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她的答案,他还算满意!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64章 她的答案,他还算满意!

钱思涵这句话出,男人的脸色立马黑沉下来,卓烈炎握在她纤腰的指尖不禁加重了力道,盯着她的鹰眸几乎要喷出火来。 “当着我的面也能无所顾忌的和其他男人玩暧昧,女人,背地里你们到底还做了些什么?”卓烈炎盯着她的脸,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是耐看的,精致的五官倒是其次,重要的是她骨子里透出来的清冷脱俗,是尤为难得的。 这一趟的非洲之行让钱思涵原本削瘦的身子又单薄了些,不过却丝毫未减她的美丽,感受到男人指尖带来的惩罚,钱思涵依然只是冷冷的回应了他的言辞:“卓先生真以为任何人都像你这么……厚颜无耻?我钱思涵也并非人尽可夫的女人。” 卓烈炎挑了挑眉,才缓缓的道:“既然是这样,看来有些话……我还是有必要要和朱家大少说清楚才是。” 钱思涵一怔,从他的怀里直立身体,直视上他炽热的双眸:“你要对鹤轩说什么?我们有言在先,不可以对任何人提及我们之间的……关系!” “女人,你紧张了!看来……那个朱鹤轩在你心里,也并非是全然没有感觉的!你……喜欢他?”卓烈炎不经意的模样淡然的道,修长的手指带着几分慵懒意味,漫不经心的撩拨着她耳际的发丝。 “没有!”钱思涵一口否认,面对他这种城府极深的男人,她永远都不能有半点的掉以轻心,别看野兽此刻表现的一派慵懒,可是当看见猎物的时候,他表现出的战斗力永远是你无法想像的凶猛,这一点……她深有体会! “很好!这个答案……我还算满意!”卓烈炎再一次强行将她梏桎进自己的怀里,带着几分霸道。 钱思涵回过神来,脸色有些苍白:“卓先生,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在他的怀里着实让她感到不安,只是她想用力推开他,却无奈被他强大的力量搂得更紧。 “一会儿出去后……你要跟我走!”卓烈炎低沉醇厚的嗓声在她头顶响起。 钱思涵愣了愣,再反应过来清了清嗓子道:“可是我今晚是鹤轩的女伴,我不能就这样走了!” “我陪你去和他打声招呼,然后再离开。”卓烈炎云淡风轻的口吻,就像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语气里甚至还流露出几分淡淡的戏谑。 钱思涵的脑海里似乎已经浮现出三人在一起的尴尬画面,情不自禁的开始心慌,眼睑低垂,盯着香槟色的裙摆,清冷的嗓音听起来也有些不自在:“卓先生为什么要让我跟你一起离开?刚才……你不是已经要过了吗?” 说到这个,钱思涵的脸颊一阵滚烫,脑袋也埋得更低了,不好意思与男人的目光相对。 “你未免也太小瞧了我……”卓烈炎的眸子闪过饶有兴趣的趣芒,不过却也掩饰的很快:“刚才只是饭前的开胃小菜,真正的主食还没开始呢!我只是想换个地点再继续,你不会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吧!” 他这话一出,钱思涵的小脸一阵白一阵红,这男人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些吧!刚才那么凶猛的索取,他还没要够么? “卓先生还真把这种事情当吃饭吗?一日三顿……我看你也不够吃!”钱思涵的轻嗔带着讥讽,眼睛却依然是没有多看男人一眼。 男人默默地盯着她绯红的侧面轮廓,唇角勾勒的邪魅笑容越漾越深,薄唇突然轻咬上她的耳根,幽幽道:“你这样抬举我,看来这几天我还真得卖力些才行,否则怎么对得起你的夸赞。” 这男人还真以为她是在夸他么?耳畔传来的暧昧气流,不禁让钱思涵的身子一僵,大脑回荡着男人刚才的话,突然意识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他刚才提到的是这几天……这是几个意思? “这几天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想让我未来几天的日子,一直和你在一起吧?”钱思涵杏眸睁得大大的,倏地抬头对视上男人的眼睛,完全顾不得之前的恼羞。 卓烈炎笑而不答,不过他的眼神已经给了钱思涵答案,没错,他就是在打她这个假期的主意! …… 夜更深了,风也更凉了。 钱思涵身上披着男人的外套,走了了VIP室,卓烈炎与她并肩而行,丝毫不顾忌外面遇到的每一个人的眼神,他就像高高在上,睥睨万物,主宰世上一切的神祗般,气势逼人。 才刚刚走出拐角,便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在会场前后张望,朱鹤轩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想必应该找她好一会儿了。 “鹤轩——”钱思涵清了清嗓子,主动朝着男人的方向走去,卓烈炎依然在她身边。 朱鹤轩闻声猛的回头,在看见钱思涵的时唇角正要扬起,却在注意到她身上的那件外套时微微僵滞,眸光再望向她身边,当看见卓烈炎那张熟悉的面孔时,脸上的笑意彻底褪去。 “卓总怎么会在这儿?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不是把这样的小事儿全都交给林助理打理了吗?”朱鹤轩没有忘记借着这个机会反将一军,虽然知道白灵菲即将成为卓烈炎的未婚妻,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卓烈炎对钱思涵有企图。 “朱少不会以为……我这次来非洲是为了参加这次的珠宝发布拍卖会吧?”卓烈炎唇角微勾,慵懒的抬抬手,冲着远处同样朝他挥手的男人打了个招呼,眼神这才缓缓回落到朱鹤轩的身上。 他这话一出,朱鹤轩确实有些意外,都在会场遇上了,难道卓烈炎还能说他不是来参加这次珠宝盛宴的吗? “卓总的意思……你这次来非洲是有其它公务?”朱鹤轩淡淡的反问道。 “谈不上公务,我是特意来接思涵回国的。”卓烈炎说话的同时,鹰隼狂狷的黑眸突然睨向身侧的女人,正好对视上钱思涵眼底的无措。 “是我哥……我哥让卓先生来接我回国,有点家务事……要大家一起商量,现在就等着我。”钱思涵的脑子幸好反应得快,刚才有那么一瞬,她在男人的眼底看见了一抹嘲弄,他是故意的,故意当着朱鹤轩的面想看她出丑,她绝不会那么轻易如了他的心意。 朱鹤轩眸底的神色错综复杂的变化着,看看卓烈炎,再望向钱思涵:“你哥为什么要叫卓先生来接你?” “咳……鹤轩你忘了吗?卓先生是我灵菲表姐的未婚夫,怎么说也快是一家人了,我哥开口请他帮忙也很正常!”钱思涵清了清嗓子,侧眸对视上卓烈炎那双诲暗如深的眸,水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像是在告诉男人,让他失望了! “朱少,人我就带走了,让你今晚缺了个女伴,真是……不好意思!”邪魅的笑容再度回落到卓烈炎的唇角,只见他完全不顾忌朱鹤轩的目光,一把拽具钱思涵的手,拉着她大步流星的离去。 …… 让钱思涵没有想到的是,从会场出来后,卓烈炎带着她回酒店拿了行李后便直奔私人停机场,压根儿就没有想像中的很黄很暴力场面出现。 私人飞机的大床上,钱思涵被强行禁锢在男人的怀里,耳畔清晰传来男人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从他均匀的呼吸声里,她听得出他睡着了。 可是,钱思涵却无法入眠,虽然很疲倦,可是她却失眠了,没想到这男人还真的把她从非洲给载回去了,只是不知道今天晚上当着朱鹤轩的面说的谎话,不知道哪天会被拆穿。 钱思涵始终坚定,纸是包不住火的,虽然之前在朱鹤轩面前应付的得心应手,可是她知道终有一天事情会被拆穿,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她想自己真的无颜在星光继续呆下去,也不好意思再见朱鹤轩。 男人沉重的身子动了动,粗粝大掌下一秒不经意落到钱思涵的腹部,隔着薄薄的衣料,她能也感觉到来自于男人的温度,还有属于他独有的气息,将她层层包裹,整个人沉陷其中。 脑海里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钱思涵不禁睁大了眼睛,为什么她越来越不再反抗他的霸占,甚至连排斥的成份也在一点点减少,这也算是一种习惯吗?难道她习惯了这个男人占有她的身体?这……肯定不是个好习惯!没来由的突然这么一想,也让钱思涵感到害怕起来。 “怎么还没睡?你这是不累吗?”头顶传来他低沉沙哑的声音,听得出睡意惺忪的感觉。 “已经困了,马上就睡。”钱思涵紧张的低声道。 下一秒,男人的长臂勾得愈发紧,让她娇小的身躯完全落入他的怀里,钱思涵亦没有反抗,自然的调整好舒适睡姿,缓缓轻闭上的眼睛。 面对自己眼下复杂的心理,钱思涵只能自己默默地承受,绝不想被男人看出一丝不毫的异样,不过对于她自己而言,未来的路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