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女人的爱心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61章 女人的爱心

奥莫河谷部族文化丰富独特、民俗风保存的依然完整,而且他们热情好客,只要小心翼翼不要碰触到他们的禁区,都能够很和平友爱的相处。 就在卡拉族的男女老少们的欢歌热舞快要结束时,苏里突然匆匆朝着钱思涵和朱鹤轩的方向疾步走来,在她的身后涌动的人群似乎突然变得凌乱,顺着方向望去,钱思涵注意到有一个挺着大肚的女孩手捂在腹上,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异样。 这也突然让她意识到,那个怀着身孕还在热舞的卡拉族女子应该是要分娩了,就在此刻苏里也已经走到了他们的身边,只闻她雀跃的声音传来:“我的侄女马吉亚就快要分娩了,我们一起去为她庆祝吧!” 闻言,钱思涵微微一怔,虽然生孩子是喜事儿,可起码在孩子没有落地之前,应该还是令人担忧的吧?更何况原始部落里的医疗条件有限,她就算是想想也觉得担心,可是再看看苏里她们,脸上洋溢着都是满满的幸福。 空气里弥漫的尘土丝毫不能消减卡拉族人们的热情,钱思涵和朱鹤轩很快便跟着在苏里身后离去,路上他们遇见抱着狒狒的卡拉族男孩,他正用那双明亮的眼睛盯着在人群里与众不同的钱思涵和朱鹤轩。 钱思涵冲着他友好的点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几颗费列罗,那是她喜欢吃的,所以随身一直有带,匆匆走到路边递给那小男孩,男孩不敢接,反倒是他怀里的宠物狒狒,大大咧咧的伸出爪子,接过钱思涵手中的巧克力。 不过还未等狒狒来得及撕开金色的包装,爪子里的零食就已经被小男孩抢走,他出手迅猛果断,却在目光望向钱思涵的时候面露出腼腆娇羞之色,黝黑的皮肤也能看出几分红晕。 钱思涵原本还想和他聊上几句,可是看见苏里大婶的身影已经渐行渐远了,于是只能冲着那可爱的孩子莞尔一笑,便匆匆去追赶苏里的步伐。 “没想到你还挺有爱心……”朱鹤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嗓音温柔,睨向女人后脑勺的眼底盛着满满柔情。 只是未曾回头的钱思涵却是丝毫也未曾感受到,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苏里的背影,前面的人群太乱,她唯恐一不小心就会把人给跟丢了。 …… 前面的那间木屋里,年轻的姑娘马吉亚就要分娩了,门外则是以热闹的载歌载舞形式来庆祝她的首次分娩。因为在俾格米人的传统里,女人首次分娩是其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而这里的女性初次分娩年龄通常是15至18岁。 几个小时过去,终于在热闹非凡的气氛中,所有人听见了哇哇落地的啼哭声,这也让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钱思涵重重松了口长气,只是万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的一幕,马吉亚娘家的父母拉着马车木笼,等着门外接他们的女儿回家。 “苏里,他们这是要做什么?”钱思涵眸底闪过一抹不可思议的惧色,因为她看见他们将刚刚分娩后的马吉亚拖上了马车,像个囚犯似的关进了笼子里。 “她现在是一位Wale(意为初次分娩的哺乳期母亲),所以必须和她的丈夫分开。”苏里一脸正色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钱思涵微微怔愣,她还想接着问,却感觉到身侧有一只手轻轻握上了她的胳膊,朱鹤轩深邃幽暗的眸光正盯着她,眼神带着深意的提醒,接着他压低嗓音,用中文在她耳畔低吟:“思涵,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传统。” “可是他们……这是虐待!”钱思涵的眼睛里写满了惊恐,突然感觉到身体一阵发冷,虽然她也明白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文化风俗,更何况这里是原始部落,在来这里之前她就应该做好心理准备的。 “我们只是客人,要学会尊重主人的习惯。”朱鹤轩面色平静如水,耐心的再次提醒她。 钱思涵没有再说话,整个人完全变得沉默,微颤的身体却是暴露了她内心的情愫,在这个时候,朱鹤轩也没有再说什么,不留痕迹的轻揽过她的身体,让他掌心透出的温暖,传递到她的身体。 回到苏里的家,接下来一连两天里,钱思涵的情绪不再似初来时那般兴奋快乐,马吉亚的事情在她心里确实留下了阴影。 “思涵,不如……我们离开这里吧!”朱鹤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看见钱思涵不开心,他也高兴不起来,或许只有离开这里,才能让她忘记那一幕。 钱思涵还没来得及回答,正好马苏从房间走了出来,她的手里提着装满水果的竹篮,看见他们俩顺口带上一句:“我要去探望马吉亚,你们俩儿要一起去吗?” 闻言,钱思涵只有片刻的怔愣,随即很快就起身上前:“我去——” 朱鹤轩数秒的怔愣,眉头不禁微微皱起,望向钱思涵的方向:“思涵,你确定我们一定要去吗?” “我……想去看看。”钱思涵这两天心里一直惦念着马吉亚的事情,如果不让她去看看,说什么她也不能感到心安。 朱鹤轩看出她的坚持,不再说什么,苏里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两人眼底暗涌的潮流,一把拉上钱思涵的手,热络的道:“既然想去,那就跟我走吧!” …… 马吉亚的娘家距离苏里的家并不算远,步行十五分钟的样子就能够看见,不过就在距离马吉亚娘家还有一段距离的路上,他们遇见了一个人。 年青的卡拉部落男子正是马吉亚的丈夫,当苏里看见他的时候皱紧了眉头,冷喝出声:“吉寨,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想看看马吉亚和孩子。”吉寨是个壮实的小伙儿,他似乎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苏里,表情显得有些不太自然。 “你们不能见面,这是族里的规矩,等再过几年自然会把马吉亚给你送回去,你就回家耐心的等着吧。”苏里摆摆手,略显不耐的驱赶吉寨离开。 钱思涵秀眉不由再次紧蹙成团,好好一对小夫妻,却要无端分开几年才能见面,这……简直是太不可理喻了。 看见苏里已经走在了前面,钱思涵忍不住悄悄走进吉寨,压低嗓音善意的道:“吉寨,我现在要去看马吉亚,你有什么话想对她说,我可以帮你传话给她。” 闻言,吉寨不能置信的瞪大眼睛,再反应过来一把激动的握上了钱思涵的手,连声道:“请帮我转告马吉亚,说我爱她,我想见她和孩子,如果她也想念我,今天夜里请与我在莫奥河谷……我们第一次幽会的地方见面。” 他激动的模样不禁让钱思涵也受到了感染,从这个皮肤黝黑的精壮小伙子眼底,她看见了他们热烈的爱情,在心底深处不由暗暗涌上一股羡慕。 “我……一定会帮你把话带到。”钱思涵望着他坚定了点了点头,下一秒便被一股力量拖拽着离开,她回眸望去,朱鹤轩的脸色看起来可不怎么好。 “思涵,他是马吉亚的丈夫。”朱鹤轩远远的看见她和吉寨动作亲密,心情也随之瞬间跌入谷底。 钱思涵点点头,一脸正色的道:“我当然知道他是马吉亚的丈夫,他叫吉寨。” “你刚刚……都和他说了些什么?”朱鹤轩从女人的脸上看见的只有坦荡,紧绷的俊颜也渐渐舒缓开来。 钱思涵眼底闪过数秒的犹豫,摇摇头:“没……没说什么,我们只是随便聊了几句。” 只是随便聊了几句?朱鹤轩的眼神显然是不相信,从刚才看见的那一幕,他就觉得事情觉不是像钱思涵说的那么简单,可是显然女人不想说,这样他也不好再继续追问,只好就此作罢。 …… 走进马吉亚的家,初为人母的她已经被家人隔离起来,这是原始部落长久流传下来的习俗,当初为人母后的女子,至少要与自己的丈夫分离两年至五年的时间,因为这段时间内她们必须禁欲,要将身子养得更加丰腴,以便于以后的生养。 钱思涵跟在苏里身后,得幸见到了被囚禁于木笼里的马吉亚,那姑娘赤裸着上身,怀里抱着婴儿正在哺乳,虽然襁褓中的婴儿吃得很欢,可是初为人母的马吉亚眼底写满的都是落寞的孤独。 “马吉亚——”苏里送来了水果,笑意盈盈的走上前去。 可是马吉亚却只是淡淡睨了她一眼,依旧无精打采的表情,苏里随口说了几句叮嘱的话,便转身出了房门,钱思涵趁着这个机会迅速走到木笼旁,压低嗓音道:“马吉亚,吉寨让我给你捎来口信……” 她这话一出,马吉亚的眼睛瞬间就亮了,不能置信的盯着眼前这位肤种不同的女人,再反应过来环望四周一圈,压低嗓音道:“可是……他们把我锁在了笼子里,钥匙在我母亲手里,我根本出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