出来的朱鹤轩相遇,二人对视一眼。 朱鹤轩眸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艳,钱思涵的目光在落到男人流畅的肌肉线条上时,也微微一怔,倒是没有想到在长衫遮掩下,男人竟然还有如此好的身材,于是唇角勾起一抹笑,幽幽打趣道:“看来……你今天有希望被最美的姑娘看上了……” “真的吗?”朱鹤轩唇角勾扬,意味深长的反问道:“你的意思……是我有希望被你看上?” “……”钱思涵微微一怔,瞬间无语,在男人炙热目光的注视下,脸颊微微发烫,再反应过来先瞪他一眼,轻嗔:“你少拿我开玩笑,像我这么瘦的,在这里压根儿就不会有男人多看一眼。” “在我眼里……你就是这里最美的姑娘。”朱鹤轩的声音从她脑后传来,嗓音虽然很轻,却清晰逸入她的耳朵里。 钱思涵背对着他,被人当着面儿夸漂亮,她还真有些不太习惯,没有回头,故作轻松的丢下一句:“等回到了国内,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看着她娇小的身影跟在苏里大婶的身后飞奔而去,朱鹤轩望着她的背影久久没有移离,嘴里喃喃道:“丫头,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其实不论在哪儿,你在我的眼里……都是最美的那个,只是你的眼里……现在还没有我。” 奥莫河谷河畔,身着非洲原始部落服饰,皮肤黝黑的部落居民,个个盛装打扮,跳着劲爆的非洲舞,惊艳了钱思涵的眼睛,耳畔鼓点密集,乐声节奏强烈,不论男女老少,个个披着长发尽情在草坪中舒展身姿。 远远地,看见一位酋长装扮的男人站在一面大圆鼓上,被众多壮汉托举着行进,大幅度的动作,灵动的表情,充分展现出非洲原始部落的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