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诚意够不够?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77章 诚意够不够?

夜凉如水,微风习习,墨色的天空一阵静谧,月明星稀,远处的夜色就像柔软的绒幕,垂挂于斑斓的夜空。 夜色如此醉人,可刚从病房里走出来的钱思涵心情却很沉重,好不容易等到白灵菲睡熟了,她才有机会溜出来打电话给白玉兰,告诉她自己这几天会住在白灵菲家里。 挂了电话后,钱思涵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卓烈炎谈一谈,当然,仅仅只是为了谈有关他和白灵菲的事情。 “卓先生,现在谈话方便吗?”钱思涵犹豫不决,最终还是一咬牙,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长话短说!”男人简明扼要的丢给她四个字,隔着电话钱思涵还是能够听见笔尖沙沙声响,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可她脑海里却已浮现出男人伏案疾笔的模样,他应该还在处理公文。 长话短说?这四个字显然是不希望她浪费他多余的时间,钱思涵的脑子也在飞速的运转,思忖着自己应该怎样表述才能达到最快最好的效果。 “卓先生,你会取消和灵菲表姐的婚约吗?”钱思涵开门见山,她知道绕着弯子说话对于男人而言也不奏效,反倒让自己伤脑筋。 “是否取消订婚礼是我和菲儿的事儿,和你有关系吗?”卓烈炎慵懒冷冽的嗓音不带一丝温度,幽幽从电话另一端传来。 钱思涵抿了抿下唇,她当然知道这事儿与自己无关,只是白灵菲是她表姐,只要一想到灵菲表姐楚楚可怜的眼神,她就忍不住担心,如果卓烈炎一旦取消订婚仪式,她真的不敢想像白灵菲还会不会做傻事儿。 “因为我不想看到灵菲表姐再出事儿,卓先生应该知道……你在她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关于那张支票的事情,灵菲表姐也将事情的原委仔细说给了我听,当年她之所以会接受你母亲的支票,是因为她妈咪在赌场欠下了高利贷,所以她才会一时糊涂,不过事后她已经醒悟……支票也还给你母亲了。”钱思涵急切的想帮白灵菲解释。 “女人,听起来……你好像很想帮她?你就那么迫切的想看到我们订婚吗?”电话另一头的沙沙声突然停了下来,卓烈炎狭眸半眯,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笔,磁性低哑的嗓音传入钱思涵的耳朵里,莫名油升起一股寒意。 钱思涵莫名嗅到了一股诡异的危险气息,为什么她觉得男人好像是生气了?他是因为她求他和灵菲表姐订婚的事情生气吗? “回答我的问题!” 男人低冷的嗓音从电话另一端再次传来,让倏然失神的钱思涵再次微怔,她没能及时反应过来男人的问话,反问一声:“嗯?” “我问你……真的迫切的想要看到我和菲儿订婚吗?” 卓烈炎肃然低冷的嗓音听起来似一本正经,钱思涵反倒呆若木鸡模样,不知该怎么回答,思忖数秒后才清冷应声:“我当然希望看见你和灵菲表姐订阅,而且……灵菲表姐不也正是你自己选择的吗?” 她的声音很轻,在寂静的夜里却倍显清晰,只是在她的话说完后,两人同时陷入了沉寂,没有人再开口说话。 钱思涵此刻的心情也很奇怪,百感交集,她自己也解释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除了菲儿,我还想听听你是否有其它理由!”卓烈炎的声音再度传来,打破了二人之间的寂静。 钱思涵舔了舔舌头,脑子却是艰难的运转着,她还能说出一条什么样的理由呢? “而且……我和卓先生之间也有约定,卓先生结婚的那日,便也是我解脱你的日子,我当然……也期盼着这一天的早日来临,你若是和灵菲表姐顺利订婚,那结婚的日子自然也就离得不远了,这对于我而言也是好事儿。” 说完这个连她自己也觉得惊诧的理由,钱思涵竟有种想咬掉自己舌头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会有些后悔,直觉告诉她,电话另一头的男人此刻脸色铁定黑沉得骇人。 出乎意料,她竟然听见了电话里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只是那笑声逸入耳底,让她感受到的是莫名森寒戾气,令她害怕的感觉。 “很好!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我也实在不忍心让你失望……订婚礼可以如期举行,不过……有些事情光凭嘴上说说谁都会,你想让我如你的心意,那你是不是也得拿出诚意来给我看?”男人醇厚磁性的嗓音,带着一惯的慵懒,却又流露出丝丝挑衅的感觉。 钱思涵微微一愣,秀眉紧蹙,反问他:“卓先生的意思……要怎样才算是有诚意?” “这个……当然就要看你自己怎么想了!”男人慵懒的语速越来越慢,拖着长长的尾音,流露出说不出的暧昧意味。 钱思涵只感觉身子一僵,全身的毛孔都张开的感觉,她太熟悉男人这样的语气了,哪怕是隔着电话,也能感受到他骨子里透出的原始欲望。 “可是……卓先生昨天夜里……不是刚刚……才要过吗?”钱思涵吱吱唔唔,自己也觉得舌头打卷,替这男人感到难为情,她真的不明白他的精力怎么可以如此旺盛,难道身体真的是铁打的么? “听你的语气……是不相信我的体力?还是怕我不能满足你?”卓烈炎略显调侃的戏谑声传来,不禁让钱思涵的脸颊变得更烫了。 “呸!你真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色!”钱思涵红着脸,忍不住没好气的反驳回去,她真没见过还有这么厚颜无耻的男人。 “今晚我在卓雅大厦顶层套房,女人,你自己看着办吧!”卓烈炎嗓音里的戏谑瞬间褪去,听起来又多了几分淡漠。 钱思涵抿着唇又思忖了数秒,又问:“如果……我拿出诚意,你能保证一定会如期和灵菲表姐举办订婚礼仪吗?” “只要你拿出的诚意足够……我说过的话当然也会算数!”卓烈炎漫不经心的口吻传来,还不等钱思涵再接着发问,他便已经没有耐性的挂断了电话。 望着手机发了会儿呆,钱思涵一咬牙,顺手拦了辆计程车,朝着卓雅大厦的方向驶去。 …… 卓雅大厦顶层的套房里,昏黄的壁灯淡淡地映照在钱思涵的身上。 卓烈炎赤果着上身,下面只围着一条白色浴巾,慵懒的倚靠在床头,深邃幽暗的眸底闪烁着魔魅不定的光芒,欣赏着希腊女神般美丽的同体,她不得不承认,当她以这样的诚意出现在他眼前时,着实让他眼前一亮,如鹰隼般的黑眸倏然收紧。 虽然一直都知道她是条美人鱼,可大部分时候,她都是条死鱼,像今晚这般活灵活现出现在他眼前,还真是头一回。 钱思涵虽然表面看似镇定自若,其实在男人如此犀利的眸光注视下,她早就心慌不已,凝对着卓烈炎那双越来越暗的鹰眸,她干脆一闭眼,咬紧牙关,突然抬手绕到身后,解开那道粉红色的最后束缚。 轻如薄翼的一抹粉红轻轻滑落到白色的地毯上,粉白两色毫无违和感的融合在一起,钱思涵眼睑低垂,她的眼睛盯着地面上的粉白色彩。 钱思涵抿了抿唇,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今晚的行为,只会让原本就轻蔑她的男人日后愈发会瞧不起她。 不过,这一切她都不在乎,反正他们之间的关系现在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只希望自己能够为灵菲表姐多做点什么,牺牲一次和牺牲一百次,在她的眼里并没有什么差别,只要家人能够过得幸福快乐,那便算是值得了! 暗暗深吸一口气,钱思涵迈着轻盈的步伐,光着脚丫踩在厚实华丽的地毯上,一步步朝着男人的方向走去,当她的身体愈来愈靠近卓烈炎时,突然轻盈的一扭腰肢,身姿优美的抬起纤臂,修长指尖落上男人镌刻的英俊脸颊,轻抚着顺滑到他的胸膛…… 整个动作像跳舞一般优美,又如同行云流水般顺畅,微垂的眼睑缓缓抬起,眸光流转,眼神也变得妩媚起来,散发的璀璨光芒瞬间让人移不开眼。 “卓先生,不知道……这样的诚意……能不能让你满意?”钱思涵盯着男人的眼睛,连同声音也变得温柔起来,魅惑人心。 她的眼神,还有唇角那惑人的笑靥,瞬间让卓烈炎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只见男人岑冷的薄唇微微勾扬,精壮的高大身躯也变得僵硬起来,诲暗如深的深邃眸光,看在眼底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猛兽。 “是否够诚意……还得看你接下来的表现!”卓烈炎粗噶地开口,眼神带着一丝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