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判若两人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75章 判若两人

卓夫人已经走到了餐桌前,她虽已经五十多年纪,可肌肤却依然晶莹得透明,眼角微微的细纹就如秋水的涟漪,风韵犹存。 钱思涵手指紧握成拳,暗暗深吸一口气,才能让自己更加勇敢的面对卓夫人轻蔑的目光。 “我想……卓夫人应该是误会了,我和卓先生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钱思涵的声音不大,却明显透着倔强。 她这话出,不禁让卓夫人杏眸闪过一抹异色,却也就在此时,大门口的方向传来动静,卓烈炎高大欣长的身影走了进来,当他注意到卓夫人在这儿时,原本冷毅的镌刻面孔瞬间变得更加黑沉。 “妈,您怎么来了?”卓烈炎的语气听起来似乎不太好,眼底布着血丝,看起来很疲惫。 卓夫人和钱思涵的目光同时望去,男人迈着修长的步伐也已经走到了桌边,眸光看似漫不经心从餐桌划过,当看见钱思涵面前的空盘空碗时,原本紧蹙的眉心微微舒展了些,女人的早餐全都吃完了,还算让他满意! 卓夫人的眉头却蹙得更紧了,夜雾般的杏眸带着微微的薄怒,低嗔出声:“炎,你和那个白小姐的关系……妈都还没来得及找你问个清楚。现在你竟然把这种不入流的女人带回家来,若不是我今天心血来潮来这儿看看,你打算瞒妈到什么时候?” 不入流的女人?钱思涵僵硬的身体挺得更直了些,十指在桌下紧紧缠在一起,今天看到卓夫人,她总算明白了卓烈火那副财大气粗,盛气凌人的架势是从哪里来的,还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钱思涵佯装淡然自若的整理好裙子,同时缓缓站起身来,白色的露肩长裙在灯光的映射下微微泛出白光,仿若为她镀上一圈银色光环,这样的美能让世上所有男人为之震撼臣服。 卓烈炎的目光也缓缓移向她,薄唇微启,嗓音却不似他的俊颜那般冰冷:“你先上楼,我们母子俩有话要单独谈。” 钱思涵清澈的水眸对视上男人的眼睛,一脸正色的道:“也好!希望你能向卓夫人说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不想被人误会……” 丢下这句,钱思涵头也不回的朝着旋转楼梯的方向走去,她能够感受到来自卓夫人的异样眼神,大概是她刚才的那句,也让卓夫人眸底划过一抹惑色。 顺着旋转楼梯一步步往上,从卓烈炎母子的方向已经看不见钱思涵的身影,而钱思涵的步伐却是越来越慢,最后停了下来,从她此刻站在楼梯的角度,正好斜倚着沙发方向,她能够清楚听见卓烈炎和卓夫人之间的对话。 “你说什么?她割腕自杀?这……就算是这样,那又关我什么事儿?当年是她自己经受不住诱惑,接受了我的支票,现在唯恐东窗事发被你知道,所以才使出的这么一招。烈炎,枉你聪明了半世,竟然也会相信她这样的把戏。”卓夫人的嗓音变得尖锐,她的情绪显然也受到了波动。 “……”卓烈炎瞬间沉默,昨天夜里突然接到白灵菲的自杀电话,着实将他吓到了,原以为是他和钱思涵的事情被白灵菲察觉,所以她经受不了打击才会自杀,没有想到等他把人送到医院,一番抢救后白灵菲才向他吐露出实情。 老实讲,对白灵菲曾经接受过卓夫人的支票的事情,卓烈炎确实很意外,只是现在白灵菲的情绪看起来还不太稳定,他不想刺激她,也只能暂时的安抚,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回到半山别墅竟然又撞见母亲正对钱思涵咄咄逼人。 “妈,支票的事情我可以不再同你计较,不过……从今往后,请你也不要再插手我的私事,包括婚姻大事在内。”卓烈炎片刻的沉默后,很快便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依然旧冷冷酷酷,面无表情的道。 “婚姻大事可不是你自己的私事,这一点你应该明白,你是卓氏唯一的接班人,只要是对卓氏有影响的事情……都不是你的私事,包括婚姻。”卓夫人沉声道,声音里有着和她柔美容貌不相称的犀利之色。 “我也早就告诉过您,卓氏的壮大不用靠联姻来完成,你只要选择相信你的儿子,我有这个能力让卓氏在我手里变得更强更大……”卓烈炎的语气也显出几分不耐,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的心情已经糟透了,而且还一夜没睡,现在实在没心情和母亲讨论这些在他眼里毫无意义的问题。 “你……你怎么就这么不听妈的话……”卓夫的你声音突然传来哽咽,就连在楼梯内偷听的钱思涵也不禁微微一怔,没有想到向来强势的卓夫人竟然也有如此无助可怜的时候,只闻妇人的哽咽声断断续续传入耳底—— “妈就知道你这烈性子是改不了的,还是云枫听妈的话,如果他在的话,妈也犯不着费这么大的劲儿和你磨……” 听见云枫的名字,偷听他们母子说话的钱思涵,不禁低垂下头,小手不由拽紧了裙角,心中油升起一抹凄凉,水眸泛起淡淡雾气,如同望不见底的深潭一般,卷长浓密的黑睫却是泛着晶莹,泪水忍不住的涌了上来。 不再停留在楼梯继续偷听卓烈炎母子间的对话,钱思涵加快了脚步,迅速上楼回到了房间。 …… 而在楼下,卓烈炎母子间的交涉并没有结束,看见卓夫人难过的模样,也让男人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柔软,他缓缓挪了挪身子,轻柔揽上母亲的肩膀,语气也在同时变得温柔:“妈,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你现在翅膀硬了,没有妈自个儿也能飞了……”卓夫人没好气的道,目光转为严厉,冷白儿子一眼,不悦的训斥道。 “妈,我知道您女强人,可是您不能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到我身上,我是您的儿子,可我也是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我需要不受束缚的自由!”卓烈炎的语速明显慢了下来,略显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松开了搂在卓夫人肩膀的手臂,语气心重的道。 “我是你妈,我还能害你吗?上次见面曹总还又问起了你,人家是真心想和咱们攀亲家,你也知道,曹总膝下只有三个女儿,他早就放话出来,要将所有产业全都交给大女儿打理,曹大小姐聪明能干,强强联姻,如果你能娶到她,那也是咱们卓氏的福气。”卓夫人同样是一脸正色,若是换作其它事情她都可以让步,譬如自从卓烈炎接位以来。在卓氏内部做的各项改革,她都从不干涉,可唯独只有这件事情,她绝不能让步。 “妈,您怎么就这么冥顽不灵呢?我已经和您说过很多遍了,联姻的事儿用不着,我有能力让卓氏变得更强更大。”卓烈炎皱了皱眉头,不过语气听起来还算温和,他太了解母亲的性子,也不想再激怒她。 “强强联姻,却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我看冥顽不灵的人是你……”卓夫人冷眼瞪着儿子,虽然她清楚自己儿子的本事,可她也相信自己的眼光,曹总的那个大女儿确实优秀,比起白灵菲来不论是家境还是能力,都要强出百倍。 “妈,请您不要再试图给我洗脑,我不是你底下的员工……”卓烈炎的语气淡淡的,显然是未将妇人的话听进耳朵里。 “好好好!我也不逼你。不过……这次你也看清了那个白灵菲的真面目,妈希望你再好好想想,考虑清楚!”卓夫人的态度看起来明显的软了下来,儿子是她生的,她也十分清楚他的脾性,根本就是吃软不吃硬的,如果她再坚持下去,只怕过不了一会儿就又会陷入僵局。 她的话出,卓烈炎片刻的沉默后,缓缓点了点头,低沉道:“您的建议我会好好考虑的。” 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卓夫人的目光闪过一抹狐疑,盯着卓烈炎镌刻的俊颜开口问:“刚才那个女人是谁?我昨天遇见她和白灵菲在一起,你……怎么么会和她又搅到一起去了?竟然还把她带到家里来……” 卓夫人的语气显然透着不满,如果让她来推断的话,钱思涵眼下扮演的角色无非就是一个背后耍手段,勾、引了闺蜜男朋友的坏女人,像这种背地里横刀夺爱的女人,卓夫人断然是瞧不起的。 “关于她的事儿,妈您最好还是不要问,也不要插手……”卓烈炎突然对视上妇人的眼睛,一脸正色的道。 他眸光里闪烁的凝重神色,不禁让卓夫人也微微一怔,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儿子提到哪个女人时,如此正色的表情,此刻他给自己的警告绝不像是在开玩笑,绝对是认真的,这个发现也不禁让卓夫人莫名对钱思涵多了一份好奇。 “你不让妈管,妈就不管。只要你处理好和白灵菲订婚的事儿,其它的……妈一概都不会过问。”卓夫人嘴边露出极少在人前的温和笑容,温和的嗓音与之前的态度简直是判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