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她为什么要说谎?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70章 她为什么要说谎?

走在卓烈炎身后不远的钱思涵,同样闻声望去,当看见白灵菲那道熟悉的身影时,脚下的步伐瞬间僵滞,腿脚就像突然间灌了铅似,重的提不起来。 卓烈炎对视上白灵菲的视线,脚下的步伐倏地停了下来,镌刻的俊颜却没有任何表情,让人看不出他心底在想什么。 “炎,你……怎么会在机场?这是从哪里回来?”白灵菲已经拖着行李箱朝着他的方向走来,眼底闪过一抹疑惑,之前男人陪着她去了一趟云南,不过他只呆了两天便提前离开了。 因为一直都知道卓烈炎工作繁忙,所以对于男人的提前离去白灵菲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只是在卓烈炎离开后,她一个人似乎也觉得过于清冷了些,又住了几天还是决定返程了,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在机场与男人偶遇。 “菲儿,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在云南多玩几天吗?”卓烈炎的目光看似步步走近自己的白灵菲,余光却是看着斜方那道脚底抹油,正想开溜的纤盈倩影。 白灵菲正朝着男人一路小跑奔来,眸光却在不经意瞥间看见一道熟悉背影,微怔数秒后便反应过来,朝着那抹倩影的方向大呼一声:“思涵——” 钱思涵清楚听见了她的呼声,却假装没有听见,更加快了脚下的脚步,没想到白灵菲干脆将行李箱扔到卓烈炎脚边不管,朝着她的方向追去。 “思涵表妹——”白灵菲喘着粗气,好不容易拦下的钱思涵。 钱思涵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很快更恢复了自如神色,佯装惊诧的睁大杏眸:“灵菲表姐,怎么是你?” “思涵,你怎么走这么快,我一路追着你跑,累坏我了……”白灵菲说话依然喘息,追人还真是个费力活儿。 “灵菲表姐,你不是要在云南住半个月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咦……卓先生呢?他没和你一块儿吗?”钱思涵心里不禁也为自己的演技点赞,之所以突然提起卓烈炎,大概也是因为心虚,与其等着白灵菲怀疑他们,倒不如先发制人,转移她的注意力。 “炎?他……正朝咱们走过来呢!”白灵菲还真是个单纯的姑娘,她压根儿忘了自己并不是和卓烈炎一起回来的,这会儿被从钱思涵一提醒,又开始急着在人群里寻找男人的身影。 钱思涵看似镇定自若的抬眸望去,正好迎对是男人投来的目光,他面无表情,冷毅面孔就像黑夜中走出的撒旦,俊美无铸。 白灵菲这会儿又抛下钱思涵,拔腿朝着男人的方向迎去,因为卓烈炎的手里,还推着她扔下的行李箱,一左一右两只手,推着两只行李箱,看上去确实有些怪怪的,有损他威严的气质。 “炎,你说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咱们竟然全都在机场遇上了……”白灵菲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挽上男人的胳膊,笑意盈盈。 面对她的问题,男人并未言语,任由着白灵菲拖着他一起走到了钱思涵面前,站在原地等候的钱思涵一颗心也是忐忑不安,三人共处的场景在她脑海里出现在过N次,可当真正面对的时候,她唯一的想法只有“逃”! 白灵菲的话没有得到男人的回应,她依然无丝毫介意,这样的他……她早就习惯了! 很快,白灵菲便再度话峰一转:“炎,这会儿差不多也该到晚餐的时间了,咱们约上思涵表妹一起去……” “我没空!你们俩儿去吃吧……”卓烈炎突然出声,打断了她的话,从他满脸肃然的认真神情看来,不像是开玩笑。 白灵菲杏眸划过一抹失落,不过很快她便也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点了点头,落落大方的道:“炎,看你风尘仆仆的应该是累坏了,也好,我和思涵表妹一起去吃饭好了,就不烦你了。” 原本钱思涵也是想开口拒绝的,好几天没有回家了,她心里也还挂念着家人,可是当她看见白灵菲眼底划过的落寞,负疚感莫名从心底油升而起,再对视上白灵菲的杏眸时,重重点了点头,算是默应了陪她一块儿吃晚饭。 一行三人走到机场外,已经有司机在门口等着,卓烈炎安排了两辆座驾,一辆直接送他回公司,一辆送钱思涵和白灵菲离开。 “灵菲表姐,晚上……咱们干脆回家吃饭吧,妈要是知道你要过去一定很开心。”钱思涵突然想出了这么个主意,一举两得,似乎什么也不耽搁。 白灵菲对视上她善意的眸光,莞尔一笑:“也好,我也有好久没去看玉兰姑姑了。” …… 白玉兰也难得在厨房里转悠开来,帮着家里的严婶一起,将做好的可口饭菜端到餐桌上,听见门铃响的声音,迫不及待的抢先一步去开了门。 “多多,菲儿,快进屋,都饿坏了吧?飞机上的饭菜哪有家里的香,快快快,把行李放下,洗手吃饭……”白玉兰一开门便喋喋不休。 若是换作平时,钱思涵真会觉得老妈太罗嗦,可是离开家几天后,再听见老妈的唠叨竟然会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好香的饭茶,闻闻我就觉得饿了……”钱思涵撒娇的口吻迎上前给了母亲一记贴面吻。 “玉兰姑姑,好些日子没来探望您了。”白灵菲也被这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感染,唇角漾起甜甜浅笑。 白玉兰冲着白灵菲眨眨眼睛,别有深意的道:“听说你这次去云南是和卓先生一起去的?怎么样?这一趟玩得还愉快吧?” “还……行!”白灵菲眼底划过一抹复杂神色。 白玉兰的问话不禁让白灵菲面露尴尬,也让钱思涵浑身不自在起来,她佯装不经意的淡淡丢下一句:“妈,你们先聊,我去厨房帮严婶。” “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去厨房帮严婶,你会做什么?别帮倒忙就好。”白玉兰的语气听似责备,却流露出满满的宠溺。 “我会煮粥……”钱思涵脱口而出,说完后似乎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再多做停留,头也不回的溜进了厨房。 望着她的背影,白灵菲却是笑了:“思涵表妹还会煮粥,也算是贤惠了,我可是什么也不会。” “菲儿,你别听她吹牛,多多那丫头进了厨房,顶多也只能帮严婶摘摘菜而已,煮粥?我还真没吃过她煮的粥,呵呵……”白玉兰笑得停不下来,突然神秘的靠近几分,压低嗓音:“菲儿,你现在和多多在一起工作,一定要帮我盯着点儿她,朱先生是个不错的人,家境好,脾气也好,最重要的是人家喜欢她,希望多多她自己也能懂得把握。” “玉兰姑姑,我明白你的意思,呆会儿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和思涵说说这事儿。”白灵菲莞尔一笑,贴心的挽上姑姑的胳膊,亲昵出声:“饭菜都上桌了,真香啊!我肚子也饿了……” “走走走,洗手开饭了!”白玉兰乐呵呵的笑着,姑侄俩挽着手,亲昵的走到餐桌前。 “听说灵菲表妹下周就要和卓先生订婚了,恭喜……”从沙发旁走过来的钱楷骏也向白灵菲打了声招呼,他这话一出,听见厨房门口传来砰的一声响,钱思涵不一小心打破了汤碗,汤汁四溅。 “多多,你没事儿吧?烫到了没?”钱佰力关切的声音传来,男人刚一进门就看见这幕,不禁皱了皱眉头望向厨房门口慌乱的妇人:“严婶,你怎么搞的?这样的粗活让多多去做,万一烫伤了怎么办?” “老爷,是多多小姐她自己要帮忙端汤的,我……”严婶面露难色。 “爸,你别随便责怪严婶,她没错,是我自己要端汤的……”钱思涵忍不住站出来帮严婶说话,她知道老爸向来疼她,可是她还是看不懂老爸平日在家里对佣人趾高气昂的模样。严婶虽然是下人,可他们也是平等的,不过是各人分工不同罢了。 钱佰力被女儿这么一说,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这才注意到家里还有客人,尴尬出声:“菲儿今天过来了?” “菲儿和多多今天机场遇上了,正好一起结伴回家吃饭。”白玉兰迎上前去,体贴的从丈夫手中接过公文包,笑意盈盈:“快洗手上桌吃饭吧!” …… 吃着晚饭,钱思涵的电话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来电号码,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诧,电话是卓烈炎打来的,佯装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餐桌上的家人,清了清嗓子淡淡道:“我出去接个电话,若瑶打来的。” 她的话出,钱佰力点头默应,坐在钱思涵身边的白灵菲眸底却闪过一抹异色,刚才有那么一瞬她不经意瞟过去,清楚看见思涵表妹手机的来电显示上有变、态两个字,显然……这个电话并不是方若瑶打来的,她为什么要说谎? 虽然心生疑惑,可是白灵菲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依然坐在位置上安静的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