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少有的胆大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78章 少有的胆大

卓烈炎一边说,长臂勾出,意欲将钱思涵一把搂入怀中,却见她灵眸闪动,突然轻轻一笑,灵活的避开了他的范围,让男人的手落了个空。 男人狭长的鹰眸倏然暗下,在看见女人唇角的狡黠坏笑后,他也变得不着急,若有所思的单手搭在腿上,另一只手悠闲的握上早已经摆放在床头的酒杯,轻浅的品了一小口,目光却是始终落在钱思涵的脸上。 屋子里的古典乐悠悠扬扬,很轻很轻,轻的令人觉得弥散着神秘气息,而此刻半果裸的女人,如同暗夜中的精灵一般,美得令人感觉到不真实,长发披洒在她白皙削瘦的肩膀上,她艳美的身姿轻轻扭动,跟着音乐的节奏,每一个柔软的动作都诠释着另一种惊心动魄。 卓烈炎的眼底,女人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柔美惑人,就像是对他最最盛情的邀请,她的每一个眼神,同样散发着致命的惑力,这一切都让男人的喉咙感到了发紧,手中把玩酒杯,慢品美酒的动作,逐渐变成大口大口的饮着杯中的红酒,那双如墨的黑眸同时也散发出如猎豹般犀利的光芒。 或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随风飘来的淡淡酒香,逸入钱思涵的鼻底,莫名竟也有种微薰的醉意,只见她的舞姿越来越大胆,万种风情,就像是壮着胆子故意想要做坏事的小女孩一般,放肆的盯着男人那双透着渴望的眼神,摆出撩人的姿势。 只见她并不急着靠近男人,而是轻轻抬脚勾过旁边的椅子,万般燎人的坐在上面,一条修长美腿却是探向床沿的方向,优美的动作,完美的身材,无疑有种要将男人逼疯的节奏。 卓烈炎拿杯的手指收紧,盯着女人的目光透着野狼般的光芒,有种意将她生吞入肚的骇人气息,其实像他这样的男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是他却突然发现,唯有她是让他短暂过后不觉得腻味的,而且她还勾起了他身体里潜藏的强烈占有欲,他还是头一回极其迫切的想要独享一个女人。 当这个念头出现在男人脑海里的时候,卓烈炎幽暗的眸光微微一怔,心中低咒一声:该死!他这是怎么了? 下一秒,男人的注意力便再度回落到女人身上,刚刚找回的理智又在瞬间散去,钱思涵身上是清新与性感两种矛盾的组合体,却在她身上融合得如此完美和谐,很容易吸引男人全部的注意力,令人深深的着迷。 似乎在男人眼神流露的贪婪里,让钱思涵得到了一丝鼓励,她知道自己成功的吸引到了眼前的男人,舞动变得更加大胆,身体柔软的像是水做的,在卓烈炎炙热目光的注视下,钱思觉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也变得紊乱起来,男人如墨的眸潭深处,就像是带着极强磁场的暗漩,激荡着她的整个身心。 “过来!”他将手中的酒杯放置一边,低沉的嗓音如海岸边沙石划过,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男性本能变得更加炙热! 钱思涵柔软的身子有数秒的僵硬,樱红的唇角很快便恢复了自如,透着惑人的魅力,笑靥如花,足以令男人愿意倾其所有的笑容挂在她的嘴角,她莲步款款,每一步靠近都能清晰听见胸腔内狂跳不已的声音。 男人镌刻的俊颜越来越清晰,钱思涵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炙热的快要燃烧起来,不过表面上,她却依然保持着优雅的步伐,走到了男人的面前。 有那么短短一刹那,卓烈炎的眸底流露出一丝惊诧,女人今晚主动大胆的行径,远远超出了他的意外之外,就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不过从她绯红的脸颊你去了暴露了她内心的羞涩情绪,还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卓烈炎半眯着眼,镌刻的俊脸凑到她的脸前,愈发的显得魅惑人心,钱思涵一咬牙,把心一横,俯身覆上他的身体,大胆的抬手抚扫过他的俊颊。 “这样的诚意……卓先生觉得够不够呢?”钱思涵故意将唇游滑到他的耳根处,温热的气息在男耳畔萦绕,带着少有的暧昧大胆。 虽然钱思涵从来没有过勾人的经验,可她却是一名好学生,经过男人前几次的调教后,她已大概明白了几个步骤和要领,总之……只要够大胆,够火辣,就不怕男人不上勾。 “这个……应该只能算得上是开胃小点吧!不过……有了这道开胃菜,接下来的大餐就更能令人食欲大振了。”卓烈炎深邃的眸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的那双清澈澄净的水眸,意味深长的道。 同时,男人已经反客为主,粗粝的大掌开始不安分起来…… 钱思涵轻轻一笑:“这样也只能算开胃小菜,卓先生的饭量未免也……太大了!” 话语落音之际,看着男人幽暗的鹰眸深处闪过一抹暗色,钱思涵突然低俯下头,主动奉上自己柔软的红唇,她突如其来的热情让卓烈炎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冲向脑门,完全没有多思考一秒,身体已不受控制的将她扑倒…… 老实讲,卓烈炎还真的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这一刻他是如此渴望想要得到一个女人,这种渴望的程度竟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像。 他的心跳加速而疯狂,涌动的热情几乎快要将她吞噬,排山倒海般汹涌而来的一切,不由令钱思涵产生了一丝不安,她的两只小手下意识地轻抵着他贲起的结实胸膛,他所带来的强大骇人的气息几乎快要将她淹没。 钱思涵的心跳同样开始加速,她轻闭上眼睛,身子微微颤抖着,而卓烈炎的眼底则写着满满的欲望,他想要得到她,立刻!马上!就是现在…… “扯开这该死的浴巾,现在!” 钱思涵不难察觉到他眸间时刻散发的危险气息,认命地将他微微推开,手指覆上男人腰间那最后一片束缚,隔着单薄的浴巾,她甚至能够清楚看见下面掩藏的躁动。 当小手触碰到浴巾的那一刻,钱思涵的呼吸也突然变得急促起来,清澈澄净的水眸撞进男人那两汪深潭中,他那双过份危险的狭眸半眯,如同一只翱翔在天空的鹰,犀利且霸气十足,不禁让她停留在男人腰间的小手不由微微一顿,下一秒,她的小手却被一股温暖包裹。 卓烈炎的大手突然一把握上她的小手,身体依然倚靠着床头,仔细打量着女人清丽脱俗的小脸,大掌却是引领着她,一路游向那昂首的力量之源。 “你不乖——”男人低哑而性感的沙哑嗓音,流露着温柔的旋律,情意缱绻,却又带着孤傲冷漠的自负。 钱思涵身子一僵,她辛苦了一个晚上,不会在最后这会儿前功尽弃了吧?不过她好像有点明白了,男人喜欢主动的女人。 “啊——”滚烫的触感几乎灼伤钱思涵的手心,令她不由自主低呼出声,邪恶的男人竟然…… “你的反应……我是应该感到自豪吗?”卓烈炎戏谑出声,鹰眸凝盯着眼前的女人,昏黄光线下的她,犹如月光女神般圣洁动人。 钱思涵的身体顿时僵硬起来,她惊觉男人的手指在她身上所造成的魔力可怕而骇人,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怎么又变死鱼了?说好的诚意呢?或许……应该让我来帮你完成……”卓烈炎的唇附在她的耳边沙哑出声…… …… 钱思涵也在疲倦中睡熟过去,直至熟悉的旋律不停传入耳里,她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铃声。 艰难的动了动身体,她被男人圈在怀中,钱思涵秀眉微蹙,整个人也清醒了不少,睁开眼睛瞥了一眼熟睡中的男人,再轻手轻脚掰开他的手臂,让自己从他的怀中释放出来。 随手拾起昨夜从男人身上滑落的浴巾,将自己的身体包裹起来,钱思涵这才轻手轻脚的走到远一点的距离,拾起地面上包包,踮着脚尖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这一大清早的给她打电话,她担心会有什么急事儿。 “灵菲表姐?”钱思涵看见手机上显示的号码,眸底闪过一丝紧张,赶紧的回拨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