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这不公平!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69章 这不公平!

黑暗中,钱思涵虽看不清男人脸上的表情,却能看清楚他那双如辰星般璀璨的鹰眸,哪怕是在夜里,依然能让人一眼就注意到。 “没……没有,只是有些意外。”钱思涵清了清嗓子,佯装淡然自若的道:“跑了这么远的路,原以为你会在这里折腾很久。” “折腾很久也不可能,你我都还有工作,更何况……我和菲儿很快就在订婚了,这之前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卓烈炎的声音亦同样平静。 可是他的话却让钱思涵的身体僵硬,原本轻松的情绪瞬间变得压抑,暗夜中那双明亮的双眸,也随着男人后面那句话黯淡下去。 “卓先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卓烈炎似是感受到了怀中女人细微的变化,片刻沉默后,才缓缓出声:“你说!” 钱思涵自个儿却是也沉默了数秒后,细柔的嗓音才缓缓从喉底逸出:“你和……云枫兄弟之间的感情是不是特别好?” 虽然在此之前,男人曾经警告过她,不许她再提云枫这个名字,可是钱思涵也知道,这个心结他们都必须解开,其实何曾只有他听见云枫的名字会心痛,她亦是如此,只是……意外已经发生,谁也无法改变! 她突如其来的问题确实让男人有些意外,钱思涵看不见他的表情,可是却能够感觉到他高大的身躯变得僵硬,接下来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在暴风雨来临之前享受着最后的宁静。 空气瞬间仿若凝固,暗夜里除了细微的呼吸声,便再也听不见其它声响,不过令钱思涵意外的是,这次男人在听见云枫的名字后表现出的平静。 “你觉得呢?!”卓烈炎半响后才丢回一句淡淡反问,不过语气却明显的冰冷下来,一字一句如同磐石,重重的撞击着钱思涵的心脏,几乎令她窒息。 “不论是在半山别墅,还是在天山雪岭,你们的名字永远都连在一起,我能够感觉到,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一定特别好,你们之间有太多共同的美好回忆。”钱思涵壮着胆子,勇敢的仰面望向黑暗中那两道闪烁的精光。 “女人,你这是在提醒我……对你真的太仁慈了……”卓烈炎的声音变得更加冰冷,恢复了他以往的漠然,这种疏冷的森寒气息,不禁令钱思涵打了个寒颤,仿若回到了初识他的时候那种感觉。 “云枫走了,大家都很痛苦,可若是要让活着的人一直受惩罚和煎熬,这……也不公平。若是云枫能在天有知,他也不会开心。”钱思涵轻闭上眼睛,轻颤的嗓音透着少有的绝望,她不是个柔弱的女人,也不想让人男人看见她的脸颊滑落的两行清泪。 卓烈炎没有回应,钱思涵感觉到他搂着她的手臂又是一僵,半响都没有动弹,她也没有说话,两人之间貌似陷入了僵局。钱思涵猜不透男人心中的想法。 …… 清晨,钱思涵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未睁开眼整个人就已经吓得坐起来,如果让秦婶看见她和…… 呃!她再定睛一看,床的另一侧哪里还有卓烈炎的身影?男人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的,这种感觉竟让她心口一松,顿生一种空荡荡的感觉。 “思涵姐姐,是我……”小红稚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拉回了钱思涵的思绪,这一大早的小红那丫头跑来不知是有什么事? “小红,你怎么来了?快进屋……”钱思涵一边说话,一边匆匆从床上爬了起来。 房门被人推开,一颗小脑袋从门外探了进来,小红那双灵动的大眼睛闪烁着几分神秘精芒,她的模样不禁让钱思涵眼底闪过一抹惑色。 “小红,你找我有事儿?”钱思涵盯着那小人儿,带着几分试探口吻淡淡道。 小红重重点下了头,突然从脖子上取下那条对于她而言极其珍贵的项链,递向钱思涵:“思涵姐姐,这个……送给你!” “送给我?为什么?”钱思涵知道这条虎耳草的项链小红做了两条,一条送给了卓烈炎,还有一条她自己留着。 “因为我有件事情……想求你!”小红抿着小嘴,羞涩的模样更显出她的可爱,小脸蛋红扑扑的,睁着那双灵动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钱思涵。 “……”钱思涵微微一怔,她实在想不出这丫头能有什么事情求自己,同样直勾勾的盯着她,等着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思涵姐姐,你知道你和大卓哥哥在同一城市,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帮我好好照顾他,别让他工作太辛苦,饿了一定要好好吃饭,他的胃不太好……”小红歪着小脑袋,小大人似的一句句叮嘱着,她的话却是让钱思涵的眼睛越睁越大。 这小丫头还真是人小鬼大,不过才五六岁的年龄,不会是懵懵懂懂间已经学会暗恋了吧?着实让钱思涵有些吃惊。 “可是……我和卓先生平时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怕是没办法做到……”钱思涵不自然的回答,面对小丫头眼底那可怜巴巴的渴望,想要拒绝她还真的是很难,良心也会莫名受到谴责。 “就算相处的时间再少,也要比我多得多……所以,思涵姐姐,拜托了!”小红缠人的功夫也是一流的,她上前拽着钱思涵的衣袖,撒娇的口吻道。 “呃……好吧!我尽力而为。”钱思涵面对这丫头,还真的是没有办法再继续拒绝,而且小红也并没有给她太大的压力,她就算是敷衍的应付一下,也算是满足了那小丫头的心愿。 “这个是送给你的。”小红将虎耳草的项链也强行塞进了她的手心。 “不不不,我不能收你的礼物。”钱思涵连声拒绝,还没有开始帮人办事儿就收起了贿赂,心底着实有些过意不去。 “不行!思涵姐姐,你一定要收下这份礼物,否则我也会生气的。”小红撅着小嘴轻嗔出声,似乎只有钱思涵将礼物收下,才能让她更放心。 钱思涵看着那条项链,心里其实也很喜欢,终于恭敬不如从命,点头接受了:“那就……谢谢你了,小红。你真的有学珠宝设计的潜质,等你长大了可以走出天山去出去念书……”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去看望你和大卓哥哥,还有小卓哥哥……”小红整张小脸上都洋溢着满满的幸福,不难让人感受到她想要快点长大的迫切心情。 可当从她嘴里听到小卓哥哥几个字时,钱思涵唇角的笑容瞬间僵滞…… …… 告别了天山雪岭热情的人们,钱思涵便随卓烈炎一起离开,只是就在他们下山的途中,男人接到了私家飞行员的电话,飞机出了一点小故障,为了安全起见需要全面检修,大概需要两天的时间。 卓烈炎似乎有些性急的要赶回S市,于是打电话让秘书订了两张返程的机票,和钱思涵坐上当天的航班返程。 回来的这一路上,两人之间都保持着相当的沉寂,男人一直没有主动和她说话,钱思涵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只好闭上眼睛假装睡觉,化解二人之间尴尬紧张的气氛。 几个小时漫长飞行终于结束,钱思涵竟然睡着了,直至感觉到一只大手推搡着她的脑袋好几遍,这才惊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再且还难得睡得如此香甜,男人推搡了她好几下才有反应。 “你属猪的吗?在哪儿也能睡着……”卓烈炎低冷的嗓音听似戏谑,却又似带着丝丝讥讽。 钱思涵先是一愣,再反应过来也不甘示弱的反驳道:“利用有效的时间合理的安排休息,这叫智慧。明白吗?卓先生……” 看着她一脸气呼呼的可爱表情,男人冷毅的面孔不知不觉中竟柔软了几分,唇角爬上一抹浅浅笑意,竟也浑然不觉。 “如此智慧的钱小姐,为什么在飞机降落后还呼呼大睡呢?难道你是计划跟着下一趟航班再飞回新疆?”卓烈炎磁性醇厚的戏谑嗓音缓缓再逸入女人耳底,这句话却是让钱思涵的脸颊一阵发热。 她确实睡得太熟了,竟然连飞机降落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有反应,这样的情况还真是从来不曾发生过,连她自己也感觉有些异样。 “罗嗦!到底是走还是不走?”钱思涵冷白他一眼,没好气的轻嗔道,起身率先朝着机舱大门走去,眼下除了机组人员,整架飞机就只剩下他们二人了,迎视上空姐眼神里的笑意,竟莫名令她一阵心虚。 “欢迎乘坐东方航空!”空姐细柔好听的嗓音从身后传来,钱思涵早就逃也似的出了机舱,径自朝着行李拖运的地方奔去。 大概是错过了他们这趟航班拿行李的高峰期,等钱思涵和卓烈炎来到这里的时候,行李带上只剩下他们俩的行李箱,就在他们一前一后,各自推着行李箱缓缓走出去后,突然听见前侧方向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