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闪瞎了她的钛合金眼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65章 闪瞎了她的钛合金眼

金色的阳光穿破云层,再透过机窗玻璃,盛开在机舱内每一处角落,灿烂的光芒如同神圣的花朵,美丽而耀眼。 钱思涵迷迷糊糊间感觉到,一张脸正紧贴着人她的,亲近的他们可以清楚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倏地睁开眼睛,她的鼻子直接撞上了男人的鼻子,看着睡意惺松的卓烈炎皱了皱眉头,随即也睁开了眼睛。 “我……我们这……这是在哪儿?”钱思涵不自然的挪了挪身子,与男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过份的亲近总让她觉得尴尬不自在,她的话一出,接收到男人异样的眼神后连声改口道:“不,我的意思是……飞机什么时候可以降落。” “该降落的时候,自然会降落。”卓烈炎轻描淡写的一语带过,慵懒的伸了一记懒腰,眯着眼望向窗外的云层,在阳光的照耀下,白色的云朵也镀上了一层金色光圈,耀眼夺目。 “咱们不是回S市?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钱思涵略看看了皓腕上的手表,眼底闪过一抹疑惑,这次飞行的时间超过了上次她和朱鹤轩飞去非洲时所用的,而且已经超过了一个小时之久,所以她可以确定的是,男人极有可能不是带她回S市。 “正好趁着这个假期,我也要顺道去办点事情,过两天咱们再回S市……”卓烈炎轻描淡写的一句,完全就是一副他说了算的意思,根本没有问过钱思涵是否愿意。 “卓先生,这个……你是否也应该问过我的意思?”钱思涵下意识的有些抗拒,虽然自己和男人算是地下情人关系,可是她依然希望能够得到应有的尊重,更何况她自己的假期也有自己的安排,这是她的自由! 卓烈炎稍稍的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半眯着眼,半响才道:“听你的口气……是有异议?” “当然。我这半个月的假期原本就是为了秋季珠宝展找灵感,可现在……你不仅大老远从非洲强行把我带回来,而且还占用我的时间,这不公平!”钱思涵秀眉微蹙,立直了身子,一脸肃然的冲着他道。 大概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对工作上的事情会如此上心,卓烈炎瞬间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的神色:“你去非洲不就是为了找灵感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上次提到的这一季的珠宝主题应该是原始欲望,对吗?我要带你去的这个地方,或许更适合你找灵感。” 他这话一出,钱思涵眸光微怔,闪过一抹狐疑,对男人的话半信半疑,但是她却也知道,他向来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不禁对他口中的那个神秘地方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他到底会带她去哪儿? …… 当飞机降落停稳后,男人淡淡丢给她一句:“山里寒气重,带件厚实的衣服。” 钱思涵疑惑的瞥了他一眼,他们这是要进山吗?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还有……他刚才的那句话算是对她的关心吗? 她默默的注视着男人,只见卓烈炎打开了手机拨了号码,不知道是打给谁,不过从他的脸上,钱思涵看见了少有的温柔。 “秦伯,我是大卓,现在人已经到了新疆,如果路况顺利的话,今天天黑前应该可以进山……”卓烈炎的声音与脸色一样平静。 不过从他的话里钱思涵却是了解了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新疆?这个地方确实让她有些意外,还有她口里的那个秦伯又是什么人? 男人挂了一通电话,接着又拨了第二通,脸上的柔和褪去,表情看起来要肃然冷漠得多:“是我!这次的拍卖会进行的怎么样了?务必要想办法拿下那块钻石矿床,价格也必须控制在我们的预算值里。” “嗯,有什么事情再电话联络。” 卓烈炎简明扼要的交待完事情,几乎头也没回,磁性醇厚的嗓音幽幽传来:“女人,你看够了没?” 钱思涵不自然的撇开脸去,慌张的拿起自己的行李箱,不过下一秒便有保镖模样的黑衣男子从她手中将行李箱接了过去,她依然没有回眸再看男人一眼,却能感觉到来自于身后的那两道灼热目光。 看着她头也不回的匆匆朝着机舱门的方向而去,卓烈炎狭长的鹰眸缓缓半眯,嘴角不由的往上扬起,带着几分笑意,他就喜欢看见她落荒而逃的狼狈模样,映入眼底竟觉得有点儿可爱。 …… 一辆路虎Landrover已经在机场等候多时,看到这种越野车,钱思涵便能想像得到接下来的路肯定是不好走。 “你们几个留下来,不用跟着我们进山……”卓烈炎淡淡睨了一眼随行的几名保镖,眸光接着落到钱思涵身上:“还愣在那儿做什么?上车!” 钱思涵看着保镖已经将她和男人的行李箱放进车内,到了这个时候,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的上车了,只是对这种完全无法掌控的旅程,她提到嗓子眼的心始终无法落下。 车内的轻音乐悠扬响起,几次的经历让她发现,男人喜欢古典轻音乐,这种柔和温暖的音乐和他的形象相比,似乎完全搭不上线。 钱思涵悄悄地侧过头望向他,棱角分明的五官依然英俊得令人快要窒息,举手投足间流露出雍容沉稳的气质,下巴带着贵族般淡淡倨傲,目视前方,专注的驾驶着。 不过,此刻男人的脸色似乎又开始变得柔和起来,甚至能让人感觉到,他对即将要到达的地方有着一种向往的情愫。 “你现在总可以告诉我……我们到底要去哪儿?”钱思涵清了清嗓子,淡淡问道。 “天山。”卓烈炎没有回头,嘴角却扬起了笑意,语气里带着少有的轻松,这个地方似乎也让他整个人放松下来。 “你怎么会突然想到来这儿?不会是这里也置办了物业吧?”钱思涵在他的影响下,整个人也渐渐轻松下来,语气带着几分玩谑的趣意。 卓烈炎突然爽朗的笑出声来,侧头望向女人,意味深长的道:“还真让你猜对了,在这里置办了一个大大的物业……” 听他这么一说,钱思涵反倒觉得男人的话像是在开玩笑,可是若在这里没有购置别墅,他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这辆路虎越野车的性能非常好,坐在里面既宽敞又舒适,钱思涵打量着窗外的风景,越往深处走,愈是景色怡人,四周青山环绕,郁荫翠绿,不禁让她由心发出感慨:“依山傍水,还真是好地方,等有一天我存够了钱,也寻一处这样的好地儿颐养天年。” “如果你听话,我可以送你一套别墅,地方随你挑……”卓烈炎深邃的鹰眸注视着前方,漫不经心的脱口而出。 钱思涵面色微怔,再反应过来脸颊一阵发热,清冷道:“我喜欢自己用双手挣来的……” 虽然都是不经意随口吐出的话,可是当她直言拒绝了男人的美意时,卓烈炎还是忍不住侧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睨了她一眼。 被他这样盯着看,钱思涵自然能够感受到其间深意,她默默地在心里酝酿着,最后一咬牙,低沉道:“卓先生,有些话……我觉得还是应该和你说清楚。” “你想说什么?”卓烈炎锐利的眸底闪过一抹暗色,目光直视着前方,虽然声音不大,却能让人感受到暗潮汹涌。 “我想说……虽然我现在甘心受控于你,其实扪心自问,你真的并不欠你什么。”钱思涵撇开头望向窗外,她的声音很轻很柔,虽然是逃避开了男人锐利的眼神,可是平静镇定的语气能让人感受到她内心的坚定。 她的话瞬间令车内的气氛降至冰点,没有人再开口说话,卓烈炎安静的驾驶着车,任由诡异的气流在车厢内弥漫散开。 …… 时间一点点流逝,大概开了好几个钟头,钱思涵歪着脑袋靠着车窗,竟不知不觉中睡着了,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已落到西边,不过天边的绚丽彩霞却是耀眼夺目,这绝对是在大都市里不可能看见的美景,瞬间有种让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远远地,前面看见有人的踪迹,而且好像还是一群人,不禁让钱思涵的注意力转移那他们身上,那群人里多数都是孩子,正欢腾雀跃的朝着他们的方向挥手。 这些人……难道是特意在此迎接他们的吗?钱思涵眸底蒙上一层惑色,不过当看见卓烈炎缓缓将车停下,她便确定了这一点,只是让她意外的是,她好像看见男人笑了,而且还是咧着嘴的那种笑,着实闪瞎了她的钛合金眼。 没错!卓烈炎的嘴角确实挂着笑,压根儿都没有和钱思涵招呼一声,便径自下了车,从尾箱里拿出他事先准备好的礼物拎出来,随即一群孩子便黑压压的一片将他包围了起来,各个伸出小手向他讨要礼物。 钱思涵还没来得及下车,因为她已经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变、态男还会有如此一面,超乎她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