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男人的惩罚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74章 男人的惩罚

钱思涵咬紧下唇,坚强的忍受着这份痛楚,感受着男人火热的唇舌肆意侵略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僵硬的身体因承受不住重压而失去平衡跌入宽大浴缸的水中,所幸的是,借助着水的浮力,她才得以缓解男人狂野怒气的力量。 卓烈炎确实被她惹恼了,薄唇疯狂的侵袭着她的每一处肌肤,几乎将她如凝脂的肌肤都布满了串串紫红,有些皮肤甚至被他弄伤,渗出丝丝血迹,这才让他满腔的怒火渐缓平息。 钱思涵的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指节泛白,只感觉脑袋一阵阵晕眩,如同快要窒息般的痛楚,而卓烈炎似乎并没有要就此放过她的打算,那双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顺着她的腹一直缓缓下移,邪恶且熟练的挑弄着。 “女人,就算没有灵魂的契合,在床上……我们依然可以很默契,不是吗?”卓烈炎故意压低声音,磁性醇厚的好听嗓音,带着情、人私语般的呢喃,灵巧的舌缠上她的耳根,慢慢地挑拨着她身体深处的原始情欲。 他暧昧的言语听在钱思涵的耳底无疑是一种羞辱,就像时刻在提醒她,她是那么的廉价,如此轻易就被他左右。 钱思涵虽然未做反抗,却也倔强的没有任何回应,她安静的躺在浴缸里不动分毫,绝望的闭上眼睛,任由着浴缸的水浸过她的下巴,水纹一波又一波,和乎已经漾到了她的鼻子底下。 “我可对死鱼没什么兴趣,睁开眼睛看着我!”卓烈炎的声音里渗透着浓浓的命令,只是他的话逸入女人耳底,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钱思涵就这样安静的躺在那儿,小脸微侧,下巴抵着自己的肩膀,她几乎可以嗅到肩膀从处传来的血腥味道。 “你的身体永远都比你要诚实得多,我会让你不再像条死鱼……” “唔……” “我早就说过……你的身体永远都比你要诚实得多。”卓烈炎的声音透着嘲讽的嗤笑,却也带着几分得意。 钱思涵半眯着双眸,目光渐渐迷离,失去了焦聚,紧剩的理智嗔出声来:“卓烈炎,你不要太过份!” 他们的合约关系虽不算长,可男人显然对她的身体早已就轻驾熟,太了解什么样的动作和姿势更容易让她有反应,虽然钱思涵强烈的控制自己的身体,可是事情却远远不可能像他想像的那么简单,她的身体开始沦陷,完全脱离了原本的轨道。 “过份?或许……我应该让你尝尝什么才叫真正的过分!” “够了……够了……求求你……放了我。”钱思涵无助的轻喃着,红唇不断颤抖着,柔软的身体扭得更加厉害。 钱思涵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吟出声,但是她不能否认,男人突如其来的猛烈运动,带着她无法言喻的快乐。 男人的动作迅猛而疯狂,就像被囚困在笼中的野兽,做着临死前最后一搏,他所带来刺激几乎要令钱思涵的心脏停止跳动,喉咙里忍不住逸出:“够了。求你……” “我要你记住现在,我在你身体的感觉。你……记住了吗?”卓烈炎的声音带着近乎咆哮的沙哑,胸前古铜色的肌肤上渗着密密的水滴,让人分不清到底是浴缸中的水,还是他的汗水。 “唔……记住……”钱思涵拼命的摇着头,意识渐渐涣散,不自觉的紧咬上男人的肩膀,贝齿深嵌,直至嘴里渗满了血腥味道,身上的男人也没有躲开,同时的狂野疯狂依然,他要让她彻底明白,反抗他带来的惩罚…… 钱思涵全身的力气完全被抽干,整个人瘫软成水,完全不能动弹。 只是朦朦胧胧间感觉到身体被人抱起来,一只大手温柔的帮她拭干了身上的水滴,最后将她放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清晨的阳光从玻璃窗,金芒如丝,透过轻柔如丝的落地窗帘,细细地洒进房间的地面上,斑斑驳迹,白色地毯上开遍了灿烂缤纷的色彩。 钱思涵动了动身子,浑身的骨头像被人拆过重装组装似的,酸痛难耐,她缓缓睁开疲惫的眼,发现自己横睡在宽大的床榻上,房间里静悄悄的。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钱思涵紧张的扯过床单遮掩住自己的身体,门外传来王婶的声音:“思涵小姐,大少爷让我给您送衣服过来。” 闻言,钱思涵微微一怔,看看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脑海里瞬间闪过昨夜无数画面,脸颊微热的轻声应道:“王婶,麻烦您了!” 王婶推门而入,笑着将叠放整齐的衣服放到床头,见钱思涵小脸绯红的不自在表情,识趣的道:“思涵小姐,早餐已经做好了,一会儿你梳洗好了就下楼来吃。” “知道了,谢谢王婶。”钱思涵虽然很难为情,礼貌乖巧的道了谢。 …… 钱思涵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件白色露肩蕾丝长裙,配了一条金扣腰带,金扣是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形状,长裙的后部设计带着燕尾弧度,雪纱随风轻轻摆动,她乌黑的秀发随意挽起,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纯净却又冷然的气质,洁净得如同这条白裙,让其它所有都失去了颜色。 这条裙子很适合漂亮,而且很适合她,钱思涵倒是没有想到,男人竟有如此眼光,而且最重要的是尺寸,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能如此清楚的知道她的三围尺寸,裙子合身的就像是为她量身订制的似的。 好不容易收回思绪,钱思涵再次整理好衣着,下楼去吃早餐,王婶看见她出现在楼梯口,热情的招呼她到桌边坐下。 钱思涵收起尴尬情绪,左右环视一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王婶,卓先生呢?” 王婶眼底闪过一抹惑色,一来是她有些不能理解钱思涵为什么总是称呼卓烈炎为卓先生,以他们俩个人的亲密关系而言,这样的称呼给人的感觉确实有些怪怪的,而且…… “大少爷昨天晚上有重要的事情……先离开了,他交待今天早上会回来接思涵小姐下山,让你在这里等他。”王伯的声音传来,他刚刚整理完花园的草坪,全身看起来脏脏的,王婶赶紧过去帮他,让钱思涵自个儿先用早餐。 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钱思涵一个人,空荡荡的,寂静清冷的感觉甚让人感觉到一丝诡异,钱思涵缓缓走到餐桌前坐下,热乎乎的早餐香喷喷的,瞬间勾起了她的食欲,昨夜折腾得她全身的力气都没了,到现在肚子还真的是饿极。 “王婶的手艺真不错,如果有机会向她学学……”钱思涵一边吃,忍不住喃喃自语道,大概是因为气氛太安静了,所以她刻意的想发出一些声音,以至于让自己独自在这偌大的客厅里不会感到害怕。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们家的别墅里?”妇人凌厉的声音如同鞭子一般抽了过来。 原本还渲染在美食里的钱思涵也猛的抬头,这才发现别墅里不知什么时候走进来几个人,为首的妇人正是卓夫人,昨天她们曾在巴黎世家订制店里见过面,所以钱思涵能够一眼便认出她来。 “卓夫人……”钱思涵瞬间懵了,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迎接这一幕,而就在此时,卓夫人似乎也认出了她。 “你是昨天和白小姐在订制店的那个人?”卓夫人的话虽然是问话,却明显流露出肯定,她认出了钱思涵。 “是……是的。”钱思涵吱吱唔唔的承认,她不想说谎,可是这个回答却你也让她一阵心虚。 闻言,卓夫人有数秒的沉默,那双泛着精光的美眸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钱思涵,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化。 姜到底还是老的辣,卓夫人就盯着钱思涵看了这么一会儿,似乎就察觉出了什么猫腻,唇角缓缓扬起,笑容却是带着几分轻蔑:“你是白小姐的朋友?却又出现在卓家别墅,不会是背着自己的闺蜜,勾引闺蜜的男朋友吧?” 卓夫人眼底的轻蔑笑意,就像在钱思涵脸上狠狠掴了个响亮的巴掌,让她坐在原地半响动弹不得。

下一篇   第075章 判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