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 迫不及待要她的小命吗?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082章 迫不及待要她的小命吗?

从大一到大三,懵懂美丽的三年青春里,邱弘文一直都那么执着的默默守护着她,若说完全没有感觉那是假的,钱思涵虽然坚守着自己不在校园谈恋爱的原则,可心里却也暗暗拿定了主意,毕业后要和他在一起。 只是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邱弘文突然情变对于钱思涵而言,内心确实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以至于后来的一年多里,她都会刻意的避开那个人。 朱鹤轩唇角勾勒起漂亮的弧度,并不再和她为了邱弘文的事情纠缠,优雅的抬起手臂,温柔出声:“我们进去吧!” 望着男人抬起的手臂,钱思涵犹豫数秒,还是将小手挂了上去,挽着他的胳膊,仪态优雅的缓缓迈步走了进去。 才子佳人,男才女貌,进入会场马上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今天的男女主角也同样朝他们的方向望来,钱思涵一眼也看见邱弘文和朱苒苒,男人今天一身正装,虽然看起来还是略显稚嫩了些,但是比起在学校穿制服的模样,还是要成熟很多。 站在邱弘文身边的朱苒苒,此刻身着一条色彩明艳的蓝色礼裙,搭配造型繁复的镂空镶钻腰带、同款手镯和蓝宝石耳坠,蝴蝶结肩饰为她增添了一丝俏皮可爱,交叉吊带雪纺纱礼裙,蓝色纱面上以闪亮蕾丝银线装饰,彰显法式浪漫的优雅风情。 对视上钱思涵的目光,朱苒苒漂亮的杏眸闪过一抹复杂异色,因为情敌的出现着实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不过……今天是她和邱弘文正式订婚的日子,在钱思涵面前她也算是胜利者。 想到这里,朱苒苒不禁抬头挺胸,模样多了几分傲骄,这是她的主场,她得拿出女主人的气势。 将朱苒苒这一切细微的表情变化看在眼底,钱思涵却是唇角勾扬,突然愉悦的笑出声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才那短短一瞬,她内心突然对朱苒苒和邱弘文的感情完全释然了,朱苒苒脸上写满了幼稚和任性,她只是个被家人宠坏的女孩而已。 看见钱思涵脸上的笑容,朱苒苒怔了怔,当她反应过来人望向身边的男人,发现邱弘文同样正盯着钱思涵发呆,目光呆滞,身体木纳,整个人完全石化。 钱思涵挽着朱鹤轩的手臂,一步步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直至站到了他们面前,还有人未回过神来,邱弘文的眼睛从远处一直盯着近处,直勾勾的落在钱思涵挽在朱鹤轩手臂上的那只手,曾经他梦中的女神,突然间……好像就失去了,永远的失去了! “恭喜二位,希望能够早日喝到你们的喜酒。”钱思涵笑笑,语气平静的就像对一对老朋友在说话。 她的话出,朱苒苒清楚感觉到邱弘文的身体微微变得僵硬,她抿了抿唇,内心有些窝火,却又不好发作,只能将目光投望向朱鹤轩:“哥,你……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她了吧?我可不要她做我的大嫂。” 朱苒苒撇了撇嘴,显得有些委屈,好不容易熬到了毕业,她才可以从钱思涵的阴影里走出来,如果朱鹤轩真要把钱思涵娶进家门,那她岂不是再次陷入阴影里,这次可是一辈子也无法逃离的阴影。 “你的私生活大哥管不着,大哥的私事希望你也不要过问。”朱鹤轩面色平静如水,淡淡道。 他们兄妹间的对话虽然很平静,可是却将站在一旁的钱思涵陷入尴尬境地,毕竟他们讨论的主题是关于她,而她做为当事人,总不可能就像完全没听见似的置身事外吧?! 就在这时,突然感觉到手包里的震动,钱思涵如释重负,清了清嗓子:“我接个电话,你们先聊!” 说完这句,她主动避开人群,走到偏僻的角落去接电话,不过电话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却再次带给她硕大的压力,因为这个时候打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两天就像是从空气里蒸发了的卓烈炎。 自从那天从医院离开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卓烈炎,且连一通电话也没有收到,不知道他今天晚上怎么突然想到了找她! “我在公司顶层的套房,你现在过来……”卓烈炎冰冷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宛如从地狱里发出来的,即使看不见他的脸,也依然也感觉到他身上独有的危险气息。 “今天晚上不行……”钱思涵低柔的回应,她清楚记得那天当着男人的面,朱鹤轩清楚提到了订婚宴的时间是今天晚上,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卓烈炎的电话找来了,如果要说他不是故意的,她绝对不信! “女人,你不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卓烈炎的语气很坚定,透着不容拒绝的霸道蛮横。 钱思涵再好的脾气,也觉得没有办法容忍他的无理,她忍不住音量也提高了几分,忿然道:“卓烈炎,你心里应该很清楚,今天晚上的事情是谁不遵守约定,那天朱鹤轩请我帮忙今晚当他女伴的时候,你人就在旁边,你总该明白什么叫做先来后到吧?明明知道我今天晚上已经有了安排,却偏偏还要干涉我的私生活,这个……难道就是遵守承诺吗?” 数秒的沉默后,男人的声音才从电话另一端传来,带着一惯的慵懒冷冽:“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到底来……还是不来?!” 钱思涵深吸一口气,尽量保持稳定冷静,果决的轻言道:“不去!” 她说话的同时,感觉到指尖冰冰凉凉,身体也感到莫名的凉意,虽然倔强且很有骨气的拒绝了他,可是她的生理和心理,都陷入极度紧张的状态,因为她太清楚那个人,当他发出警告的时候,也就是在告诉她,噩运就要降临了。 “你确定这就是你最后的答案?你再给你最后一次可以改变主意的机会……”卓烈炎暗哑的嗓音压得更低,这一字一句几乎是咬着牙,从牙缝里迸出来的,带着他極欲从胸腔里迸出来的怒火。 “我已经决定了,卓先生。今天晚上我不会过去,而且……我也并不觉得自己有违约。”钱思涵狠狠咽了咽喉咙,压抑着急剧加速的心跳,她真的希望时间能够就在这一刻停止,她永远不想去面对后面将会发生的事情。 “很好!钱思涵……算你狠!”卓烈炎的声音藏着浓浓的不悦,即使是隔着电话,钱思涵闭着眼睛也能够想像得到男人此时此刻脸上的表情,他的脸色一定黑极了,那对如墨般的黑眸肯定跳窜着腥红的怒火。 “卓先生,真正狠的人……是你!难道你感觉不到我很害怕你吗?如果能够让这样的折磨停止下来,我倒是宁愿你能够给你一个痛快,哪怕是杀了我也罢,不要折磨和伤害我的家人。”钱思涵突然变得无比平静,缓缓睁开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澈的眸光如同湖水一般澄净透明,不含一丝杂质。 砰!钱思涵听见电话另一端传来闷沉的响声,她知道男人一定摔了东西,应该是她言语里的轻蔑惹怒了他!唇角扬起一抹自嘲涩笑,钱思涵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庆幸不在男人面前,否则以他的力量,想要捏死她只怕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钱思涵,你……该死!”卓烈炎的声音近乎咆哮,骤然变得宛如魔鬼般骇人。 而就在钱思涵被这骇人的声音吓得身体微颤时,电话已经挂断,钱思涵唇上的血色一点一点褪去,他的震怒似乎超乎了她的想像,她甚至有些后悔刚才惹怒了他,现在她就如同一个被判了死刑的囚犯,所能做的就是安静的等死! “思涵,谁的电话?怎么聊了这么久?”朱鹤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钱思涵极力强忍着内心暗涌的情绪,努力深吸一口气,唇角勉强挤出一抹笑容,这才回头对视上男人的眼睛:“一个许久不见的朋友……” “许久不见的朋友还能想着联系你,看得出你在他心里的位置。”朱鹤轩莞尔一笑,却是细心的注意到女人苍白的脸色,眉心微蹙,话峰一转:“思涵,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身体不舒服吗?” “应该是……饿了吧!”钱思涵俏皮一笑,她这话出也让朱鹤轩脸上的紧张褪去,跟着笑了起来。 “走,我带你去拿吃的。” …… 朱鹤轩体贴的给钱思涵的拿了几大盘食物,还为她准备的果汁,不过因为今晚的客人很多,所以他也不能时时陪在她身边照顾。 不过,这样反倒让钱思涵得了自在,她一个人坐在清静的角落,坐拥几大盘美食,完全可以不必理会其它,只管做个安静的吃货就好。 突然远远的看见一道熟悉身影,不禁让钱思涵手中的刀叉悬在半空,大脑有片刻是完全空白的状态,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会是迫不及待想要她的小命吧!