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她在减肥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73章 她在减肥

白灵菲嘤嘤声从试衣间内传来,听起来哭得很伤心,她这样的情绪着实让钱思涵不敢再开口,只能安静的在更衣室门口等待。 约摸过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更衣室里轻泣声停止,又过了一会儿,白灵菲的身影出现在钱思涵眼前,对视上钱思涵眼底的担忧,白灵菲面露尴尬,显得有些难为情,吱吱唔唔的道:“思涵,今天的事情……可不可以……请你替我保密?!” 闻言,钱思涵先是一怔,接着连连摆手:“灵菲表姐,你放心,今天发生的事儿……我对谁也不会说的。” 虽然口里连声答应,其实钱思涵心里也不由好奇,卓夫人提到的那张支票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显然背后有不可告人的故事。 “我相信你!”白灵菲细柔的嗓音依然带着哽咽,眼眶红红的,小手温柔覆上钱思涵的手背,幽幽道:“可是……我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办?” 钱思涵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她不清楚事情的原委,也没办法给白灵菲好的建议。 “灵菲表姐,你……你也别太急,如果可以的话……这件事情还是应该和卓先生商量才是,婚姻是你们俩个人的事儿,如果他执意要娶你,就算卓夫人反对也是没有用的。”钱思涵轻柔的劝慰道。 她的话出,看见白灵菲眸底闪过一抹复杂光芒,漂亮的脸蛋写满了纠结情绪,钱思涵刚才的建议对她而言似乎还有用。 …… 见白灵菲情绪不太稳定,钱思涵亲自送她回到新公寓,这才打算回家。 在路上随意的从包里拿出手机,却发现有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卓烈炎打来了,男人这么急着找她,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钱思涵随手回拨了过去:“你打过电话找我?有事吗?” “为什么打了几个电话都不接?”卓烈炎低冷的嗓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 “手机不小心弄成了静音,没听见。”钱思涵皱了皱眉头,男人语气里的质问同样令她不开心,他真以为自己是主宰世界的神吗?对任何人都永远摆着一副高高在下,不可侵犯的姿态,这样的男人她没法欣赏。 “我在半山别墅等你,你现在就过来……”男人的语气永远都是命令的口吻,却又带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威严,完全不给钱思涵说话的机会,卓烈炎便已经挂了电话。 钱思涵的眉心蹙得更紧了,从早上到现在,她肚子都还是空空的,白灵菲心情不好食不下,她也只能跟着作陪,早已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现在好不容易正想要去填饱肚子,却又接到男人的电话,让她马上去半山别墅。 心情很是纠结,可突然想起与卓烈炎之间那条随传随到的约定,女人单手捂着肚子,好吧!饿就饿吧,只当作是减肥了,随手拦下一辆计程车,便让司机开着朝明阳山的方向驶去。 别墅的大门开着,钱思涵径自走了进去,正巧看见了王伯的王婶,礼貌的主动上前打了招呼:“王伯好,王婶好——” “原来是思涵小姐来了?你……吃过饭了吗?”王婶正在收拾餐桌,看起来像是刚刚用完晚餐。 “我……不饿!”钱思涵言不由衷的轻声道,不想肚子却不争气的就在这个时候发出咕咕的叫声,瞬间让她不好意思的红着脸笑了。 王婶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热情的上前一把拉她到餐桌边坐下:“我和你王伯刚刚才吃过晚饭,这会儿饭菜都还是热的,你顺便也吃点儿吧。” “这……怎么好意思,会不会太麻烦了?!”钱思涵虽然嘴里这样说,却是不由自主馋得舔了舔舌头,她已经闻到了厨房里飘来的饭菜香味儿。 “不麻烦不麻烦,只是顿便饭而已,思涵小姐不要嫌弃就好。”王婶乐呵呵的笑着道,一边说一边朝着厨房走去,将热汤热菜都重新端呈到餐桌上。 钱思涵心里过意不去,跟在妇人身后帮忙,给自己盛了满满一大碗白米饭,闻到米饭的清香,竟有眩晕的感觉,不禁抬手扶额,看来她真的快要饿晕了,还是赶紧填饱肚子的好。 看着她大口大口的吃着饭菜,王婶和王伯竟然都坐在一旁痴醉的盯着她看,好似看她吃饭也是一种享受似的,钱思涵竟是浑然不觉,眼睛盯着菜盘,时而喝口汤调剂一下,口里还不忘夸赞王婶的好厨艺。 “王婶,你做的饭菜真好吃,比起我们家严婶的手艺……强多了!” 钱思涵说得是真心话,虽然她连看也未看王婶一眼,却也足以让王婶乐得合不拢嘴,愉悦温柔的嗓音传来:“不是我手艺好,是思涵小姐饿坏了,看你这饿极的模样……不会是一天没吃东西了吧?” 钱思涵惊诧的睁大眼睛,终于抽出空来抬眸望向王婶:“这也能看得出来?王婶,您真是神了,我还真是一天没吃东西,整个人都饿瘪了……” 她的语气带着几分撒娇,不禁让王伯王婶也怜爱起来,王婶脸上的笑容收起,就像自家长辈似的宠溺的轻嗔道:“这样可不成,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太不珍惜自己的身体了……” 说刚说到这儿,王婶突然没了声音,目光望向客厅内的旋转楼梯方向,脸色微微发生了变化:“大……大少爷,思涵小姐来了!” 钱思涵的视线顺着王婶望去,看见倚着旋转楼梯扶手而立的男人,他看起来一副懒懒姿态,不知道站在那儿有多久了。 “我在房间等你,吃饱了就上来。”卓烈炎对视上她的眼睛,面无表情淡淡丢下这句,便又转身上了楼。 钱思涵坐在位置上,这会儿才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吃得太饱了,大概是刚才吃得太快,所以大脑完全没有接收到中枢神经传来的指令。 “王婶,我吃饱了。”钱思涵还是先开口同王婶打了招呼。 “那就快上楼去吧,大少爷已经等你很久了。”王婶一脸神秘的走到餐桌旁,压低嗓音道:“下午我就见他坐在沙发上拿起手机又放下,放下又拿起,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最后才摁捺不住打给你。你们俩个……不会是吵架了吧?” “……”钱思涵还真是回答不上来,看来王婶是真的误会了她和卓烈炎的关系,可是她却也没法开口向老人家解释,怔愣数秒后好不容易反应过来:“那……王婶,我先上楼去了。” …… 钱思涵走到房门口,虽然不是第一次进这个房间,依然还是有种拘束感。 “咚咚——”抬手叩响房门,里面传来男人低沉你嗓音,她这才推门而入。 “为什么一天没吃饭?”卓烈炎的声音传来,令她微微一怔,没有想到男人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抿了抿下唇,钱思涵觉得没有必要什么事情都对他交待,于是云淡风轻的口吻一语带过:“我在减肥!” 她的回答没有得到男人的回声,只是他那双锐利深邃的鹰眸,带着严重质疑从她身上一扫而过,看看她那么纤瘦的身子骨,竟然还敢说她在减肥。 “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儿?”钱思涵突然话峰一转,肚子填饱了,也让她的精神瞬间好了起来,唇角不由自主扬起一丝笑意。 “什么事儿?你觉得情人之间能做的……还能有什么事?”男人唇角突然勾起一抹暧昧玩味,她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们之间是有约定的。 他这话一出,钱思涵脸上的表情瞬间傻了,映入男人眼底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可爱,让卓烈炎不由上前两步,骨节分明的修长指尖一把勾上她的后腰,不容她的逃跑的机会,往前轻轻一带,她整个人便跌进了男人怀里。 “你的手真凉,先泡个热水澡吧,我记得……你说做之前喜欢洗干净点儿……”卓烈炎的唇角依然噙着淡淡邪魅坏笑,不等发愣的女人回过神来,突然微俯身体,另一只手臂下勾,将她整个人打横一把抱起,霸道的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你……放开我!”钱思涵还真没想到,男人火急燎燎的呼唤她到半山别墅,竟然就是为了这种事情,因为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像他这般猴急的男人,怎么能让灵菲表姐面前装出正人君子的模样。 浴缸的水竟然已经准备好了,钱思涵完全促不及防的落入水中,连同身上的衣服和头发,瞬间全都变得湿漉漉,整个人就像落汤鸡一般狼狈。 “看来你是早有预谋,故意想害我出丑……”钱思涵皱紧了眉头,没好气的赏了男人一眼白眼。 “你又怎么知道,出丑的是你一个……”卓烈炎略带着戏谑的磁性嗓音传来,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下一秒,随着哗啦一声水响,宽大的浴缸里又多一个人,让原本溢满的浴缸,水流哗哗流到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