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 是他不知廉耻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68章 是他不知廉耻

小红被男人抱在怀里,腼腆的红了脸,稚气的声音传来:“大卓哥哥,你好久没来看我们了,学校的同学们都想你呢!” “鬼灵精,恐怕是你最想大卓哥哥吧,你上次寄给我的礼物很漂亮,谢谢!”卓烈炎的语气出奇的温柔,这样的他与平日展现在外人面前的,完全就是判若两人。 “那条项链是我自己做的,做了两条,我一条,大卓哥哥一条。”小红笑靥如花,小手从颈部掏出一条红绳,这是一条简易项链,却在瞬间吸引了钱思涵的眼球,吸引她的不是那根红绳,而是与红绳遥相呼应的翠绿吊坠。 “这……是什么?”钱思涵指了指那块绿色,问着小红。 “虎耳草,在山里采的。”小红笑着应道,落落大方的取下她的宝贝项链,递给钱思涵。 钱思涵握着这片灵动草叶,这种虎耳草有点儿像缩小版的荷叶,只是上面布满了金丝,而且小红用它来项链,显然也是经过一番加工的,否则一片叶子被人这样折腾,指不定早就烂成什么样了。 “这叶子上是镀得一层什么?”钱思涵细细的摸着那片虎耳草,感觉得到表面过于光滑的细微异样。 “叶子上面我滴了白蜡,这样比较好保存。”小红稚气的小脸莞尔一笑,接过钱思涵还回来的项链,又重新挂回到脖子上。 虽然打着雨伞,可是风雨太大,钱思涵和卓烈炎身上还是湿透了,刚走到门口中,小红便冲着屋里嚷嚷开了:“秦婶,快开门呀!大卓哥哥他们回来了。” 门“吱”的一声开了,秦校长开了门,从卓烈炎手中里接过雨伞,帮忙收起,秦婶此时也匆匆走了出来,连声道:“这两孩子……一大清早去哪儿了?下这么大的雨该淋坏了,快快快……进屋换身衣裳,当心一会儿该感冒了。” “秦婶,我们去看日出了……”钱思涵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她的话出,不禁让秦右刚和老婆眸底同时闪过一抹异色,特意是秦婶,意味深长的看了卓烈炎一眼,低笑道:“看日出本是浪漫的事儿,若是感冒可就不好了,你们呀……赶紧各自回屋去换衣服吧!” “是,秦婶。”卓烈炎仿若偷吃糖果被抓到了孩子般,神情显得有些局促不太自然,将怀里的小红放落到地上,进屋后径自回了房间。 钱思涵再将自己由上至下打量了个遍,裤管还滴着水,就连身上的羽绒服也变重了,礼貌的再和秦婶夫妇打了声招呼后,她也回了房,却突然发现……她的行李箱并不在自己的房间里,这才想起来昨天是卓烈炎去车里拿的行李箱,大概是一并拎去了他的房间。 …… 卓烈炎的房间就在她隔壁,钱思涵忐忑不安的走出了房间,走到隔壁敲了两声门:“卓先生,我的行李……在你房间里吗?” 里面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门没关,进来吧。” 闻声,钱思涵硬着头皮推门走了进去,房间里的摆设虽然很陈旧,但很整洁干净,她一进门便迎视上了男人饶有意味的眼神,这样的眼神总是会让她不由自主的红了脸,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其实他们之间已经并不陌生,可每每遇到他灼热的目光,依然会让她心跳加速。 “我来拿我的行李!”钱思涵清了清嗓子,眸光转移环扫一圈,终于在房间的角落看见了自己那只粉色的皮箱。 “你身上也全湿透了,赶紧脱下来换了……”卓烈炎旁若无人的宽衣解扣,看似漫不经心的淡淡提醒道。 他这话一出,钱思涵的脸颊就更似红透了的苹果,这男人是要让她当着他的面换衣服么?呃……她还没有那么放得开! “我……回自己房间换。”钱思涵再度不自然出声,就算浑身淋湿了,那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你身上还有哪里我没看过?”卓烈炎似是看穿了女人的心思,带着淡淡戏谑,上身的衣衫早已褪尽,呈露出精壮结实而流畅的肌肉线条,他倒是没有多看她一眼,而是自顾个儿的开始接着脱长裤。 显然,男人应该是很注重健身的,他健硕的身体每一处都闪烁着结实的光芒,让钱思涵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被他吸引,若有所思的眸光下意识地随着男人移动,渐渐竟然无法移开视线。盯着他结实的胸膛猛瞧,瞧着瞧着,原本发烫的小脸只觉得快要燃烧起来。 正在换衣的男人像是有所感应,突然抬起头来,凌锐的视线迅速且精准无误地锁住她的美眸,钱思涵这一刻只觉得自己快要窘死了,她脸上眼底浮现的窘迫神色,不禁让男人眼中闪过一丝笑谑。 “还想继续看下去?现在是不是该轮到我来欣赏了?”卓烈炎声音异常的沙哑,却醇厚,如醇酒般醉人,他的眸光深邃如子夜的天籁,却闪动着骇人的光芒,喉咙深处发出的沙哑充满着深沉和贪婪。 钱思涵的脸红的像柿饼,她撇开脸迅速的迈开步伐走到墙角扶着行李箱便往外推,同时轻嗔丢下一句:“谁要看你来着?是你自己不知廉耻,当着人的面儿随便脱衣……” 丢下这句,钱思涵带着她那一身湿漉漉,逃也似的离开了男人的房间,压根儿连头也不敢回,却听见身后传来男人少有的爽朗低笑声。 从卓烈炎从房间逃出来后,钱思涵的步伐却明显慢了下来,含羞带涩的抿了抿小嘴,唇角漾起一抹似是甜蜜的浅笑,虽然刚才那幕着实令人有些尴尬,可心底却莫名油升起一股小甜蜜,这种感觉对于她而言,也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很复杂,却又有种难以言喻的温馨。 …… 山里的天气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钱思涵和卓烈炎看完日出回来还是大雨磅礴,可没一会儿雨就停了,天边的七色彩虹将人的心情全都映照得美美的。 卓烈炎换过衣裳很快便随秦右刚一起出门了,钱思涵向秦婶打探,男人和秦校长好像是出门为学校办事儿去了,一直到晚上天黑,也没见他们回来。 钱思涵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虽然这里的环境极好,依偎着幽幽青山,潺潺瀑布流水的声音动人心弦,可是当没有卓烈炎陪在她身边的时候,她竟然会有种失去安全的感觉,这个念头从脑海里一闪而过,不禁令她身体一僵,微微怔愣。 钱思涵啊钱思涵!你这是怎么了?世上的男人千千万,唯有他和你之间是不可能的…… 钱思涵啊钱思涵,你忘了自己扮演的角色吗?他的真命公主可是你的灵菲表姐…… 一声声警铃在心中响起,钱思涵暗暗对自己敲响了警钟,她绝不允许自己就这样沦陷下去。 内心纠结的斗争,钱思涵竟在这般复杂的情绪里不知不觉睡着了,朦胧间似乎到有人钻进了她的被子,还未等她睁开眼睛,便闻到了属于卓烈男身上独有的那股淡淡龙诞香。 “你……你怎么来了?”钱思涵压低了嗓音,半夜三更的,她可不想惊动秦校长和秦婶夫妇,而且如果让他们发现了,也不免会将她自己陷入无比尴尬的境地。 “别动!”卓烈炎低沉的声音透着沙哑,黑暗里钱思涵看不清他的脸,也不知道他此刻是怎样的表情。 “你回自己房间去,我担心秦婶他们会发现……”钱思涵的声音更低了,在他的怀里轻轻挣扎了一下,柔声的轻言道。 “你若是再动……我可真不能保证不会惊动他们。”黑暗中,男人沙哑的嗓音更加低沉。 钱思涵明显的感觉到了男人紧贴着她的身体起了变化,也让她紧张的不敢再动分毫,小心翼翼的压低嗓音道:“这么晚才回来,累坏了吧……” “就算再累,干你……的体力还是足够的。”卓烈炎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呢喃,毫不遮掩的赤果果暧昧,不禁惹得钱思涵身子微微一颤,不敢再吱声,乖乖地躺在男人怀里一动也不敢动。 这还是头一回,他们俩人睡在同一张床上,而且身体还如此紧密相贴,却什么也没做。 虽然心跳怦怦加速,可是钱思涵的情愫却从来没有如此宁静过,温馨和谐的感觉,竟让她感觉特别的舒服,温暖亲切,就好像他们真的是在一起的,不论是身还是心,全都融在一起。 “我们明天离开!”卓烈炎的声音听起来睡意全无。 “这么快?”钱思涵微微一怔,脱口而出,这一趟的行程竟然真的只有两天的光景,来之前原本还带着排斥的心理,可没想到来之后,竟然会有种舍不得离开的感觉,到底是舍不得离开天山雪岭,还是舍不得……与他独处的日子?她不敢细想这个问题。 “怎么?你觉得太快?”卓烈炎低沉的嗓音竟透着几分戏谑笑意,搂着她的手臂下意识的紧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