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她的心思被他一眼看穿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81章 她的心思被他一眼看穿

朱鹤轩的眸光瞬间亮了,连同嗓音也变得雀跃起来:“太好了!” 白灵菲当然也很高兴,暗暗朝着钱思涵竖起了大拇指,同时还忍不住暗暗碰了碰卓列炎的胳膊,给他眼神的暗示,却突然注意到男人那张原本冷冰冰的俊颜,看起来似乎更加冰冷森寒。 卓烈炎看起来确实不高兴,而且是那种不假于色,毫不遮掩的,丝毫不顾忌屋里其它几人的反应,淡淡丢下一句:“我突然想起来公司下午还有个公议,菲儿,怕是不能陪你一起吃午饭了。” “你就要走了吗?炎……”白灵菲眼底划过一抹失落,之前男人曾答应中午要留下来陪她一起吃午饭,可突然间却又临时有事,这种从天堂坠落的感觉实在不是滋味,她讨厌这样的感觉。 “乖乖养好身体,有空我再来看你。”卓烈炎凝对上女人那双楚楚可怜的杏眸,脸上的表情也不自觉中柔软了几分。 “炎,我想你再多陪陪我……”白灵菲拉着男人的大手不肯松开,细柔的嗓音愈发显得嗲声嗲气了些。 卓烈炎却是不为所动,如磁石般的深沉眸光,缓缓移望向钱思涵的方向:“钱小姐是你表妹,有她陪在你身边我也能放心。” 钱思涵的目光,无法回避的对视上男人的眼睛,他如磁的眸光就像人带着魔力,能够牢牢的吸住人的灵魂,令她心跳加速,手足无措,而他自己却一副置身事外模样,锐利的鹰眸像是能够清楚洞察她的心思。 “灵菲表姐,卓先生有工作,有我陪着你呢……”钱思涵眼睑低垂,唯恐被人注意到她眸光深处闪过的失措。 白灵菲终于松开了男人的手,虽有些不舍,可她也不是十七八岁的懵懂女孩,还是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女人偶尔撒撒娇是可以的,可若是太黏人也会招男人反感。 “炎,工作的事情要紧,不过……过两天试礼服的事情……你可别忘了!”白灵菲忍不住再一次交待,幸福来得太突然,她真的很担心这来得太轻易的幸福也会消失得太快。 望着男人大步流星离去的背影,白灵菲陷入了沉默,因为男人没有回答她的话,她不确定他是没有听见,还是压根儿就不想去。 “灵菲表姐,灵菲表姐……”钱思涵轻轻摇了摇她的身体,才将白灵菲的思绪拉回来,可是她的眼睛却依然直勾勾望着男人背影消失的方向。 “思涵表妹,你觉得炎……他爱我吗?为什么感觉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远了……”白灵菲这一次的眸光和语气都显得清晰无比,她的话是在问钱思涵,却更像是在问她自己。 钱思涵只能怔怔地望着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反倒是站在一侧被她们忽略的朱鹤轩突然开了口:“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当意识到问题的时候,或许就是真的该静下心来好好思考的时候。” 闻言,白灵菲的目光移望向朱鹤轩的方向,若有所思,却是什么话也没说。 …… 两天后,是钱思涵答应做朱鹤轩女伴的日子,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前一天朱鹤轩让人送来的礼裙和搭配的首饰,原本想拒收,可是想想她的义务原本就是陪衬,也许这是硬性需求,华丽的礼裙和昂贵的首饰才能衬托出男人的身份地位。 好吧!钱思涵只好暂且先收了下来,打算等酒宴结束后,顺便就把首饰先还给朱鹤轩。 “思涵,朱先生的车到了,你倒是动作快点儿呀!别让朱先生久等了……”白玉兰的催促声传来,自从知道今天晚上钱思涵要和朱鹤轩一起去去参加订婚宴,她就没一刻安静下来的时候,当妈的人真是操不完的心,不到下午五点的时候,她就吩咐家里的佣人到外面候着,唯恐会怠慢了客人。 “妈,你女儿的速度已经够快了,朱先生这才刚刚到,让他多等一会儿又怎么了?要知道今天晚上我可以帮了他的忙……”钱思涵对母亲产生不丝的不满,她能够感受到白玉兰迫切想要将她嫁出去的心情,可是……婚姻大事岂非儿戏,她可不会由着母亲胡来。 “好好好!你这丫头……还真是得理不饶人的一张嘴。快去吧!”白玉兰今天的心情也是极好的,完全不与女儿一般计较,只想着赶紧把她送出门,看着她坐上朱鹤轩的车离开,心情就更加愉悦了。 钱思涵还未走到门口,便看见了站在车外等候的朱鹤轩,男人今晚身着正装,一身顶级设计师verle打造的手工西装,衬着他欣长的身躯更显挺拨。 朱鹤轩远远的也看见了她,他亲自去挑选的那套黑色裹胸礼裙,穿在她的身上格外迷人,镂空的花纹让她的纤腰更加柔软,下摆的流苏飘逸动感,更加突显出女性灵动的魅力。 “思涵,你今天真漂亮,比我想像的还要美……”朱鹤轩的上前,忍不住由衷的夸赞道。 “咳……是你送来的礼裙和首饰太耀眼了,今晚宴会结束后,我要先把这些首饰取下来还给你,否则……我真担心回来的路上会遇到劫匪。”钱思涵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吻淡淡道,朝着副驾的车门走去。 朱鹤轩抢先一步,替女人打开车门,低笑着回应道:“放心!我会把你安全送到家,谁也别想把你劫走……” 钱思涵莞尔一笑,戏谑道:“只要把这身昂贵的首饰还给你,我就不必担心劫匪了。” 朱鹤轩笑而不语,随后出来站在大门口的白玉兰,嘴角噙着笑,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们,不忍心开口说话,唯恐会打忧到他们的雅兴。 不过,朱鹤轩在替女人关上车门后,便注意到了白玉兰的存在,眸光先是一怔,很快便自如的走上前热络的打了招呼:“伯母,今晚我要借思涵做我的女伴,酒宴结束后一定会将她平安送回来。”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白玉兰背着钱思涵,故意冲着他挤挤眼,言外之意耐人寻味。 朱鹤轩喜上眉梢,他当然能够看得出来白玉兰是有意帮自己,激动的握着妇人的手,连连点头:“伯母说得对,有借有还,再借才不难……” 虽然看不见他们脸上的表情,可是坐在车里的钱思涵却是清晰听得见他们之间的对话,忍不住翻了一记白眼。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他们真当她是货物么?还暗箱进行交易了,真是……令人无语! …… 凯豪酒店,对于这里钱思涵并不陌生,六星级的标准,也是许多豪门大伽们的选择,所以很多酒宴都会选择这里。 当走出门梯看见旋转厅摆放的横幅画时,钱思涵整个人愣了愣,腿脚也在突然间像是灌了沿似的,迈不开步伐。 “是你妹妹的订婚宴?你……你怎么不早说?”钱思涵皱了皱眉头,如果早知道是来参加朱苒苒和邱弘文的订婚宴,说什么……她也不会答应。 朱鹤轩盯着她的小脸,唇角的笑意却是越漾越浓,似乎并不介意她的态度,低笑道:“如果早告诉你,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帮我这个忙。” “为什么?”钱思涵倒是有些意外,下巴微扬,盯着他的眼睛反问道。 “因为你不喜欢苒苒,也不想再和弘文有任何关联……”朱鹤轩淡淡道:“不过……你转念再想想,你只有做我的女伴出席,才是斩断过往的最好方法。一来苒苒误会我们俩的关系,也不敢再与你为难,二来……也能让邱弘文死了这条心,好好和苒苒过日子。” 闻言,钱思涵灵眸流转,歪着脑袋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她突然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清澈澄净的水眸再对视上男人的眼睛,嗓音也压得更低了:“其实今晚你请我做你的女伴,是早有预谋的对不对?从头到尾……你都是为了你妹妹在打算!” 钱思涵之所以这样猜测,也正是因为男人刚才的一番话,当朱鹤轩说到第二条时,她的脑子里就闪过了一道警铃。 “你只说对了一半。”朱鹤轩没有回避她的眼神,一脸正色的道:“因为我并非全都是为了苒苒将来的幸福打算,我也是为了你……” 钱思涵微微一怔,眸底闪过一抹疑色,对他说的这句话并不是很理解,看出她眼底的惑色,朱鹤轩又一本正经的接着道:“思涵,其实我知道……你一直都没有完全从和邱弘文的过去里走出来。我只想告诉你,当初他放弃了你是他的损失,不懂得珍惜你的男人,也不值得你留恋。” “你……胡说什么!我和邱弘文之间……什么事儿也没有!”钱思涵忍不住赏了男人一记白眼,她从来不曾对任何人透露自己压藏在心底深处的小秘密,可是却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却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