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失控的情况极少见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67章 失控的情况极少见

钱思涵和卓烈炎并肩坐在巨大的青石上,她睁大眼睛张大嘴,望着徐徐升起的那一轮红日,清晨红日、高山白云,构成一幅如此壮观,美丽却不失细腻的图画!大自然的美令人沉醉,好长时间过去,依然没有人开口打破空气中的这份宁静。 直至日头升高,钱思涵侧眸望向身侧,眸光微怔,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原本坐在她身边的男人已经慵懒的躺下,闭着眼睛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闭目养神,他高大的身体占据了巨石的一大半位置,压根儿就留给她一块小小角落。 身处巍巍天山深处,上来的时候天黑倒是不曾察觉,眼下再放眼望去,雪岭布满了云衫,根根苍劲挺拔、一片青翠、攀坡漫生、绵延不绝,犹如一道沿山而筑的绿色长城,随着微风吹过林海,松涛声声,绿波起伏,其势如潮。 “真美啊!”钱思涵忍不住发出感叹,这里的美不似江南的秀美,而是一种气势磅礴的壮美。 哪怕是她情不自禁的发出感慨,也不见躺在青石上的男人有半点动静,这也不禁让钱思涵的注意力再度回落到他的身上。 “卓先生,卓先生……”钱思涵试探着轻轻推搡他两下,男人却是依然没有反应,想必是真的睡着了。 可是这天山雪岭的气候着实有些冷,刚才沉醉于美景之中,倒是没有察觉,这会儿回过神来,她才感觉到自己早已是手脚冰凉,而男人就这样大大咧咧的睡在青石上,身体肯定也凉透了。 这样想着,钱思涵的小手情不自禁的探向男人的手掌,想试试他的体温会不会太凉,不想她的手刚刚触到男人的手掌,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小手便被他的大掌反握到手里,男人稍一用力,她整个人便跌入他的怀中。 显然卓烈炎是故意和她开了个玩笑,只是男人还没来得及笑,却是已经将眉头皱紧,盯着她略显苍白的小脸冷声道:“手怎么这么凉?不是告诉过你多穿点衣服吗?这儿可是天山雪岭……” 钱思涵微微一怔,这才意识到小手被男人的大掌包裹着,竟然是那么的温暖,可是……她明明穿的就要比他多呀!可是体温却比他凉得多。 “我穿的一点儿也不少,这么厚的羽绒服,倒是你……穿这么少也不冷,简直就是个怪物。”钱思涵不自然的将小手从男人掌心抽离,他的目光注视总是会令她心跳加速,迫使她心虚的撇头避开了他的眼睛,佯装不经意的淡淡道:“时候不早了,我们是不是也该下山了?” “走吧!”卓烈炎欣长的身躯缓缓站立起来,随性自然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率先走在前面。 山里的天气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天上明明还挂着太阳,头顶却偏偏下起了雨,雨滴越来越大,也让原本慢悠悠在山道上走的二人一路小跑起来。 钱思涵的身子原本就透着冰凉,这场雨再一淋,一连打了好几个阿嚏,显然是受了凉。 闻声,跑在前面的卓烈炎回过头来,眉头再次紧锁,突然倒回来几步朝着钱思涵的方向伸出了手,钱思涵微微一愣,不过还是顺从的将手递到了男人的掌心,让他的温暖包覆着自己,瞬间似乎也感觉着不是那么冷了。 车就停在前面的空地,二人一前一后的上了车,卓烈炎面无表情却利落的开了暖气,瞥了女人一眼:“把外套脱了。” 闻言,钱思涵微微一愣,总之听见脱这个字眼就让人联想翩翩,不过男人接下的口吻就变得更冷了:“你最好是动作快点儿,一会儿外套浸透了里面的衣服,恐怕就真得感冒了。” 这时候才算是明白了男人的意思,钱思涵迅速的脱去了外套,虽然里面也穿得单薄,可是因为车内开了暖气,倒也不至于觉得冷。 卓烈炎自个儿也褪去的湿透的外套,眸光漫不经心的朝着女人的方向瞥去,她里面穿的是件性感一字领的蕾丝衫,漂亮的蝴蝶锁骨一览无余,雪白的肌肤上还残留着他前两天留下的痕迹,虽然颜色已经淡去,可却似勾起了许多令人回味的画面。 “我……脸上有东西吗?”钱思涵察觉到男人一直盯着自己,脑子却没往歪处想,睨向他疑惑出声。 “你脸上沾了脏东西。”卓烈炎镌刻的俊颜带着一惯的淡漠,坐在原位一动不动,朝着女人勾勾食指:“过来!” 钱思涵心有疑惑,先抬手自个儿在脸上抹了两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脏东西,可是男人说的话看起来不像说谎,她犹豫数秒,还是将身体渐渐靠近他。 卓烈炎缓慢慵懒的抬起手臂,大手不是落到她的脸上,而是绕到了她的后脑勺,掌心从后面强制将她推向自己,岑冷的薄唇毫无征兆的覆上了她柔软的唇瓣,突如其来的感觉如同电击一般。 “唔——”钱思涵喉咙逸出一声破碎申吟,她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小插曲。 热吻越来越激烈,卓烈炎的灵舌娴熟轻巧的撬开了她的贝齿,带着狂野的掠夺着她丁香中的甜美,如同洪水猛兽一般汹涌,呼吸也随着这汹涌的热潮变得急促起来,钱思涵完全无法招架他的攻势。 不知不觉,钱思涵的衣衫已被扯到了胸下,滑腻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透着微凉,而男人射向她的目光却是灼热得快要将她燃烧。 卓烈炎只觉得额头上的青筋也变得不受控制,太阳穴突突突的直跳,一股热血仿若要冲破脑门似的感觉,他并非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早就过了冲动的年纪,这种不受控制的情况极是少见,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急促的想要褪去她身上的束缚,每一寸肌肤的触感,都让他的呼吸快要窒息。 他从来没有如此渴望过一个女人!他的薄唇覆上她的唇,辗转反侧,钱思涵竟也少有的没有反抗,她自己也说不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好像是……默许了男人的侵、犯。 不巧的是,男人的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响起,打断了车内暧昧的气流。 “该死!”卓烈炎忍不住心中低咒一声,谁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骚扰,来得还真是时候! 岑冷的薄唇离开了她的红唇,卓烈炎略显艰难的挺直背脊,深呼吸后吐了一口长气,这样有助于他平息情绪,才不至于一会儿拿起电话后破口大骂。 温暖的温度突然从身上消失,钱思涵裸、露在外的肌肤甚至是刺目,她脸颊滚烫的仓促整理好凌乱的衣衫,佯装淡定的将头撇向窗外,听见男人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秦婶,我们很快就回来!”原来电话是秦婶打来的,一大清早发现他们不见了,这才焦急的打来电话问候。 卓烈炎匆匆挂了电话,目光再凝望向身侧的女人,钱思涵却是撇脸望着窗外,没有与他眸光相对。 “刚才,你也想要……”磁性沙哑却略带趣意的声音从身侧传来,不难听出其中流露的坏坏笑意。 “你胡说!”钱思涵脸颊滚烫,却是不得不回过头对视上他的眼睛果断反驳。 卓烈炎选择了沉默的望着她,他眼底流露的邪魅坏笑,仿若是精准无误的看穿了女人的心思,瞬间让钱思涵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甚是尴尬。 “秦婶在家等着,我们快下山吧。”钱思涵清了清嗓子,佯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清冷道。 虽然佯装镇定,可是钱思涵压根儿就不敢直视男人的眼睛,她心里清楚知道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清楚知道他……即将是灵菲表姐的未婚夫。 卓烈炎坐在原位,半眯着狭眸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的侧面轮廓,她清丽的小脸沐浴在金色晨光下,虚化得更加温柔生动,如同潺潺的清泉,奇异地拨动着他心底最深处的那根弦。 没有再说一句话,发动机的声音已经响起,卓烈炎踩下油门,路虎朝着山下疾驰而去。 …… 车停稳在院子里,外面的雨势似乎越来越大,钱思涵看见一抹娇小身影撑着雨伞朝这边奔来,正是昨天见过的那个叫小红的女孩,她娇小的身子撑着一把比她还要高大的雨伞,摇摇晃晃的样子实在可爱。 钱思涵打开车门钻到雨伞,顺势从小红手里接过雨伞,一并帮她也撑上。 “姐姐,还有大卓哥哥,不能让他淋坏了。”小红关切的眼神一直盯着车门的另一边,男人还没从车内下来。 钱思涵不得不承认男人的魅力,连五六岁的小女孩眼里都只有他,可是她们手里现在只有一把雨伞,所幸的是这把雨伞很大,足够容纳三个人。 在小红殷切的目光下,钱思涵一手牵着她,一手撑着雨伞,走到了驾驶座门外等候,卓烈炎从车内出来,娴熟自然的从钱思涵手中接过雨伞,同时俯身将小红一把抱起,笑问:“丫头,下这么大的雨,你怎么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