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来得真巧!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79章 来得真巧!

“思涵,你在哪儿,我醒来没有看见你……”白灵菲同样紧张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不难让人感受到她心理脆弱的一面。 “灵菲表姐,我……我给你买早餐,很快就回来。”钱思涵眸光流转,很快便将对方的情绪安抚下来,轻柔道:“你再多睡一会儿。” 电话收了线,钱思涵紧张匆促的逃回到浴室,整个人梳洗穿戴整齐,这才再次走出了浴室。 打开浴室门,钱思涵直接撞进了一道人墙,卓烈炎睡意惺松的站在门口,被女人这么一撞,整个人好像也清醒了不少,眯着狭眸定睛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她衣冠整齐的站在自己面前。 她身上怎么穿着衣服?卓烈炎似乎突然意识到什么,侧眸瞥了一眼落地窗外的天色,再看看面前的女人,天还没亮她就已经穿好了衣服,她这是打算要离开的意思么? 卓烈炎粗粝的大手却是不由自主的抬起,轻轻落上她的脸颊,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点上她柔软的唇瓣,阴霾狂狷地盯着她:“女人,为什么天不亮就急着逃走?昨夜……你不会是对我……下药了吧?” “你……胡说!我才没有……那么无耻,只怕是你自己……偷吃了药。”钱思涵的话还未说完,瞬间就红了脸,昨夜男人的反应确实过于猛烈,若是他此刻不血口喷人倒也罢了,他这一说,她还真要怀疑他是不是事先做过准备。 她的话却是让男人眼底闪过一抹玩味,卓烈炎饶有兴趣的眸光盯着她,沙哑的慵懒嗓音幽幽逸出:“为了证明清白,我倒是愿意陪着你再试一回。” “你……简直不是人。”钱思涵没好气的冷白男人一眼,才休息了不到一个钟头的时间,听起来他好像已经又精神百倍了似的,她哪能听不出他暧昧语气里的暗示,冷声应道:“灵菲表姐还等着我买早餐去医院,你别忘了自己答应过我的事情!” 说完的同时,她的眼睛也盯着男人脸上的表情,似想从他脸上的表情看穿到他的心底去,不知他会不会履行承诺,与白灵菲的订婚礼如期举行。 “如果这真的是你想要的,我会……考虑!”卓烈炎的脸色倏地暗沉下去,原本漾在唇角的坏笑也在瞬间荡然无存,从骨子里流露的气场完全变了味道,那双诲暗如深的鹰眸盯得钱思涵浑身不自在。 她一刻也不想继续与男人独处下去,匆促绕过他的身体,轻轻丢下一句:“那我先走了……” 女人轻柔的嗓音如风中的柳絮般飘来,卓烈炎没有阻拦她离开,目光追随着那抹娇小纤盈,直到她消失在拐角,随后听见大门砰的一声关闭的声音,男人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眸光越来越暗。 …… 钱思涵刚回到医院,将早餐交到护工手里,冲着白灵菲莞尔一笑,姐妹二人还没来得及说上句话,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思涵……”熟悉好听的男声传来,不禁令钱思涵微微一怔,如果不是朱鹤轩打来电话,她都快要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了。 “鹤轩?你回国了吗?”钱思涵殷勤热络的回应道,只要一想到他们在非洲原始部落的那段共同旅程,心跳就惹不住会加快,那几日确实是太让人难忘了。 “刚回国,还没倒过时差,只想打电话问候你一声,家里的事情……都还顺利吧?”朱鹤轩的嗓音听起来带着几分疲惫,看来这次在非洲的工作确实不算少,忙活了这么些日子才回来。 他的问题却是让钱思涵眸光微怔,她差点忘了自己离开的烂理由是什么?于是吱吱唔唔的回应道:“顺利……都顺利。你呢?工作的事情也都还顺利吗?这一趟去非洲应该也有好些日子了吧?” 钱思涵倒是机灵的话峰一转,将问题推给了男人,朱鹤轩好像也并未察觉到什么,顺着她的话题又聊了几句,就在他们聊到尾声的时候,病床上白灵菲早餐已经吃完了,而且从刚才的谈话里她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招手示意钱思涵将电话递给自己,她也有几句话想和朱鹤轩说。 钱思涵会意的点点头,对电话另一头的男人道:“鹤轩,灵菲表姐要和你说话。” 白灵菲接过她手中的电话,细柔的声音轻轻逸出:“朱总,后天假期就结束了,我想……再多请两天假,能麻烦你帮忙和人事部门沟通一下吗?” 大概是电话另一头的朱鹤轩问到了原因,白灵菲犹豫数秒后,还是说了实话:“因为……我可能没那么快出院。” “不不不,朱总,你千万不要过来,我……我只是一点小毛病不碍事,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等到了公司上班咱们再细说。”白灵菲的脸色一下子就急了,看她的样子也能猜得出电话另一头的朱鹤轩肯定是说要来医院探望她,瞬间让白灵菲快吓尿了。 白灵菲朝着钱思涵投来求助的目光,钱思涵便又将电话接了回去:“鹤轩,你就不用来探望了,真的只是一点小毛病,不碍事。” 钱思涵接着还特意岔开话题和男人闲聊起了其它,是关于她们这次秋季珠宝设计的大概想法,她显然是故意的,主要目的只是为了转移朱鹤轩的注意力,显然她的法子还是起到了效果,朱鹤轩很认真的与她展开了讨论。 这个电话粥煲的还真长,起码聊了近一个钟头,钱思涵才收了线,只见她重重叹了口气,嗔瞪向病床上的白灵菲,白灵菲自知理亏,不好意思的红着脸道歉:“思涵,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有想到朱总会……” “算了算了!其实鹤轩也是热心快肠的好人,希望他不要再打电话来问医院病房号就好。”钱思涵如释重负,这会儿她才有时间吃自己的那份早餐。 …… 只是,让钱思涵和白灵菲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钱思涵的早餐吃完没多久,病房的门被敲响了,推门而入的熟悉面孔,正是一个小时前和她们通过电话的朱鹤轩。 “鹤轩,你……怎么来了?”钱思涵惊诧的瞪大了眼睛,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和白灵菲没有任何一个告诉过他医院和病房号,可是他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朋友住院,怎么能不过来看看……”朱鹤轩脸上始终挂着那份温温笑容。 白灵菲的脸色看起来有些尴尬,毕竟她这次出的不是什么光彩事儿,而且朱鹤轩怎么说也是她的新老板,让自己的老板知道自己的隐私,更是不太好。 钱思涵望着朱鹤轩,因为她也觉得现在的场面有些尴尬,唯有朱鹤轩就像没有注意到她们脸上的异样表情似的,也绝口不提白灵菲手腕上包裹的纱布,只是礼貌的将果篮递给护工,再亲手将鲜花插到床榻旁桌子上的玻璃花瓶中,一切动作都显得是那么的自然而然,没有带给人半点不舒服的感觉。 而空气中的异样气氛,似乎也随着朱鹤轩这一连串的举动而化解,白灵菲的脸色渐渐柔和下来,钱思涵望向朱鹤轩的眸光深处,也闪过一抹不易察觉失的欣赏之色,这一刻她也不得不承认,朱鹤轩真的就是一个暖男,哪怕是块冰,也能被他融化。 “谢谢你,朱总!”白灵菲开了口,语气很柔软,能够让人感受到她紧绷的神经已经放轻松下来。 “不客气,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我只希望……朋友在有困难的时候能够第一时间想到我,这样便满足了!”朱鹤轩莞尔一笑,对视上白灵菲漂亮的杏眸,温和的点点头:“人事部那边已经交待过了,你和思涵的假期顺延三天,我想你这里需要她的照顾。” 没有想到男人竟然考虑得这么周到,连这一点也想到了,钱思涵也由衷的感谢,激动的上前一把握上朱鹤轩的手:“鹤轩,真的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人,能够交到你这样的朋友,是我和灵菲表姐的荣幸。” “傻丫头,咱们之间还用得着说这个吗?”朱鹤轩深邃的眸光落到她晶莹剔透的脸颊上,抿唇微微一笑,那笑容如同三月春风拂面,直沁到人的心里,很舒服的感觉。 钱思涵对望着他的眼睛,由心的笑了,病房里的气氛也因此而变得和乐融融,却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嗓音突然传来—— “你们在干什么?”卓烈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病房门口,他的手里亦捧着一束鲜花,可当眸光落到钱思涵和朱鹤轩依然紧握在一起的双手上时,男人握着花束的掌心不自觉中收紧了力道,包装纸也在瞬间被这股力量捏得皱巴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