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他怎么会在这儿?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62章 他怎么会在这儿?

“钥匙的事儿……我来想办法,吉寨约你今晚到莫奥河谷,你们第一次幽会的地方见面。”钱思涵说完这句,便听见门外再度传来了脚步声,她避嫌的稍稍离木笼的距离远了点儿。 进屋的人正是苏里和马吉亚的母亲,马吉亚的母亲手里端着丰盛可口的饭菜,只见她走到笼边,娴熟的束腰里掏出一枚钥匙,接着便打开了木笼的门,亲自走进去将丰盛可口的饭菜摆放到女儿身边,无比疼惜的从马吉亚手里接过嗷嗷待哺的婴儿,孩子这会儿已经吃饱了,便轮到该让他的母亲吃饭的时间。 钱思涵的眼睛一直盯着马吉亚母亲的束腰,希望能够找机会从她那里偷过钥匙。 “马吉亚,慢慢享用你的美食,我们先把孩子抱走。”马吉亚的母亲笑着出声,走出木笼随即锁上了门,当她再将钥匙插回到束腰间的时候,钥匙的一角还露在外面。 钱思涵眸光流转,或许这就是上天给她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借口上前看孩子,口里一面夸着孩子好可爱,指尖却是灵活轻巧的从马吉亚母亲的束腰间取走了钥匙,大概是向来就不是很细腻敏锐,妇人竟丝毫未曾察觉。 也就在马吉亚的母亲和苏里转身的那一瞬,钱思涵迅速的将钥匙从木缝里塞进去,精准无误的落入马吉亚的手中,两个年青的女孩对视一眼,眼底同时漾起一道欣喜的笑容。 朱鹤轩注意到,钱思涵从马吉亚家回来的时候,情绪似乎突然间好转。 “嗨!有什么事情值得开心吗?”男人上前,看似漫不经心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钱思涵冲着他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却是顽劣的卖了个关子,故意道:“就……不告诉你!” 见她转身扭头就走,朱鹤轩却是生气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似乎生来就有这样的魔力,让他没有办法对她生气,有的只剩包容。 …… 半夜,钱思涵听见外面传来响亮的声音,是有人在喊苏里,向来睡眠浅的她一下子就被吵醒了,便再也睡不着。 脑海里不禁想到马吉亚和吉寨的事儿,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钱思涵听见苏里匆促的步伐踩踏在木板上,渐行渐远,她好像出了门。 没一会儿,朱鹤轩的声音在房门外响起:“思涵,思涵——” 钱思涵披上外套给他开了门:“鹤轩?你怎么也醒了?也是刚刚被他们叫苏里的声音吵醒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些不安,感觉好像有事情要发生。”朱鹤轩皱了皱眉头,从白天到现在,有些疑点一直在他心头,隐约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 钱思涵的眸光向外瞥去,一道黑影闪过来,吓得她尖叫出声:“啊!” 朱鹤轩条件反射的将她一把搂入怀中,二人再一细看,那道黑影竟然是一只狒狒,而狒狒的主人,那个钱思涵曾经给过他巧克力的小男孩削瘦单薄的身影也出现在他们眼前。 “是你?”钱思涵重重地松了口气,不过暗夜里这样诡异的气氛还是令她感到一阵莫名的压抑。 “有人说……是你暗地里帮且马吉亚和吉寨幽会,他们要惩罚你!”男孩的声音很轻很轻,轻的几乎要让人在这暗夜里感受不到他的存在,可是他说出的话却是让钱思涵和朱鹤轩瞬间僵滞。 朱鹤轩这一秒瞬间明白了钱思涵白天的情绪反差为什么会那么大,就算没有女人亲口吐出的答案,他也敢肯定这件事情就是她干的。 “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朱鹤轩没有半秒的犹豫,迅速回屋带上简单的行李,一把拽过钱思涵的手,拉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去。 钱思涵从他脸上的表情,也能看出事情的严重性,吱吱唔唔的道:“他……他们会怎么惩罚我?” “你别忘了这里是原始部落,他们会……杀了你!”朱鹤轩一脸正色的深凝她一眼,这女人到底有没有脑子,他早就警告过她,身处在别人的地盘,就必须尊重别人的风俗,像她这般感情用事,迟早会出大事。 钱思涵整个人完全傻了,这样严重的后果确实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她只是用自己的逻辑去判断别人的生活,难道她真的错了吗? 朱鹤轩利用关系动用了直升飞机,直接将他们从刚果这片原始森林送到纳米比亚,正好能够赶上纳米比亚这一季最大的珠宝矿床发行拍卖会。 钱思涵一路来都没有说话,她知道这一次给朱鹤轩添麻烦,她更不敢想像,如果这次真的是她独自一人会遇到什么样的结果。 …… 纳米比亚,高档的发行拍卖会场安保森严,而且要求必须着正装礼服方可入内。 钱思涵原本是不想来的,可是朱鹤轩说他陪着她在原始森林里过了好几天的苦日子,她必须补偿他才行,而补偿的方式就是做他的女伴,今天陪他一起到珠宝矿床的发布拍卖现场。 南非矿业是主办方,今晚的会场可以说不用多余的装饰也奢华无比,到处都摆放着各式名贵的的矿床,各色宝石就能晃花人的眼睛。 像这样的场面,钱思涵还真是头一次见,月色朦胧,宝石熠熠,为整个豪华会场蒙上相互辉映的柔美,一条香槟色的华美礼裙,将钱思涵玲珑有致的完美身材包裹的恰到好处,刚进会场朱鹤轩便遇见了熟人,不擅长应酬的她默默地独自一人走到角落的落地窗前,额头轻抵在玻璃上,望着远处被黑夜吞噬的大海。 “不知道马吉亚和吉寨现在怎么样?”钱思涵望着暗夜喃喃自问,虽然人已经到了纳米比亚,可是她的心却依然留在了那片原始部落,只担心因为她的唐突,会给马吉亚和吉寨带去更多的麻烦和痛苦。 夜间的轻风,不着痕迹地吹去了她细细的低语,一道高大欣长的身影不知何时在她身后停了下来。 “一声不吭就跑到非洲来了?看来你是真的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熟悉的低沉嗓音惊得钱思涵猛地回头望去,当看见身着剪裁合体的意大利西装的男人时,她的眼睛不禁瞪得更大了,卓烈炎?她不是做梦吗? 那男人正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合身的西装恰到好处地凸显出他健硕的体格及其修长的双腿,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直勾勾的盯着眼前这抹清淡身影,他单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正一步一步逼近她,高大颀长的身躯稳重的站到了落地窗前,直让她感受到整个呼吸里都充斥满了属于他的冷硬气息。 “你……怎么会在这里?”钱思涵目瞪口呆,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他此刻不是应该在云南吗? “那……你希望我在哪儿?”男人面无表情,丢给她一句淡漠反问,锐利的眼神却是能够让人窒息。 “我……我以为你应该在云南。”钱思涵清了清嗓子,调整呼吸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 卓烈炎斜睨了一眼站在落地窗前的女人,她今天穿的这条礼裙……很适合她,香槟色的简约礼裙,V字镶嵌纯钻花瓣肩绳,轻纱曼舞间貌似月光女神裙般液体流动的长裙,随风舞动的飘逸裙摆,散发出令人敬畏的高贵与大气,衣料看起来柔滑的就像女人的肌肤一般,闪闪发光,她今天还穿了一双与礼裙同色的半高跟鞋,站在窗边当夜风吹起她长长的裙摆,那姿态犹豫月光仙子一般迷人。 “跟我来!”男人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深邃的鹰眸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脚下的步伐却是已经开始移动。 “去哪儿?”钱思涵从男人的眼里,似乎看见了暗涌的情潮,脸颊微微发热,鼓起勇气反问道。 “我想看你脱掉它的样子……”男人磁性醇厚的嗓音幽幽道,一句简单的回答,却是让钱思涵有种浑身血液逆流的感觉,这男人是疯了吗?这里可是珠宝发布会场,他想干什么? “这里……恐怕不太方便……”钱思涵抿了抿唇,脚下就像生了根似的,未动分毫。 “我有说要在这里吗?如果你喜欢刺激,我倒也不介意……”卓烈炎突然上前,一把拽住钱思涵的手臂,如墨的黑眸紧紧的锁定她的双眸。 钱思涵的脸唰的就红了,她显得有些尴尬的道:“可是……卓先生……今晚我是鹤轩的女伴!” “女伴?别忘了你可是我的女人……”卓烈炎犀利的目光中有着一抹柔和,但言语中的冷淡却一丝也不见减少。 钱思涵拿开覆在自己手臂上的炽热大手,略显慌乱的提了一把裙摆,压低嗓音道:“你别碰我,我……自己会走!” 唯恐会被其他人看见他们之间的拉扯,钱思涵逃也似的进了拐角,随后便被紧随而至的有力大手一把环入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