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邀请也变成赤果果的威胁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66章 邀请也变成赤果果的威胁

钱思涵呆怔的望着尾箱的方向,却闻男人突然朝着她大喝一声:“还愣在车上做什么?还不快下来帮忙。” 闻言,她这才反应过,赶紧解开安全带从车上下来,不过她这一下车,却是感觉到无数双眼睛落到她的身上,还没等她走到跟前,卓烈炎便一只黑包朝她扔了过来:“你把礼物给孩子分发了……” 这么一大包东西,钱思涵硬生生的双臂环抱着接了下来,腿下差点一个踉跄,这些礼物还真够沉的。 卓烈炎的话一出,这群孩子们已经掉头便将钱思涵层层包围,这样壮观的场面钱思涵还真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茫然失措的微微一怔,将目光投望向男人,卓烈炎此刻已经朝着等候在不远处的大人们走去。 这男人未免也太自大了吧,她既不是他的助理,也不是他的跟班,可他使唤起她来就像是使唤家里的佣人一样。 不过看着眼前这群孩子正眼巴巴的盯着她手里的包袱,钱思涵心里也懒得再做计较,一边打开包袱,一边笑着安抚着那些焦急等待的孩子们:“想要礼物的小朋友们,请大家自觉排好队,姐姐要开始发礼物了哦,人人有份,大家不要挤,遵守秩序,好不好?” 钱思涵还真没想到,自己原来也有当老师的潜质,没一会儿功夫便将这些小朋友制得服服贴贴,大家排好了队,轮流有秩序的到她手中领取礼物,当轮到最后一个小女孩时,她似乎并不急着伸手要礼物,而是睁着她那么灵动的大眼睛望着钱思涵,弱弱地问了问—— “姐姐,你是大卓哥哥的女朋友吗?” “咳……大卓哥哥?你们怎么会认识他?”钱思涵尴尬的轻咳两声,不答反问。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是不是大卓哥哥的女朋友?”那小女孩抿了抿下唇,虽然有些羞涩,目光却依然坚定的凝视着钱思涵的眼睛。 “我……不是他女朋友,我们只是普通朋友。”钱思涵摇了摇头,盯着小女孩继续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吧?你们怎么会认识大卓哥哥?” 钱思涵没有想到,卓烈炎在天山竟然会有如此亲近的一个称谓,大卓哥哥?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说什么她也不会相信这里的孩子是这样唤他的。 “天山的孩子都知道大卓哥哥和小卓哥哥,是他们给我们办学校,资助我们念书。大卓哥哥说不论男孩女孩都要念书,我要好好念书,长大去城市工作,那样就可以天天见到大卓哥哥了……”小女孩抿着小嘴儿笑了起来,从她的眼神里看见的全是对男人满满的崇拜。 闻言,钱思涵微微一怔,情不自禁认真将小女孩从上到下打量一番,轻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叫提克拉买买红,姐姐可以叫我小红。”小女孩莞尔一笑,主动牵上钱思涵的手,拉她朝着卓烈炎那一行人的方向走去,同时指着和卓烈炎聊得正欢的中年男人道:“那是我们学校的秦校长,他和大卓哥哥一样,也是个好人……” 钱思涵脑海里浮现出卓烈炎下飞机前打了那通电话,他口中的秦伯应该就是这位秦校长吧。 “秦婶,这位是大卓哥哥的朋友……”小红拉着钱思涵走到了他们跟前,秦婶看见钱思涵,顿时脸上笑靥如花。 “我叫钱思涵,很高兴认识大家。”钱思涵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确实很难放得开,幸而这些面孔都是友善的,也不会让她太拘束。 秦婶看了一眼身边的秦校长,意味深长的用胳膊肘碰了老伴一下,笑道:“老秦,咱们是不是应该先带着大卓和钱小姐进屋歇歇,瞧瞧他们这一路奔波的,只怕是累坏了,总得先带人进屋洗把脸,有什么话晚点再聊。” 被老伴这一提醒,秦校长也瞬间恍然大悟,他一见到卓烈炎就只顾着聊学校的事情,完全忽略了其它细节。 “对对对,瞧瞧我这老糊涂,先进屋,进屋……”秦校长露出难为情的笑容,夫妻二人遣散的人群,带着钱思涵和卓烈炎朝自己的住处走去,两个男人走在前面,秦婶和钱思涵慢悠悠地走在后面。 “钱小姐,是第一次来天山吧?”秦婶热络的握住钱思涵的手,一边走一边问。 “是的。秦婶应该也不是本地人吧?”钱思涵不难看出,秦校长夫妻是汉族人,长得与本地居民也有差异。 “是啊,当年大卓和小卓要在这里建办学校的时候,就找到了我家老头子,钱小姐有知不所,我家老头子出生于书香门弟,一直就是从事教育工作的,正好那年他从单位退休,孩子也大了,于是我们老俩口一商量,就来了天山……”秦婶的谈吐也能让人感受到是受到高等教育的。 “秦校长和您都是好人,难怪孩子们也都那么喜欢你们……”钱思涵莞尔一笑,像秦伯的秦婶这样年纪的人,还能够加入到边疆支教的行列中,其道德觉悟确实非常人能比。 “能为大山里的孩子们做点事儿,也一直是我们老俩口的心愿,只是我们是有心无力,办学校的光费那可是一大笔资金,如果不是大卓小卓,这个愿望只怕也很难实现。”秦婶笑了笑。 听见秦婶口口声声的大卓小卓,钱思涵的心底却如同刀绞一般,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秦婶口里的小卓指的应该就是云枫吧! “卓先生又是怎么会认识秦校长呢?”钱思涵心生疑惑,以卓烈炎的家境,和秦家应该并不会产生交集。 “这事儿还真要说是缘份,犬子和大卓曾是要好的同学……”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秦伯秦婶的家,在天山的六年,已经让他们习惯了当地的生活,一进门秦婶就热情出声:“大卓啊,这次你和钱小姐说什么也要多住几日,秦婶还从来没有见过你带女朋友来天山呢!” “咳……秦婶,我……我和卓先生……只是普通朋友。”钱思涵不自然的轻咳了两声,眼睛望向不远处的卓烈炎,男人脸上的表情却是极其平静,就像什么话也没有听见似的。 秦婶愣了愣,看看钱思涵,再看看卓烈炎,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很快便又笑了起来。 “好好好,秦婶明白了,女孩子嘛……多少都还是有些害臊。” 明白什么呀?钱思涵微微一怔,从秦婶脸上的笑容里,她看见的明明就是另外一层意思,显然秦婶是误会了她和卓烈炎之间的关系。 就在钱思涵还想出言解释的时候,秦婶抢先一步说话了:“你们自个儿随意的先转转,我去给你们准备吃的。” …… 天山雪岭,东西绵延一千多公里,雪岭云杉是天山林海中特有的树种。 天还没亮,钱思涵便被敲窗的声音吵醒,熟悉的磁性嗓音从窗外传来:“如果不想错过这世上最美的日出,就赶紧起来!我在车上等你,五分钟……你不出来我就走了!” 明明是友好的邀请,从男人嘴里说出来也变成了赤果果的威胁,钱思涵迷蒙间也忍不住翻了一记白眼,不过却是一溜身的起了床,世上最美的日出?听起来确实很诱人。 五分钟不到,钱思涵便爬上了男人的车,卓烈炎淡淡瞥了一眼素面朝天的女人,天生丽姿果然是好,比起那些不化妆不敢出门的女人,能节省不少时间,虽然心里是这样想,可男人脸上表露出的依然是漠然神情。 外面的天还是黑乎乎的,男人打开远光灯,小心翼翼的行驶在山路上,径自朝着山顶的方向驶去。 “咳……没想到……你和我想像中……差这么远。”钱思涵坐在位置上,经过昨天从小红和秦婶嘴里听说的那些事儿,也不禁让她对男人不为人知的一面有了了解,这些了解也让她对他凭添了几分好感,不自觉的在心中为他加分。 “你想像中?哦?我倒是有兴趣知道……你想像中我是什么样子的?”卓烈炎一面开车,漫不经心的淡淡瞥她一眼。 “呃……这个……不好说。”钱思涵还真被他的这个问题给难倒了,难不成她还真告诉他,之前一直觉得他根本就是个变、态。 卓烈炎饶有意味的看了她一眼,既然她说不好说,那他也没有要继续勉强她的意思,没有再接着这个话题问下去。 当车开到半山腰的一块平地上停了下来,前面的山路得由他们自己登上去,这里半夜的温度很低,钱思涵庆幸自己穿了件羽绒衣上来。 卓烈炎的准备很充分,随身还带了手电筒,他们一路走上去倒也还算顺利,遇到崎岖坎坷的地儿,男人总会伸手拽她一把,虽然他看上去并无任何意思,可掌心传来的温度,却一直传递到钱思涵的心口。 …… 当一轮红晕从东方地平线升起,仿若染红了半壁山河,美得令人陶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